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e84935846 发表于 2011-09-14


面对所有女性时,体内自然激发出浓烈的性欲,以及无止尽的妄想。这对生
育能力正常的人来说,明明是一种动物性的自然渴望,但却无法光明正大地表现
出来。

  实在太过荒唐。村越进太暗安闲心中冷笑。即便如此,自己也无能为力,为
了不让别人看穿他的内心世界,村越总是埋首低头不语。再加上鼻梁上的眼镜,
更让人认为他是个阴郁沉闷的怪胎:只会看人脸色,胆小怯懦,常被人欺负是他
平时给人的印象。然而事实上,村越本身并不畏惧任何人。不仅如此,他反而乐
于戴上这样的假面具。为了隐藏他深邃的欲望与内心深处的阴暗面……

  那一天,刚睡醒的村越一面揉着惺忪的睡眼,一面比平常预计的时间提早出
门。

  之所以睡眼惺忪,是因为一整晚泡在网路聊天室,聊到快天亮的缘故。对村
越而言,每次与同好『K先生』透过聊天室闲聊的热络情形,早已是家常便饭,
然而昨晚却聊得特别起劲。事实上,村越并不曾见过这位好几个月前在网路的假
想空间里认识的『K先生』。不,基本上而言,对原本隐匿性就高的网路,即便
对方自称是『K先生』,然而本人究竟是男是女,年纪是大是小,根本就无迹可
循。但是,村越还是把『K先生』这号人物,当成是他自己交往十多年的好友。

  当然,村越有池自己的理由。因为聊天时,对方毫不保留发表的独到见解,
就让村越赞叹不已。不仅如此,两人可说是臭味相投,拥有异于常人的偏激想法。
村越之所以将『K先生』视为同一挂的友人,也就是基于这个理由。因此,对村
越来说,对方的来历究竟为何也就不重要了。

  虽然村越能够充分运用网路吸收资讯,但是话虽如此,现实面却不容忽视。

  自行切断与外界的接触,刻意闷在家里,是一种愚蠢至极的行为。毕竟能够
一边嗅到女人香一边偷窥的视奸,是无法凭藉空虚的荧幕世界,体会得出其中乐
趣。

  上学途中,仔细观察刚起床的每户人家,以及急忙赶往车站的年轻女性,是
村越天天例行的工作,但是今天的他却有着其他的考量。脱离上学路线的村越,
走往与学校反方向的公车专用道。不久之后,当他抵达目的地时,便一副满足地
暗自窃喜。

  昨晚聊天的主题是『色狼』。内容大致从状况分析、技巧层面来探讨有关性
骚扰的方法。后来还聊到性骚扰的目标场所、时间、对象……因此与『K先生』
之间的对谈,可以说是非常充实。再者,『K先生』特别推荐村越一些轻易下手
的地点。

  没错。村越决定好好活用昨晚聊天时所获得的情报。如今他来到的地方是私
立圣香学园的女学生,往来最为频繁的公车站。圣香学园,是现今为培育优秀名
门千金的一所女子贵族学校,该校的学生就算在公车内遭到色狼性骚扰也无力反
抗,全属一些内向可爱的女孩。以上是从『K先生』那儿得来的情报。

  正当这个时候,村越的面前,如愿地出现一名圣香学园的女学生。

  然而,问题却不如想像中的单纯。村越心中一股莫名的悸动。表面上装成一
副等公车的模样,私底下则尽情地观察站在眼前的这名少女。村越心想,圣香学
园的制服还算不赖。不过,制服里的身材不知如何?村越的视线逐渐往下移。包
藏在迷你百褶裙下,浑圆有型的翘臀。以及那双修长的玉腿。少女不时回眸的模
样,更是让村越感到怦然心动。光是见到她,至少可以判定,有关容貌方面的情
报是正确无误。

  此时,村越实际地感受到好女孩绝不会乱七八糟的事实。眼前的少女,将自
己的脸蛋和仪容,都整理得整洁得体,给人一种热爱运动的活泼印象。然而,这
类的女孩,往往也都还是处女之身。这一点,是村越依据乎时的观察所得到的知
识。

  要是对象是这种女孩,想必任何男人都会想要一亲芳泽。好、决定了!色狼
初体验就选定这名女孩吧。村越私自决定好猎物之后,内心兴奋得噗通噗通地跳
个不停。这时,少女仿佛注重到村越,将视线移了过来。

  难不成被怀疑了吗?内心隐约感到不安。村越如同往常一样地低头不语,?

  上看不出有丝毫淫欲的表情。再加上镜片后方的瞳孔,也被自然垂下的发丝
所遮掩,因此目光所见之处,自然没有理由会被发现。村越抑制着内心的紧张,
始终故作镇定。不久,当公车抵达的时间接近时,女孩便转身朝道路的方向走了
过去。

  心里头总算松了一口气。好歹,这也算是初体验。严禁有任何的大意或是自
满。一定要谨慎行事。既慎重、且大胆地满足自己的欲望。村越趁着公车抵达前
的短暂时间,暗中想像了好几次如何朝少女臀部下手的步骤。

  把握好正确时机,紧凑地混入公车里。这点也是参照『K先生』的情报。顺
利地在目标的身后,保留住一个好位置。不用说,动作要尽量若无其事且自然。

  不能太远也不能太近。位置的选取可说是相当的完美。一边计算下手的时机,
再次观察美丽的猎物。少女毫不知情地,静静望着车窗外。

  虽有过多次将内心想要一逞兽欲的女性,当成是自己性幻想的对象,然而说
到实际下手的经验,这还是第一次。话虽如此,却没有丝毫罪恶感与畏缩。当然,
光是想像后续的发展,内心就感到兴奋不已。配合心跳的节奏,下体间的分身也
逐渐勃起,已经到了有必要弯着腰藉以掩饰的程度。然而即便如此,村越仍旧谨
慎行事。性骚扰,并非仅限于用手触碰的行为。只要故意碰触身体或身体的某一
部位,就算是性骚扰。村越将股间的勃起之物,尽量挤向人与人之间的狭小隙缝,
小心避免被周遭的人怀疑。混乱的公车内应该没人能够看穿他那隐藏在牛仔裤下
剑拔弩张的肉棒,??蠢动的企图。但村越也因此看不到猎物的翘臀与美腿。然
而,对他而言却是万无一失。因为,村越已经事先进行了视奸的准备工作。

  一想到少女那可视为温柔母鹿的臀部与大腿时,村越禁不住地伸出了手背,
朝她的翘臀模了上去。不同于手掌,手背的情况较为?昧不清,大致介于故意与
偶然之间的境界。已经把握性骚扰技巧的村越,佯装成是不小心碰到的样子。迅
速地以手背触模后,下意识地望着别的方向,眼角的余光则瞥见少女吃惊的反应。

  勉强看得见少女的脸颊正泛着红霞。

  ——呵呵。太棒了。今后,就能在公车这类的交通工具里,尽情地享受啦。

  体验女人的体温与柔软……村越在心中暗自窃喜。那是一种不形于色,变态
且作呕的笑脸。随后村越扭转手腕,静静地将手掌朝向外侧。滑动的指尖隔着布
料,触摸裙下的肌肤。无法抑制内心的狂笑。然而,这样的快感却无法维持多久。

  抚摸肌肤的指尖,忽然感到一阵不协调。与想像中的不太一样,是一种怪异
且肌肉紧绷的触感。同时,村越意识到,某双视线正从不同的方向看过来。他吓
一跳地朝那边瞄了一下,发现顶着一头条码发型的中年男子,一脸惊讶地望着他。

  村越一度还以为自己的行迹败露,但他又马上察觉到其中的不对劲。不发一
语的中年男子,瞳孔中流露出困惑与怯懦的眼神。为了找出原因,村越明知不妥,
还是动了动脖子。瞄了一下位于自己手腕下方,少女的翘臀部位。他这才惊觉,
少女的臀部与自己手掌之间,还存在着另一只手。粗壮的手指与粗糙的皮肤,以
及关节处凹凸的生硬表面。显然的,那并不是少女的手。不仅如此,那只手正用
力地紧抓着少女的翘臀不放。村越这时终于明白。莫非,他摸的并非是少女的臀
部,而是臀部上方,那只中年男子的手。

  这究竞是怎么回事!难道刚才尽情享受的是那老头的咸猪手。怪不得才会一
脸讶异的表情。况且,中年男子正浸淫在性骚扰的高潮。眼神流露出的困惑与怯
懦,也就不难明白。想不到自己准备妥当等待良机,慎重行事的结果,竟落得这
样悲惨的下场。村越虽觉得扫兴,却还是马上振作精神,重新思考。问题是,接
下来该怎么做。要和条码老头一起共享少女的臀部,还是阻挠他?然而这时……

  「迫个人是色狼!」

  忽然间,少女在挤满的公车内大叫了起来。于是,少女猛然用力抓住对自己
性骚扰的咸猪手。当场目击这一切的村越,如今应当采取的行动只有一个。

  「她说的没错!这家伙是色狼!」

  村越也拉开嗓门大喊,紧抓住男子的手腕不放。被两人活捉的男子,表情瞬
间僵住,什么话也说不出口。村越这下更加小心。趁男子吓得直发抖,正想辩解
什么之前,村越朝他的小腿踢了下去。动弹不得的男子,表情痛苦且扭曲。周围
的乘客见状,涌上前围捕了中年男子。

  「你这个色狼!还不老实就范!」

  怒骂声群起,引发一阵骚动。等公车一到站,可怜的男子硬是被大伙强拉下
车。

  村越为了掩盖自己的行为,趁着众人一阵荒乱之际,赶紧逃之夭夭。

  好险,差点被逮到。性骚扰果然有其风险。远离是非地的公车站之后,村越
转身躲进四周的商店街,稍微喘口气。听说圣香的学生,全是一些温驯且无力反
抗的女孩,难道说原本的情报就有误?还是途中生变,不管怎样,资料一定得重
新修正。顺便向『K先生』抱怨几句。以这件事向他要求更多有利的情报。无时
无刻都想趁机捞一笔的村越,已经开始研究该拿什么来勒索对方。于是……

  「喂、你。」

  忽然被叫住,回头一看,完全丧失防备能力的村越,露出一脸罕见的惊讶表
情。原来声音的源头,正是被他性骚扰的猎物!!圣香学园的女学生。

  「哈啊、哈啊、终于追上你了。」

  似乎是用跑的追上来,呼吸显得慌乱急促。性感的神韵实在令人想入非非。

  但是,如今这种节骨眼,绝非是想像那种事情的时候。

  难道她发现我也是色狼了吗?村越强忍心中不安,故意装成平时面无表情的
样子。

  「那个、刚刚、真的很谢谢你。」

  少女的发言,超出村越原本的假设。无意中咦了一下。

  「刚才你不是和我一起逮到了色狼吗?因为我想谢谢你,所以追了上来。」

  「没、没什么……那点小事,算不上什么……」

  「不、我倒觉得你这个人相当的勇敢。」

  嫣然微笑的少女,静静看着村越。相对地,村越则仿佛不太舒适似的,全身
感到轻飘飘的样子。被别人,尤其是被这么可爱的少女,一下谢谢一下赞美的情
形,还是生平以来的第一次经验。少女仍旧继续说道。

  「我、叫做矢野绿。事实上、假如方便的话,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开、开什么玩笑!村越这下终于清醒过来。绝对不可以被眼前这可爱的脸蛋
与美丽的翘臀给迷惑。要是刚才性骚扰风波的真相被公开的话,或是被追问为什
么会搭乘那条路线的公车时,又该如何是好。虽然明知道多说无益,然而偏偏村
越身上却穿着私立黑虹学园独具特色的制服。虽然责怪自己太过粗心大意,但是
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至少,村越就读的学校已经曝了光。

  尽可能不要引人注目,是村越行事的作风。为了今后的『活动』,不至招来
祸害,这一点绝对要贯彻到底。既然如此,接下来应该采取的行动只有一个。

  「我叫做什么并不重要!再见了!」

  留下这句话之后,村越一溜烟地逃跑了。

  深夜……村越关在自己的房里,坐在桌前,看着桌上的电脑荧幕。

  打开平时两人专用的网路聊天室,『K先生』早已在线上等待。村越一进入
聊天室,马上敲下抱怨的字眼。不用说,谈论的内容当然不外乎今天早上,圣香
学园的女学生事件。心里所有的诅咒,全都混杂在聊天的字句当中。明明今天应
该是瑰丽的色狼纪念日,然而却只是白白浪费体力和时间。不仅如此,这样的恶
运在上学之后继续延烧。这对村越而言,早已是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事情。然
而村越却刻意夸大自己不幸的遭遇。话虽如此,村越毕竞是聪明人。他只强调自
己差点陷入被发现的危境,并将原因归咎于情报不正确的结果。于是,『K先生』
诚挚地向他道歉。仿佛预料到村越发生的灾难似的。

  『很抱歉。为了表示歉意,我想送你几样礼物。希望你收到后能有所用处…
…』看着画面中并排的文字,村越耸了耸肩。反正一定是录影带或书籍之类的东
西,既然对方说要送,当然没有理由拒绝。村越将设在邮局里的私人信箱告诉
『K先生』。信箱是他假冒父母的名义申请的,理由是家中信箱遭人恶意破坏。
实际上,是村越为了要方便收取,透过网路拍卖订购的物品,或是邮购购买的商
品之用。

  早早结束聊天室的对话,村越飞快地跳上床。准备在手淫之后,自然地睡着。

  无论是多么筋疲力尽的一天,也绝对保有手淫的体力。要是连自慰的体力都
没的话,那宛若是宣告他的人生终结。这是村越一贯的主张。

  要选哪个女孩呢。今天也算是多采多姿的一天。想起早上圣香学园的女孩…
…,似乎叫做矢野绿吧?她那Q软的臀部与大腿。还是,班上的校园美女,身穿
体操服的样子,或是游泳队的女孩,穿着泳装的清凉模样。还是选班上的女导师
……不行,虽然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一想到她凶悍的模样,就令人想打退堂鼓。

  选她是被虐待狂才会做的事。

  脑海里不断地妄想。村越的右手更加握紧了股间那根兴奋地发烫的小弟弟。

  过了好几天一成不变的日子之后,某一天,村越于放学途中顺道去了邮局一
趟。

  那一天,正是『K先生』送达寄来礼物的日子。在邮局柜台顺利领取了物品,
看起来并不怎么大,但是却满有重量的。应该是DVD,或是录影带吧。虽然无
法太过期待,却也让人满心欢喜。村越一边习惯性的观看四面的动静,一边踩着
轻快的步伐,踏上回家之路。

  一吃完晚饭,村越便沉默地躲到自己的房间里。家庭团众等的场合对他而言,
根本就没有必要,况且在现实生活里,已经有好多年不曾认真地与父母亲交谈过。

  不用说,双方不会过度干涉彼此的作息,表面上不过是勉强维持住一个家的
样子。

  随兴朝椅子上坐下来的村越,迅速地打开包裹。心想假如这个东西没有用的
话,只要再向『K先生』抱怨个几句就行了。虽然拆开包装纸下的箱子,但却隐
含着一种想要刻意压抑自己过于期待的想法,而一边思考着对『K先生』抱怨的
字句。接着,他看见箱子里的东西,看起来像是扩音器,也像是野战生存游戏中,
队员里所拿的那种,类似玩具枪之类的东西。一封注明着村越姓氏缩写的信,也
同附于这件包裹里。村越首先将信拿了起来。想当然尔。这封信是『K先生』写
给他的。大略看了一下整齐的字体。

  『依照约定,送上我聊表歉意的礼物。这个东西叫做』催眠导入机『。使用
方法很简单。只要对准你想要催眠的对象,扣下扳机数秒即可。以下简单说明其
原理……』一时之间,实在令人难以相信。这种外表看似玩具的机械,真能如对
方所说的可以达到催眠的效果吗?不可能,假设就算真的是照字面上解释的物品,
那么为何他会如此轻易地将这么好用的东西送给别人呢?照常理来判断,理应将
此视为自己私人的宝藏而独自享用才对。村越一边自问自答,一边继续看着文章
的内容。

  「有关M君对性方面的想像力,老早以前我就感到相当佩服。我认为你一定
可以比我更有发挥的空间。虽然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但是日后倘若你能将使专
心得,整理报告给我的话,我将感到无比的荣幸。报告的范围,你可自行斟酌。
当然,日后我会另行奉上别项赠礼,以答谢你制作报告的辛劳,希望你可以答应
我的不情之请?」

  原来如此。换句话说,就是要我测试这台古怪的机器。既然如此,对方的用
意也就能够理解。这样也好。太棒了,顺利地收下它。但是,首先应该确认它的
性能。

  此时,在楼下享用晚餐的父母,如往昔般高兴地聊着天天一成不变的无聊话
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