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negidt 发表于 从前


  章节目录 第一章 进山沟里当村长

  “霹雷一声震天响,来了小范当村长,领导农民去致富,啊哈啊哈,哦,我的天啊!”

  范得龙哭丧着脸看着这个崇山峻岭之间藏着的一个小山村,真是欲哭无泪,眼眶里红彤彤一大片,比那兔子的眼睛还红呀,他第一个要骂的就是老天,这地方也能住人,你也太开眼了吧!

  而他第二个要骂的就是那个安置办的色狼小胖子,至于吗,至于这么狠吗,你这是往死了害哥们呀,就这破地方,能让人活吗!

  要说范得龙这二十三的人生也算风调雨顺,一江春水向东流,没什么波澜起伏的地方,生在一个还算过得去的家庭,父母都是一个小县城里国家部门的小头头,吃公家饭那可是千年不坏的铁饭碗,这年头,能吃上公家饭的人那就是在社会上混得起来的头面人物了,在他那个小县城里,范得龙也算得上是个纨绔子弟,当然,那是相对于那个小县城来说,出了那个小县城,他就什么也不是了。

  他上有三个姐姐,大姐范得凤,嫁了一次,结婚不到三年又离了,领着一个三岁的女儿独自生活,你们要说为什么她结婚不到三年就有了一个三岁的女儿呢,对头,这也是他前任姐夫搞不明白的事情,既然搞不明白,那就只好不搞了,现在她大姐在一家企业里当会计,好强的性格让她不想去依靠父母,独自一个人带着女儿勉强维持生活。

  二姐范得花,生得那是花容月貌,就是性子不太跟女人一样,小的时候常常打得范得龙屁滚尿流,是范得龙一辈子的克星,目前此女待字闺中,整天也不知道混个什么。

  三姐范得草,标准的新时代美女,四姐弟中就她头脑聪明,大学毕业后留在省会城市没回来,据说是一都市白领。

  至于这老疙瘩的就是范得龙这丫的了,上学时混混噩噩,混到高中,又混完了一个不入流的野鸡大学,领了一本国家承不承认都不知道的毕业证又杀了回来,没办法,这年头找个好工作是忒不容易了,以他的能力高不成低不就最后灰溜溜回家投奔他老父老母了,要说出门靠朋友,在家靠父母这话诚然不假,儿子回来了,父母自然是一通忙活,弯门子盗洞找了无数的关系终于让他也吃上了公家饭,现在国家不是有个大学生村官制度吗,这丫的摇身一变就成了一村之长。

  本来知道自己当上官之后几天没睡好觉的范得龙以为自己从此也算官僚阶级,一个村子的人都归俺管,吃香的喝辣的,没事训训村民,这个啊,那个啊,把这个啊,把那个啊,都给我啊,啊,哈哈!太有才了!

  可在安置办的时候他丫的就逗了一下那个长得迷人,波涛汹涌的小少妇,就给那个负责他安置工作的色狼小胖子阴了一把,看那小胖子看那小少妇火辣辣眼神,就知道他们肯定有一腿,估计是他肯定是碰触到人家的禁忌了,随着车子一直开个不停,坐车坐了三个多小时,他就知道事情要不好,看看外面的景色是山连山,岭挨岭,入目都是高高矮矮一眼望不到头的树,他就知道事情要不妙,一颗心直线往下坠,终于坐到了他工作的地方——大山沟村。

  听听这名起的,真他熊皮的是大山沟,这完全就是与世隔绝了,群山环抱之中一块小平原地带有那么稀稀落落不到百十来户人家,村村通公路到是修到了这里,可要十天才能通上一趟车,我的天啊,来到原始社会了。

  在公路边上,接他的是村会计,一个干瘦干瘦的黑老头,而送他上任的那个家伙打了一声招呼,连口水都没喝就开车跑了,留下提着行李,一脸凄苦之色的范得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大,大爷,我住什么地方呀?”好象从小到大他范得龙就没这么礼貌过,无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大丈夫能曲能伸,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黑老头裂嘴一笑,露出满嘴里黑黄黑黄的牙齿,一看就知道是多年的老烟枪,三米之内那股呛人的烟味熏人欲倒,上前伸出干瘦的大手紧紧握了一把,眯着眼喜笑颜开道:“小范村长,欢迎来到我们大山沟村,我代表全村几百村民欢迎你的到来,安置的地方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听说上级要给俺们村里派了个大学生,这可把全村老少爷们乐坏了,这不几个妇女把村小学收拾出来了,你就先在那里住着,顺便教教几个丫头小子学习好了。”

  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咽过去,不是说让我来当村长吗,怎么还得兼职当老师啊,他从小到大就怵的可就是老师,小时候没少挨老师训,现在他看见老师都是绕着走,有心想拒绝,可这个时候拒绝要是人家一个不高兴不管自己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道:“好,好,好啊!”

  高兴地接过范得龙手里的行李,黑老头笑呵呵地道:“我就知道大学生有素质,不象前几个什么吃不得苦的老师,来到我们这里教上几天就跑了,害得几个丫头小子没书念,走,快走,村里老少爷们都等着你呢,锅里炖着山里的野兔子,纯正的野味,大碗肉大碗酒先吃个饱喝个醉。”

  范得龙一听“酒”这个字,一双眼睛里乐开了花,想他七岁偷酒喝,到了酒量已经可以把他老子喝倒的程度,要知道他老子混在官场也是“酒精”考验的钢铁战士,却在儿子手里吃了亏,不过他老子不怒反喜,大赞儿子有本事,范得龙一斤半斤不在话下,二斤也就是飘飘,三斤往上才能把他干倒到桌子低下,在大学那帮牲口同学眼中,可是能喝酒的纯东北爷们,诨名号称“酒国霸王”。

  忘却烦恼,忘却忧愁,心大的范得龙开怀一笑,大踏步跟了上去,边走边道:“大叔,您慢点走,一会儿我可得敬你几杯!”

  章节目录 第二章 范得龙的第一天

  一觉醒来,头痛欲裂,昨天晚上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反正是已经超越他的三斤极限量了,自家土酿的粮食酒喝起来味正,但后劲特别大,估计粮食纯度不够,兑的什么山里产的土特产,火烧火撩的还上头,山村里的人实在,说话实在,办事实在,这喝酒也实在,范得龙这个“酒国霸王”也是霸不起来了。

  晃了晃脑袋,勾起回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报纸粘满屋,墙上棚上到处都是,显得十分干净,有一种走进文字殿堂的感觉,穿上鞋子,推门而出,啊!一股清新自然之气沁人心脾,这是自然的味道,这是泥土的芳香,入眼是连绵起伏的群山,翠绿的颜色养眼极了,让范得龙终于认识到了自己如今也成了山里人。

  “小范村长起来了,走,到我家吃饭去,昨天下的套子,今早过去猎了一只肥野鸡,土豆蘑菇炖小野鸡,昨晚喝了不少,早上咱们再透透。”黑老头笑走了过来,此人姓张名广福,倒是一个实在的名字,看着挺老,其实岁数不算太大,也就五十多岁,只是岁月的侵蚀让他看上去有些显老罢了。

  做了做扩胸运动,范得龙笑着道:“广福叔,这一大早的吃点清淡的,肉腻的东西我可吃不下去了,昨天晚上的兔子肉可把我撑着了。”

  黑老头张广福裂着嘴笑道:“山里面别的东西没有,就是野味多,什么山鸡野兔长虫野猪的我们这里多的是,小范村长,你一个大学生能到我们这山疙瘩里来,那是我们大山沟的荣幸,走走,你婶子把菜都做好了。”

  范得龙见实在是无法推脱,只能匆匆洗了一把脸,刷了一下牙就跟着走了。

  昨天晚上喝酒喝多了上头难受,第二天早上再喝一顿把酒透透,你还真别说,几杯小酒下肚,再吃上几块炖得熟烂的纯正野味的山鸡肉,范得龙的脑袋还真就不那么痛了。

  一抹嘴,他环目看了看张广福家的环境,三间青瓦房估计有些年头了,外面一些青瓦缝隙部位上都长了草,两三窝燕子叽叽喳喳在厨房墙上安了家,东西两个屋子,东屋是张广福两口子住的地方,西屋可能是他们儿女住的地方,屋子里的摆设有种电视里演的七、八十年代的时候,红砖地面,一套土木匠打造的柳木家具刷着红,炕尾是一个大柜子,里面装的被褥,简陋但不失干净。

  再看看忙里忙外,却不爱说话吃饭也不上桌的张广福老婆广福婶子,一脸的慈祥,面脸的褶皱,标准的勤劳农家妇女,这是一户最标准的最底层百姓之家,在中国农村这样的人家也许有很多,他们过着他们自己认为的幸福生活,老婆孩子热炕头,农夫山泉有点田。

  范得龙随口问道:“广福叔,你看我是初来乍到,你先把咱们村子的情况给我介绍介绍,也好让我心里有个底!”

  张广福老汉吃完饭就随手卷了一颗旱烟点上,正宗的烟叶子大老旱抽起来如一个冒烟的大筒子,此旱烟就有一个特点,有劲,够辣,还便宜,自家种自家收,不过一般抽烟的人受不了,范得龙摸出上衣口袋里一盒白色七匹狼烟,自己点上之后又递过一支道:“广福叔,抽这个!”

  要说这七元钱一盒的白色七匹狼烟在城里只能算是低档烟,但在这山村里却是只能在办红白喜事上才能抽到的高档烟,张广福喜滋滋地接了过去,将烟卷夹在耳朵上,裂着嘴笑道:“白狼,好烟啊,等一会儿这旱烟的辣味过去之后我再好好品一品,嘻嘻,小范村长,要说俺们这大山沟村人口也不少,当年下面的水库移民,害怕水副冲开挨淹,有许多户人家都搬到上游来了,可水库没冲开,他们却是来后悔了,这穷山沟里有什么好发展的,虽说靠着党的好政策,村村通公路也修到咱家门口来了,可这山旮旯的地方,也没什么耕地,也就靠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打点粮食,弄点山里的土特产换点钱花,饿是饿不死,可要过好日子却是难呀,整个村子有七十八户,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三百六十三口人,出去打工的有七十二人,还有十三个人是木匠、瓦匠什么的,在外面包活干,也是三天五天,十天八天才回一趟家,这村里面现在多是一些老人妇女儿童在家守着。”

  要说这村里的情况张广福老汉是如数家珍,谁家有什么人,叫什么名字,都在干什么是全都装在心里面,我点了点头,又道:“广福叔,那咱村里有几个党员,村委会除了你还有谁呀?”

  嘿嘿一乐,张广福掐灭了手中的大老旱烟,喝了一口水才道:“什么村委会,就咱村里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吧,跟你说实话党员就我和复员军人铁生家的二小子牛娃是党员,他也兼着村民兵队长,另外还有一个妇女主任大怪他媳妇水花,这村里加上你就四个人。”

  范得龙撇了撇嘴,看来他是党政一把手全抓呀,手下满打满算就三个兵,这理想跟现实差距也太大了,放在他们县城里一个村长也算是肥缺,可放在这穷山沟里,村长呢屁也不是,苦笑一声道:“那广福叔,你说我这个村长应该干点什么呀?”

  张广福老汉裂嘴一笑,道:“小范村长,你看这村里能有个啥事情,要不你先把这村里那十几个娃娃的学习抓起来,这帮小崽子们家里穷,去外面上学太远也走不起,村里学校的老师又是来了又走,乡里迟迟没派来新老师,与其让那帮小崽子们上山下河地野玩,还不如让你先带起来,一个大学生怎么着也能教一帮小学生吧!”

  得,范得龙一阵懊恼,他这村长还没当出味来,就下贬成一个乡村小教师了,可这个时候他要是不答应在这村里想立足可就难了,硬着头皮咬着牙,他哼唧道:“那好吧!”

  章节目录 第三章 一朵鲜花张素兰

  “爹,娘,我回来了,呀!家里来客人了!”门帘一挑,香风扑鼻,屋外走进来一道纤影,未见人先听声,声如黄莺鸣叫婉转动听,清脆悦耳,不亚于仙子妙音,只听得范得龙这厮浑身一哆嗦,抬眼一看,眼神发直,这身子哆嗦得更严重了。

  一身碎花小衫,一条紧身水蓝色牛仔裤,将其火辣辣的身材完美地勾勒出来,深山藏美女,天然去雕饰,素白的脸上不涂一点化妆品,但却更加突出这个少女的水灵劲,长长的头发扎成一条乌黑的大辫子,发梢处系着一条小红绳,小布鞋一看就是手工制作,上面还刺绣着一朵小黄花,朴素中透着好看,一双大眼睛清澈透明,柳叶弯眉樱桃口,谁见了都乐意瞅,小范村长范得龙只瞅一眼就浑身发抖。

  “扑哧”一声娇笑,这个女的呵呵着道:“爹,这谁呀,是不是有病呀,怎么浑身哆嗦个没完啊!”

  张广福老汉咳嗽了一声,把脸沉下来道:“你个二丫头,少没大没小的,这是咱村新来的小范村长,要尊重点,小范村长,小范村长……”

  范得龙从千呼万唤中终于迷迷糊糊地清醒了过来,也不怪他如此失态,按说他上过大学也经过些世面,也遇见过不少国色天香的大美人,不说别的,就说他家里的三个老姐也都是百里挑一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在他们县城号称范家三朵花,对美女他可是有着一定的免疫力,可刚见到这个纯天然美女之后他还是被一下子震撼住了,不是都说最真的才是最震撼人心的吗,范得龙也顾不得失态,急声道:“广福叔,这位是……”

  张广福老汉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嘴上打着哈哈道:“啊,小范村长,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家二丫头,叫张素兰,今年都十九了,也是一个野丫头,小学毕业后就一直在家呆着,她娘心这个老姑娘,惯得她脾气野性子也野,这不,前天上她姐家玩去了,今天才回来,素兰,快来认识认识,这是咱村新来的小范村长,人家可是大学生,有学问着呐!”

  俏目一亮,张素兰看了看这个大学生村长,长得倒还是眉清目秀,个子中等,略显长长的头发有一股文学青年的气息,很精神的一个帅小伙,穿得更是十分新潮,倒有几分电视里演的大学生样,这村里最高文化的也就是个高中毕业,大学生她还真没见过,不由得喜笑颜开,落落大方地伸出纤手道:“范村长你好,我叫张素兰,书上电视里都说大学校园里特别美好,有时间你一定要跟我好好讲一讲究竟是怎么一个美好法行吗?”

  看着眼前白嫩嫩的小手,范得龙一阵心跳加速,大手立即握了上去,使劲地摇晃道:“素兰妹子太客气了,今后我麻烦广福叔的地方多了,想听大学校园里的事好说,随时找我随时有时间。”

  触摸着肉肉的小手真舍不得放手呀,不过人家老爹就在身边,他也不好太过放肆,只能过了一下瘾后就把手松开了,张素兰倒没那么多心眼,听到范得龙的答复后更是眉飞色舞,笑得合不拢嘴道:“好啊,我别的没有,就是有时间,一会儿我就去找你。”

  “去,去,你个死丫头,人家小范村长还有正经事呢,那有时候陪你去疯,快去到村广播站大喇叭里说一下,就说咱们村新来的大学生小范村长要给小学上课,让那帮小崽子们都来上课。”张广福一点也不给他姑娘面子,直接把她轰走了。

  范得龙这个气呀,这样的美女不多看两眼岂不晚上都睡不着觉,但他总不能把话直接说出口,那样估计全村老少爷们都得拿铁锹砍死他,这大山沟村再无他的立足之地,不过来日方长,只要自己不走,这天然美女总有机会见到的,哇呀呀的,才十九岁水嫩嫩一把都能掐出水来,这丫的邪恶之心张牙舞爪地飘荡起来,面上却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点了点头道:“好吧,广福叔,那我就先去村小学了,另外你去把教材给我送过来,咱今天就开课。”

  走马上任的范得龙范村长第一天的工作就是教一帮鼻涕小孩们念书识字,这让雄心万丈一心要干出一番惊天动地大事业的范得龙窝心不已,一边教小孩们一边大骂那个色狼小胖子,如果有识心术的人去读他内心的骂语一定会惊讶地发现世间竟会有人把中国语言里的骂人词语组织得这么完美,这么富有感染力,大有惊天地、泣鬼神,把死人骂活,把活人骂死的强大功力。

  不过这范得龙心里还有一丝沾沾自喜,在这穷乡僻壤里遇见了那个天然小美女张素兰,就如在干旱的沙漠里遇到一块绿洲,滋润了他的心田,大叹因祸得福啊,就这样的美女放在城市里那还不让男人抢爆了头,可在这大山沟里,一朵珍珠藏污垢,却只能便宜那些整天与泥土打交道的粗野汉子,上天注定她遇到了自己,一朵鲜花不能插在牛粪上,要插也插在他这化肥上,这人杰地灵的山沟沟里有太多朵鲜花等着让自己插,哈哈哈,嘿嘿嘿,这日子好象也不算太难过吗!

  章节目录 第四章 狡猾的猎人,美丽的狐狸

  生活就像一碗白开水,淡而无味,但你却不得不把它喝下去,这就是生活!这才是生活!

  范得龙就这样一头在大山沟里扎了下去,白天教一帮鼻涕小孩念书识字,晚上走东家串西家吃饭喝酒,山里人实在,客人上门,都得拿最好的东西招待,而山里面别的东西没有,就是野味多,野物多,什么飞禽走兽,什么蘑菇山菜的,直叫这小子吃得是大快朵颐,都是纯天然绿色食品,没有经过一丝污染,吃这样的东西才是吃健康呢!

  要说这山村里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就是夜生活太平淡无味了,由于信号原因,电视也就收那么几个频道,也没啥好节目,这村里的人也没什么娱乐活动,一到晚上,关门闭灯,有老婆的搂老婆,没有老婆的搂枕头,自顾个地找着最原始的乐趣活动,发泄着无处可用精力,直憋得范得龙嗷嗷直叫唤。

  “素兰,你的那个小随身听借我听一个晚上,这刚入黑就睡觉,谁能睡得着呀!”这几天别的收获没有,范得龙这厮倒和张素兰这个小妮子混得烂熟,有事没事,张素兰这妮子也爱往村小学里跑,听听范大学生讲讲山外的故事,听听范大学生讲那美好的大学校园生活,对于一个只上过乡;哦的农村小丫头来说,范得龙嘴里的东西都能将她的心牢牢地吸引住,而范得龙这厮也利用此点投其所好,让这水灵灵的小姑娘迷得不知东南西北,只知她范哥哥了。

  看着懒懒地躺在床上的范得龙,俏丽的张素兰一撅她可爱的小嘴,不客气地道:“人家晚上还听呢,才不借你!”

  今天是星期天,好不容易才捞到休息的范得龙就懒在床上不肯起来,张素兰这妮子来找他,想到晚上的孤枕难眠,他才开了尊口,谁知道出口就碰到了钉子,这妮子倒是个吝啬鬼,气得他哼声道:“别那么小气吗,我这次也是来得匆忙,不知道这里的条件,你等着过几天通勤车来了之后我回家一趟,怎么着也整一台笔记本电脑回来,要不然这日子我是没法过了。”

  眼前一亮,张素兰高兴地道:“啊,真的吗,范哥哥,听说电脑里面什么都有,要什么有什么,看电视、看电影、看书、看新闻,聊天交友,网上购物,想什么有什么!”

  范得龙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平视眼神看着那欢呼雀跃的纯天然小美女,雪白的,美丽的脸,一双大眼睛,一条大辫子,山里姑娘的美胜在自然纯朴,岂是那些让化妆品覆盖的都市女郎可以比拟的,他得意地一笑道:“当然,电脑那可是这个世纪最伟大的发明,有了它生命才会更加精彩,有了它世界才会更加美丽,它就是无所不能的神,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你等我拿回来之后的,到时候保准让你大开眼界。”

  一双美目泛起丝丝渴望,张素兰急声道:“啊,范哥哥,你等着,我回家给你取随身听,我可有好多盘磁带,你想听谁的歌都有,不过电脑拿回来你可一定要让我玩玩啊!”

  嘿嘿,这个小扣女还想跟我斗,再狡猾的猎手饿斗不过好狐狸,哦不,是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我才是猎手呢!

  范得龙虎目泛光,色眼翻腾,嘿嘿笑着道:“这才对吗,你放心,等电脑拿来了,我第一个让你玩!”

  张素兰信以为真,性急的她马上就要回家去取随身听,被范得龙一把叫住,一骨溜从床上爬起来,这厮伸着懒腰,打着哈欠道:“不着急,离晚上还早着呢,素兰,呆着实在无聊,要不你陪我出去走走!咱们上山去看一看怎么样!”

  “好啊,不过我们两个人去多没意思,要不我叫几个姐妹一起去玩!”也不知道此女是真的天真,还是天真之下掩藏着狡猾,居然看穿了范得龙的狼子野心,孤男寡女到山上去,那是多么危险地一件事情呀!

  范得龙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呵呵笑道:“好啊,那咱们就去村头那条小河的上游去好了,我见那水特别清澈,这都好几天没洗澡了,到上游去洗个澡怎么样?”

  张素兰一听眉毛都不皱一下,毫不迟疑地一点头道:“好啊,我们没事也都去洗,上游有个大水潭,里面水都不深,一年四季都往外冒水,并且那里的水都还热乎着呢,水潭里面还特产一种银色的小鱼,我们这里的人都管这种鱼叫银枪头,个头小但味道却特别鲜美,只是此鱼游行的速度非常快,即使用网也轻易捕捉不到,加之数量稀少,所以外人根本就尝不到。”

  范得龙一听大感兴趣,不是对温泉水感兴趣,也不是对什么银枪头鱼感兴趣,而是对那洗澡感兴趣,这山里的女孩就是大胆,敢同男人一起去荒郊野外洗澡,哈哈,我的机会来了。

  章节目录 第五章 美人泉里美人石

  一汪清潭,清澈见底,与大多数潭水不一样,此潭往外冒的都是温暖的热水,虽只略带一丝温度,远不如一般意义上那种温泉之水可煮鸡的地步,但触之暖暖,好不惬意,这样的温热之水用来洗澡正好。

  张素兰领着五个好姐妹齐齐而来,山里姑娘,青春年龄,一个个都透着水灵劲,这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都说有的地方就出美女,以前皇帝选妃子专门就爱往那个地方去找,这话诚然不假,吃的是绿色食品,呼的是新鲜空气,入目是生机勃勃的绿色,欣赏的是纯天然的美女,藏在深山之中,少了世俗浊气的污染,造就了这些有别于都市喧嚣的别样风景。

  “范哥哥,我们要洗澡了,你是不是要回避一下啊,麻烦你去那边帮我们看一下人好吗?”俏生生的眼神里闪着狡猾的味道,芙蓉粉面,白里透红,青春味道,无法抵挡。

  这个时候范得龙才猛然发现自己上当了,张素兰这个妮子不是找他洗澡的,而是要他来站岗放哨的,狠狠瞪了对方一眼。

  其她几女也是眼神暧昧地打量着范得龙,虽没有张素兰的大胆,但一个个也都不怀好意,其中一个衣着朴素,身材却十分丰盈,胖乎乎的脸一笑两个酒窝的姑娘更是调笑道:“呦,范哥哥、范哥哥的叫得这么甜蜜,素兰,既然不是外人,你怕看个什么呀?”

  咯咯!咯咯!众女一阵娇笑,笑成了一团,张素兰被说得小脸通红,死命地瞪了那个酒窝姑娘一眼,狠声道:“二丫,你少胡说八道,人家只是随口一叫罢了,你要是不怕看,那我也就无所谓了,范,范哥哥,那你就不动好了。”

  那家少女不怀春,这不是什么肮脏无耻的东西,如同男人喜欢看漂亮的女人一样,女人同样也爱英俊的男人,这个小范村长长得谈不上玉树临风,但也算是仪表堂堂,人家大地方出来的人就是比山沟里那些土得掉渣的男人强上百倍,难怪这群小姑娘都动了芳心,与之关系亲密的张素兰自然成了大家嫉妒的对象。

  范得龙眯着眼睛看着几个少女,这厮当然想留下,本来他抱着目的不存的心思来的,但他也知道欲速则不达,毕竟男女有别,即使对方心里千肯万肯,但女人的面子也抹不开往出说,嘿嘿一笑道:“好了,素兰,我去那边转转,你们先洗着,等你们洗完了喊我一声,我再洗!”

  一步三晃,很不情愿地往那边走去,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是几个少女脱光衣服后赤条条裸泳的香艳情景,忍不住口水分泌加速,鼻子里波涛汹涌,吓得他不敢再想下去,生怕一个不好就要血洒当场,使劲晃了晃脑袋,让自己的脑袋清醒过来,大踏步而去。

  见范得龙真的走了,几女一阵欢呼,大家不掩羞涩,飞速脱光衣服,山里的女孩子没那么多封建礼数,这温泉本就是全村人共用的澡堂,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夏天里都上这来洗澡,就是冬天,也有不少人不怕冷来这里洗,水是热乎的,只要进水里,舒服得不得了,她们从小洗到大,也都习以为常了。

  一个个柔软的身子,一条条的娇躯,在水中尽情地嬉戏,尽情地打闹,即使隔得老远,范得龙耳边也能听到几个女孩子清脆悦儿的叫声,干着急却无可奈何,有心去偷窥过一下眼瘾,但这温泉周围几百米范围皆是一目了然,人泡在水里别人看不到,但只要一有人靠近,里面的人却看得清楚,气得他在心里大骂自己天生做不成坏心,有贼心没贼胆,有贼胆也没贼命,估计一辈子也干不成什么大事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得范得龙都有些迷糊着了的时候,一声脆音在耳边响起:“醒醒,醒醒,范哥哥,我们洗完了,该你了!”

  抬眼一看,心神一颤,洗完澡后的张素兰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清香之气,湿漉漉的秀发随意地打了一个结系在头上,露出天鹅玉颈般嫩白一片的脖子,只罩了一层单薄外衣的上半身两团肉球鼓鼓的,隐约可见里面红色的,一双似乎会说话的大眼睛闪着跳跃的光芒,结结巴巴地道:“啊,啊,你们洗完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她们都走了吗!”

  “扑哧!”一声娇笑,如百花盛开千娇百媚,张素兰嘟着小嘴道:“范哥哥,快去了,她们都先走了,我在这里等你,你可快点啊!”

  喜滋滋地一乐,抄起洗浴东西,直接跑到温泉边,三下五除二脱了个精光,满意地看了看自己壮硕的身体,摆了一个威猛的中国猛男造型,点了一下头,低头看了看,更是满意地笑了笑,想起刚才这里有几个少女光光如也地洗过澡,兴奋得他一个猛子扎进去,久久不愿意出来。

  泉水看则清澈,其实也挺深,最深处接近二米,最浅处也有半米,真乃天然的洗浴场所,水不热不凉,泡在其中,好不舒服!

  似乎刚才的少女幽香之气还未消退,鼻子里依旧香气袭人,范得龙这厮现在满脑子里都是张素兰的纤影,再也放不开,再也放不开,心神剧颤一下,他只觉鼻子一凉,一股热流奔腾涌出。

  清澈的水瞬间被染红,啊!鼻子流血了,范得龙苦笑连连,自己似乎真的是太逊了,这要是说出来还不叫人笑掉大牙,忙用泉水冲洗鼻子,随后从脚下摸出一块小巧玲珑的长圆形石头堵住流血的鼻眼,然后仰面朝天,慢慢平复激动的心情。

  但此时他却全然不知他的鲜血好巧不巧地全往那长圆形石头里涌去,那石头之上隐隐泛出一张巧笑若兮的美女头像,目闪美动,好似活了一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