韩柏 发表于 2009-06-05


本帖最后由 韩柏 于 2009-6-15 15:42 编辑

温馨提示:请大家遵守版规,认真回复,共创和谐性吧!



记得看文时请点一点左边的橙色“【顶】”字,让我有发文的动力。必竟发文不易呀,呵呵,还请狼友多多点击“【顶】”字吧。谢谢大家。


第一章

  在马来西亚南部一个部落叫“东罕哥洛”位於吉兰丹,有位身穿白衣袍、赤着脚、脸上佈满阴邪恶气、年约四十岁中年人在街走,在此处没人不知晓他是谁,在他身旁路过的人都俯首双手合十向他敬礼,并称呼叫阿旺法师。

  阿旺法师是一位法力高强的巫师,好多外来的信众不惜身体劳苦,每年中秋都要来见他。只见他步进了一间棺材店,但他没停留店中,店主见了急忙向他敬礼后带他进入后堂,原来所谓的后堂便是我们叫的停屍间。

  进了后堂,里面置放着无数死屍,只有中间特别摆放一具屍体,眼见此屍是个女屍,估计死龄不过二十五,屍身佈满斑点。阿旺法师见了点点头,眉心一笑说了声:“好。”

  从怀里拿了些粉状物和一些茉莉花洒向屍体,口中念念有词,突然间屍体上的斑点消失了。跟着阿旺法师提了根蜡烛移向女屍的阴道,拨开了阴唇往里头插,用刀片把阴毛剃下后便点燃已置放的蜡烛,用瓶子来盛载从阴户所滴下来的液体。

  一切都很顺利地完成,然后阿旺法师走近女屍旁,用刀把乳峰上的乳头给割下,张开口吞掉了,吓得老闆目瞪口呆!

第二章

  回到了住处,见到有三个人已在门外候着,阿旺法师合指一算,阴沉笑了一笑。那些人见法师回来了高兴地直喊:“阿旺法师!”

  双手合十的敬礼。

  他不作任何回应,走进他的住处(山洞)这时候那些人跟了进来,突然阿旺法师大喝一声:“陈大伟,你把身上的符丢掉才好进来,不然我不客气!”

  大伟这时脸上一青,急忙跑出了山洞不敢进来,其他人不禁深深相信法师的威力。

  阿旺法师坐下后,便指向其中一位女人:“你找我何事?”

  少女回答:“法师,我叫陈玉清,大伟是我哥哥。”

  阿旺法师:“我没问你叫什么名字,也没问你他与你什么关系,我只问你找我何事?”

  玉清回答:“我从香港来的,是由朋友介绍。我在夜总会上班,是不卖身的那种,想求法师助我能从他们手里弄到钱和听从我。”

  阿旺法师:“只要你肯脱便可以了,何需求我?”

  玉清回答:“法师,如果我脱只能一次,往后他们也不会再给,没有用啊!

  我要的是他们会无条件奉送。“阿旺法师:”

  你好贪心,你的意思是要我帮你下降?“玉清回答:“是的,请求法师答应!”

  阿旺法师:“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到来,材料也准备了,但我帮你有什么好处?”

  玉清回答:“只要能达成所愿,我什么都会答应!”

  阿旺法师:“那你把衣服给脱了,让我看你身体可否适合用降?”

  玉香出声:“姐,你可要考虑清楚啊!”

  玉清回答:“妹,只要能从愿,我什都不怕。法师,是在这里脱吗?”

  阿旺法师:“是。”

  玉清站了起来脱下外套,伸手开始解开钮釦,露出了半透明的通花乳罩,阿旺法师看得两眼睁得大大的直望着她那乳峰。

  玉清把上衣脱了,问道:“法师,裤子也要脱吗?”

  阿旺说:“是!脱了。”

  玉清跟着解开牛仔裤的钮釦,再拉下裤旁拉链把裤褪下,身上那条小得不能再小的通花透明内裤已呈现在法师面前。

  玉清说:“法师,我已经脱了。”

  阿旺说:“那你走向前来。”

  玉清走向法师身边说:“法师,可以用降了吗?”

  阿旺说:“把胸围和内裤也脱了。”

  玉清把手往背后松开了胸围的釦子,胸围脱下立即露出36C白里透红的乳房和粉红色的乳头,随后她把内裤也脱了。

  阿旺法师:“过来这里躺下!”

  玉清躺下后,法师双手摸了摸她的乳房,手往下翻开阴唇把中指插进阴道,听到玉清“嗯”了一声,法师的中指在下体撩动,拇指按揉阴蒂。玉清本身是一个很敏感的女人,平时自己弄也很快高潮,哪经得起给他这般玩弄,阴道已开始湿润……

  阿旺法师:“我除了要分一半你得到的钱之外,还要得到你的肉体,和你做爱。如何?”

  玉香说:“姐,你可要考虑清楚。”

  也许玉清刚被他挑起了欲火,内心还未平复,红着脸颊:“是在这里吗?现在?”

  阿旺说:“是!”

  玉清说:“妹……麻烦你出去一下可以吗?别让哥知道。”

  玉香说:“即然姐你决定了,那我就回避吧……你做好了再叫我进来,小心啦!”

  法师说:“不,我要你留下在旁边看着!”

  玉香说:“那怎么行?怪害羞的。”

  法师说:“难道你不想帮你姐吗?”

  玉香说:“我很想帮……但要我在旁边看怪难为情的,万一我……”

  法师说:“因为你五行属木,生肖又属免,会给你姐姐很大帮助,懂吗?”

  玉香心想:这法师法力好高,我没说过我的生辰八字他已知道,连哥的名字也知道,但要我在此观看怪难为情的,万一我看得性起怎么办呢?那滋味也不好受,男朋友又没跟我过来,到时找谁要呢?又万一法师兴起连我也不放过怎好?

  对呀!这里又没有安全套!

  玉香说:“姐……你过来一下。”

  玉清说:“怎么啦?妹,你会帮姐吗?”

  玉香说:“不是讲这问题啦,我想问你可有安全套吗?”

  玉清说:“对呀!不知他有没有?”

  玉清走了过去,红着脸小声的问道:“阿旺法师,不知你有没有安全套?”

  法师说:“我这里没有,你不用怕我会有性病,我身上有百毒不侵之能。”

  玉清说:“不是呀!阿旺法师,我这几天不是安全期……怕怀孕……”

  法师说:“哈哈!这你更不需要害怕,我不会有小孩,我命是绝生育的。”

  玉清心想:那还好,起码不用担忧怀孕和病毒之类,也可以今天完事,不用跑多一趟!

  这时法师小声在她耳边说:“你想你日后会更好,就必须得到你妹的帮忙,其实你妹性欲极强,只要你过去加以挑逗她必会答应。”

  玉清听后就光着身体走过去玉香身旁,倚在她身旁搂住她,在耳边说不必担心安全套之事,也把手放在她胸部轻触,用自己的乳房磨擦她侧边乳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