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级流氓 发表于 2016-09-23


  我是个医生,每天面对那么多的生离死别,早就学会了置身事外不让病患和家属的情绪影响到自己。

  但拿起手术刀,想着这条生命对於他的家人有多重要,我都会竭尽全力。

  每次遗憾的通知家属,我的心都在滴血。

  好在我有一个温柔漂亮的女友,晓雨。

  她还在A城念书,幼师。

  她总是能抚平我心上所有的创伤,不管我忙了一天有多累,只要能看见她的笑,听听她软软的声音,我就知道世界上还有温暖我应该去救更多的人。

  那些我没能把他们从死神手中夺回来的病人,仿佛也都在对我微笑,感谢我陪他们走完最后一程。

  我在S城工作,两地相隔一千多公里。

  我经常在手术台上一站就是十几个钟头,半夜也会被打电话叫醒冲到医院去开刀。

  一台手术做完出来,不知道外面是黄昏还是清晨。

  但她都会准时给我发照片和语音。

  她是典型的南方女孩,身材娇小,只有165。

  笑起来很好看,眼睛弯弯的像月牙。

  稚气未脱的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

  乳房是正常的82B,本人对大胸没有执念,这个大小刚刚好。

  配合着她清秀的面庞细细的腰肢还有那一双雪白的大长腿,走到哪儿都能牢牢吸引住男人的目光。

  我认识她也是在医院。

  那时候我刚刚海龟,就被排到教授的团队里去A城学术交流。

  天天就在医院的报告厅里开会开会,偶尔我就偷偷溜出来去医院里逛逛。

  那天刚刚走到会议中心楼下,就见到一个小美女穿着日式的学生制服,过膝袜和短裙中间露出一截雪白的长腿。

  仿佛能反射阳光,刺瞎了我刚刚从阴暗环境出来的狗眼。

  美女面容焦急,我一看这小美女扶着一位女士,简单的穿着掩不住她完美的身段……正打算细细品味下两位美女,医生的直觉提醒我那位女士受伤了,她的右手臂一直僵硬的举着。

  我赶紧上前询问情况,得知她们是母女,她母亲受伤了,医院太大不知道应该去哪儿看。

  口述她母亲右手中指和无名指剧烈疼痛,脸颊红肿。

  我看情况并不危急,就跟她们说明现在挂号等排到都什么时候了,我也是医生,可以先帮她母亲处理一下。

  然后一亮我的参会证,背面还有我的学历。

  母女俩马上同意了我的建议。

  当时真的没想那么多,救死扶伤那是我的天职,当然想多接触接触美女的因素也存在一点啦我领她们回到会议中心找了间空的小会议室,一问怎么伤的,居然是家暴!我赶紧开始检查,都是外伤,就是手指软组织挫伤比较严重,没有骨折,没有脑震荡。

  当然身上的伤得脱掉衣服检查,一堆我是医生,我会以很专业的眼光来看你的伤,请不要有什么顾虑。

  确认身上也没问题以后简单处理了一下说让她母亲休息一会儿就和小美女到门外闲聊起来。

  她越说越伤心,眼泪开始大颗大颗的往外掉。

  毕竟我也是老司机了,当然适时的抱住她,递上纸巾。

  我知道这样的事情我管不了,只能安慰安慰她。

  之后留了名字和联系方式,也就没有然后了……两年后……忙了一天刚要睡觉,突然收到个短信「我被强奸了」一看发件人,还有当时留的联系人头像。

  这个小美女好熟悉啊!原来是晓雨!!我赶紧打电话过去,第一个拒接,第二个拒接。

  我发短信给她:晓雨乖,没事。

  接电话,不要吓唬哥哥。

  第三个,她接了。

  第一句话就是:我实在不知道该跟谁说了。

  「没事的,我替你保密。」

  又是安慰开导了大半天,好在她并没有觉得这样就活不下去了什么的。

  我试探着问她是什么时候昨天晚上……我练琴练晚了,回家的时候要路过一片工地……(我知道她能正视这段经历,并且说出来是最好的。

  我静静地听着)那里面拆的什么都不剩了,一地的砖头和土。

  我就用手机照着往回走。

  然后我就听到后面有脚步声,我好怕。

  我手都开始发抖了,我想赶紧走到前面的大路上去。

  我越走越快,后面的脚步声一直跟着我。

  我听出来好像还不止一个人。

  终於!我拐过了最后那个弯,已经能看见路灯了。

  到了前面那个十字路口就有人了。

  我刚刚松了口气,旁边的废墟里突然冲出来两个人!一个一把拽住我就把我抱了起来,另一个死死捂着我的嘴。

  我还没有放弃!前面就是那个十字路口了!还不停的有车横穿过去,我挣扎啊!我想大声的叫,但是他们力气太大了,我挣不开,嘴巴也被捂着喊不出来这时候后面又有两个人上来了,一个瘦瘦的人上来就把手伸进我衣服里揉我的……还一边说「虽然小了点,不过一只手刚好抓住一个。弹性挺好的,皮肤也很光滑嘛!小美女!省着点力气,不要叫,待会儿让你叫个够」我被仰着向上抱着,前面路灯的光照过来我只能看清他们的轮廓,看不到脸。

  然后他们就把我抱到了旁边的废墟里,这里原来是一家宠物医院,再过去一家酒店,一家饭店就到十字路口了!他们把我放下了,我一把推开捂着我嘴的那只手,一边喊救命一边翻身下来就要跑。

  才刚刚喊了救字就又被一把捂在嘴上,被他们又翻过来放在了刚刚那里。

  刚刚那个瘦瘦的人好像是老大,他说「还挺烈嘛,看来你是喜欢刺激点的。」然后他就掏出一捆绳子来,分给了旁边两个人看样子是要绑我。

  我赶紧看两边,这是原来宠物医院放宠物笼的台子,旁边有裸露出来的钢筋,那两个人一个左一个又把我手拉开捆在了两边钢筋上。

  那个老大就慢慢走到我对面蹲下,我感觉左脚被抓住,就用力蹬,但是他力气太大了捏的我脚踝好疼,蹬都蹬不动了。

  他一把脱了我的鞋子,还说「骚货,老子观察你好几天了,天天穿这种露大腿的袜子来勾引我们兄弟,今天我们就好好满足满足你。」然后他又脱了我右脚的鞋子,把我的内裤脱下来还闻了闻,然后把他的臭袜子也脱下来套在我的内裤上,捂我嘴的那个人一松开手他就把袜子和内裤塞到我嘴里了。

  我想喊也喊不出来了。

  我知道我肯定要被他们……被他们强奸了。

  另外两个人又把我小腿和大腿捆在一起,然后又用绳子穿过膝盖捆到旁边的钢筋上,我用力想把腿合拢,但是一点都动不了。

  我觉得下面台子上的瓷砖好凉,我怕的发抖。

  然后我就听到解开皮带的声音,他们四个都解开了裤子。

  有人松了松捆在钢筋那头的绳子,把我往下拉过去,我的腿都垂到台子外面了。

  然后有人又把我大腿抬起来,我先是觉得脚上一热,我知道有个人把那个东西放到我脚上了。

  我闭上眼睛,不敢去想。

  我感觉右手也被抓住了,有个人拉着我的手,碰到了他的那个……他掰开我的手指,把我的手按在了他的他的那个上面……他还拉着我的手前后动我突然感觉不对,赶紧睁开眼睛。

  看见那个老大已经站到了捆我的这个台子上,他的那个好大,上面还有好多血管好突出。

  借着前面黄黄的路灯的光,我看他的那个也是黄黄的。

  他面对着我蹲了下来,解开了我小西装的扣子,把我的衬衣从裙子里拉了出来,他的那里贴到了我的肚子上,感觉热热的,好硬。

  他右手一边解我衬衣的扣子,左手从下面伸进来捏我的乳房。

  一边问我「小妞,我问你,你还是不是处?」

  我脑子一片空白,只是死死地盯着他在我胸部移动的手。

  他吼了一声「老子问你是不是处!」

  还狠狠地捏了我的胸一把。

  我吃痛吓得赶紧点头他说「那给你个机会,帮我们几个把鸡巴含爽了,待会儿破你处的时候我们就轻一点儿,怎么样?」我知道破处很疼啊,他那个又那么大,我赶紧连着点了好几下头。

  「好,那我把东西取出来,不许耍花样。你要是敢再喊,老子们待会儿就连你屁眼一起破了!懂不懂?」我赶紧又点头。

  他把我的衬衣打开了,把胸罩推上来了。

  然后他一把把塞着我嘴的臭袜子拿了出来,然后就坐在了我的胸上。

  「不错,这个坐垫坐着很舒服嘛!」

  然后就把他的下面往前伸。

  我躺在那里不敢动。

  啪!他就扇了我一耳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我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干什么,老子喂你吃鸡巴还不情愿是吧,躺着动都不动。给老子把头抬起来,嘴巴张开,自己过来含。」我左边脸上感觉都麻木了,张开嘴就朝他的那里凑过去。

  但是我一边抬起头,他一边就往后退。

  我用尽全力了都含不到他那里。

  「怎么着,想吃大哥的东西也不说点好听的?」我怕他再打我,赶紧很乖巧的说「大哥,求求你让我帮你含吧。」「含什么!含棒棒糖吗?还有,叫爸爸,什么大哥!」我实在是叫不出口,他一看我犹豫右手又抬了起来。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张嘴就说「爸爸,好爸爸,让女儿帮你含……帮你含下面那个棒棒吧!」我感觉羞的连耳朵都红了。

  他们四个都哈哈哈的笑了,那个老大笑的让我看着很害怕。

  他说「乖女儿,这不叫下面那个棒棒,这个叫鸡巴。懂不懂。再说一次」「好爸爸~让女儿含你的大鸡巴吧!」「这才乖嘛!」

  说着他就把鸡巴塞到了我的嘴里,然后用右手托住了我的后脑勺。

  「哦,好爽!挺暖和的嘛。乖女儿,把牙齿收一收,刮疼爸爸的大鸡吧了。」我赶紧照做。

  「对对,吸,用力吸。就像喝牛奶一样。还要舔,舌头给我绕着舔大鸡巴。」他好像很舒服的样子,眼睛都闭上了。

  但是我好难受啊!他每次插进我嘴里我就想吐,但是被他的鸡巴堵着根本吐不了。

  他的鸡巴好臭,还咸咸的。

  其他三个人一边用鸡巴在我身上蹭,一边看着我。

  过了一会儿,他从我胸上起来了,朝前挪了挪。

  把我的头向后仰,就像吞剑一样,鸡巴直直的就插进我嘴里了。

  他插进去就停住不动了,我好恶心,但是就是吐不了。

  还用左手揉我的胸,捏我的乳头。

  感觉好神奇,痒痒的那种感觉。

  但是又不是普通的痒。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猛地把鸡巴拔了出来。

  我干呕了好几下,他鸡巴上还连着我的口水。

  「乖女儿,看你学的挺快的。以后肯定是个公车。快让叔叔们都享受下你淫荡的小嘴的服务。」「三位叔叔,请把你们的大鸡吧塞到晓雨淫荡的嘴里,晓雨帮你含,帮你们舔。晓雨让你们舒服」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突然说出那么淫荡的话。

  这时候一直用鸡巴蹭我左脚的那个大叔一边喊着「啊~啊~小美女,射了!

  射了!都射给你,射到你淫荡的小嘴里,射满你淫荡的丝袜!「然后我就感觉脚上有什么东西烫烫的。

  老大回过头去看看,说「老三,不行啊,怎么就射了。看看你射了那么多,攒了一个月的都射完了吧。待会儿还行不行?快过来让我女儿给你清理清理。」「女儿,叫三叔。」「三叔好。」

  我居然还冲他笑了一下。

  他右手扶着鸡巴走过来了。

  「三叔,请让淫荡的晓雨用小嘴为你清理大鸡巴吧。」我抬起头,张嘴含住了他半软的鸡巴。

  上面还有白色的精液,浓浓的,像优酪乳一样。

  吃起来有点咸,黏黏的。

  「乖晓雨,叔叔喂你吃牛奶。」

  那个三叔也很享受的样子,闭着眼睛说。

  还一手一个抓住了我的乳房,在我的乳头上画圈,那种奇怪的痒痒的感觉又来了。

  我努力想并进两条腿感觉会更舒服,但还是动弹不得。

  「好啦,开胃菜完了。我的乖女儿也进入状态了,我们该上正餐了。」那个老大说着就下了台子,走到了我的腿中间。

  我感觉下面一热,有个硬硬的东西顶住了我的下面。

  他在我的下面上下滑,好痒……「不错嘛女儿,已经有水出来咯。不过太少了。还好我们今天是有备而来,带了润滑液哦!」这时候用我的手帮他揉鸡巴的那个叔叔从裤包里掏出来一瓶润滑液,走过去递给了老大。

  他打开瓶子,挤了好多在手上,然后涂在我的下面。

  我被凉的缩了一下。

  然后他伸出右手的中指,涂满了润滑液慢慢的滑进了我的阴道……我觉得并没有什么不舒服。

  「乖女儿,果然是处女,下面挺紧的,还夹爸爸的手指呢。」这时候一直用鸡巴蹭我脚的那个大叔也放下鸡巴了,跟老大说「这么磨蹭干什么,直接插进去干啊!」我一听被吓到了,一口突出老二的鸡巴,赶紧求饶「好爸爸,你刚刚答应女儿要轻轻的破处的,女儿怕疼。这次轻一点,以后女儿天天都让爸爸舒服,天天让叔叔们都舒服。」老大一遍用手指插我,一边说「老四,我怎么能对女儿出尔反尔呢。再说了,女儿都说了以后天天让我们插,你急什么。」这时候他已经把整根中指都插进我的阴道里了,那种身体里面的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开始自己动起来配合着他的抽插。

  突然他又把食指也狠狠插进了我的阴道,一下子也是整根都插了进来。

  然后他开始剧烈的抖动两个手指,还低下头来舔我的下面。

  我都要疯了,那种感觉,我好想要,想要他再快一点。

  就在我觉得快要忍不住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女儿你真是淫荡呢,里面好多水,还不停的夹我。是不是想要了?」「好爸爸,女儿好想要。女儿天天穿的那么性感就是要勾引爸爸带着叔叔们来帮晓雨破处的,晓雨好想要爸爸的大鸡巴插进来。晓雨里面好痒,爸爸快给我」果然那个老大也忍不住了,左手扶着他的鸡巴就抵到了我的阴道口上。

  我赶紧说「好爸爸,把女儿松开好不好?女儿想看着爸爸的大鸡巴插进来,帮晓雨破处。」「老二,把她松开。」

  然后那个老二就把我上半身扶起来,我和老大差不多在一个高度。

  我低头就看见他正在给鸡巴润滑液。

  「好爸爸,快来插晓雨,给晓雨破处。晓雨以后天天给你们干,天天吃你们的大鸡巴,用你们的精液喂饱我」我那时候真的什么都不想了,就只求他用大鸡巴插进来,给我那种感觉,我阴道里面好痒。

  他听了呼吸都急促起来,用鸡巴抵住我的阴道口,右手抱着我的屁股,一用力那个鸡蛋一样大的头就插进我的阴道里去了。

  有点疼,不过还能忍。

  我冲他点点头。

  旁边的三个人就围上来,拿着鸡巴在我的胸上,丝袜上蹭。

  那个老二抓住我的右边乳房,轻轻咬着我的乳头。

  老大他慢慢把鸡巴往我阴道里面插,我甚至都能感觉到他鸡巴头上的沟,还有那些凸起的血管。

  刮着我的阴道,好痒。

  然后他抽出来一截,又用力的插进来,反复了好几下。

  我被他插得好疼,眼泪都出来了。

  手不自主的抓到他的手臂上,狠狠地捏着。

  「乖女儿,没事了。你看爸爸的大鸡巴全部都进去了。」我低头一看,真的他的下面和我的完全贴在一起了。

  里面好疼,但是又好痒,那种钻心的痒。

  我不由自主的慢慢动了起来,天哪!那种感觉就是痛并快乐着。

  他们四个人都笑了,老二他又把我的头仰起来,鸡巴就狠狠插进我的嘴里。

  他还说「小美女,这叫深喉。你二叔的大鸡巴现在正插在你吃饭的喉咙里呢,里面也是夹得好紧,还不停的动,真爽。果然是个淫荡的女孩,第一次深喉就能那么快适应了。」那边老大也很享受的开始低低的呻吟「啊~嗯,好紧,好会夹,热热的」下面,老三抓住我刚刚被他射过的那只脚,把我的高跟鞋又套到了脚上,他的鸡巴硬硬的烫烫的,插进了我的脚和鞋中间。

  他一边在动下面,一边弯下腰开始舔我的大腿。

  他的舌头又湿又热,舔的我好痒。

  另外一边老四也抓起我的另一只脚,居然就张嘴把脚吃了进去,他的舌头在我趾头中间滑动,隔着丝袜那种感觉好奇妙。

  我不由自主的配合着他们呻吟起来。

  「啊啊……爸爸,好爸爸,你的鸡巴好大,刮得女儿的逼好痒,好舒服……嗯,轻点轻点,爸爸你插太深了,顶到最里面的时候疼……「「真是个淫荡的女儿,爸爸告诉你,爸爸这是插到你的子宫口了。那里还有张小嘴在吸爸爸的大龟头呢,她想叫爸爸的大鸡巴再进去呢。插到你淫荡的处女子宫里,待会儿在里面灌满爸爸和叔叔们的精液,以后生一个跟你一样淫荡的小美女,让爸爸和叔叔们操。」「嗯~啊……好的爸爸,把你的大鸡巴插到女儿的处女子宫里吧!女儿还想要,大鸡巴再插深一点,射满女儿的子宫,女儿再生一个小美女给你们操。叔叔们,都射给晓雨吧,射进我的子宫里,用你们的大鸡巴填满晓雨的子宫。」那时候我感觉就像触电了一样,全身都酥了,那种痒痒的感觉都达到顶峰了。

  我猜是要高潮了,不由自主的坐直了,抱住那个老大,配合着他操我。

  他好像也快射了,「乖女儿,爸爸这就射满你的处女子宫,用精液灌满你。

  啊……「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一身的汗,感觉里面好热,那种感觉……好舒服。

  下面有一种快要尿尿的感觉,我用力忍住。

  「女儿,你里面还在夹爸爸的大鸡巴。好用力,好舒服……爸爸要插爆你的子宫!」他动的更快了,我忍不住了,下面一松……好舒服……他也低吼着就射进了我的里面。

  「你们看,这小骚货居然被我插的高潮了!」

  我无力的松开他,躺到了台子上……我感觉下面在抽搐,那种感觉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这时候老二端着还涂满我口水的鸡巴走过来了,老大才刚刚把鸡巴抽走,他就一下子整根插了进来。

  我倒在台子上抽搐……全身一点力气都使不上,阴道里变得好像更敏感了,被他一插那种痒痒的麻麻的感觉又出来了。

  「叔叔,饶了我吧。晓雨受不了了,晓雨的阴道都被你填满了。晓雨不要了,让晓雨休息休息嘛……」「小美女,你看大哥刚刚把你干的多爽啊。刚刚是谁说要让叔叔们的精液都射进你的子宫里让你怀孕的?要言而有信哦,叔叔的鸡巴虽然没有你爸爸的粗,但是叔叔的长啊。你看你爸爸只把子宫顶开了一个小口射了进去,叔叔现在顶到你子宫口了还有好大一截在外面呢。」说着他把我扶起来,我低头一看真的还有四五厘米在外面。

  「好叔叔,晓雨受不了了嘛……晓雨的子宫都要被你们插坏了,叔叔轻点儿,插进晓雨的子宫吧……疼~好痒……叔叔,插我,射进我的子宫里吧!」我已经被插得语无伦次了,他插得我里面又疼了起来,但是痒的也更厉害了。

  我那时候就只知道要让他再多插进来,把整根鸡巴都插进来,插进我的子宫里就能给我止痒了。

  根本顾不上什么疼不疼「来,叔叔这就把大鸡巴插进你的子宫里,待会儿也射进你的子宫里。插爆你」他越动越快,我的阴道里面感觉更烫了。

  尿尿的感觉又来了,我已经没办法去控制了。

  但是这次是真的尿出来了,他一边用力插我,我一边就尿出来了。

  「乖女儿,居然被你二叔插得潮吹了!真是淫荡的极品啊,二叔是不是已经插进你的子宫里了?」「我……我不知道……二叔,用力,晓雨的子宫都是你的,把晓雨插坏吧!」「啊啊啊……小荡妇,你二叔的大鬼头现在就卡在你的子宫里!爽不爽!二叔插死你,插爆你的淫荡子宫,把里面射满,让你给我生孩子!」他突然不动了,紧紧的抱着我的屁股,我感觉到他的大鸡巴在我的阴道里面颤抖,他也射了。

  这次是真正的射在了我的子宫里。

  老二射完也用力把鸡巴拔出来了,我一下子感觉下面空荡荡的,还有点凉。

  老四又走过来换下了老二,但是他没有急着插进来。

  他把绑住我腿的绳子也解开了,我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借着黄色的灯光,我看清了他的脸,还很年轻的样子,应该也跟我差不多大。

  他说「转过来,给我像母狗一样趴着。把你的大屁股给我撅起来,朝前爬点,让你老公我也上来,在台子上操你。让爸爸和叔叔们好好看看你淫荡的逼是怎么被我的大鸡巴操爆的。」我一下子就乱了……原来这货不是他们的兄弟!是老大的儿子!这时候老大说话了「乖女儿,这就是我儿子,也就是你老公了。还不赶紧把你的骚逼扒开迎接你老公的大鸡巴插进你的里面干死你。」我着了魔一样,翻过身来跪在了台子上,撅起屁股把左手伸了下去扒开了大阴唇,还一边淫荡的扭着屁股「老公,快用你的大鸡巴来满足老婆吧!刚刚老婆被你爸爸还有叔叔们强奸了,但是他们都没能喂饱晓雨。只有老公才能喂饱晓雨。

  快点来插爆晓雨!插进晓雨的子宫里,把爸爸和叔叔们的精液都挤出去,晓雨不要他们的精液在里面泡着晓雨的子宫,晓雨才不给他们生孩子,晓雨的子宫只要老公的精液,只给老公生可爱的小宝宝。」我回头看着他,他上了我跪着的这个台子,越听越激动。

  右手握着鸡巴就又抵到了我的阴道口。

  「老婆你这逼真是极品啊,刚刚让爸爸和二叔插了那么半天,居然这么快又合上了。」说着他一用力又插进了我的阴道「嗯,里面好烫,好软,夹得我鸡巴好舒服。」他用力的从背后操着我,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处,狠狠地撞到我的屁股上发出来啪啪啪的声音。

  我突然又害羞起来,手一软身子就趴到了台子上。

  有人把我的头抬了起来,原来是刚刚已经在我脚上射过的老三。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他的鸡巴又硬了起来,狰狞的大龟头有一股尿馊味。

  我全身都没力气,只能任凭他一把捏开我的嘴,把鸡巴又塞进了我的嘴里。

  我老公在后面插得我身体前后摆动,他还用手在我的丝袜上摸。

  这倒方便了老三,他根本不用动,我被操的前后摆动,嘴巴就像下面的逼一样让他的鸡巴在我嘴里进进出出。

  他很享受的伸出两只手来抓住了我的左右乳房挑逗起来。

  我被插得实在是太舒服了,想呻吟又叫不出来……我的口水都流了出来,流到了我的脖子上,顺着他的鸡巴流到了他下面的那个袋子上……老公越动越快,我已经像喝醉了一样迷迷糊糊的好像是睡了过去,就只能听到啪啪啪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一声比一声响亮。

  下面那种钻心的痒又来了,但是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无意识的配合着他操我。

  「啊啊啊……老婆,好会夹,夹得老公鸡巴好爽。里面好烫!啊……我不行了,让老公来灌满你的子宫!」老三也忍不住了「嗯……这淫荡的小嘴,天生就是拿来吃鸡巴的吧!含的老子好爽,这一发就射在你的小嘴里吧!小张!我们一起射死你这个淫荡的媳妇吧!

  啊……」

  我只感觉嘴巴里一阵很腥的味道,下面阴道里那种感觉也达到了顶峰,我又开始抽搐。

  他鸡巴插得我好恶心但是根本没有力气挣扎,只能任由他射在我的嘴里,他还用力按住我的头,又两下直接射进了我的喉咙里。

  还有几下都射在了我嘴里……终於结束了,最后他逼我把精液全部吃了下去。

  然后他们四个穿好裤子就走了。

  我躺在台子上面不知道睡了多久,被电话震动弄醒了。

  赶紧爬到我的小西装那儿拿出手机,是我妈打给我的。

  我装的很平常的跟她说我不知不觉练琴练到了这时候,马上收拾东西回家。

  然后强撑起身体来把我的内裤找回来,低头看看下面只流出了一点精液,我从包里拿纸擦掉,穿上内裤。

  把衣服一件一件穿好,整理好头发,用手机照了照,没什么被强奸过的痕迹了,赶紧跑回家躲进房间里洗澡,换了一身衣服。

  我想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但是我做不到……她又哭了起来……「医生,你说我是不是真的是一个很淫荡的女孩,居然还这么配合他们强奸我,我还被干的那么舒服。」我赶紧安慰她「不是的,你做的很对。他们人多,你又是个弱女子,反抗的话只会招来更大的痛苦和他们更残忍的虐待。人人都应该享受性,你有快感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他们采取这样的方式来发泄性欲是犯法的,都是他们的错。你是一个很乖,很聪明的好女孩。你一点都不淫荡。不要瞎想。」但是我一边脑子里会浮现出那几个人强奸她的画面,下面的帐篷已经支了好久了,看来待会儿需要来一发了……她还是抽泣着,跟我说「谢谢你,医生。我真的不知道跟谁说……翻着通讯录突然发现还存了你的号码,就发短信给你了……」「嗯,你有什么都可以和我说。你看我也比你大不了几岁,你给我的感觉就像妹妹一样,我会替妹妹保守好秘密的。」「谢谢医生哥哥,她给了我个笑脸。今天我一天都躲在房间里不敢出去,一走路下面还会痛。」今天!!!我靠!这么说她不是今天被强奸的?!「晓雨,这么说事情是发生在昨天?」「嗯……」

  我一听完蛋了「额……晓雨,我知道现在你受了很大的伤害,本来不该这时候跟你说这个的。但是哥哥这么做是为了防止你以后经受更多的痛苦。」「没事,医生哥哥你说吧。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你上次来月经是什么时候?」她想了想,说「好像是7号?」

  今天23号,16天……

  字节数:1967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