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ys0 发表于 从前


  一、小刘的出卖  

  “真真,明天别吃东西,把屁眼弄干净,下午带你出去玩。”小刘冷笑着跟我说。

  现在是周五的晚上,很多人正准备着回家,也包括我。小刘的突然袭击让我不寒而栗,我知道这是命令,只好“嗯”了一声答应了下来,这个变态不知道明天又要怎么折磨我了。我匆匆的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就上床休息了,为了明天不至于被玩的太惨,我需要保持体力。

  早晨醒来,宿舍已经没人了。因为现在我已经习惯裸睡,所以连脱衣服都省了,直接光着身子来到洗手间,先拿出一块小香皂塞进屁眼里,由于小刘的调教,我的肛门对香皂和洗发液的耐受力越来越强了,现在我的屁眼含着小香皂,已经不会那么快产生强烈的便意了,借此机会,我先梳妆打扮了一番。别看我喜欢光着屁股裸奔,但是在别人面前,女人的爱美之心还是有的。过了一会,我弄的差不多了,便意也愈来愈强烈了,我蹲下来,开始享受排泄给我带来的快感。之后,我又用洗发液反复清洗了几遍,直到我的屁眼可以吹出香喷喷的气泡泡,我才停下来,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正准备休息一下,小刘进来了。

  “一大早就迫不及待的发浪了······”小刘看着我赤身裸体的从卫生间出来,嘲讽了我一番。在小刘的要求下,我躬下身子,把阴部和肛门抬高,让她检查,她拿出我的牙刷,一下子插进我的肛门里,反复抽插一番,然后又捅进我的阴道里左蹭右蹭,幸好我早晨清洗的干净,没有残留粪便,不过洗发液对我阴部的刺激,让我很快就淫液横溢,水流不止。小刘又把我的洗发液拿出来,全部灌进我张得大大的屁眼里,用一块大肥皂把我的屁眼堵住,随手又把洗发液的瓶子塞进了我的阴道,我可怜的下体就这样被塞得满满。起身之后,在小刘的要求下,我里面真空,外面套上一件风衣,脚上踩着一双凉拖鞋,准备出门了。大概是因为我们要去比较远的地方,小刘没有要求我把风衣的扣子解开,也许她怕跟着我一起丢人吧,总之,我的这身装扮还算正常,风衣虽然不长,将将盖过我的屁股,不过小心一点倒也不太担心走光。就这样,我开始了今天的冒险之旅。

  我们来到公交车站,坐上了开往郊区的一趟车,周末公交车上的人不是很多,随着车逐渐远离市区,车上的人也越来越少。我们坐在汽车的最后一排,看着人不断的减少,我想象着小刘会让我脱光衣服,面对窗外用洗发水瓶自慰,或者让大屁股朝外,把一肚子的洗发液喷射而出。但是今天的小刘很不正常,似乎并没有让我在这出丑的意思,我猜变态的她一定有让我更难堪的节目在等着我。我扭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了?忍不住又要犯贱了?真是个变态。等下一定要你这骚货过足瘾。”小刘像是猜到了我的想法,被她侮辱一番,我下体的淫水又开始泛滥了。

  我们一直坐到终点站,此时车上只剩下我们两人了。下了车,我们又走了大约十分钟,穿过一片坟地,才远远的看到一片楼房,我跟着小刘径直的走了进去,原来这是一个职业学校,看来这就是今天要我疯狂的地方了。这个学校似乎不是很大,因为远远看去楼不是很多,进门直接面对的就是主楼,六层楼,不是很高但很长的一栋楼,像屏风一样让外人无法看到学校深处,楼的两侧连着两个辅楼,也就四层的样子,比主楼矮一些,辅楼与主楼之间通过二层的一个全开放式的通道相连,三栋楼都有一个门面向校门,这让我想起了电视上北京的四合院。奇怪的是校门没有完全开放,只有一个侧门,虽有一个保安亭,但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小刘带我从主楼正门进入,直接面对正门的就是一个很宽敞的楼梯,我们径直上到六楼,进了靠近主楼左边尽头的一间教室。学校主楼是由无数个小教室组成的,教室有前后两个门,很像中学教室,楼的左侧尽头还有一个楼梯,大概右侧应该也有一个吧。也许是周末的原因,我们从进来就一个人也没遇上,教室里倒是有学生,不过也非常少,我们从后门进入,坐在最后一排靠近窗口一个位置。

  “看来一瓶洗发水已经满足不了你的屁眼了。”小刘看着我若无其事的坐在她旁边轻声说道。

  的确,虽然肚子还是有便意,但是我已经能够轻松忍受住了,真不知道我变态的身体的极限是什么。

  “那把衣服脱光,去男厕所把你屁眼里的东西排净,然后灌满水回来。”小刘冷冷的递给我一个胶管。

  其实我已经猜到会让我在教室里脱光了,这个对“久经锻炼”的我没什么难度,而且这个教室人也不多,也不是自己的学校。不过去男厕所排泄灌肠还是让我心头一紧,要知道这对我是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我甚至都不知道男厕所在哪。不过小刘的命令我是必须接受的,边想着,一边不自觉的我已经把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扒了下来放到桌子上,脚轻轻的抽离凉拖鞋踩在教室的地上,站起身向后门走去,这时我才发现这栋楼的地面全是地板结构,虽然赤脚走路可以不发出声音,但每踩一下木板的“吱吱”声还是让我心惊肉跳,此时前排的同学扭过头来就一定能发现一个裸体女人正蹑手蹑脚的走在教室后面。

  走到空荡荡的走廊里我一颗悬着的心才稍微平静一下,比起教室,虽然在这遇到意外的可能性更大,但这里终归不会被人一看就看到我。我好好的考虑了一下自己的处境:这栋楼全部是小教室,而且这层小教室的前后门都开着,这样如果有人来到走廊,我可以躲到小教室里面去,不过一定要小心不要误入前门,看来只要小心一点,应该不算是很难的任务,终归今天这里的人很少的说。据我猜测,厕所应该在主楼的两侧,我向周围看了看,果然,“呵呵呵,我真是天才。”我暗自得意的走过去才发现,这只有女厕所,失算了,不过我倒不是很失望,反倒有些兴奋:如果要是那么简单也太不刺激了。我小心翼翼的开始向主楼的右侧行进了,沿途我观察着这些小教室,发现这些教室并不是都朝向一侧,而是两两相对的,这样我往教室里躲的时候就一定要万分小心才行了。很顺利的走到了主楼中间的楼梯,突然听见从楼梯口传来声音,吓得我一下子就贴着墙壁站住了,正要往教室里钻的时候,我听出这个声音来自别的楼层,而且是有学生下楼,我一颗紧绷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下,下体也随之流出不少淫液,阴道内的洗发水瓶有些向外滑了,我赶紧用手向里推了推,防止一下子掉出来。我向四周看了看,走廊也不是久留之地,不知哪个教室随时都有可能有人出来。我加快步伐向另一侧进发了,也许是我运气好,一路顺利的来到这侧,果然跟我猜测的一样,这侧也有一个楼梯,当然也有男厕所。正在我盘算着是否先潜伏起来看看男厕所会不会有人时,楼梯口传来了脚步声,脚步很轻,当我听到声音时,人应该已经上到五楼了,没有办法,我硬着头皮冲进了男厕所,幸好没有人在小便。地上的尿液混着鞋底带进来的泥土,脏兮兮的。我仔细的选择着落脚点,虽然裸奔的刺激冲击着我的理智,但残余的一点理智还是让我不愿意踩着尿液混合的泥土。耳边传来便池冲水的声音,我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此时我也没办法顾忌干净与否,迅速冲向一个便池,地上的尿液溅的我下肢湿漉漉的,在我关上便池门的一瞬间,我听见另一个门打开的声音,此刻,连续的刺激加上刚才跑动时洗发水瓶对我阴道的摩擦,让我一下子达到高潮。

  我软软的蹲在便池上,屁眼里的洗发液如同打开的水龙头喷射而出。高潮过后,我的理智开始回归,胆子也变小了,现在我只想赶快回去把衣服穿上。“对了,还要灌肠呢,”我差点忘了我还有一个任务没有完成。“完了,堵我屁眼的肥皂在刚才强大的冲击力下不知冲到哪去了。”这就意味这一会灌肠之后我只能依靠自己的肛门括约肌来维持屁眼里的水不流出来了。在便池好好冷静了一下,同时确认了厕所里再也没有别人后,我小心翼翼的探出头,走到洗手池前,我把胶管的一头塞进了自己的屁眼,另一头套上水龙头,一点点的放开截门,开始灌肠了。冰冷的水流让我越发冷静了,我仔细的听着门外的一举一动,感受着屁眼一点一点被涨满给我带来的痛苦和快感。终于,我觉得再也无法忍受了,关上水龙头,拔下胶管,在肛门内压力的作用下,胶管的一头开始喷水了,我无奈的举高胶管,并将一头系死,现在我也只好用这根细细的胶管当做我临时的肛门塞了。

  外面始终没有声音,我鼓足勇气打开厕所门,向外张望了一下,走廊还是静悄悄的空无一人,我开始回程的道路了。由于刚才高潮,我的下体已经淫水泛滥,润滑无比了,洗发液瓶已经很难靠我夹紧双腿就能维持,我只好一只手堵住下体,另一只手扶着胶管堵住肛门,这种狼狈的样子要是让人看见了······我真的连想都不敢想,只希望能顺利的走回教室。屁眼虽然有胶管堵着,但水还是顺着我白嫩的大腿向下流着,再加上在男厕所踩到的尿液,现在我的下半身都是湿的,我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回了教室。

  进了教室后门,我发现小刘已经不见了,同时消失的还有我那仅有的一件风衣和我的凉拖。虽然这种情况我也有想过,但是现实真的摆在我面前时,一丝绝望还是涌上心头。我还是走到了座位处,希望能找到一些提示。果然,我的手机藏在了课桌里,我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打开了手机,翻开手机上的那条短信。不过看完之后,我又一下子坠入了冰窟:“已经回来了吧,屁眼灌了那么多水一定很不舒服吧,坐到讲桌上把水放出来,然后把阴道里的洗发液瓶抽出来,把手机塞进去,躲到厕所里,等我消息。”让我现在这个样子暴露出来,还要排泄,插拔阴部,我真是不如死了算了。不过我变态的身体又开始有了反应,被虐的欲望开始一点点战胜理智了。我环视了下教室,空空的教室里只并排坐着两个女生,我从后门溜出教室,仔细倾听走廊上的动静,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我盘算一下,放掉我屁眼里的水大概要2分钟,拔出洗发液瓶,插入手机用的时间很少,如果我这样裸体从前面进去,一定会把那两个女生吓呆,然后只要快点,也许能在她们反应过来大叫之前冲出教室,躲进厕所里面去。我在给自己鼓劲,相信我那么多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这次老天也一定不会抛弃我的。想到此,我已经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前门处,我一闭眼,从前门冲到了讲台,坐上去开始释放我屁眼的液体,如我想的一样,我屁眼里的水太多了,至少要2分钟才能放净,借此空隙,我偷看了一下那两个女生,惊讶的是她们并没有被吓呆,反倒很神情自若的拿出手机开始拍摄,这一下我开始手足无措了,很想立刻跳下来逃离此处,但手脚却不听我使唤,一动也不动只是这样任由她们拍下我山洪暴发的场面。渐渐的屁眼里的水快放尽了,我急忙拔出阴道内的洗发液瓶子,把手机插进去,跳下来准备逃走。

  “站住,浪够了就要走吗?”一个女孩说道。

  我不理她,还是逃走才是最重要的。正当我要跑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发现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两个女生已经把前门堵得严严实实了,我急忙开始向后门跑,但那两个坐着的女生已经把通往后门的走道拦死,我被她们堵在了这个教室里。

  我打量着眼前的这四个女生,希望能找到一个突破口,最后我发现,自己除了这对奶子还算大,全身各个位置都是那么的娇小,她们别说四个人,就算是一个人我大概也没有任何胜算。

  “还想逃跑吗?你要再敢跑,我们就大喊了。”一个女生的话彻底让我打消了逃跑的念头。

  “啪”一个清脆的巴掌打在我的脸上,“贱货,刚才那么浪,现在怕了?你不是喜欢给人看吗,我们过来看了,你还敢跑。小骚逼,说,你还跑不跑了?”一个女生开始发威了。

  “不敢了,我不敢跑了。”我哭了出来,一是刚才打的巴掌的确很疼,但更主要的是我现在真的害怕了。不过眼泪对女生是没有用的,又上来了两个女生,开始揉捏我的乳头了,而另一个人还在拿着手机拍摄。

  “不许哭了,再哭我们就喊别人来了。”虽然那两个女生把我的乳头捏的很疼,但迫于刚才的话,我还是渐渐停止了哭泣。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祈求道。

  “哼,刚才的浪劲儿哪去了?放过你?行啊,那就看你让不让我们满意了。”其中一个大姐头的人物说话了,“刚才看你把什么又塞到下面去了?手机吗?”

  “是,是手机。”我唯唯诺诺道。

  “手机塞到哪里去了啊?”

  “塞到我阴道里了。”虽然很羞耻,我还是如实回答了。

  “啪”又是一个巴掌,“装什么装,还阴道,你那烂穴也配叫阴道吗,去,坐到讲台上去,让我们好好看看你的那个烂逼。”

  我捂着被打的发红的脸,被她们推推嚷嚷的走到了讲台前,爬了上去,正当我要反个身坐下时,那两个一直在玩弄我乳房的女生,又使劲向下拉我的乳头,疼的我这个上半身向下撅了下去,女人最隐秘的两个位置就这样张开的暴露在了四个陌生女生的面前。

  “哇,这个女人的逼开的好大哦。”

  “是啊,刚才她把那么粗的瓶从这个逼里拔出来了呢。”她们已经把那个洗发水瓶捡起来了。

  “她那个包着逼的那两片肉好肥厚哦,剁下来炒了一定很好吃,哈哈哈。”

  “别开玩笑了,太恶心了吧。”虽然是开玩笑,但还是吓出我一身冷汗,真怕她们真把我的大阴唇切下来。

  “你看,她的屁眼也张的那么大,都快超过你的逼了吧,哈哈哈。”

  “去你的。”她们围观着我的下体议论纷纷,我只能趴在讲桌上一定也不动。

  “这个贱人的逼和屁眼也真是个奇观了,来,给这两个骚洞一个特写。”我的丑态原来全被她们记录下来了,一个小刘已经害的我那么惨了,真不知道这四个女生会带给我怎样的厄运。对了,不知道小刘在干什么,真希望她能来救我,不过我也知道这就是我的痴心妄想,小刘这时候才不会管我呢。

  突然我的阴部一阵麻酥,原来是我的手机震动了,这也吓了这几个女生一跳,她们用手指伸入我的阴道,把我的手机抽了出来,一同喷出的还有我的淫水。

  “太恶心了,那么湿,还有一股臭味,贱货,那么喜欢被看啊。”一个女生泄愤似的边说边使劲拍打我的屁股,疼的我眼泪都快下来了。

  “骚货,自己拿着手机接电话,想好了再说话。”一个女生把手机递给了我,同时在我乳头上狠狠的掐了一下,我疼得一哆嗦。

  是小刘的电话,按照她们的要求,我按下了免提接听,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向她求救。

  “喂,刚才爽吗?看见我放在厕所里的衣服了吗?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回来吧。”小刘挂断了电话,连说话的机会都没给我。

  “我刚才还纳闷你衣服放哪了,原来还有同伙啊,不过很可惜,她也不能来救你这个骚货了。”她们边说又抢走了我的手机,这下我彻底的任人宰割了。

  “走吧,咱们会寝室吧,贱货,起来,跟我一起回去。”我没有选择的爬了起来,准备去厕所拿衣服。

  “谁让你拿衣服了?衣服就放在那吧,你就光屁股跟我们走吧。”又过来两个女生捏住我的乳头,拉着我就走,我饱满的乳房被她们拉成了一个长条形,我吃不住疼,也只好跟了过去。

  “求求你们,让我穿上衣服吧。”我希望能唤起她们对我的一点点同情。

  “骚货,你不是喜欢让别人看你那个烂逼吗,还穿衣服干吗,快走,再不走我们就叫人过来看了。”我最后的一丝幻想破灭了。

  我就这样被她们牵着走出了主楼,经过了刚才的折腾,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这的路灯很少,也不是很亮,估计超过10米就什么都看不清了。我光着身子暴露在这昏暗的路灯下,连鞋都没有,室外的地面不像主楼里是木板的,外面的地上都是小石子,硌得我脚非常疼,但她们一点也没有要停下了的意思,反倒加快了步伐,我也只好踉踉跄跄的跟着了。

  绕过了主楼,后面是一个大操场,远处灯光点点,我才发现操场的两侧各有两个五层高的教学楼,看上去不像主楼那么古老,不过开灯的教室不多,路的两侧都有大树环绕,她们四人紧紧的围绕在我四周,像怕我跑了似的,其实我这样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怎么也跑不了啊,不过她们四人围着倒是让我很有安全感,一般人就算从我们身边经过,不仔细看也不会注意到我是光着屁股的。走过了操场,前面有一个很高的楼,很新,新楼面对的是一条大路,车笛声此起彼伏,路灯也明显多了起来,这简直跟白天一样了,大概这个才是她们真正的主楼吧,难怪刚才那栋楼前路灯那么少,而且连大门都不开。不过我现在没有心思想这些了,这个地方不仅仅路灯多了,人明显也多了,我都可以看见这个新大楼(以后就称这个为主楼了,原来的那个叫老楼了)前熙熙攘攘的人群了。

  “求求你们,别再往前走了,求你们了,别让我这样出去。”我真的不敢再走了,再往前就真成闹市裸奔了。

  “你也有怕羞的时候?那么想让人看你的贱逼,这个位置不是正好吗。”话虽那么说,她们还是在快到主楼的一条小道上拐了进去。

  继续向前走,路灯虽然没有变少,但人明显减少了,虽然也碰上一两对情侣,但由于有她们四人围着,一般也都没注意。就是有一个男生和我们擦肩而过时,似乎发现了我裸露肩膀,扭头看了我好几眼,紧张得我差点腿一软就瘫坐在地上了。不一会,我们来到了一个八层的n形大楼,这个楼明显是她们的宿舍楼了。我们从两个楼之间穿了过去,这栋楼的入口是在两个纵向的楼和一个横向的楼的交接位置,一共两个入口,她们带我进入的一个门口写着一个大大的“女”字,看来这栋楼还是男女混住的。

  “我们坐电梯上去了,你这贱货自己爬楼吧,到801室找我们。”她们已经不怕我再跑了,一来我光着屁股,没有她们的掩护我根本也跑不回去,最主要的是她们已经拍了很多我淫荡的行为,而且我的手机也在她们那,就算我真的跑了,她们也能找到我,而且弄得我身败名裂,至少现在我还只是被她们四个女生抓到了。

  “这个楼前三层是男生住,你要是被她们抓住,就留在他们那给他们发泄性欲吧,不过你这骚货是不是正求之不得啊,哈哈哈。”她们侮辱了我一番后上电梯走了,只剩下一个光着屁股,下面流着淫水的变态暴露狂。

  我小心翼翼的爬上二楼,发现二楼的门是有透明玻璃的那种,而且经常有男生只穿着小裤衩来回经过。我徘徊在一楼和二楼之间,不过这个位置也是很危险的,随时会有人进来上楼或下楼的。最后,没办法,我只好趴在地上,一点一点的向上爬着走,希望借此减少被看到的几率。我刚到二楼,就听见楼梯口的门“咣”的一声,似乎是有人要出来了,我被吓得呆在了那,连跑的动作都没有做出来。过了一会,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没有人出来,我抬头向上看了看,发现原来二楼的门被从外面锁上了(防止男生上到女生宿舍),饱受惊吓的我才稍稍放下了心,继续向上爬,才发现刚才我呆的地方地上已经湿了一片,看来我刚刚又小便失禁了。

  我连滚带爬的终于上到了八层,这层也有很多女生出来进去的,我躲在八楼门口好久,根本没有没人的时候,没办法了,我选了一个门口暂时没人的时机,硬着头皮进去了。没走两步就发现原来这个位置是水房和厕所,很多人都要来这大小便,洗澡,洗衣服。从这往前走,路过的女生虽然都会扭头看我两眼,但是终于也没碰上什么危险,来到了801室。我敲了下门,就开门进去了,那四个女生都换好了睡衣一起坐在一个人的电脑前看着什么。

  “怎么那么慢,我还以为你这个骚货跑了呢。”

  这个寝室很小,放了四张床,就是上铺是床,下铺是书桌的那种,中间还放了一张长条桌子,大概是让学生一起吃饭用的。我关上门,走到她们跟前,发现她们围坐着的电脑正在放A片,而片子的主角就是我,看着片中赤身裸体的我坐在讲桌上,屁眼里的水像喷泉一般涌出,我的下体竟又不由自主的开始湿了。

  “好臭啊,你的骚逼怎么味儿那么重啊。”

  “你快去冲个澡,好好把你前后的逼穴洗干净了。”说着,我又被她们推到了走廊上,连条毛巾都没给我。

  水房我是认识了,只好又这样赤条条的去水房了,迎面走过的女生异样的眼神看得我无地自容,要是有个地缝钻进去就好了。我快步跑到水房,好好的冲洗了一下我全身,也让自己冷静一下,为什么我会落到如此田地呢,也不知道她们会怎样处置我,不过似乎她们也不想把我揭露出来,大概跟小刘一样只是希望有个虐待对象吧,哎,真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变态,被别人拍了那么多不堪入目的镜头,抓住了小辫子,真不知道自己的将来会是怎样的。

  在这种冥想中,我洗好澡,回到了她们寝室。

  “贱货,洗完了?坐到桌子上去。”我刚进门就被命令道。

  “把腿张大点,把你那个骚逼完全露出来。”她们拿出一个DV,看来这次是真的要给我拍片了。虽然很羞辱,但是现在的我也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啊。

  “用手托住你那个大奶子,别说,这个贱货的奶子还是满大的。” 我这个淫荡的身体似乎很期待被她们虐待,刚刚洗完的下体有开始淫水泛滥了。

  “我们现在问你什么,你就要老老实实的回答,听见了吗?把你那个烂逼再露出来点,用手揉捏你的奶子,快点,别磨磨蹭蹭的。要微笑的面对镜头,你这哭丧着脸谁爱看,快笑,不好好配合就把你扔出去,让你光着屁股回家。”没对她们的威胁,我只好露出笑容,不过我想我的笑一定比哭还难看。

  “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学校的?”

  “我叫王真真,华师大的。”

  “咦,淫荡的女教师哦,将来会不会在你学生面前裸体教课啊,哈哈哈。”又是一阵羞辱,但是似乎真的有点幻想呢,我真是个变态啊。

  之后她们把我的家庭地址啦,什么时候开始露出啦,阴道肛门的极限啦之类的所有隐私都问了出来,总之,我对她们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我只能任她们玩弄了。

  “看在你今天表现还可以的份上,我们先不把你这个骚货光屁股送到保安那去,不过你要对着镜头宣誓,做我们四个人的奴隶,供我们玩弄,然后再自慰到高潮。”最后她们终于提出了要求,虽然我早已想到会是这种结果,但我的内心还是很挣扎,不知道她们将来会让我做什么变态的事情。

  “快宣誓吧,贱货,看你的骚逼都快流成河了,哈哈哈。”我的身体无情的出卖了我。

  “我宣誓,我愿意成为主人们的奴隶,供主人们随意玩弄。”真不知道我是被逼的还是我心甘情愿说出来的这些话。当我接过她们递给我的可乐瓶抽插我的阴道和肛门时,面对镜头的耻辱感,让我很快就高潮了。

  “以后就叫你小骚逼吧,哈哈哈,怎么样啊,好听吧。”高潮过后昏昏沉沉的我只听到这几句话就睡着了。

  再次醒过来已经是周日中午了,太阳照得我的眼睛都睁不开,好希望昨天的经历都是一场梦啊,但是我现在的处境又很快很明确的告诉我一切都不是梦,都是现实。现在的我被绑在了桌子上,立在她们宿舍的阳台上,当然是一丝不挂的。远处操场上的喧哗声让我一下子惊醒过来,另一侧就是那栋五层高的教学楼,不过好在离着都很远,我现在的样子倒是不会被别人看见。

  “小骚逼,睡醒了?”阳台门开开,她们四个人都在。

  “昨天晚上浪够了就睡觉了,还睡的那么死,把你捆桌子上放到阳台都不知道,真的是母狗都不如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饿了吧?靠着桌角自慰到高潮就赏给你吃的。”她们给我松绑,让我把桌子抬了进来。

  我其实还不饿,不过我知道如果不按照她们说的做,我会遭到更大的虐待。我开始揉捏我的一对饱满的乳房,用我的阴蒂不断摩擦着桌角,她们也把DV打开,继续忠实的记录着我的淫荡行为。也许是刚睡醒的原因,不管我怎么摩擦,我这个变态的身体今天都不能兴奋起来。

  “小骚逼,是不是看的人太少了,你不爽啊。”她们不耐烦了。

  “骚货,搬着桌子跟我们过来。”她们打开门,带着我来到了这栋楼的阳台,这个阳台面向操场,一侧是那个教学楼,另一侧则是宿舍楼的另外一栋,下面不断有学生过来过去。

  “站到桌子上,用这个自慰。”一个烤白薯放到了我的手上,“快点,把下面嘴喂饱了,再喂上面的嘴。”原来这个就是我的中午饭啊。无奈,我站到桌子上,用这个烤白薯开始蹭我的阴部和肛门,也许是周围嘈杂的环境让我有了感觉,我想象着自己站在人群中间,赤身裸体的用一个烤白薯自慰,周围的人指指点点的观赏着我,变态,神经病,骚货,贱逼的辱骂声不绝于耳,我的淫水开始泛滥了,我高喊着:都来看我这个变态吧,快来看我的骚逼啊,看我赤条条的给大家自慰。在这种癫狂的状态下我下体的淫液喷溅,高潮来临了。

  再次回到屋里,我还是躺在桌子上,双腿被夸张的左右分开着,下体大开。白薯被递到我的手里,“我吃不下。”我还没从兴奋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还没有食欲。

  “那就舔,把你的淫液都给舔干净了。”我闻着自己下体的腥臊味道,伸出舌头仔细的品尝自己的淫液,在这种淫靡的状态下,我不知不觉的又昏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再次醒来时,天已经开始暗下来了,我还是赤身裸体的躺在桌子上。

  “求求你们,让我回去吧,我明天还要上课了。”我勉强爬起来祈求道。

  突然门打开了,我本能的用手挡住自己的胸部,却发现小刘进来了,是的,我再次仔细看了一眼,的确是小刘,难道是小刘来救我了?我疑惑的看着她。

  “小婩,怎么样,我没骗你吧,王真真同学果然又骚又贱吧。”小刘连都没看我,在跟她们打招呼。

  “是啊,一开始这个骚货把小戴、小剑和小毕都吓坏了呢,不过这个小骚逼真的很贱,能有这么一个贱货给我们玩弄,真不错啊。”我终于知道她们叫什么了,不过我还是不明白小刘为什么会在这。

  “还不明白啊,看来你真是胸大无脑,只知道犯贱啊,”看着我疑惑的表情,小刘笑嘻嘻的解释道:“我和小婩是一起长大的,看你那么喜欢暴露,我干脆就多找几个人一起观赏你的变态,能被那么多人虐待你是不是也很开心啊,不用谢我了。”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小刘安排的。

  “我们现在就放你回学校,不过以后每个周末都要过来,我们会好好招待你的,平时也要随叫随到才行哦,别忘了你的奴隶宣言啊,哈哈哈。”

  以后的生活真的不能由自己了,不过这种生活是不是正是我期望的呢?

  我无力跟小刘计较了,穿上她给我带来的风衣,和她一起返回了学校。

  (二)猫捉老鼠

  随後的几个周末,我都是在她们学校渡过的。她们对我的身体比较感兴趣,每次都会找些巨大的东西填塞我下面的两个洞,或者在寝室里用小DV拍摄我各种不堪入目的淫荡行为。不过她们对让我暴露似乎缺乏勇气,虽然每次我都是一丝不挂的裸体供她们玩弄,她们有时也会让我到宿舍的各个楼层去自慰,在宿舍楼的各个角落洒下我的淫液,但她们始终没有让我走出过宿舍楼。

  渐渐地我的身体对她们的这种调教失去了兴趣,变态的我只能在她们玩弄我的时候幻想着一些暴露场景来满足她们的虐待慾望。小刘这段时间在准备考试,所以她没有参与对我的调教,这大概也是她们缺乏新意的一个原因吧!

  不过据我所知,小刘现在已经结束了所有考试。看着这几天小刘每天轻轻松松的在寝室里上网聊天,我猜今後的日子大概不会那麽好过了,每每想到此,我的下体就开始淫液泛滥,看来我真的是很变态的说。

  这个周五,小刘因为没课,一大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下午下课後,我一个人坐在寝室里(小陈和另外一个同学每个周末都会回家),望者小刘空空的床位,心中闪过一丝失望。我的手机响了:「明天早晨早点过来,穿那件白色连衣裙,拿上手机和公交卡,其它都不许带。」是小刘的短信。

  我的激情一下子被点燃了,迅速脱光衣服,去厕所开始灌肠。这是她们对我的要求,每次去之前都要弄乾净屁眼,而且去的时候不论外面穿什麽衣服,里面必须真空。

  轻车熟路地洗乾净了我的屁眼後,我翻出那件被指定的白色连衣裙,这是条吊带连衣裙,虽然後背有些露,但是胸前和下摆都足以保证我不会走光。这条连衣裙的样子太普通了,所以买了之後我几乎没穿过,真不知道为什麽这件会被选中。我就在这样的疑惑和下体的兴奋中进入了梦乡。

  清晨,我穿着白色连衣裙,赤脚走在人民广场,周围一片黑暗,一点声音也没有。我突然开始冲动起来,一下子脱光了我身上仅有的一件衣服,站在桌子上忘情地自慰起来……突然一束灯光打向我,我听见一阵议论声。

  「好变态啊!王真真同学那麽喜欢脱光衣服自慰给人看。」「是啊!你看真真的骚穴,好大哦!我的脚都能伸进去了呢!」「她屁眼也很大,好恶心哦!不知道是不是一有粪便就会掉下来?」环顾四周,我才发现原来我是躺在我们学校礼堂的舞台上,我想停止,但我的手不由自主地抽插着我的阴道和肛门。小刘她们一下子围过来狠狠地揉捏我的乳房,小陈和我们班的其他同学则站在周边用鄙夷的眼光注视着我。

  我心头一紧,一下子就惊醒了,原来这只是一个梦。『早知道晚醒一会,很快就能高潮了。』我烦躁地看了看手机,还不到六点呢,不过已经睡不着了。我爬下床,赤身走进卫生间,洗漱了一下,把我的屁眼灌满水,再用一个肛门塞堵好,套上那件白色连衣裙,踩着凉拖鞋就出门了。

  「咦?下雨了。」走到宿舍门口,我才发现这场雨还不小呢!没办法,反身回去拿上伞直奔公车站。

  虽然是周六的早晨,公车站已经有很多人在等车了,我望着远方等待着我的车,猜测着今天小刘她们会怎样玩弄我。奇怪,周围有些人一直在看着我的胸部和下体,我被拉回了现实,今天的衣服应该不会那麽引人注意啊?

  想着,我低下头打量了一下自己,这时我才发现,我胸前两个因为长期性慾高涨而变黑的乳晕和下体的浓郁黑森林在这件白色连衣裙的衬托下不留情面地出卖了我真空的事实,我慌忙双手抱胸遮住我那对饱满的乳房,侧过身,避免别人正对。

  经过这一刺激,我下体的淫水又开始泛滥了,再加上下雨,下面的裙摆已经都湿了,白色连衣裙紧贴着我白皙的大腿,让我的黑森林更加若隐若现。我的脸已经羞红了,远远的看到车来了,我急忙冲上去,径直走到最後一排坐了下来。

  车缓缓地驶向了我恶梦般的地狱,我的情绪也逐渐稳定下来。行驶到途中,正当我昏昏欲睡之时,手机响了:「出来了吗?没淋湿吧?」面对小刘的关心,我心存疑惑:「还好带伞了。我已经在车上了。」「谁让你拿伞了?不是说除了手机和公交卡其它都不许带吗?惩罚你,脱光衣服,用手机拍一张裸照发过来,要以公车内部为背景,要拍到你的三点。」看着短信,我能感受到小刘冰冷冷的语气,原来刚才的问候只是她的一个陷阱。我无奈地观察着车里的情况,这趟车坐的人本来就少,今天就更少了,车里除了我只有四个人,都坐在前面,拍裸照倒是不难,关键是要把三点都拍进去就有些难度了。

  『看来只能用自拍了。』我思索着,把手机卡在倒数第二排,调整好角度,开始准备自拍。再次确认了车中其他人的位置没有威胁,我轻轻的拉下吊带,小心翼翼地把裙子褪下,给手机定好时,蹑手蹑脚的走到倒数第三排,扶着车扶手向前挺出我已经湿漉漉的下体,摆出了一个淫荡的姿势。

  「卡」一声,手机拍照了。我忘了我的手机不能无声拍照,惊惧得我一下子冲回最後一排蹲下,露出一个脑袋向车内张望着,还好,其他人都没有被这个声音吸引过来。我拿起手机,发现刚才我站的位置还是离手机太近,没能拍下我暴露的三点。

  要知道这辆车後面一共就四排,如果想拍下我赤裸的全身,就只能站到倒数第四排,那距离汽车後门就只有一步之遥了。不过我没得选择,只好再次放好手机,偷偷摸摸的走到倒数第四排,准备拍照。

  「卡」,「啪」,就在手机闭合快门的同时,後门突然打开,原来是公车进站了。我下肢一软,一下子瘫倒在车上,不过仅存的一点意识支撑着我死命地爬到最後一排,拿下手机,用我仅有的一块遮羞布盖住我的身体,蜷缩在汽车的角落里。

  我能听见後排有上来人,并向我的方向走来,『完了!我被发现了,我要被所有人看到光着屁股坐公车了,而且还有我自己拍的裸照作证。』一面想着,一面我的阴道开始强烈收缩,淫水喷射,我高潮了。

  当我昏昏沉沉的睁开眼时,车子还在行进,那件白色连衣裙还盖在我赤裸的身体上,下体一塌糊涂,原来高潮过後的我又昏睡过去了。手机已经掉在地上,我捡起来,看着我在公交上的裸体,这下小刘应该满意了吧?

  我把裸照发了过去,看看前排的人都没有反应,知道我现在还是安全的,我把衣服套上,一切又恢复了正常,我紧绷的心也放了下来。

  手机再次响起,是小刘的回信:「怎麽那麽慢?拍得还不错,就放过你吧!

  一会下车,把伞扔了,直接来学校。」终於没有提什麽特别变态的要求,我靠在车上,回想着刚才的刺激经历,又开始昏睡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汽车已经到了终点站,车上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没有拿伞,下了车,等车开走後,我向学校走去。雨似乎更大了一些,湿透了的白色连衣裙像透明的一般,紧紧贴在我的身体上,已经完全没办法遮蔽我的身体,此时的我甚至比赤身裸体还更具诱惑力。

  这种暴露的刺激再次让我淫荡的身体兴奋起来,下体的淫液止不住地倾泻而出。我忍耐着对高潮的渴望,慢慢地走过坟地,来到了学校门口。依然是只开着小门,依然没有保安,我短信小刘告诉她我到了。

  「把衣服和手机还有公交卡都放到门口的保安亭里,光着屁股来上次那个教室。」小刘命令道。

  很快,一个赤条条的裸体女人出现在老楼的大门口。『本来这个教学楼就很少有人来自习,今天下那麽大的雨,而且又是周末早晨九点不到,应该基本没人才对。』我这样安慰着自己,推开教学楼的大门走了进去。

  果然,教学楼里静悄悄的,不过我还是不敢从主楼梯直接上楼,我决定从左侧的楼梯通道上去。二楼楼梯直对着通往辅楼的开放式通道,这是我第一次仔细看这个通道,没有玻璃封闭,两侧的护栏也就是由三排栏杆组成,最具特色的是走廊的地面是由半透明的玻璃制成。

  如果这样赤身站在通道上,不仅两侧路过的人可以看见一丝不挂的我,通道下面的人也可以隐约看到我暴露的下体。想到这,我不禁又开始兴奋起来,幻想着自己赤身裸体站在通道上,两侧及下面站满了观众,看着我进行不堪入目的自慰表演。

  一阵铃声打断了我变态淫荡的思绪,三楼一阵喧哗声让我身体不禁一颤,我急忙冲进通道边上的厕所。进去之後我才发现这个是男厕所,『真是个奇怪的学校,』我暗自思付着:『六楼不是右侧才是男厕所吗?』三楼楼道的喧哗声在向下蔓延着,我急忙冲进一个便池锁上门,这时我才发现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这个厕所一共就两个大便池,而旁边的那个是坏的。

  我正想换到那个便池里,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我就这样被困在了男厕所的唯一一个好的大便池里,现在我能做的就只是祈祷别有男生来这个厕所大便。

  外面的男生来来往往,大多数都是小便,也有要大便的看到这个便池有人使用也就离去了。终於熬到了上课铃声,楼道里的喧闹渐渐平息,根据刚才的喧哗声,我推断三楼有人上课,二楼应该没有课,但其它楼层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出了厕所很顺利地来到了上次那个教室,我从後门进入,看到小刘她们五人正在叽叽喳喳说笑着,当然这个教室也仅有她们五人。

  「上来了?刚才没被发现吧?刺激吗?」看见我进来,小刘冷冷的把她们的注意力集中到我身上。

  「嗯。」我答应了一声。

  「那算什麽,一会还有更刺激的呢!」小刘冷笑着招呼我过去,我走近才看到原来她们面前的桌子上还摆放着一些道具。

  「咱们玩个游戏吧,叫猫捉老鼠。这有三个铜铃、一个手铐、一个盐水瓶、一个可乐瓶,都是你这个贱货喜欢的东西。一会你在这楼道里跑,我们去捉你,每捉住一次就把一个道具放到你身上,如果到晚饭前还没把道具全加到你身上,就算你赢,否则你就输了,要接受惩罚。记住不许躲到厕所或者教室里,也不许跑到楼外面,只能在这个楼和那两个配楼里躲,明白了吗?」「嗯。」我明白一会我要在这个还有人上课的教学楼里裸奔了,而且每被她们捉到一次,我裸奔的难度就会增加。我知道最後的结果一定是我输,所以我更在意的是她们究竟会如何惩罚我。

  面对我的疑问,她们只是报以鄙夷的冷笑:「到时你就知道了。好了,开始吧!小婩会在你身旁监视你的。快出去吧,五分钟之後我们开始找你。」看着拿着DV的小婩,我知道与其说监视,不如说她是要把我狼狈淫荡的裸奔历程记录下来以供她们将来慢慢享受虐待的乐趣才对。多说无益,出了後门我开始了今天的教学楼裸奔逃亡之旅。

  不允许藏身教室和厕所,小刘她们有四个人,如果她们每个人走一个走廊的话,那她们同时从上向下地毯式搜索,我可是无处藏身的呢!赤身裸体的我边走边快速思索着应该向哪逃亡,看来只能往配楼躲了,最终我决定先去右侧配楼。

  想着,我看了看小婩,这个家伙胆子也挺大的,要知道这个终归不是我的学校,就算我被人发现在教学楼里裸奔顶多也就是一顿羞辱,但是如果她被人发现在这拍摄的话,不知道是不是会被开除呢?

  「你打算去哪躲藏啊?」小婩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

  「右侧配楼。」我想她大概不会出卖我吧,要不然这个游戏也没什麽乐趣了啊!

  「你先慢慢走,我到前面去拍。你别自己跑了哦,不然我就大叫。」看来她也不是那麽大胆呢,不过我现在光着屁股想跑也跑不了啊!而且我变态的内心也很期待这种凌辱呢!我点了点头,放慢了向六楼右侧走廊进发的脚步。

  看着小婩的远去的背影,我开始观察我周围的教室,很幸运六楼的这侧教室是没有上课的,虽然不知道自习的情况,但很顺利地我就走过了中间的大楼梯。

  小婩在六楼的尽头拍摄着一个变态的女人正一丝不挂地蹑手蹑脚行走在教学楼之中,如果这些淫荡的视频被剪辑做成一部电影,一定比日本的那些露出电影精彩刺激,我大概也能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AV女优呢!想着那麽多的色狼看着我的裸体对着电视打手枪,我的下体又开始泛滥了。

  上课铃声响起,我又要开始我的裸奔行程了。现在我的双手被反绑,只要动作稍大,那三个铜铃就会毫不留情地暴露我的行踪。而且刚才的不断高潮,我的下肢已经没有力气了,再加上失去上肢的平衡,现在即使慢慢走也会晃晃悠悠,如果再遭遇险情,就算想跑也不可能了。

  我应该往哪躲呢?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只是漫无目的的从六楼向下走着。

  不知不觉我已经到了二楼,楼下传来一阵脚步声,有人从一楼上来了,我本能的躲到通向辅楼的通道门後,这是扇玻璃门,我只能紧紧地贴住一侧栏杆,藉着门与栏杆形成的死角,祈祷着来人不会发现这有个变态的女人在裸奔。

  当然,如果此时有人进出这个老楼,就会发现一个女人紧紧地贴住露天通道的护栏,雪白雪白的大屁股通过栏杆的间隙向外凸出着。

  脚步声一点一点的远去,我也稍稍松了口气,正当我准备回到主楼继续躲藏时,一个致命的错误发生了:我不小心把门给关上了!由於我双手被绑在身後,关上的门就无法打开,我心存侥幸的去尝试进入辅楼,但通往辅楼的门也被关得紧紧的,我被困在这个露天的通道上了。

  此时的我像动物园里被观赏的野兽一般赤身裸体,而关着这个充满性慾的牲畜的牢笼就是一个四面都可以被看到的长长的走廊,不止是四面,半透明的底部让这个走廊成为了全方位立体式悬空的大牢笼,所有过来过往的看客都可以通过这个牢笼仔细观赏一个下体湿漉漉、最隐私敏感的乳头及阴蒂被拴着铜铃、双手被反绑、思想完全被性慾统治的淫荡、下贱、变态的性兽。

  这个变态的性慾高涨的畜生仅剩下一点点羞耻感,而这仅存的羞耻感不断提醒着我现在的处境有多麽危险。我向门外主楼里的小婩求救,但她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只是拿着手中的DV忠实地记录着我这个被观赏的动物的丑态。

  我顾不得游戏惩罚什麽的,只希望小刘她们能尽快找到我,把我从这个牢笼中解救出来。我紧贴着玻璃门向外张望着,即盼望着被发现,又害怕发现我的不是小刘她们。

  也许是刚才门关上发出了声响吸引了小刘一行,没过多一会,她们就出现在了这个大牢笼里。

  「你这个贱货,就那麽盼望着被观赏吗?」小刘的失望溢於言表,「真没意思。」边说着小刘拿出盐水瓶:「贱货,自己把这个塞进你的骚屄里去。」小刘把盐水瓶放到走廊中间,我走过去,蹲下,用反绑的双手扶住盐水瓶,小心的对准我的阴道,轻轻的坐了下去。好爽啊!刚才那仅存的一点点羞耻感荡然无存,渴望高潮的性慾完全占据了我的大脑,我顾不得现在所在的大牢笼,也不再顾及那个记录我的丑态的DV,三个隐私处传来的铃声让性慾更加高涨,这个淫兽只要高潮。

  『来观赏我这个变态吧!看我这个变态暴露狂自慰到高潮吧!来吧,来把这个贱货的骚屄捅烂吧!』我幻想着周围围满了观众用鄙夷的眼光看着我,用各种肮脏的字眼羞辱我……我不断蹲下抬起抽插着盐水瓶,终於高潮降临,淫水再次喷射而出,这个性兽的变态慾望得到满足。

  我瘫软在地上,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有人在踢我,我睁开淫荡的双眼,看见小刘她们惊讶的表情。我意识到刚才的行为有多麽淫荡,已经超出小刘的想像,看来我的变态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我挣扎的坐了起来,发现小婩正在我的正下方拍摄着,这真的是一个立体式的大牢笼啊!我不禁感慨连这麽不堪入目的事情都被记录下来了,她们将来真的不会拿我当人看了,我之於她们只是一个充满性慾的淫贱的雌性动物。

  「这个盐水瓶用你的骚屄夹紧,如果要是掉出来就自己再弄进去。」小刘踢着我的屁股要求我继续完成游戏。

  经历了数次高潮,我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小剑她们把我搀扶起来。看着她们厌恶的表情,我真的觉得自己好悲哀,其实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生啊,我也爱美爱乾净,我也渴望有好的身材,渴望有美好的生活,唯一的不同就是我喜欢裸奔的刺激,喜欢被虐的快感,就是这点不同把我带入了这个可悲的被人鄙夷的境地,让自己不断被这种变态慾望侵占,不可自拔。

  我踉踉跄跄的走进了主楼,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完全凭藉着感觉走到了大楼右侧。迷茫的我艰难的向着楼上蹭去,我以为她们很快就能再次找到我,结束这个让我羞愧难当的游戏,但是当我筋疲力尽倒在楼梯上的时候,她们还是没有出现。

  我坐在台阶上,赤裸的上半身倚在楼梯扶手,一条腿搭在这层台阶上,另一条腿向下耷拉着,把我塞着盐水瓶大大扩张的阴部完全暴露出来。我也不管是否会有人看见这个变态的我,疲倦的我慢慢地合上我的双眼,沉沉的睡了过去……下体的一阵疼痛让我再次醒来,小刘她们围着我站了一圈,我还保留着那个淫荡的姿势把自己所有的隐私暴露在外供人观赏。记录我的丑态的DV在小戴手里,小婩在一旁吃着玉米,原来她们刚才去吃午饭了。

  下体又是一阵疼痛,我想伸手去摸我的阴道,发现我的双手还是被锁在身後不能动弹,此时我才回忆起今天的这个让我倍感耻辱的游戏。

  「饿了吧?把游戏完成就可以吃东西了。」小刘摆弄着我的阴部说道,这时我才注意到盐水瓶已经从我的下体抽出,取而代之的是两根玉米,正是玉米的热度把我痛醒的。

  「起来,咱们走。」小刘命令道。我挣扎的扭动着我的身体,但是大量的体力消耗及捆绑的双手让我怎样都站不起来,最後在她们搀扶下,我跟随她们来到了一楼大厅。

  「贱货,你的屁眼按照要求弄乾净了吧?自己把肛门塞拔下来,用这根玉米自慰到高潮,咱们的游戏就结束了。」她们要求我趴在一楼大厅,面部着地,阴部及肛门抬到最高点,对着老楼的主楼梯。

  我艰难的用双手去够我的肛门塞,我的背部向前挺起,用下巴支撑着我的上半身,双乳挺起,两个硕大的乳房在重力及铜铃的拉扯下向下垂着。我使劲拔出肛门塞,直肠中灌满的水份在压力作用下喷射而出,这是一个多麽壮观淫靡的景像啊!我好期望将来能有机会通过DV好好看看自己到底有多淫荡。

  过了一分钟,直肠中的灌洗液终於喷净了,接过小刘递给我的玉米,使劲塞进我胀大的屁眼里。也许是今天高潮次数太多的缘故,现在反覆抽插我的屁眼让我感觉不是那麽兴奋。要知道现在我是一丝不挂趴在教学楼出入的必经之地,虽然不知道现在几点,但随时都会有人过来。

  我有些着急,但如果不能到高潮,小刘是绝对不会放我走的。没办法,我努力想像着现在固定我的双手、抽插我肛门的不是我自己,而是一个强壮的黑人,他赤裸着露出全身健壮的肌肉,一双大手死死地固定住我的上肢,还时不时地拍打我白嫩的屁股,他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不断冲击着我的屁眼,也许是太粗的原因,我的屁眼被他抽插得外翻出来。

  与此同时,有很多陌生人在围观我们肛交,看着这幅香艳的春宫图,观众们指指点点,不断用最肮脏、最恶毒的语言羞辱着我。甚至我们做爱的画面被现场直播到世界各地,全世界的人都在观赏着这个最淫荡、最下贱的性兽、暴露狂被这个丑陋强壮的黑人蹂躏、虐待着屁眼。

  想着想着,我又开始兴奋起来,终於在我的腿跪抽筋之前,我的全身开始抽搐、淫液喷射、小便失禁,那个小DV拍摄下来了一个变态在公众场合通过抽插肛门自慰而达到高潮的淫荡丑态。

  我瘫软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移动半步了,小刘她们把我扶到楼外的保安室里,给我解开了手铐,把三个铜铃也卸了下来,从我的屁眼和阴道里拔出三根玉米,重新用盐水瓶和可乐瓶填充了我下面的两个大洞。

  她们把玉米递给了我,我本来是不饿的,但一来之前的多次高潮耗尽了我的体力,我必须要补充一下才行;二来我阴道里的玉米沾满了我的淫液,散发着一股腥臊的味道。看着她们掩鼻厌恶的表情,我的被虐慾望又被勾引起来,接过玉米就着我的体液大口的吃了起来。

  我就这样光着身子坐在保安亭里啃着玉米,看着教学楼不时有学生在进进出出,我不禁有些後怕,在我最疯狂的时候如果有学生进出,那我的变态就可以公告天下了。

  由於有小刘她们的掩护,我的处境还是很安全的,不一会吃完了三根玉米,我的体力也恢复了一些,至少可以站起来走动了。按照小刘的要求,我又穿上了那件湿透了的白色吊带连衣裙,我淫荡的身体被紧紧地包裹着,下体黑黑的森林和上面深色的乳晕交相辉映,让我多了一分神秘和诱惑,我觉得光着屁股也许还不如这个样子淫荡呢!

  外面还在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我被命令走在最前面,小刘她们远远的打着伞跟在我的身後。路上的行人不是很多,但一个女生没有伞行走在雨中是很容易吸引别人的注意的,和我擦肩而过的男生都会直勾勾的对着我的三点行注目礼,就是过去了也会一步三回头的看着我几乎赤裸的屁股,胆大一点的男生甚至会吹口哨以示欣赏,而女生们则会投来鄙夷的目光,甚至我能听到她们小声的议论。

  「没穿内衣吧?看那三点多明显啊!」「是啊!乳头那麽黑,一定被干过很多次了。」「会不会是卖的啊?来学校里勾引男生。」「谁知道呢!反正不是什麽正经女人。」「是啊!真不知羞耻,还不如脱光了让大家看算了,还假惺惺的穿件那麽透的衣服。」……我羞得脸都红了,淫荡的下体在盐水瓶的摩擦下本来就已经有些反应了,听到她们的羞辱,我的阴户已经湿得一塌糊涂,幸好是下雨,不然淫水一定已经把我的裙子弄湿一大片,也许会让人以为尿裤了呢!

  终於回到了寝室,我脱光了衣服去洗漱间好好的洗了个澡,回来就一头倒在桌子上,连盐水瓶和可乐瓶也懒得拔出来,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外面已经一片大亮,我的下体有些疼痛,我摸了摸自己被撑得大大的阴道,才想起盐水瓶和可乐瓶还都在我的体内,我想把盐水瓶拔出来,却发现非常非常的痛,盐水瓶像是黏着我的阴道壁似的。

  「骚货,醒了?」这时小刘她们拿着洗漱用具进来了,「把你骚屄和屁眼里的东西都取出来吧!」她们命令道。

  我乞求的望着她,经历了刚才的痛苦,我宁可把它们留在我体内。

  「怎麽还不拔?哦,对了,没有DV拍摄下来给人看,你就不听话是吧?」小婩拿过DV威胁道。

  我无奈地握着盐水瓶的口,一咬牙使劲地往外一拔,「啊!」我惨叫一声,觉得像整个阴部都被撕下来了似的。

  「你这贱货,一回来就昏死过去了,我们往盐水瓶里灌热水你都不知道,害得我们以为你怎麽了,差点就把你这麽光着屁股送到医院里了呢!」难怪我的下体那麽紧,原来热水把我的淫液都蒸发乾了。

  「好了,天气也晴了,咱们去点吃东西吧!」小戴把衣服给我扔过来。

  还是那件白色吊带裙,虽然还有些潮,不过也算能穿了。我穿上看了一下,乳晕若隐若现的还不算明显,但我下面浓郁的黑森林就完全遮挡不住了。

  「能不能让我穿条内裤啊?」我乞求道。

  「行啊,不过你有吗?别指望我们借给你哦!你那骚屄太脏了,又漏水,你穿完就没法用了。」又是一阵羞辱。

  「好了好了,别磨磨蹭蹭的了,都饿死了。你怕什麽?是不是只有光着屁股才敢跑出去,穿上衣服了就不敢了?」「就是,再罗唆就不让你穿衣服了。」我知道再多说也只会自取其辱,於是只能一手抱胸、一手护住裆部,跟她们来到了食堂。一路上我怪异的姿势引来了无数目光,我只能尽量保持自然,装作视而不见,至少我还是穿着衣服的。

  「我们让你那麽爽,你要怎麽感谢我们啊?」她们选择了食堂的一个角落坐下。

  「是啊!现在哪还有那麽好的人,既能容忍你那麽变态的慾望,还想方设法的来满足你,怎麽也要请我们吃饭才行啊!」刚坐下便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好了,就那麽定了,真真请我们吃饭,大家快点菜吧!」很快,一份菜单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看了一下,发现如果我要打齐所有的菜就要围着食堂走一圈,几乎在每个摊位都要停一站,我知道这也是她们玩弄我的一部份。

  由於要端菜,我没有办法再遮挡下体浓密的阴毛了,每个打菜的师傅都会把目光驻足在我的下体,我也只能装作不明所以的样子忍受着一群陌生人的视奸,渐渐地,我的阴部又开始湿润了。

  终於把所有菜都打回去了,按照小刘的要求,我必须先把下面的洞穴喂饱才能喂上面的洞。我拿起一根玉米塞进我的阴道,由於坐在角落里,又有那麽多人掩护,很轻松的我就到了高潮,抽出沾满我淫液的玉米我开始了我的午餐。整个午饭过程很平静地过去了,我心中很疑惑,不知道小刘葫芦里卖的是什麽药。

  「好饱啊!咱们出去溜溜吧?」吃完饭,小婩提议道。

  「好啊!正好我想去前面的商店买点东西,也带真真出去逛逛,真真来这之後还没出去过了吧?」小刘笑着对我说。

  说着她们俩一左一右拉着我的手站起身,这时我才发现,由於刚才的高潮,我的淫液将裙子前面完全染湿了,湿漉漉的裙子紧贴着我的大腿根部,我的黑森林醒目告诉大家我下面真空的事实。我想用手护住我的下体,但无奈我的双手被小刘她们固定住了,看来今天对我的玩弄还只是个开始。

  一路上,她们五人相谈甚欢,热闹的场面吸引着路人的注意力,但大家的焦点最後都会集中到我赤裸的醒目的下体。我知道她们是故意吸引人们的视线来羞辱我的,此刻我真想把我下面的阴毛统统拔光,一根不剩,这样我就不会那麽耻辱了。

  就这样在不断的鄙夷视线中,我们来到校外的一个服装市场。「真真啊,你穿白色裙子还挺好看的,不过你好像就这麽一件白色的吧?今天再买两件吧!」小刘开始发难了。

  「来,试试这件吧!你的身材那麽好,这件一定很合身。」小毕不知从哪拿来了一条白色超短裙塞到我的手上,这条裙子的布料很薄,如果我穿到身上,相信很快就会被我的淫水打透的。

  「咦?你下面怎麽湿了啊?是不是刚才尿裤了啊?」阴险的小刘故意大声揭露我的丑态。

  「那你怎麽试这条裙子呢?弄脏了就不好了。」售货员鄙夷地瞪了我一眼说道。

  「要不真真你就直接买吧!不用试了,这条裙子一定很好看。」小刘笑里藏刀的给我下了命令。

  我顺从地交了钱,反正也无法拒绝,不如早点买完,早点结束这个耻辱的旅程。由於我的配合,很快钱包就空空如也,小刘她们大概也觉得没什麽意思了,就带着我回到了寝室。

  「记得昨天的游戏吗?你输了,按照要求你要接受惩罚的。」一回来她们就撕下虚伪的面纱:「你的惩罚就是下一周你都要真空穿今天新买的这些衣服。」要知道今天买的都是白色短裙,那就意味着我要在同学们面前展示我毛茸茸的下体,我暴露狂的事实就肯定掩盖不住了。

  「怎麽了?又没让你光着屁股去上课,怕什麽啊?」看着我惊恐的眼神,小刘嘲笑道:「哦,是怕别人看到你下面那麽多毛,就知道你的性慾有多强了,是吧?」「我们这正好有刮胡刀,要不你求求我们,我们就借给你。」小婩配合得恰到好处。

  我终於知道她们的阴谋了,她们的目的就是要让我主动要求剃光阴毛,真羞耻啊!但我知道她们不达目的是不会放过我的。面对她们拿出的小DV,我只有屈服了:「求求你们,帮我把阴毛剃光吧!」「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要笑着请求,哭丧着脸好像我们在强迫你似的。」小刘残忍的命令道。

  「不是强迫的,是我自愿的。求求你们,让我把阴毛剃光吧!」我现在笑得一定比哭还难看。

  就这样面对着镜头,我张大双腿,露出我因性慾过旺已经发黑的下体,她们特地给我浓郁的阴毛覆盖着肥厚的阴唇拍了一个特写,算是给我留个纪念。开始剃了,我小心翼翼地用刮胡刀在我最隐私的部位蹭来蹭去,不一会,原本枝叶茂盛的下体变得光秃秃的,原本就很肥大的大阴唇失去遮挡後变得更加肥厚诱人。

  小刘她们左拉右扯着我的阴唇,刚才剃毛时的耻辱感已经让我淫水泛滥,两张肥厚的肉片被拉扯更是让我难以自持,我将手指插入阴道中,使劲地擦划着肉壁,很快一段变态女人自己剃阴毛然後自慰到高潮的淫荡录影拍摄而成。

  晚上,我跟着小刘回到了我的学校。未来的一周,在小刘的监督下,我每天都穿着白色超短裙行迹於校园之中,汹涌喷射的淫水让白色裙子几近透明,但没有了阴毛的出卖让我安全了许多,我享受着这种时刻处於强烈的耻辱感给我带来的快感。

  由於有小刘她们的掩护,我的处境还是很安全的,不一会吃完了三根玉米,我的体力也恢复了一些,至少可以站起来走动了。按照小刘的要求,我又穿上了那件湿透了的白色吊带连衣裙,我淫荡的身体被紧紧地包裹着,下体黑黑的森林和上面深色的乳晕交相辉映,让我多了一分神秘和诱惑,我觉得光着屁股也许还不如这个样子淫荡呢!

  外面还在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我被命令走在最前面,小刘她们远远的打着伞跟在我的身後。路上的行人不是很多,但一个女生没有伞行走在雨中是很容易吸引别人的注意的,和我擦肩而过的男生都会直勾勾的对着我的三点行注目礼,就是过去了也会一步三回头的看着我几乎赤裸的屁股,胆大一点的男生甚至会吹口哨以示欣赏,而女生们则会投来鄙夷的目光,甚至我能听到她们小声的议论。

  「没穿内衣吧?看那三点多明显啊!」「是啊!乳头那麽黑,一定被干过很多次了。」「会不会是卖的啊?来学校里勾引男生。」「谁知道呢!反正不是什麽正经女人。」「是啊!真不知羞耻,还不如脱光了让大家看算了,还假惺惺的穿件那麽透的衣服。」……我羞得脸都红了,淫荡的下体在盐水瓶的摩擦下本来就已经有些反应了,听到她们的羞辱,我的阴户已经湿得一塌糊涂,幸好是下雨,不然淫水一定已经把我的裙子弄湿一大片,也许会让人以为尿裤了呢!

  终於回到了寝室,我脱光了衣服去洗漱间好好的洗了个澡,回来就一头倒在桌子上,连盐水瓶和可乐瓶也懒得拔出来,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外面已经一片大亮,我的下体有些疼痛,我摸了摸自己被撑得大大的阴道,才想起盐水瓶和可乐瓶还都在我的体内,我想把盐水瓶拔出来,却发现非常非常的痛,盐水瓶像是黏着我的阴道壁似的。

  「骚货,醒了?」这时小刘她们拿着洗漱用具进来了,「把你骚屄和屁眼里的东西都取出来吧!」她们命令道。

  我乞求的望着她,经历了刚才的痛苦,我宁可把它们留在我体内。

  「怎麽还不拔?哦,对了,没有DV拍摄下来给人看,你就不听话是吧?」小婩拿过DV威胁道。

  我无奈地握着盐水瓶的口,一咬牙使劲地往外一拔,「啊!」我惨叫一声,觉得像整个阴部都被撕下来了似的。

  「你这贱货,一回来就昏死过去了,我们往盐水瓶里灌热水你都不知道,害得我们以为你怎麽了,差点就把你这麽光着屁股送到医院里了呢!」难怪我的下体那麽紧,原来热水把我的淫液都蒸发乾了。

  「好了,天气也晴了,咱们去点吃东西吧!」小戴把衣服给我扔过来。

  还是那件白色吊带裙,虽然还有些潮,不过也算能穿了。我穿上看了一下,乳晕若隐若现的还不算明显,但我下面浓郁的黑森林就完全遮挡不住了。

  「能不能让我穿条内裤啊?」我乞求道。

  「行啊,不过你有吗?别指望我们借给你哦!你那骚屄太脏了,又漏水,你穿完就没法用了。」又是一阵羞辱。

  「好了好了,别磨磨蹭蹭的了,都饿死了。你怕什麽?是不是只有光着屁股才敢跑出去,穿上衣服了就不敢了?」「就是,再罗唆就不让你穿衣服了。」我知道再多说也只会自取其辱,於是只能一手抱胸、一手护住裆部,跟她们来到了食堂。一路上我怪异的姿势引来了无数目光,我只能尽量保持自然,装作视而不见,至少我还是穿着衣服的。

  「我们让你那麽爽,你要怎麽感谢我们啊?」她们选择了食堂的一个角落坐下。

  「是啊!现在哪还有那麽好的人,既能容忍你那麽变态的慾望,还想方设法的来满足你,怎麽也要请我们吃饭才行啊!」刚坐下便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好了,就那麽定了,真真请我们吃饭,大家快点菜吧!」很快,一份菜单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看了一下,发现如果我要打齐所有的菜就要围着食堂走一圈,几乎在每个摊位都要停一站,我知道这也是她们玩弄我的一部份。

  由於要端菜,我没有办法再遮挡下体浓密的阴毛了,每个打菜的师傅都会把目光驻足在我的下体,我也只能装作不明所以的样子忍受着一群陌生人的视奸,渐渐地,我的阴部又开始湿润了。

  终於把所有菜都打回去了,按照小刘的要求,我必须先把下面的洞穴喂饱才能喂上面的洞。我拿起一根玉米塞进我的阴道,由於坐在角落里,又有那麽多人掩护,很轻松的我就到了高潮,抽出沾满我淫液的玉米我开始了我的午餐。整个午饭过程很平静地过去了,我心中很疑惑,不知道小刘葫芦里卖的是什麽药。

  「好饱啊!咱们出去溜溜吧?」吃完饭,小婩提议道。

  「好啊!正好我想去前面的商店买点东西,也带真真出去逛逛,真真来这之後还没出去过了吧?」小刘笑着对我说。

  说着她们俩一左一右拉着我的手站起身,这时我才发现,由於刚才的高潮,我的淫液将裙子前面完全染湿了,湿漉漉的裙子紧贴着我的大腿根部,我的黑森林醒目告诉大家我下面真空的事实。我想用手护住我的下体,但无奈我的双手被小刘她们固定住了,看来今天对我的玩弄还只是个开始。

  一路上,她们五人相谈甚欢,热闹的场面吸引着路人的注意力,但大家的焦点最後都会集中到我赤裸的醒目的下体。我知道她们是故意吸引人们的视线来羞辱我的,此刻我真想把我下面的阴毛统统拔光,一根不剩,这样我就不会那麽耻辱了。

  就这样在不断的鄙夷视线中,我们来到校外的一个服装市场。「真真啊,你穿白色裙子还挺好看的,不过你好像就这麽一件白色的吧?今天再买两件吧!」小刘开始发难了。

  「来,试试这件吧!你的身材那麽好,这件一定很合身。」小毕不知从哪拿来了一条白色超短裙塞到我的手上,这条裙子的布料很薄,如果我穿到身上,相信很快就会被我的淫水打透的。

  「咦?你下面怎麽湿了啊?是不是刚才尿裤了啊?」阴险的小刘故意大声揭露我的丑态。

  「那你怎麽试这条裙子呢?弄脏了就不好了。」售货员鄙夷地瞪了我一眼说道。

  「要不真真你就直接买吧!不用试了,这条裙子一定很好看。」小刘笑里藏刀的给我下了命令。

  我顺从地交了钱,反正也无法拒绝,不如早点买完,早点结束这个耻辱的旅程。由於我的配合,很快钱包就空空如也,小刘她们大概也觉得没什麽意思了,就带着我回到了寝室。

  「记得昨天的游戏吗?你输了,按照要求你要接受惩罚的。」一回来她们就撕下虚伪的面纱:「你的惩罚就是下一周你都要真空穿今天新买的这些衣服。」要知道今天买的都是白色短裙,那就意味着我要在同学们面前展示我毛茸茸的下体,我暴露狂的事实就肯定掩盖不住了。

  「怎麽了?又没让你光着屁股去上课,怕什麽啊?」看着我惊恐的眼神,小刘嘲笑道:「哦,是怕别人看到你下面那麽多毛,就知道你的性慾有多强了,是吧?」「我们这正好有刮胡刀,要不你求求我们,我们就借给你。」小婩配合得恰到好处。

  我终於知道她们的阴谋了,她们的目的就是要让我主动要求剃光阴毛,真羞耻啊!但我知道她们不达目的是不会放过我的。面对她们拿出的小DV,我只有屈服了:「求求你们,帮我把阴毛剃光吧!」「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要笑着请求,哭丧着脸好像我们在强迫你似的。」小刘残忍的命令道。

  「不是强迫的,是我自愿的。求求你们,让我把阴毛剃光吧!」我现在笑得一定比哭还难看。

  就这样面对着镜头,我张大双腿,露出我因性慾过旺已经发黑的下体,她们特地给我浓郁的阴毛覆盖着肥厚的阴唇拍了一个特写,算是给我留个纪念。开始剃了,我小心翼翼地用刮胡刀在我最隐私的部位蹭来蹭去,不一会,原本枝叶茂盛的下体变得光秃秃的,原本就很肥大的大阴唇失去遮挡後变得更加肥厚诱人。

  小刘她们左拉右扯着我的阴唇,刚才剃毛时的耻辱感已经让我淫水泛滥,两张肥厚的肉片被拉扯更是让我难以自持,我将手指插入阴道中,使劲地擦划着肉壁,很快一段变态女人自己剃阴毛然後自慰到高潮的淫荡录影拍摄而成。

  晚上,我跟着小刘回到了我的学校。未来的一周,在小刘的监督下,我每天都穿着白色超短裙行迹於校园之中,汹涌喷射的淫水让白色裙子几近透明,但没有了阴毛的出卖让我安全了许多,我享受着这种时刻处於强烈的耻辱感给我带来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