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kai318 发表于 2013-11-23


  来这里有一些时间了,看了很多文章,有好的,有尔尔的,也不乏幼稚可爱充满想像的,但其中都有着真实的欲望。当然对欲望的评价各有己见,但正是欲望的驱动才使我提笔。不知道这种欲望会持续多久,我们无法知道此刻强烈的性欲何时会随着我们的生命力一起逝去,但这个开始是确定的。我希望这开始精彩一些,就从自己真实的体验开始吧。

  作为一个还算好看,挺拨结实的男人,而过去的一些磨砺也让我具备了一点点个人化的魅力,加上精力充沛,自然体验会多一些。是不是太臭屁了,不过招妓的经历我就没有:)既然是在网上发表文章,就先从一个网上的邂逅聊起。

  其实开始很老套,在聊天室偶然遇到(我不否认自己是带某种目的去的,那种意外的刺激感甚至超过性对我的吸引)。「你好吗」,从平平的问候开始,我们慢慢的深入。我知道她30多了,我也知道她对比自己小的男性有着抵抗的心理,所以我只是含糊的告诉她我30左右:)虽然只是家常式的问候,但我的幽默和敏锐也许让她有了不舍的情绪,我们自然的谈到了性,无疑她对性也充满了渴望,(原因我却是以后才知道)。

  但她始终把持着自己,掌握着很好的尺度。

  很多时候我也会就此打住,给双方一个悠长的回味。但那天不知出于什么,我用霸道又不失温情的方式慢慢逼进她。我能感觉到她的迟疑,但更能体会到她压抑的喜悦。也许是我温柔的笔触,也许是我恰好洞察到了她的内心,也许是我流露出的性感,也许是我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无赖,让她做了让步,给了我手机号。

  我称呼她梅。

  我立刻拨通了她的电话,可以感觉她一刹那的迟疑,但她还是接了。我们立刻被对方的声音吸引了,「恩,是吗」她低沉而性感的声音让我几乎勃起。自然的下了线,我们用电话开始聊天。我似乎靠近了她,在电话里我们用语言行走在越轨的边沿,但显然梅很坚持,对我希望见面的要求只是许以一个遥远的诺言,这对好色的我当然是不能接受的,我依旧用无赖式的温情和直白的性逼迫着她。

  她慢慢的退让,但当她告诉我曾经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很投缘的男人,在认识半年后,那个人根据他们通信的地址找到她的单位时,她却退却了时,她忽然又获得了拒绝我的力量。

  我几乎失去了坚持,但梅此刻却又不舍我的离去,用语言安慰着我,此刻我忽然想如果无法在真实里诱惑到她,也许可以在电话里作到。「如果我们见面的话,你知道我会怎么对你吗?」我用自己低沉的声音问。「不许说!」我听出了她对自己无法拒绝诱惑的害怕,「我会从背后抱住你,用手环在你的腰间,我的身体会紧紧的贴着你的后背轻轻的吻你的脖子,用牙齿咬住你的耳朵,我温暖湿润的舌头会钻进你的耳朵我的手在你的小腹揉动着,你柔软的臀部会感觉到我坚硬的顶在你两腿之间,我的手慢慢抚摩到你的两腿之间又很快滑走」「不要说了我不听!」梅无力的抵抗着我,但沉重的呼吸让我知道语言对她的诱惑的特别强烈的。

  「我咬住了你的乳头,用舌尖轻轻的顶着,我的手抚摩的你的脖子,你的背,它沿着你光滑的脊背滑到你柔美的臀部,我的手指消失在你臀部之间那道诱人的沟里。」「求你别说了,恩」她的拒绝混合着呻吟格外的动人,我知道是征服她的时候了,「我知道吗,我现在好硬,好难受,我的手握着自己的那里,你也抚摩自己好吗?」「我,我没有试过。」「我教你,」「啊!」在电话里,梅的喊声让我不禁喷射了,而此刻的她也不想再拒绝自己了,我们约见在两天后的一个下午。

  我等在那里,不久她开着自己的车停在了路边,从车牌我知道是她了。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暗了。我坐了进去,她留着短发,身材丰满,嘴角微微向上弯着,虽然不是很漂亮,但真的很性感,甚至那一刻我就想要了。但她始终没有转过脸正眼看我,「怎么了,我不帅?」我想打破这有些尴尬的沉默,「不是,你很帅,但太年轻了。」她还是笑了,「年轻才有体力啊」我意味深长的说。她的脸露出一末红晕,「我们先去吃饭吧。」「转移话题!」我立刻揭穿了她。但我们还是先去吃了饭,在饭桌上,梅不得不面对着我,虽然比我大,但此刻的她有些语无伦次,事后她告诉我,我的眼睛坏坏的,让她根本无法镇定。

  碍于服务员的眼光,我只是用脚轻轻的伸进了她的腿之间,「我我们走吧。」梅显然已无法承受我的骚扰,「哦,那我们去哪里?」「送你回家啊。」「现在还要掩饰吗。」,我心里笑着,「真的吗?」我看着她,「我家里没人」梅终于受不了我的眼光,丢下一句,就走出了餐厅。

  我们上了车,看着她启动了车,我不禁把手放在了她柔软的腿上,梅身体立刻僵硬了一下,然后却松开一只手,温柔的握住了我的手。接着她立刻发现我把身体伏了过去,深深的吻在了她的耳朵上,我炽热的呼吸传遍了梅的全身,牙齿轻轻的咬着她的耳垂,又热又湿的舌头很不老实的钻进了她的耳朵,「啊!」梅身体颤抖了一下,车险些开到了人行道。「别闹了,我家很近。」梅的埋怨听来也充满了诱惑,我知道此刻我们都在渴望着。

  车平稳的停在了梅家小区的地下停车场,她用眼神示意我下车,我却突然抱住了她,接着是一个深深的吻,梅的唇没有坚持多久,我们的舌头就缠绕在一起了,我的手也侵犯到了她的胸部,「啊,恩,不」那丰满柔软的感觉让我的血液立刻沸腾起来,而梅压抑的呻吟也让此刻格外淫蘼「在里会让人看见的,回我家吧。」梅终于推开了我,可此时她几乎连路也走不动了。

  梅怕人看见,我们没有坐电梯。幽暗的楼梯再一次让我兴奋,我忽然把梅压在了墙上,而她似乎也在渴望着我这样做,立刻闭上了眼睛,带着期许的呻吟让我重重的吻着她的唇,脖子,胸部,我的手用力的抱着她,然后不禁滑到了她丰满柔软的臀部,我用力的揉着,梅动情的从身体发出压抑的喊叫,用力抱住我,由于我比较高,我的手很方便的从她臀后面滑到她两腿之间,那温暖的所在此刻已经湿润的从外面也能感觉到了,「天哪!」梅感觉身体忽然软了,我无法克制的隔着裤子的坚硬顶着她。此刻我们都几乎失去了自我!楼梯里只能听见我们急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忽然她睁开了眼睛,「我们快回家吧!」带点撒娇的语调让我知道她无法再等待了。我们立刻冲到了她家。关好门,我跟着她走进了卧室,梅放下了包,背对着我,呼吸声清晰可闻,我立刻把自己贴在了她的身后,手顺着梅的腋下滑到了前面,温柔的揉动着。「啊,你好坏!」梅立刻转过了身,我的手也被带了开来,我看着她,眼中充满了欲望,此刻梅彻底的放开了自己,坐在了床头,迷醉的看着我,缓缓的解开了我牛仔裤的纽扣,拉开了拉练,温柔的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裤,「哦」立刻我感觉自己的阳具被温暖包围了,梅温柔的把它掏了出来,「啊!好大!」她有些兴奋的叫,我不禁有些得意(但也有些苦恼,一来不知道女人是不是都这么表扬男人:)二来我曾因为大而导致失败的作爱,以后会告诉大家)。

  梅用两个手温柔的套弄着我,抬头看了看我,浪浪的笑着,用舌头舔了一下自己嘴唇,然后低下头,将我的阳具含在了嘴里,「啊,好舒服!」我没想到,第一次梅就这么放的开,她柔软湿润的舌尖在我的马眼划动着,嘴唇奋力的套弄着我,那种极温暖的感觉让我几乎失去了控制,梅得意的看着我。我不禁用手从她的衣领探入,一把握住了梅的乳房。虽然嘴里含着我的阳巨,梅还是立刻发出了呻吟。我当然不舍得只让她为我服务,我飞快的脱去了她的外衣,而她也熟练的解开了我的衬衣,我结实的身体,光滑的皮肤让她爱不释口,温柔的吻着我的胸口。我知道对任何女性而言,温情都是不可或缺的。我托起了她的下巴,深深的吻了上去。我们的舌头纠缠着,我饥渴的吮吸着梅柔软的舌,顺势将梅压在了身下。梅立刻感到我坚硬的顶在了她的下面,不由从喉深出传出呻吟。

  我们紧紧的拥抱着,吻着,但这对我们远远不够。我慢慢的吻到了她的脖子,我的手在她丰满的胸部周围游走着,真的好柔软。梅不安的蠕动着身体,我知道她在渴望什么,立刻把手覆盖上那动人的高峰。「啊!恩」梅显然不会像三级片里那样胡言乱语,但她的呻吟是最好的催情剂。我一边抚弄着她的乳房,一边欣赏着梅,她身材保养的很好,即便躺着乳房也显的很丰满,乳头比较大,颜色有些暗,但很性感,此刻更是立在了我的指间,「别看恩」梅似乎还有些害羞,我附下了身,一口含住了她的乳头,「」梅却突然没有了呻吟,身体也僵在了那里,我知道用牙齿咬在她的乳头上会让她有什么感觉。「呼」许久她在呼出了一口气,却用环在我腰间的手抚摩起了我结实的臀部,并不时用力向下压着。

  我抬起头,假装不知道什么,又吻上了她的嘴,却用自己结实的身体揉压着她的肉体,更把手滑进了她的内裤,那里已经是温暖湿润的海洋了,我的手在梅的腿根处揉着,手指不时无意的划过腿间。梅紧紧的抓住我的手,想抵抗自己投降的欲望,却不自觉的把我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阴部,隔着我的手用力的揉弄着。

  那里已都是她的液体,滑滑的,我用拇指揉捏着梅的阴缔,中指滑了进去,轻轻的钩动着阴道的上壁,梅只觉得无法言的快感从下体传遍了全身,不禁用力的加紧了腿!

  「快,快点好吗?」梅终于无法克制自己,我坏坏的对她笑了笑,站了起来,她渴望的看着我,我脱去了自己的裤子,阳具高高耸起,青筋爆露,梅不禁舔了一下嘴唇,我低下身,钩住了她内裤的裤腰,梅立刻把臀部抬了起来,刷!此刻梅已完全的暴露在我的眼前,雪白的肌肤,双臂举在头边,更显出了丰满的乳房,暗红的乳头高耸着,一双玉腿微微曲着,腿间的黑色依稀可见,梅妩媚的对我笑着,充满了诱惑,似乎再也不愿等待,梅坐起身把我拉向自己,我立刻附下身压在了她的身上。「恩」此刻的呻吟却是我发出的,我最喜欢两个肉体赤裸的拥抱在一起,那种温暖柔软的感觉让我迷醉!

  我们似乎无法再等待了,梅高高的举起了腿钩在我的腰间,眼中闪闪的,似乎充满了水,我知道那是渴望。我也知道自己此时一定也是这样。可我还想让她攀的再高些,我握着自己的鸡巴,在梅的阴道口轻轻的顶着,并不时的顶在她的阴唇和阴缔上。「呜」梅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淫液已流到了床单上,下体的瘙痒让她极度的渴望着被摩擦,被充实!她用眼神告诉我,她无法再等了!

  我轻轻的吻上她的唇,忽然腰用力一沉,鸡巴深深的顶了进去。立刻感觉被温暖湿润柔软的肉壁裹了起来,下体传来巨大的快感,真的好舒服!「啊!好棒!」这重重的一击让梅感觉心都要跳了出来,觉得自己被这强烈的快感征服了,(倒不是我厉害,事实上梅是一个对性很敏感的人,并不是所有的女人和我作爱都有这么强烈的反映:)。强烈的快感让我们无心再用什么技巧,两个人奋力的抽插着。梅的脸上充满了满足感,频率越来越快,更用腿紧紧的加住了我,我知道她快到了。我忽然停了下来,梅疑惑的看着我,不甘的向上顶着,我笑了笑,抓住了梅的手,把她的手压在了头顶,此刻梅只觉得自己完全失去的主动权,只能等待着我要她。

  我轻轻的顶进去,很溇蛽芰顺鰜恚 州p轻的顶进去,[email protected],努力的向上迎合着,嘴用力的吻我,吸着我的舌头。我巧妙的保持着,数到了九下,忽然用力了顶到底,用力的旋转了一下,甚至感觉到了深处柔软的宫颈,和梅身体深处的颤抖。「天呐!」极度的期待和渴望加上这突如其来的强烈的快感让梅几乎崩溃。我知道「九溡簧睢辈粌H能让男人坚持的久些,更会让女人在等待和短暂的满足之间徘徊,这会带给她们极大的快感。

  「啊!快恩」

  「你好棒,我真喜欢操你!啊!」

  每一次深深的插入我都会感觉到梅阴部深处的颤抖,(这也不是每个女性都有的反应),带给我极大的快感!

  屋里此刻充满了我们的呼吸声,呻吟声,肉体相碰撞的声音。我保持自己的节奏,一次次的冲击着梅的肉体,梅此刻几乎被这种快感淹没了,她甚至感觉自己快失去意识了,奋力的摇着自己的头,想保持清醒。而在梅用力的夹击下,我也被强烈的快的包围着。也无心在用什么「九溡簧睢绷耍 唵沃苯拥闹刂氐牟辶诉M去,完全的抽出来,再插进去,这种抽插带给我们极强烈的快感。

  「啊!」梅再也无法克制自己,迎来自己第一个高潮,身体剧烈的颤抖着,紧紧的抱住我,吻着我,我也用力吮吸着她的玉液,却不停下自己的动作。梅觉得自己快被插穿了,可却无发停止自己的身体一次次的向上迎合着。

  「不要不行了求你恩恩不行了!」梅觉得自己完全被快感包围了,身体无法控制的颤抖着,感觉又一次攀向了高峰。我也不愿再克制自己,加快了速度和力度。

  啪,啪,啪!我一次次的插着!

  「恩!」我牢牢的吻住梅,让她几乎无法呼吸,用力的顶进她身体的深处,一连插了几十下,我们都感觉快要窒息了,可快感极度的强烈了起来。

  「啊!」「啊!」我终于在梅身体的深处喷射了,那种快感让我脑海一片空白只有喘息声在彼此的耳边传递。

  许久,我们的身体才松弛了下来,梅满足的看着我,却无力再说什么,我把梅揽在怀里,两人静静的体会着高潮后的心跳。

  梅忽然轻轻的笑了,「你真棒,要是早遇到你就好了。」我笑了笑,没有回答,不管是不是真心,梅的话让我很是满足。而和梅作爱的感觉更是让我回味无穷,我太喜欢她的身体了。想着,我的弟弟不禁又抬起了脑袋,「啊!坏蛋。」梅显然有些惊讶我这么快又硬了,其实这完全是因为她太性感了,我并不是每次都这么快恢复的。

  「又要欺负人啊,我可受不了了。」梅嘴里这么说着,却用手握住了我的大鸡巴

  梅虽然嘴说着不要,可手却握在了我的棍子上,温柔的套动起来。成熟的女人在这时就能充分感觉到她的魅力,少不更事的女孩往往不是太轻让你没有感觉就是手重的让你欲火全无,而梅恰倒好处的力量让已经抬头的鸡吧更加高昂了,「恩」我舒适的呻吟了,我可不会只顾自己享受,转过半身,便用手握住梅大小适中的乳房温柔的揉动起来,却看见梅正专注的看着我,眼中有着无限春情,牙齿轻轻咬着自己的嘴唇,更显得的娇媚无比。

  我不禁加大了力度,并用指尖划拨着梅的乳头,那娇嫩的乳头立刻听话的立了起来,刚刚激情过后的梅显然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挑逗,虽然强忍着没有发出声音,可咬的紧紧的嘴唇却暴露了自己的心情。我靠过身去,抬起梅下巴深深的吻了下去,梅立刻激烈回应着我,我们舌头相互找寻着,吮吸着,品位着对方的情欲,我的手越发加大了力度,将梅的乳房用力向上推着,五指的揉动将梅的乳房变幻成各种形状,虽然梅的嘴被我吻住了,可她还是身体里发出动情的呻吟,手更是再顾不上套弄我,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身体。

  而此刻我们正是侧睡在床上,相对着,我高耸的鸡吧有意无意的顶在梅早已湿润的下体,让梅无法克制的用下体摩擦着我,嘴里更是发出难耐的娇哼,这让我发现梅是个在性上反应比较快的女人,可我有自己的节奏,我希望让梅更疯狂些,从梅的嘴吻到了她的耳朵,轻轻的说:「亲亲我。」梅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妩媚的冲我笑了笑,便把头埋了下去。

  「恩」我必须承认梅是我遇到口技最好的女人,相信不是由于很多经验的缘故,而是天赋。(而梅愿意为我口交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很爱干净,每天都会洗澡,那里更加干净:)我想女孩一定喜欢男人身上有着淡淡95皂味的。)梅一边吻着我的鸡吧,一边温柔的抚摩着我的下身,这种温暖的感觉真的很棒,而梅显然也被我的反应和坚硬的鸡吧刺激的不停的流着水,她甚至把舌尖顶进了我的马眼,立刻一种又酸又麻的感觉传遍了我的全身,我不禁弓起了身体,告饶道「别再亲那里了。」

  梅得意的看了看我,吐出了我的鸡吧,却顺着鸡吧吻到了我的睾丸,用舌尖调皮的舔着我,给我很特别的感觉,忽然我觉得下面一暖,全身传来一阵快感,梅竟用舌头的添到了我的肛门!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动,虽然那会很舒服,可我知道人们心理会比较难接受,所以我从不要求女人这么做,可梅却主动的做了!我一定要好好给她快乐,此刻我也无法再等待了,一挺身坐了起来,顺手把梅也拉了起来,吻了上去,手向下一探,梅早已湿润的「娇艳欲滴」了,知道这时再做什么前戏都是多余了,两个手顺着梅裸露的大腿摸到梅的臀部,用力把梅抱了起来,让梅分开腿坐在了我身上,梅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轻轻坐起身,又坐了下来,立刻把我的大鸡吧吞了进去。

  「哦!」我们不禁同时发出舒服的呻吟,可能因为我比较大,而这样的体位又进入的深,一下子就顶到了梅身体的最深处,梅的呼吸似乎都停止了,指甲深深的陷入了我肩膀上的皮肤,我知道这是给梅最大快感的时候了,用手托着梅的臀部,配合着我的臀部有力的向上顶着,一下一下的插入梅身体的最深处,「呜」梅此刻已无法再在动作上配合我了,下体传来的巨大快感让梅已经失去了自制,只能用手环着我的脖子,头垂在我的肩膀上,发出动人的呻吟,让身体随着的我的每次向上的顶刺起伏着,而梅温暖湿润的下体也带给我强烈的快感,让我无法克制的更加用力的向上顶着,同时更是一口咬住梅的耳垂,邪邪的说:「我操的你舒服吗,我要操死你!!恩!恩!恩!「我一边用力插着梅的嫩穴,嘴里也不禁哼着,梅似乎受了我语言的刺激,忽然用力夹紧了我的下体,更用腿夹住了我的腰,用手捧起了我脸,和我深深的吻了起来,我也努力的吮吸梅的玉液,梅夹紧的下体让我快感无穷,疯狂的顶着,梅几乎要被我抛了起来,梅被这种强大的冲击力带来的快感淹没了,身体不由自主的再次颤抖了起来,我也立刻感觉到了梅身体的变化,忽然用手把梅抛了起来,然后用力把梅的手向下一压,腰也奋力的往上顶去,鸡吧最深的顶了进去,然后用力碾转了一下,使我们的身体牢牢的结合在一起,「啊!」梅立刻到达了顶峰,用力抱着我,全身颤抖着,在我耳边喘息着,而我也感到了梅大量的液体流在了我的腿上,让我兴奋莫明,扶着梅的臀正要再次抽插,梅立刻发现了我的意图,连忙按住我的手「不要再动了,求你,我不行了,让我休息会儿,好吗」梅娇柔的恳求着我,我也知道梅此刻已经快虚脱了,「谁让你平时不锻炼的,放过你了。」我温柔的亲了亲梅,「坏蛋,谢谢!」梅用自己妩媚的笑容回答了,无力的伏在了我的身上,我坏坏的笑了笑,忽然把手指沾了梅的体液,插进了梅的菊花,「恩!」梅的身体像被电击一样反弓了起来,我立刻乘机再次深深的插了起来,一连抽插了十几下,刚刚高潮的梅显然无法承受这样的刺激,身体强烈的颤抖着,双手用力的抓住我的头发,连呻吟的力气几乎都失去了,口中传来的声音几乎和哭声一样,终于随着我再又一次重重的插入后停了下来,怜惜的抱住了梅,从未体验过的强烈刺激让梅许久才松弛下来,头娇柔的伏在我的耳边,忽然重重的咬了我耳朵一口,「坏蛋!」可她当看到我坏坏而又得意的笑容,不禁羞涩的低下了头,「真的很舒服,你真棒!」「这才乖!」我笑了。

  梅和我温情的互吻着,感受着梅的呼吸慢慢的平缓下来,而我的鸡吧还硬硬的插在梅的身体里,「你还没到啊?」梅有些无奈的说,我看她似乎真的有点害怕了,就说没关系的,过会我们再做,「那你不难受吗?」「那你受的了吗?」梅不禁羞涩的笑了,「睡会吧。」我温柔的说,我们便躺了下来。

  梅侧睡着,我也侧睡着,从后面抱着她,温情的吻着梅的脖子,梅舒服的享受这欢娱后的体贴,身体蜷缩在我的怀里(这是我最喜欢的两人睡的姿势:))。

  我吻着吻着,就咬住了梅的耳垂舔了起来,手也不老实的抚摩上了梅的乳房,更用两个手指把玩起梅的乳头,一夜的激情让梅几乎无力再反抗我了,只是静静的享受着身体的快感,「恩,坏蛋,我就知道你忍不住!」梅感觉到了我顶在她臀沟里的鸡吧越发的雄起了,便要转过身来,「不,你别动,我知道你很累了,我们用个你比较舒服的姿势做好吗?你试过从后面吗?」「恩,没有,试过,但没作成,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挺难的。」梅蜷缩在我怀里,舒服的感觉让她也不愿再动了,「我知道为什么,因为你的那个他太短了,要从后面做一定要长一些的才可以,很舒服的哦!」「哦,是吗,那,我们做吧。」对新鲜的好奇让梅抑制不住,决定今夜要抵死缠绵。

  我没有回答梅,但却把一只手从梅的胸前抽了回来,握住了梅富有弹性的美臀,用力的揉动着,梅柔顺的享受着快感,轻轻的哼着,我因为前面一直没到,不禁有些忍不住,用手分开了梅的臀部,中指顶在了梅的菊花上,用指尖刮削着梅菊花周围的皮肤,梅立刻觉得下体传来一阵奇痒,不禁用力夹紧的大腿,随着她一下一下的夹着,阴唇也传出液体被积压的声音,「别弄了,快点!」刚刚高潮后的梅格外敏感,立刻投降在身体的欲求里,完全不顾自己几乎以快虚脱了。

  我用手托了托梅上边的腿,腰向前一顶,鸡吧蘸着梅的淫液立刻滑进梅的阴道,「恩」强忍了许久的我舒服的长出了一口气,用两手扶着梅的腰,一下一下的抽插了起来,因为侧躺着大家都很省力,我每次都深的叉进去,再完全拨出来,再插进去,这种长点射让梅阴道里的每一寸都被我的大龟头刮到,梅的身体很快就出现她标志性的反应,颤抖了起来,她努力的向后顶着,迎合着我,但几次的高潮让她已没什么力气了,我知道她想让我舒服点,便温柔的抱住她,「你不用动了,我来。」梅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只是乖乖的放松了身体,我知道连续的快感让梅已经有些疲惫了,便放开自己的感觉,加快抽插的速度,几十次后终于再梅的身体再一次喷射了,我紧紧的抱住梅,梅也用力的反抱着我,两个人喘息着,脑海只有那一刻无尽的快感!

  这是我和梅的第一次见面,后来梅把我送了回去,她说累的连刹车也踩不动了,吓了我一跳:)在作爱的互动感觉上,梅是给我最棒快感的,每次都有不动体验,我以后再慢慢讲来。当然我不是性超人,每个和我做爱的女人会高潮到虚脱,也有两个人像交作业一样的平淡的几乎让人阳痿:)那是我和一个少时的同学,其实我知道她喜欢我很久了,但她不是喜欢的一型,工作后见了面,似乎大家有了感觉,便在我屋子里亲热了起来,本来还不错,可是不知为什么当她脱了衣服,我忽然感觉全无,甚至本来勃起的鸡吧也差点软了下来,为了不让她伤心我努力完成了,只用了3分钟:(而且几乎没什么快感!

  她也对我很失望,说本来以为和我作爱是很美妙的感觉,也以为我很会做(我没对她吹嘘过什么,毕竟是老同学说这个我还没这么放纵,是她自己认为的),每想到结果这么差,我虽然很受打击,但也认同她的看法,最后我们达成一致,我们两只有作普通朋友的命!

  【完】

  17843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