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桌 发表于 2011-01-29


  公元2000年8月,湖南长沙的城运会工地,在建设中的体育中心工地中发现了又一古墓,从中出土了大批文物。其中在一独立石室中取出了九座铜鼎,一把古剑,皆为稀世奇珍,虽已深埋千年却仍如同新铸。经多位专家考证,这九座铜鼎应是大禹治水时,分封九州之域而铸的神鼎。而另一把宝剑之出处无法考究。只知其式样古朴,按古墓之龄应至少为千年古剑,但用尽各种方法却验不出为何时所铸。这九鼎一剑出土之时已是惊世之闻,而经考证之后更成了国宝。

  时为2001年1月,这九鼎一剑经国务院批准就要送至北京珍藏,但应湖南省各届人士之请求,仍决定在省博物馆公开展出半月,而后起运,这消息一经媒体公布,顿时把长沙市的老老小小全给惊动了,一时间整个博物馆给挤了个水泄不通。

  这天,展厅之中来了一人,便是本书的主角(至于主角的外貌当然是……以下省略三百八十八字)市第×中学高三学生李定国(自然就是小弟我了,不过假名啦),本人自幼酷爱武侠小说,常自许道这天下本无武功,不过为人所创也,我身为新时代的骄子难道反不如古人乎,自七岁起就打坐代睡,平时常学书中大侠晨看江水,夜观星相,又见花草树木之枯荣,可已十年有余也不见有所成就。

  不过倒也无病无灾,身体健壮。父母有见如此也听之任之了。我前日从新闻中看到了消息,便趁寒假之机也来一观神物。

  进得厅来只见在近千平方米的大厅中央摆着十个立体玻璃柜,按九鼎一剑出土时所处位置摆成五角形状,剑处中央,外围两圈,一为四,一为五,九鼎环绕。众观者穿梭其中皆是聚精会神目不斜视,赞叹之声不决入耳。

  李定国信步走倒一鼎之前,见旁边说明中注,此鼎上绘有古荆州之山川地貌,故命名为荆鼎。细观此物其上除有清昕可见的地图,另有若干古字花纹,其精细之处真鬼斧神工矣。我正定神细看之时忽得心中一动,原来本人自小打坐代睡,时至今日其胸腹之间常有热气运行,尝自认为是内气有成,可是自已对经脉穴道不甚了了,又无名师指导,这股热气便时常在体内乱窜,无法控制,方才细观神鼎之时那股热气竟自寻路径循环流动起来,我猛的转念,这鼎上花纹难道是内功心法,这鼎仍古之神物,果是大有可能。

  有此念之后,我更加仔细观看神鼎,同时心中将热气循环的路径默记下来。在神蕴其中,优然自得之时。忽似听得有声自远方飘来,不由一惊,神魂归体。

  「先生,先生。」我寻声望去,一名讲解小姐立在身后。「对不起,先生我们要下班了,请您明天再来好吗。」

  「你第一次见我就爱上了我,是不是?」我方才一直在回忆我和她相识的过程,得出了这个结论。在我的注视下,她的目光躲开了「是的」虽然这两个字跟蚊子叫的声音差不多,但也没被我的双耳漏过。闻言后的我心中不由暗升起一股英雄气。不由得双手紫握她双肩,双眼紧盯她的俏脸「真的」这两个字中含有多少喜悦,多少震惊。

  而今天,现在有一位如此成熟美丽的职业女性承认第一次见面就爱上了我,怎么能不使我惊喜异常。我又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为什么喜欢上我?」

  我打断了她的话:「接着你知道了我是学生,你不敢再向我表达爱意,就对自己说只能当我的姐姐。」

  「嗯!」她用最简单的音节回答了我。

  「好!你就做我的姐姐。」在四目交织中我说道:「做我的爱人姐姐。」我用最坚定的语气作出了决断我做出的表白深深的震憾了她,在她惊愕不己之时。我坚定的把她压倒在床上,温柔的封住了她的双唇,双手也在她美丽的躯体上游走不定。身下的美人儿姐姐,开始回应我的动作。在唇舌交缠之际,我开始为我的迎阳姐姐解除身上的附累。她满脸羞红,紧闭双眸,任我施为。我为了更方便动作,恋恋不舍的暂离那逍魂的樱唇。转眼一幅玉女裸睡图妙手天成,我身上的热血不禁沸腾起来,三下两下就向美人儿姐姐看齐了。

  「迎阳姐姐,我的爱人姐姐,小弟来了呵!」她闻言后双目闭得更紧了,双手护在前,一副待宰羔羊的模样。我将她的双手移开,饱览迎阳胸前美景。那两团白皙柔嫩的美乳映入眼帘,双峰挺立,腰细臀坚,阴部一撮细毛,井然有致,阴唇嫣红丰厚,两腿修长匀称,真是人见人爱,成为对我无与伦比的巨大诱惑。

  我再也无法忍耐,一手揉着美人儿姐姐坚挺的酥胸,一手则是下探那迷人的细谷。那丰腴的胸部,拥有妙不可言的触感,兼具娇嫩与韧性,一捏便有反弹,令我爱不释手。接着又爱怜的吻上她的双唇,并在她全身姿意抚摸、按揉,更微微分开她的大腿,慢慢地触及迎阳那细水长流之处,用中指稍稍探了一下,再用两指扳开阴唇,只见里面鲜红嫣嫩,掺着晶汁,让人好不怜爱。美人儿姐姐发出急促的鼻息,那朦胧的双眼似睁非睁,像是未解的宿醉。

  经过一阵亲吻抚摸之后,我将她双腿分放自己左右腰际,抓着光滑细嫩的大腿摆好了架势,准备直捣迎阳姐姐的禁地。「好姐姐,弟弟我一定让你欲仙欲死,一解相思之苦。」

  我的长弋已入玉门关,便不再猛进,轻轻的抽插起来,先在阴户口轻插,待得数十下之后,迎阳姐姐眉目舒展,双颊潮红,我知道她已苦尽甘来,于是放心的深插浅抽,继之忽快忽慢、轻顶慢揉,接着又狂抽猛插的数百下,美人儿姐姐的呻叫声与我的动作自然合拍,仿乎是跟着乐队指挥的指挥棒一般,我抽插得快时,她的叫声也快,待我抽插得慢时,她的叫声也随之而慢,简直如同在为我敲边鼓打气。

  我采取的是龙翻之势,清楚见到迎阳姐姐承受自己利器时,那含羞带怯,彷佛急乐,却又旁徨无助的表情。看着这样的表情,同时满足了我的征服欲与爱意,使我更亢奋了,不住的在好姐姐的阴户中进进出出,勇猛异常,交接处啧然有声,水流四溢,好人儿的丰臀随着我的抽插抬高伏低,双手像是无处可附,四处乱抓,口中胡乱的叫爽,剧烈的摇摆下,美人儿胸前双乳荡起了迷人的大浪,雪白的乳球快速振动,和着晶莹的汗液,发出轻微的湿润声响。但在我的胸膛压上去后,乳浪便告终止,趐胸变作了各种淫靡的形状。

  迎阳姐姐在羞意、痛楚和愉悦中,陶醉地叫着,叫声还相当清纯。不过肉体的表现就淫荡得多了,全身又黏又湿,股间肌肉拼命紧缩,稚嫩的膣穴尽量地收缩、吸纳,内壁的皱褶像是无数的小手,温柔而热烈地抚弄着,像要把我的宝贝所积蓄的精力全部挤出来。

  我这时忙抽出宝物,让她冷却一下,并把阿姐抱起,让她俯卧在床,令人目眩神迷的双臀高高翘起,再用我那得到神助的长枪杀入了她的肉洞中,又开始了急速抽插,直到美人儿姐姐一直告饶,瘫倒在床上,我才缓缓拔出阳物,但却仍维持着一柱擎天之势。

  待她幽幽醒来,发现自已赤身裸体躺在我的怀中,不由得娇羞不己只往棉被下躲。这怎么能行呢!在她昏睡之时,我己功行几周,发现内力不但全复,还隐有增加之感。只是方才正爽之时忽得没了对手,小弟弟还好大的火气没消了,怎么能让我的迎阳姐姐就此罢兵呢?我抓住了迎阳姐姐的小手把它带到我的胯下,按在了我那粗大坚挺的长枪之上,「好姐姐,你看……」美人儿姐姐顿时如遭电殛,粉脸刹时浮上一层红晕,一副不胜娇羞之态。

  「定国,你太历害了,姐姐实在不行了。」她的小手握住了我的宝贝,抬头向我告侥。

  我将嘴凑上她的樱唇,一阵绵密的轻吻。「饶了你也行,但你要听我的话。」她连忙点头,「好弟弟,姐姐什么都听你的。」我按着迎阳姐姐的头伏到自己的胯下,「你答应要听我的话,那就试试口交吧。」她默默地跪到了我的两腿之间,咬了咬牙后似乎是下了决心,毅然张大嘴,一口将我的肉棒含住。

  看到美人儿姐姐肯为自己口交,我不禁得意万分,轻按着她的头让她上下的套弄,兴奋道:「不要只是用嘴含,舌头也要动一下,就是这样,姐姐你真聪明,天生就是口交料。」

  同时一手还滑到她那如绵缎般的背脊上轻柔的抚弄着,不时还用指甲轻轻刮弄着她的背脊骨,另一只手则在胸前玉乳轻揉缓搓,顺便还溜到秘洞处逗弄那颗晶莹的粉红豆蔻,轻轻梳动被蜜汁润湿的阴毛,顿时又将迎阳姐姐弄得鼻息咻咻。她不堪如此高明的挑情手段,只见背脊一挺,两手死命的抓住我的大腿,吐出含在口中的肉棒,高声浪叫道:「弟弟,好舒服,姐姐再不能离开你的肉棒了,小穴好空虚、好酸痒,求你快允满她。」

  我怎么能让好姐姐失望,抱着她坐上了我的小弟弟,又一场风月之战就这样

  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