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至尊 发表于 2013-10-04


  学生妹,是一个特殊的人群:刚从“压制性的教育和管制下解放”,走进象牙塔,离开家人和老师的管束,获得了所谓的“人身自由”,思想上一下子放松了,精神上一下子空虚了,整日无所事事的时间增多,幻想“白马王子”梦几乎是天天在做。

  要搞定学生妹,就要找准目标:样子不能超级漂亮,不然追求着太多不容易上手;学习刻苦型专心考研之类的,不要,就算上手,玩的机会也太少;主要的目标,要瞄准那些“日常注重化妆打扮的,学习上课期间逃课逛街上网游荡的,追求名牌却又消费不起的……这今天要讲的故事,是98%真实的,当然,外加2%的水分和作料,不然就没有了味道。她是我一个老领导的女儿,这位老领导曾经很”照顾“我,年轻的时候,总给我一些”小鞋子“穿,让我好多年郁郁不得志。搞的那几年,几乎80%的薪水都为了一双”正常的鞋子“付出了……我是一个正常的人,不算狗肚鸡肠,但总有一点脾气和性格。这些年的”照顾“,我一直没有忘记。老天也是公平的,老领导年龄到了,退了;我的功夫和付出也够了,所以也有了一定的地位。

  老领导的小女儿考上了大学,发了帖子,我也去了,而且特地去了家里,带了一些礼品和一个红包,让老家伙高兴的嘴巴咧到耳朵上。不过这次上门庆贺,也认识了他的小女儿娟子。并承诺开学的时候,亲自驾车(我开的那个车也算个牌子)送娟子去学校(挺远的,距离我们这里5个多小时的高速)。其实我心里已经盘算着我自己的算盘,老家伙并不知道,还咧着嘴,以为他地位依然高高在上,威望不减当年呢。

  开学的时候,我兑现承诺,送了老家伙一家和娟子去了学校,风风光光,没让他们花一分钱,挺有面子。有了这个事情,娟子和我算是比较熟悉,知道我的电话,因为我说,有事情了给我打电话,我常去哪个城市办事情。

  大约过了2个多月的样子,我出差,老家伙突然有一天给我打电话,说让我捎带一些东西给娟子,我满口答应。(嘿嘿,心里说,老家伙给我营造机会呢)。我特意把车开到娟子的宿舍楼下,坐在车里抽烟等娟子下课回来(名车——帅哥——等一个并不十分漂亮的学生妹,你说她有面子不?)。果然,我叫住娟子的那一瞬间,她的几个同行的同学,都朝着我笑(那种大家可以意会的笑)。我让娟子把东西放到宿舍,并让她叫上她同宿舍的同学,一起吃饭(当然我请客了)。

  8个女生,一个包间,400多块钱一顿饭。从此,大家都知道了娟子有个大哥,很帅,很大方,对娟子很好很照顾。并且有个女孩,当天就直接说很羡慕娟子有这样的一个大哥,自己要是有就好了。搞的娟子特有面子,虚荣心膨胀了不少。

  以后的一些日子,我会故意的给他们宿舍打个电话(不打手机),问候娟子的同时,问候一下他们宿舍的其他的女孩;有时候开会有什么不值钱的礼品,会送给他们一些,让她们欢天喜地的庆祝一番。没过多久,我就听说,那些女生就猜想,娟子和我是恋爱关系(虽然我比娟子大得多),娟子不承认(根本没有嘛),但是也没有强烈的反对别人这样说。

  机会终于来了,一次出差去哪里,她们正好放假,我就约娟子出来,说请她去当地不远的一个景点旅游。娟子爽快的答应了——她也放假无聊着呢。

  在旅游景点逛了整整玩了一天,下午6点多我们才结束出来。天已经黑了,我就借口说太累了,开车不安全,明天再送她回去,我们先找个宾馆住下。娟子犹豫一下,同意了。

  ——关键的时候来了,众狼友看这一招哦:

  我特意找了一个当地最贵的宾馆,当着娟子的面,给服务员说开两个邻着的房间。可是在交押金的时候,我故意给了服务员一个消了磁的卡,服务员说不能用,让给现金。可是我兜里的现金不够两个房间的押金。娟子要掏钱,我死活不让(一个小丫头,那个费用就算让她掏,她也舍不得,心里也不舒服),最后,我把娟子拉到一边说:要不咱们订一个两个人的房间算了。我看娟子没有立即反对,还犹豫着,就扭头朝服务员说,要一个双人的房间。

  宾馆的房间,狼友们一定不陌生,温馨的窗帘,温馨的地板,白净的床单。我躺着靠门口的床上,娟子在坐在靠里面的床上。我们胡乱的看着电视,心里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累了一天,出了不少汗,我就说,我要冲个澡,睡个舒服觉。娟子没吭声。我就去洗手间脱了衣服,一边冲澡,一边盘算着一会怎么下手。

  我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对娟子说:”水温正好,你也冲个澡去吧,讲究卫生,也舒服。门里面可以反锁“。或许是最后一个能够反锁起了作用,娟子去了洗手间。听到里面反锁了以后,响起了哗啦啦的水流声。娟子出来的时候,还是穿着白天的衣服,让我有点失望,心里想,这丫头还挺难上手的。于是对她说:”早点休息吧“。我就蒙头假装睡觉。

  娟子穿着衣服,躺在她的床上,看了一会电视,可能困了,想睡觉。但是穿着外套睡觉,她平生可能也没有过,她偷偷的看了我一眼,见我似乎睡着了,就偷偷的脱去她的外套和裤子。(各位狼友,这是冬天,娟子穿的是羽绒服和牛仔裤)我偷偷的瞄着,见她最后只剩下保暖衣和保暖裤,凸凹的身材,尽显无余。而且过了一会,她把她的胸罩也解开来,放在她的枕头下了。

  我脑子不停地再转,想了一百零八个搞定她的办法,并试图从中选一个最优秀的方案,可是每个方案都让我有点犹豫——万一不成,就砸了,我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名声在外呀,她老爸那老家伙的人脉还在,……突然,电话铃响了,我知道是什么电话(众狼友恐怕都知道),我故意起来按了免提:”喂——你好“。

  一听是男人的声音,对方马上传来一个甜甜的女音:”先生,需要按摩么?我们的小妹很漂亮,技术也很好,保证让你满意……“没有让她往下说,我挂了电话。

  娟子扭头看着我,一脸的迷茫。我假装睁开朦胧的眼睛,坐起来,对她说:”这些是招嫖小姐的电话,不是真正的按摩“。然后我挑逗她:”她也没有调查一下,我有你在呢,我怎么会需要……“娟子害羞了:”去你的!“——然后用被子蒙住头。我继续挑逗她:”我听小慧(她一个宿舍的)说,她们都把我当你的男朋友?“娟子钻出半个脑袋:”死小慧,她竟然给你说,我回去收拾她“。

  我又说:”那你怎么看我呀?“我故意挑逗。娟子脸红了:”恩,哦,恩,我把你当大哥,不过我心里知道,你对我挺好的,比她们的男朋友,好多了。“她语无伦次,可能芳心大乱了。

  我假装起来上厕所,就穿了一个四角裤头,光着膀子,娟子赶紧蒙住了头。不过我回来的时候,顺势坐在娟子的床边,拿起放在她枕头边的遥控器,假装开电视,看电视。”娟子,你平时喜欢看什么样的电视剧?“我问,依然坐在她的床边(我压根就没有想着再离开这个床)。

  ”随便都行,爱情片吧,比较喜欢看。“娟子说着,探出了头,盯着电视看。

  我找了一个爱情片的电视剧,顺势靠在娟子的床头:”你最喜欢那个男明星哦“?我没话找话。主要目的是在她的床上占一个地方,别让她立即赶我走。

  ”周杰伦呀,还有……“娟子还没有说完,——阿嚏——我响亮的打了一个喷嚏(我故意在上厕所的时候,放了点东西在鼻孔里)。

  ”哎呀,要感冒了“。我故意说,趁机手拉了娟子一个被子角,盖在我身上——立即,我感觉到了娟子温暖的肉体,虽然隔着她的保暖衣,仍然能感觉到少女的肉体的柔软。娟子赶紧把身体往旁边移动,距离我尽可能的远一点,但是,宾馆的单人床就那么大,怎么移动,也没法不接触的。不过她此时此刻,没有很过激的赶我走,就等于给我吃了定心丸——不管今晚能不能搞到处女,起码吃豆腐是没问题了。

  我故意边聊别的,边把身体往她身上靠,青年男女,肉体接触在一起,虽然隔着一层,但是感觉也是很明显的:我的心跳加快,JJ已经翘了起来。娟子的呼吸明显的不太一样,看电视的眼神有点迷茫。我继续挑逗娟子:”以前有男生追过你么?“然后神情的望着娟子的稚嫩漂亮妩媚的脸。”有,不过为了学习,我都拒绝了“。娟子的声音很小,小到我几乎听不清楚。”那现在考上大学了,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我说。

  然后试探性的把把手伸进被窝,拉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心里都是汗。她抽了一下,没有把手抽开,我握的更紧了,她也就不再用力的抽了。我心里一阵窃喜,侧过身,伏在娟子的耳边轻轻的说:”我很喜欢你——“我的嘴巴,几乎解除了她的耳朵,我呼出去的气,绝对让她心怀荡漾(有经验的老狼都知道,对着女人的耳朵吹气,是挑逗女人性欲的一大绝招)。

  我顺势用另一只手抱住了娟子,半个身子压住她,她想推我,但是那简直是白费功夫,我没有心急,紧紧压着她,抱着她,很认真的对她说:”你觉得我对你好么?“娟子眨眨眼皮,算是点头承认了。”我也喜欢你,娟子,真的很喜欢你“。我继续发送糖衣炮弹,女人都喜欢这些甜言蜜语的。

  我的手,在她温暖的小腹上,来回的抚摸着。少女的小腹,和少妇的截然不同,那个光,那个滑,那个温暖,是很多少妇不拥有的。娟子闭上了眼睛,似乎有了感觉,在享受那份感觉。我的手继续往上,碰到了她的乳房,嘿,这个乳房绝对是标准的少女的,不大,但是弹性十足,乳头很小,在我触动她乳头那一瞬间,她不自觉的”嗯——恩“了两声,我知道,她已经发情了(不是木头的女人,特别是青春期的少女,这时候,都会发情的)。我翻身骑在她的身上,把她的保暖衣掀了起来,露出两个小白兔。娟子一惊,起身想反抗(或许是少女把身体暴露出来害羞吧),我赶紧俯下身,压住她,同时两只手一手一个,握住了她的乳房,揉搓起来——”啊——哦——恩——“娟子憋着眼睛,轻轻的呻吟着,下体不停地扭动,像是蛇一样。我把嘴凑了过去,压住她的唇,她开始紧闭着嘴,不一会,在我舌头的探索下,她张开了嘴,机械的让我的舌头在她嘴里搅动——她一定第一次接吻,否则不可能不会配合。我心里一阵惊喜,这女孩的初吻,算是给我了。

  接着,我三线进攻:上用嘴吻添她的唇,耳,脖颈……;中路,两只手抓住她的乳房,用力的揉搓,并不时的侵略一下周围的性感地带;下路,扭动腰部,隔着衣服,对她的两腿间进行摩擦和轻轻地撞击——我敢说,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在我的三路进攻下,不投降的。很快,娟子就开始大声的哼哼:”哦——哦—— 啊——啊—— 嗯—— 啊“,并且两手紧紧地抱着我的背(少女紧张,不像少妇那样,还不知道抚摸)。

  三下五除二,我脱去了她的保暖衣和保暖裤(脱保暖裤的时候,顺便把她的内裤也脱了),脱的动作很麻利,也很粗暴,根本没有给她不脱的余地。被剥光的娟子,完全呈现在我的面前,这里我有必要描写一下娟子了:瓜子脸,大眼睛,五官清秀(随她那个妈妈),皮肤白嫩(估计是小时候喝了不少牛奶)滑润,细腰长腿,将来要是会化妆打扮了,是个美人坯子。两个乳房还没有完全成熟,乳头很小,但是馒头已经不小了(大约34的样子)。

  我继续吻着娟子,耳\唇\脖颈,乳头——小腹——把日常积累的挑逗经验都用上,手开始抚摸娟子的BB,那是一个少毛多水的地方,肉很嫩软,我用指头在她的”米粒“上不停地打着转的轻轻揉搓。

  ”啊—— 啊——别——啊——痒死了——啊“娟子终于忍不住了。”别摸了,痒——“她娇声说。”哪里痒?“我故意逗她。”恩——不要摸了, 真的痒嘛——“娟子抱我抱的更紧了。我拱起腰,把内裤脱掉,那个大家伙在就抬头翘翘了,按照习惯,本应该给她让她舔舔鸡巴再干,但是今天情况特殊,我两手扒开娟子的BB,把鸡巴对准BB口,缓缓地往下压——这时候,娟子突然好像醒了,”别—— 不要啊——“她想推开我。但是怎么推得开呢?”求求你,哥,别,我还是处女——“娟子哭了。

  各位狼友,如果是别人,任何一个女孩,或许这时候,会有一点的犹豫,毕竟人家是处女,人家不同意,想保留一下处女清洁,咱也不好勉强是不是?但是今天不同,娟子是哪个老家伙的女儿,我这么多天来处心积虑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搞了她女儿?不就是为了发泄一下心里的憋闷?这时候,求我反而更增加了我破了她身子的决心——扑哧——我一用力,虽然碰到了”处女膜“的阻挡,但是可以说是”破膜而入“——”啊——疼死了!“随着娟子的一声惨叫,我的大JJ插入了她的小BB里。我的背这时候,也被娟子的手指掐的贼疼,既然以及插入,我没有停止,双手按住娟子的肩膀,下体轻轻的抽插起来(搞处女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我是有一定经验的),娟子的疼痛感似乎已经被性欲压了下去,又开始轻轻的呻吟了——”嗯——啊——哦——啊——“少女的B,确实不一样,特别是刚开苞的,紧,紧紧地裹着JJ,似乎要把那层皮裹下来,吸力特大,想一个吸盘一样,让你的JJ爽的想射——抽插了大约二三十下,我拔出来JJ,在她的BB口,轻轻的敲打着,娟子似乎正在享受,突然停下来,让她有了喘息的机会。大约停了1分钟,一边抚摸着她的BB,一边俯下身问:”还要么?

  这不是废话么?那个女人情绪起来了,你干了一半,想停下来,她会愿意?

  于是,我又插了进去,这一次,插得很舒畅(淫水伴着一些血液润滑的很),我把她的两条腿抬高,我半跪在床上,100%的用力猛插,啪啪啪——扑哧扑哧——绝对的最快速度,绝对的最用力的操,那么多年的委屈和对老家伙的愤恨,全都释放在我的鸡巴上,狠狠地操起来——“啊—— 啊,太深了——轻一点——啊——啊——哦——”娟子在我身下扭动呻吟,眼泪汪汪——“轻一点——好不好,好疼啊——啊——啊——啊——”娟子在求饶。

  “想让我轻一点?是不是,那你说,哥哥轻一点操,我就轻一点”。我恶作剧般的说。

  “哥哥,轻一点——啊——啊——”娟子似乎说不出嘴那个字。

  “说,哥哥轻一点操我,我就轻一点”。我强调了一个操字。

  娟子这次听话了:“哥哥,轻一点操我,轻一点——啊——啊——”

  于是,我轻轻的插2次,然后深深地插一次,很有节奏的2浅一深“扑哧-扑哧-啪——扑哧-扑哧-啪——扑哧-扑哧-啪”。这样娟子更受不了了,“啊——啊——求求你,哥哥轻一点操我”。

  “那你说,哥哥轻一点操我的B,我的B疼了”。我继续恶作剧。

  娟子已经彻底屈服了:“哥哥轻一点操我的B,我的B好疼啊——啊——哦——啊”。

  这时候,我已经抽查了上百下了,已经大汗淋漓,也想休息一下。于是我顺势扒在她身上,JJ在她的BB里轻轻地抽出来一点,再插进去一点点,来来回回的摩擦着,挑逗着。很快,娟子被挑逗的又受不了:“稍微用一点力,再进去一点点——啊——啊——哦——”

  “想让我进去一点点呀?那你说你想让哥哥操——快说——”

  这次娟子没有听话,闭着嘴不说,但是我不管那么多,直起身子来,啪啪啪——的猛烈的干起来,看着娟子在我身下扭动呻吟,心里那个爽,JJ的那个爽,让我不自觉的一阵颤抖——啊——一不好,赶紧拔出JJ,一股精液喷出,完全喷入娟子的肚子上……

          【完】

          11899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