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级流氓 发表于 2016-06-13


  本篇是从“新。四”篇所延伸出的故事,用站在俊豪的角度交代一下“续。七”前的事,因为要填补空白的关系,这集小弟就没花太多的心思在肉戏上了……这点还望大家多多见谅。

  「啊……妈妈……好舒服喔……你的小穴穴好舒服喔……」一边搓揉着妈妈的乳房,我一边摆动着腰、用着肉棒不断在她的下体来回进出,虽然这时妈妈听不见我的声音,但我还是想让妈妈知道……她的小穴穴插起来有多温暖……有多舒服……在那之后,也许是心虚的关系吧,几天下来我一直不敢正视妈妈的脸,担心她一开口就是要跟我说她早就发现那天的事了……但后来我才发现担心是多余的,因为一切就像表哥说的一样,妈妈不仅连一点异样也没有察觉到外,就连那天的记忆也变得有些模糊,虽然有些担心会不会因此而对妈妈的身体造成影响,不过还是不禁让我佩服起那颗传说中的小药丸竟有如此大的威力。

  『既然妈妈都没发现……那……』

  有了第一次就想来第二次,当然我也一样,在确定不会有问题后就不断想着如何才能再跟妈妈来一次,毕竟与女人做爱跟打手枪比起来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的,更何况这对象还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不过听表哥说这药一颗可不便宜,一颗就要个几百一千的,这么大的金额可不是我这种穷学生所负担得起的啊……早知道以前零用钱就多存点了,不然也不用像现在这样……看得到吃不到……打消用药迷奸妈妈的计划后,因为也想不到其他的好办法,我又恢复成跟以前一样,不是边偷看妈妈洗澡打手枪,就是边打手枪偷看妈妈洗澡……唉……要怎么做才能再跟妈妈发生关系啊……之后又过了几天,可能是流汗后吹到风的关系,我得了场重感冒,于是到了我们家附近的诊所看挂号医生,想赶快脱离这可怕的鼻水地狱。

  「来,嘴巴张开,啊……」医生拿了探棒压着我的舌头看着,然后又继续说:「感冒了喔,喉咙都发炎了。」『废话……不然我来干嘛……』我在心里嘀咕着。

  「开点药让你回家吃,记得这几天不要喝冰冷、吃刺激的食物喔。」医生写着诊疗单说着,像想到什么一样,又突然问我:「对了,有没有骑车或开车?这药吃了会想睡觉喔,要驾驶交通工具前先不要吃。」「没有……」我摇了摇头的回应医生。

  「嗯,那这样就可以了,到外头拿药吧。」像是挡着他赚钱一样,医生迫不及待的要我出诊间,好让下一名患者进来。

  然后到了外头等了一会,药师调了药并叫着我的名字,一边又重复着医生说过的话,不要喝冰的……不要吃辣的……「好、好,谢谢……」因为感冒的关系,我人不是很舒服,只想早点回家休息,但拿了药正准备骑上脚踏车回家时,我又想到了医生说过的那句话。

  『这药吃了会想睡觉喔,要驾驶交通工具前先不要吃。』「对齁……我怎么没想到呢……」打了自己的头一下,我又回到诊所,问着刚刚的那名药师,这么多药丸之中到底是吃了哪一颗会让人想睡觉,而理由当然就是因为怕吃了药后会变得精神不继、不能骑车上路。

  药师不疑有他的贴心跟我说着哪一颗药,真的要驾驶交通工具时不要吃就可以了,对其他的药也不会有影响。

  再一次谢谢药师后,我兴奋得骑上了脚踏车立刻飞奔回到了家中。

  「怎么样?医生说什么?」回到家后,妈妈温柔的问着我。

  「啊就感冒啊……哪还能怎样?」我不以为意的说着。

  「呵呵,好啦,那你药赶快吃一吃就去休息一下吧,晚上妈妈再煮点营养的帮你补充一下元气。」待妈妈离开了视线后,我回到房间里偷偷地打开了每一包药,跟着挑出了药师所说的那颗药丸并仔细地磨碎了它们,心中盘算着:『这样应该可以吧?』因为也不知道该下多少才好,在准备给妈妈喝的果汁之中,我豪迈地将磨好的药粉一口气的全加了进去并跟着搅拌直到药粉完全融解为止,然后做了几次深呼吸后战战兢兢地将果汁端到妈妈的面前给她喝。

  嘿嘿,迷奸药买不起、安眠药买不到,那我用诊所开的药可以了吧?,虽然不知道这计划可不可行,但总要试了才会知道嘛。

  「呦~太阳打西边出来罗?今天怎么这么孝顺、主动帮妈妈倒果汁啊?」妈妈有点惊讶的笑着说道。

  「没啊,就想说补充点维他命C嘛,顺便也帮妈妈倒了一杯。」为了不让妈妈起疑,我自己也跟着倒了一杯并一边喝一边说着。

  「呵呵~谢谢,那妈妈不客气了……嗯?恶啊……这果汁是不是坏啦……怎么苦苦的啊……」才喝了一口,妈妈马上就察觉到异样,吐了吐舌头说着,一付相当恶心的样子。

  『果然还是加太多吗……』我故作镇定的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一边还反问妈妈:「有吗?」「有啊……还是妈妈的舌头坏了?」不信邪的妈妈又喝了一口,但还是一样,药粉的苦味差点就让她吐了出来。

  「呕恶……算了算了,应该是你感冒才喝不出来,这果汁坏掉了,妈妈拿去倒掉好了。」说完妈妈便起身到厨房去将果汁倒掉。唉……喝不下去就没搞头了啊……这计划看来是失败了。

  既然都没得玩了,我索性便陪着妈妈一起在客厅看电视,反正妈妈也不怎么防着我,在这看看妈妈的乳沟、美腿过过乾瘾也好。

  后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妈妈看着看着竟然就这么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心中狐疑的猜着:『难道药生效了?』我试探性的摇了摇妈妈的身体,但妈妈并没有太大的反应,我不禁窃喜着又有机会了,人也跟着大胆了起来,紧张地吞了吞口水后,本来摸着妈妈肩膀的手这时慢慢地开始朝她的胸部移了过去。

  怕吵醒妈妈,我不怎么敢用力,用着手掌轻轻地贴在妈妈的胸部上来回的抚摸了起来,但因为妈妈里头还穿了胸罩的关系,摸起来一点舒服的感觉也没有。

  于是我心一横,一手乾脆地将妈妈的衣领给拉了开来,一手则顺着妈妈的肌肤、穿过了内衣来到了胸部的位置。透过了手掌,妈妈温暖的体温以及乳房柔软的感觉也在这时迅速地传了过来。

  『啊啊……就是这样……啊啊……』没想到又可以这样的搓揉着妈妈的胸部,我激动得差点流下泪来,稍微的喘口气缓和一下情绪后,我用着指尖搜寻着妈妈的乳头,然后或拨、或戳地轻轻挑逗着。

  没两下的功夫,妈妈的乳头很快的就充血而硬挺了起来,但就在我想用手搓揉、转动的时候,妈妈本能地“哎”了一声。

  这一声可把我给吓了个半死,立刻的将手给抽出来外,还紧绷着神经、故作镇定地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

  『现在怎么办……还要继续吗……』虽然妈妈仍处于昏睡中的状态,不过刚刚那一吓已经让我色慾全消了,怕继续这么摸下去万一妈妈突然醒了过来……那我不是会死得很难看?为求保全,我看今天还是就这样算了吧,毕竟这只是一般的爱困药,药效跟所谓的迷奸药丸还是没得比的……结果还是一样,不是想办法去弄到迷奸药丸,不然就是妈妈心甘情愿的跟我做爱了,但后者只会出现在小说跟A片之中,怎么想妈妈也不可能会同意的……唉……我看还是自己打手枪吧……至少还有妈妈的裸照能当配菜……但就在我打算放弃时,事情又出现了转机,只不过,这次的对象不是妈妈,而是她的姐姐、我的阿姨。

  当然,会选择阿姨当对象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听妈妈说,阿姨因为过劳的关系,年轻时就得了糖尿病,血糖值一个没控制好就会晕倒,常常就得上医院挂急诊去,以前不知道时还会觉得表哥很倒霉,因为姨丈常不在家的关系,照顾阿姨的责任全落到了他的身上,但知情了后才发现,原来只要阿姨一晕倒,根本就是任人为所欲为的状态嘛,难怪有一阵子表哥总是找藉口不让我到他们家去(虽然事后表哥还是用药让我上了阿姨啦)。

  从这点看来,阿姨绝对是这个计划的不二人选,只要我能用药拖过阿姨的用餐时间、好让她能低血糖晕倒,那这么一来,就算没有迷奸药丸的帮忙,我也能轻松的迷奸阿姨罗?

  只是……我该让表哥知道吗?

  『我想迷奸你妈。』就这么直接的跟表哥说好像也怪怪的,但,拐弯抹角的又跟我的个性不合,再说,网路上也没听人这样试过,能不能成功还是个未知数,未免节外生枝,我看还是先不要跟表哥说好了,至少万一真的出事了也不会牵连到他身上。

  决定要进行计划后,我又跑了一趟诊所,如法炮制的又取得了份有助眠成份的药物。再来……就是等表哥不在家的时间了。

  跟我一样,表哥最大的嗜好就是窝在家里打电动,很少有长时间出门不在的时候,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我只要一没事就往表哥家跑,除了一边打听表哥有无任何的出游行程外,一边也顺便观察阿姨的饮食习惯,好方便以后下药。

  「诶、俊豪,后天我同学找我一起到南部玩,想不想一起去?」几天后,表哥突然这么问我,我心中不禁大喜,难到期待已久的机会就要来了吗?

  「南部?哪啊?去几天?」怕打草惊蛇惊蛇,我假装不在乎的反问了他。

  「嗯……他们说要去海边,应该就屏东垦丁一带吧?预计是三天两夜啦,不过要是玩Hi了想再多待个一天也有可以啦。」「……要海边基隆也有啊,干嘛跑那么远啊……」「就想说没去过咩,而且开学后就没机会了,怎样?听说那里辣妹很多呦,咯咯咯……」「蛤……可是屏东好远耶……你们要怎么去啊……」「当然是坐火车啊,不然勒?怎么样,要不要去啦?」「……」「……算了算了,不想去就不要去,龟龟毛毛的,到时可不要说我都没找你啊!」表哥看我一脸没兴趣的样子也不想再自讨没趣,继续打着电动不再理我。虽然我仍一付无所谓的看着漫画,但一想到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哪还忍得下去,不由自主的在一旁偷偷窃笑着,好险表哥背对着我没发现,不然准又会被他给逼问个不停了。

  两天后,我算准了时间来到表哥家,因为应该知道今天表哥要到南部玩,帮我开门的阿姨有点吓了一跳的感觉。

  「没有啦,我是来拿电动的,已经跟哥讲过了。」随口扯了个谎好让阿姨可以让我进去,我跟着又说:「这是我同学他妈妈做的苦茶,我带了一些来给你们喝看看。」本来想说是妈妈做的,不过怕以后阿姨会跟妈妈提起而作罢。

  「啊~谢谢,苦茶对身体不错呢,先放旁边好了,等一下阿姨吃完饭再来喝看看好不好喝。」「呃……阿姨先喝看看嘛……那个……呃……就先喝嘛……我拿个杯子帮你倒……」阿姨要是不先喝的话就没意义了,但一时间我也找不到什么藉口,只好赶紧拿了个杯子、倒了一杯后要阿姨喝下。

  「……呵呵,呃……好啦,谢谢你,那阿姨先喝看看好了。」可能是不好意思拒绝我,虽然面有难色,但最后阿姨还是接过了我手中的杯子,并将里头的苦茶一饮而下。

  「恶啊啊……好苦啊……阿姨还是第一次喝到这么苦的……」跟妈妈一样,阿姨喝了之后也是受不了的吐了吐舌头、一付难以置信的样子。

  「对啊,可是人家不是都说苦茶就是要越苦越好吗?」看见阿姨喝下,我对计划成功的信心也大增了一半,但怕量不是很够,问着阿姨还要不要再来一杯。

  「呵呵,不了……要喝吃饱再来喝好了……」阿姨苦笑了一下,看来是真的很苦。没办法~不苦就压不过药味了嘛,哈。

  「对了,你吃过饭了没,要不要留在这边跟阿姨一起吃?」时间接近中午,阿姨体贴的这么问着我。

  「嗯好啊,那我跟我妈说不回去吃了。」我堆了个笑容回应着阿姨,跟着借了电话打回家里跟妈妈说会晚点回去。

  『再来就是等药效发作了……』虽然这次的冲泡比率比上次给妈妈喝的淡了许多,不过刚刚阿姨都喝下那么大一杯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之后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阿姨端着做好的饭菜来到了客厅。也许是药力开始发挥的关系,阿姨不断地打着哈欠,虽然努力地想振作起精神,但看起来就是一副相当爱困的样子。

  「来,趁热快吃吧。」即便如此,阿姨还是笑着要我开动,自己也跟着吃了起来。但,才吃没两口,阿姨就好像被人用遥控器按下暂停一样,停止了嘴巴的咀嚼动作外,两眼也无神地盯着桌上的饭菜发呆着。

  「阿姨?阿姨?」我试探性地叫了她两声,虽然阿姨一开始还会「嗯?」的像在问我什么事一样,但时间一久,阿姨的反应也跟着越来越小,眼皮似乎也变得越来越重的样子,最后就这么维持着原本的姿势在我的面前睡着了。

  我搀着阿姨来到了沙发后让她躺在上头,看着阿姨胸前激突的两点随着她的呼吸不断起伏着,我实在是很想立刻地把她给剥个精光好好的欣赏个够。但,目前阿姨也只是睡着而已,还不到晕倒的状态,想这么做还是只能乖乖地等到阿姨低血糖后再来说。怕前功尽弃,我足足的又等了一个多钟头后才开始行动。

  在确定了阿姨是真的没反应后,我迫不及待的将她的上衣给整件撩了上去、露出了里头那对白嫩的酥胸。跟妈妈比起来,阿姨的胸部虽然是小了一点,但乳晕的颜色及奶头大小却是阿姨的比较吸引我,虽然说不上为什么,但大概就是要像阿姨这样才有熟女该有的感觉吧(妈妈的感觉像少女)。

  跟着我兴奋地伸了手贴在阿姨的乳房上搓揉着,跟妈妈一样,阿姨的胸部也是相当地软嫩,感觉就像捏不烂的布丁一样,不管我怎么搓揉最后还是会恢复成原本的形状。在来回的揉捏了几下后,阿姨的奶头也跟着苏醒了过来,就像在求我含入口中吸吮一样,两粒深色的大奶头因为充血而坚挺的硬直着,当然我也不能辜负了“她们”的期望,立刻的放进了嘴里后或吸或咬的挑逗着。

  而玩弄了阿姨的乳房一阵子后,我将注意力转到了她的双腿之间。毕竟是头一次自己来的关系,一开始我还有些犹豫的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这么做,但,一想到“以后也许再没机会这么做”时,心中的恶魔还是战胜了理智,一不做二不休的将阿姨的裤子连同内裤以及上衣都给一并脱了下来。

  看着一丝不挂的阿姨横躺在面前,我努力地忍耐着冲动的慾望,拿出了准备已久的相机,对着阿姨赤裸的胴体一张又一张的拍个不停,好为这次的计划留下最棒的回忆。

  但在拍了几张阿姨的乳房及蜜穴的特写照后,我开始觉得有些腻了(因为怎么拍都差不多嘛),心想『好不容易的才把阿姨给弄昏了过去,现在只光拍特写……好像有些浪费了,反正本来就不打算让表哥知道了,那拍几张有阿姨的脸的照片应该没关系吧……』在恶魔的怂恿下,我后来连拍了好几张阿姨的全身照,其中的几张甚至连阿姨的脸旦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嘿嘿~这种照片还是要看得到脸才刺激嘛。』我看着照片满意的笑着,一边还想着:『不知道阿姨看到自己的裸照时会怎么想呢?』不过想归想,这种照片要是被妈妈或阿姨发现的话我可就死定了,特别是表哥,万一被他知道我趁他不在的时候迷奸了他妈妈……我看我死一百遍都不够喔……一想到这我的背脊就不禁凉了起来,用力摇了摇头的想抛开脑中那些可怕的画面,并说服着自己不要想太多,除非表哥现在突然回家,不然今天的事会有谁发现呢?

  重新振作了后,我的注意力又回到了阿姨身上,跪坐在沙发的一边,我一手轻柔的抚摸、并用嘴舔舐着阿姨的乳房,一手则上下来回地抠弄着她双腿间的蜜穴。照道理来讲应该是很兴奋才是,但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刚刚的想法的影响,现在的我肉棒变得软趴趴的不说,这家伙甚至还缩了起来。哇哩勒!现在又不是冬天,缩成这样是要怎么用啦……于是我开始想尽办法的试着让自己兴奋起来,但,一连试了好几个办法都丝毫没有要勃起的感觉,不管是用阿姨的手来抚摸我的下体也好,将阿姨的嘴巴张开、把肉棒给放进去抽插也好,命根子怎样就是不听话,搞到最后,我都已经满身大汗了,胯下的肉棒却还是那付死德性,软趴趴的动也没动过……最后我看了看时间,从迷昏阿姨到现在也过了三个多钟头,根据以往的经验,这已经是阿姨身体的极限了,在不能危害到阿姨的身体的前提下,纵使有千百个不愿意,最后我还是只能乖乖的收拾好一切,拿了糖水将阿姨救醒……***    ***    ***    ***隔天,我不甘心的又跑了一趟阿姨家、想再迷昏她一次。但事与愿违的是,阿姨她今天好像出门去了,电铃按了好久都没人来应门。

  『不会吧……明天表哥他就要回来耶……这样我不就又没机会了吗……』我不断的懊恼着,斥责着自己为什么昨天不坚持到最后。

  在等了好几个钟头也不见阿姨回来后,我最终还是只能放弃了,无奈的回到家、把昨天帮阿姨拍下的裸照拿出来打手枪。

  「啊……阿姨……阿姨……」一边看着相中的阿姨,我一边上下的套弄着肉棒,突然又回想到昨天所想的:『不知道阿姨看到自己的裸照时会怎么想呢?』「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我像被苹果打到头的牛顿一样灵光一闪,即使已经没有机会可以迷昏阿姨了,但我拿这照片来威胁她不也是一样是个办法吗?

  依阿姨保守的个性来看,一定会不允许这种照片流出去吧,只要我拿她的裸照来威胁她,那应该什么要求都办得到才对。仔细的想了想这计划的可行性后,精虫充脑的我立刻写了张纸条,并连同阿姨的裸照一起放进了信封,趁着晚餐前丢到了阿姨家的信箱中。

  之后我马上回到家里,跟着又打了通电话给阿姨,在阿姨接电话后,我压低了音量、操着沙哑的口音不让她发现是我,跟她说要她到信箱中看看。

  「呼……呼……我、我真的这么做了……」挂上了电话之后我激动得不停喘息着,当下也没什么心情吃饭了,跟妈妈说了一下后,匆匆的又出了门,来到了离家不远的一间小学。

  『不知道阿姨会不会来……』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我紧张的不停看着手上的手表。虽然很期待阿姨能准时赴约,但也在这时我才突然想到:『对齁……阿姨会不会去报警啊?』当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开溜时,远处来了个身影相当眼熟的女人,并不断紧张兮兮的东看西瞧着,看来应该是阿姨照着纸条上的指示、一个人来赴约了。不过似乎是不太清楚我所说的地方,阿姨跟警卫问了好久后才进入校园里,我也在这时一路悄悄地跟着阿姨、来到了校舍后方的一处隐密小空地。

  怕阿姨知道是我,我紧张地从口袋中拿出了之前冬天时买的歹徒帽准备接近她,谁知才刚准备带上时,我就突然被人从后头给扑倒了。

  「别动!再动就扭断你的手!」扑倒我的人扭着我的手并大声叫喊着,虽然天色暗得看不清楚是谁,但我猜应该是学校的警卫。

  「轻、轻点啦!我做了什么?为什么要抓我?」我装无辜的问着。

  「豪豪!?」这时阿姨也发现到是我,摀着自己的嘴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

  「你这个臭家伙,说!是不是你威胁这位小姐,说她如果不来就要把人家的照片流出去?」随着警卫的讯问,他的手劲同时也增强了一些,当下我真的觉得右手会被他给掰断。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痛啦……放开我……」既然阿姨还不知道,那我当然打死都不能承认威胁阿姨的凶手就是我。

  「还说不知道?那你这么晚了在这里干什么?又鬼鬼祟祟的跟着人家的后面干什么?」「啊我是不能来这运动吗?这时间来的人又不止我一个,再说,她是我的阿姨……看她这么晚了还往偏僻的地方跑,我当然会担心啊,谁知道才正要问她的时候就被你给扑在地上了……」「他说的是真的吗?」警卫回过头问着阿姨,似乎是在确定我是不是她的外甥一样。

  「嗯……」阿姨点了点头,小小的应了一声。

  「喔……看来是我误会了,对不起,对不起。」确认了我和阿姨的关系之后,警卫连忙松手并将我给扶了起来,跟着又对阿姨说:「现在怎么办?你还要等吗?」「呃、不了……刚刚这么一骚动……那个威胁我的人应该不会出现了吧。」阿姨摇了摇头的对着警卫说着,说会再自己处理,并在谢谢警卫的帮忙之后,跟着我一起离开了学校。

  离开了学校后,阿姨突然停下脚步这么对我说着:「好了……把照片交出来吧。」「咦?什么照片?」我假装不知情的应着阿姨,还装死的反问着。

  「还装!不要以为阿姨是笨蛋喔,快点把剩下的照片拿出来,不然阿姨就要去跟你妈妈说喔!」阿姨双手叉在胸前生气的说着,感觉好像就快喷火了一样。

  「……」

  「好,还不承认是不是?来,你看看这字条,不要跟我说你不认得这上面的笔迹啊。」阿姨拿出了我所写下的字条并摊在我的眼前,摆明了说她早就知道凶手是谁,只是刚刚不想讲而已。

  「……这个……我……唉……好嘛好嘛……我还给你就是了……可是照片现在不在我身上……」事到如今不承认也不行了,乖乖的答应阿姨会把剩下的照片还她,只求阿姨别去跟妈妈说,不然我就死定了。

  「你喔……既然会怕,做的时候为什么都不会这么想……算了算了,把照片交出来阿姨就不跟你计较了……」用手指在我的额头上戳了一下,阿姨无奈的说着。

  「阿姨……那个……你都不会生气吗……」看阿姨的反应,似乎是已经原谅我了,但……好像也太过简单了。

  「生气?我当然生气啊!要不看在你是我外甥的份上,我哪会这么简单放过你……」阿姨瞪大了双眼说着,然后又叹了口气:「唉……豪豪,阿姨跟你说,你们这个年纪的男生对异性的身体会产生兴趣……这很正常,你今天会这么做……阿姨多少能理解,但……你要知道……你用的方法是错的……是犯法的,你知道吗?」「嗯……我知道……」我低着头点了点。

  「知道……知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我……哎、我……这个……」「……好了好了……事情都发生了就算了……现在再追究你也无济于事了,以后不可以再这样子罗,知道吗?」看我也讲不出个所以然,阿姨大大的又叹了口气,又用手指在我的额头上戳了一下。

  「嗯……我下次不敢了……呜……阿姨……对不起……」因为后悔自己所犯下的过错,在获得阿姨的原谅后我的眼泪马上从眼中喷了出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到不能自己。

  「唉……阿姨才想哭勒……好了好了,赶快回家去吧,不要让你妈妈担心了。」阿姨无奈的笑了笑后,帮我擦去了眼泪,并给我一个温柔的拥抱。

  和阿姨告别后,我马上回家将剩下的照片全部拿去还给阿姨,也许是相信我,阿姨没问我有没有偷留几张,在收下照片后,也只是苦笑的警告着我一次下次不可以再这样了。当然啦,就算阿姨不说我也不敢再来一次了,毕竟不是每次都能像这次这么侥幸……不过也许是因为有了彼此的秘密,在经过了这次的事件后,我和阿姨反而变得像无所不谈的好朋友。虽然多数时间都是阿姨在倾听我抱怨着生活上的苦闷,但有时只要话题对上了,阿姨也会跟我聊个没完,通常这时阿姨给我的感觉不太像是长辈了,反而有点像爱八挂的小女生呢,哈哈。

  偶尔,我也会约阿姨一起出来逛街吃饭。当然也不是一开始就敢直接开口约阿姨,总会说是妈妈要找她吃饭,我只是附加的。不过几次之后,我的胆子也渐渐的大了起来,可是好不容易才鼓起了勇气开口约阿姨单独出来逛街时,我却又因为紧张的关系连话都说不好,吱唔了老半天说不出话来,反倒是阿姨一下就识破了我的意图,很乾脆的一下就答应了。

  我和阿姨维持着这种关系一阵子后,有一天下午,阿姨突然打了电话给我。

  「豪豪……你现在方便出来吗……阿姨有事想找你商量……」电话那端的阿姨似乎哭过,厚厚的鼻音让我快听不清楚她想讲的话。

  「当然可以啊,那在哪里见面?」爽快的答应了后,我和阿姨约好了见面的地方后就约了。

  来到了约定的地点,阿姨已经在等我了,看她双眼及鼻头都红红的,果然是才哭过的样子。在坐下来之后,我则连忙地问着阿姨是怎么了,要不然怎么会哭成这样。

  「我……那个……哎呦……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阿姨看来似乎相当的为难,而且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就……刚刚我回家的时候……看到你表哥……小路他……跟别的……女人……」调整了几次呼吸后,阿姨终于把话给说了出来,虽然没说的很完整,但我也猜得出个大概。

  「呃……然后呢?」我想,阿姨要说的事应该是她撞见表哥跟别的女生在嘿咻吧。但,这种事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然后……?没然后了啊……」阿姨依旧不停啜泣着,害别桌的女客人还以为我要跟阿姨谈分手,恶狠狠的一直盯着我瞧。

  「既然如此那你干嘛哭成这样啊……」

  「我……哎呦……我也不知道……」

  「齁……阿姨之前不也跟我说过,我们这年纪的男生多少都会对异性产生兴趣,现在表哥他不就是这样,情侣间会做这么事……不是很正常的吗?」「哎呦……如果只是小女生的话……阿姨当然知道这样很正常啊……可是……可是……」才说到一半,阿姨又把话给吞了回去,会这么难开口,大概是因为表哥他的上床对象身份不单纯吧?

  「可是什么?」我问着。

  「……可是那个女的是他同学的妈妈啊……这叫我怎么能接受……这个笨小路……脑袋到底在想些什么啊……怎么会跟那种乱七八糟的女人上床……」「噗……真的假的啊……哇靠……表哥他还真猛耶……连同学的妈妈都可以搞得到……」听阿姨说完,我差点把口中的饮料给喷了出来,不加思索的就回应着阿姨,却没发现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你什么意思?你很羡慕他吗?」阿姨边说边生气的瞪了我一眼,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

  「没、没有啦……阿姨也知道的嘛……男生对这种事多少都会有兴趣的啊……我也是个正常的男生啊……本来就会有一点点羡慕嘛……哈哈……哈……」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赶紧傻笑的打哈哈过去,然后又像想到什么一样问着阿姨:「呃……不过就算是如此……阿姨也不用哭成这样吧……难不成……阿姨你是在吃那位妈妈的醋不成?」「我、我哪有?你、你不要乱讲啦,为什么我非要吃她的醋不可啊?」像是被我戳破谎言一样,虽然阿姨嘴上极力否认,但她的脸却顿时僵硬了起来。

  「呵~还没有哩,看你的感觉明明就是在吃醋嘛,不然你说啊,为什么要哭勒?咯咯。」「我……我就说我不知道咩……」像泄了气的皮球,阿姨突然没了精神的垂头丧气了起来,不断玩着手上的吸管袋。

  「OKOK,那我大概知道原因了,阿姨是不是想说,以一个做妈妈的身份,你希望表哥交个年纪差不多的女朋友,对吧?」「嗯……」阿姨轻轻的点着头。

  「可是你在撞见了他跟别人的妈妈上床,没有生气也就算了,呃……我这里指的是一般做妈妈该有的反应啦,现在阿姨反而还哭个不停……我猜……猜的啦,我这样讲你不要生气喔……阿姨你是不是喜欢上表哥了啊……」我小心翼翼的说着,一边继续观察着阿姨的表情。

  「这个……哎呦……我们是母子耶……哪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我……我只是……哎呦……」也许阿姨自己没发现,讲到这里时,她的脸上突然露出了暧昧的笑容,像个单恋的小女生一般,红着脸否认着我的话。

  「只是?我看你只是想跟那位妈妈交换位置吧?」「我、我哪有!这种事……怎么可以……」阿姨激动得快跳了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反驳着。

  「噗……好啦好啦,阿姨就不用再狡辩了,喜欢就喜欢啊,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啊,又不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不要那么紧张啦。」「你……你真的那么认为吗……?」「嗯,对啊,而且,老实说……其实我也想过跟妈妈……只是……我也跟阿姨一样不敢说表明了说就是了,哈。」「蛤……可是……这样的话……不是很变态吗……而且这样不就是乱伦了吗……」「哎呦,这种事你不说,我不说,有谁会知道啊?就像我刚刚说的,这又不是什么滔天大罪,死不了人的啦。」「可是……哎呦哦……好烦喔……」「好好好,算了算了,就当我没提,龟龟毛毛的,一点也不乾脆,再这样下去表哥真的会被别人抢走喔。」「诶,你怎么这样说啊,阿姨是真的很烦恼耶,你又不是我怎么会懂……」「齁……我都快把嘴说破了阿姨怎么还不懂,再说,这哪有什么好烦的?要嘛一,要嘛二,没有第三条了,而且我看其实你自己心里早就应该选好了吧。」「……」沉默了好久阿姨才点了点头,像下定了决心一样问着:「那……我该怎么做才好啊……」「呵,当然是先把表哥抢回来再说啊!交给我吧!」虽然嘴上说的潇洒,其实我好羡慕表哥,为什么我的妈妈都不会爱上我……呜。

  带着阿姨来到了夜市,我们直奔里头的情趣用品店,因为是头一次来,阿姨显得有些害羞。

  「欢迎光临,慢慢看,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为你服务。」老板看出了阿姨的不好意思,待在柜台不过来打扰我们、让我们自行挑选着。

  「诶,这件你看觉得怎么样?」我挑了件胸部及重点部位全都镂空的红色皮衣给阿姨看,阿姨红着脸的说不敢一下就穿这么露的。

  「这样喔……那这件哩?」我又挑了件粉红色的低胸薄纱睡衣给阿姨看,想说这样的话应该就不会太露了吧?

  「嗯……感觉好像很透明耶……有没有深色一点的?」阿姨拿在胸前比了一下,想着实际穿在身上的感觉后又摇了摇头。

  「我看看……有,黑色的。」我拿了压在下头的黑色睡衣后交给阿姨。

  「嗯……这件应该就可以……可是他这边都ONE SIZE的,不知道穿不穿得下……」「简单啊,问老板可不可以试穿不就好了?」之后我便走向柜台询问老板,答案当然是OK的。于是阿姨便拿着睡衣进了更衣间内试穿。

  「豪豪……你觉得如何?可以吗?」试穿好了后,阿姨拉开了更衣间的围帘叫着我。

  「呃……那个,是还不错啦……不过我没想到阿姨会试穿给我看就是了……」阿姨的举动着实让我吓了一跳,虽然薄纱里头还有内衣裤给挡着,但却挡不住阿姨的好身材,窈窕的身体曲线就这么直接地暴露在我的面前。

  「拜托,光着身体的样子都被你看过了,现在还害什么臊啊,怎么样?可以的话阿姨就买这件罗?」虽然这么说,但阿姨的语气却也带了几分无奈,跟着在镜子前转了两圈,似乎相当满意的样子。

  「嗯唔……你要不要试一下刚刚那件粉红色的?这件看久了怎么觉得好像有点老气耶……」「是喔……我觉得还好耶……不然你去帮我拿过来试试。」女人果然就是对某些字眼会特别敏感,我不过顺口说出了自己的感觉而已,马上又要我去拿刚刚嫌太露的那件过来试。唉……送佛送上西吧。

  「喏,可以了吧?」试穿好了后,阿姨又拉开了围帘,不过大概是比刚刚那件黑色的来得更加透明的关系,对于我的视线,阿姨似乎显得有些不自在。

  「嗯,赞!表哥一定也会喜欢的!」我比了个大姆指的手势给阿姨,并告诉她说等会回家换上时可别傻傻的忘了把里面的内衣裤也脱了。

  「这、这点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啦……」阿姨害羞的红着脸说着,脸上却止不住幸福的笑容。我想,她应该也很期待表哥会满意这件睡衣吧。

  在买下了睡衣后,我送阿姨回到了她们家门口。但,也许是不知道等会该怎么跟表哥开口吧,阿姨紧张的一直拿不好钥匙开门。

  「怎、怎么办……阿姨好怕你表哥他……会不喜欢……那……那我该怎么办……」说着说着,阿姨又哭了出来。

  「要是表哥不喜欢的话……还有我啊,呵呵……我开玩笑的啦,安啦,表哥一定会喜欢的啦。」我笑了笑的给阿姨一个抱抱,要她拿出勇气来。

  「呵呵……好啊,万一阿姨告白失败了的话,就当你的女朋友好了,不过我看得先帮你买壮阳药才行,哈。」之前在阿姨的逼问下招了那天一直无法勃起的事,结果到了今天她还一直拿这事取笑我。

  「哇勒……那我不就变成备胎了?而且我不是说过不要再讲那件事了吗,那天只是因为太紧张了好不好!呿~」伸着舌头做了个鬼脸,我逗得阿姨笑开怀。

  「好啦好啦,那我也该回去了,虽然这么说怪怪的,但,阿姨要加油喔!一定要把表哥抢回来喔!哈哈。」再给阿姨一个拥抱后,我便转身准备要回家,不过这时阿姨却叫住了我要我等她一下。

  「这、这些你留着吧……以后要是你有需要的时候……应该派得上用场……」回到家的阿姨又冲了出来,手上拿着一个盒子,不知道里头装了些什么。

  打开来看后我才发现里面全是我之前还给阿姨的裸照。咦?为什么?

  「算是谢谢你的帮忙吧……要不是你推了阿姨一把……阿姨永远也不会诚实的面对自己的心意……这些照片……就给你留做纪念罗……反正阿姨也不知道该拿这些照片怎么办才好……」阿姨红着脸的把话说完,也难怪啦,天下哪有阿姨会把自己的裸照送给外甥当纪念的。

  「不过你自己看看就好喔,被别人发现的话你就死定了,尤其是你妈跟你表哥,知道吗?」最后阿姨还是不免又对我耳提面命一番,我当然是点头如捣蒜的答应她绝对不会。

  「呼~那阿姨要进去罗,你也赶快回家吧。」阿姨做了几口深呼吸后,朝我挥了挥手告别,而在看着她进门后我也转身回家去了……「豪豪,你看这件怎么样?」「不错啊,不过裙子的部分再短一点会更好,嘻嘻。」「讨厌啦,你怎么跟你表哥一个样,净要我穿些露的……」之后,我和阿姨还是保持着一样的关系,偶尔还是会瞒着表哥一起出来吃个饭、看场电影之类的(阿姨怕他会乱想,要我别说),虽然有时看阿姨穿得越来越火辣,好几次我也会想问她看看能不能也跟她发生关系,不过,往往还是又把说到嘴的话给吞了回去,因为我后来想了想,也许当初阿姨把那些照片再交还给我的意思就是要我不要想太多吧?(大概啦,虽然我也没真的去问过阿姨……)「那现在呢?要去哪?」在万年里买了几件衣服后,因为一时也不知道去哪好,我带着阿姨来到了楼上的汤姆熊瞎逛着,不过可能是不感兴趣吧,加上我也没有要玩的意思,转了几圈后阿姨就想走了。

  「嗯……我之前看杂志说这附近有间咖啡厅还蛮有名的,不如我们去那边喝杯咖啡再做决定吧。」我提议着。

  「嗯,好啊,那我先来上个厕所,等我一下喔。」说完阿姨便自己往厕所的方向走去了,我则趁着这个空档玩着刚买不久的手机。

  「喂!小豪!我叫你好久了说!」

  才拿出手机没多久,旁边却突然来了个人大大的搭了我的肩膀一下,在顺着手的方向看过去后可吓了我一大跳……怎么会是表哥!

  字节数:26659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