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zjjzj520 发表于 2009-04-18
不被人看好的恋情

  和蓝雪儿认识已经三年了。

  三年前,我刚刚结束一场苦涩的初恋,从外地回到徐州。我进了一家大酒店做服务员,每天在浑浑噩噩中打发时光。身边美女如云,我却不为之所动,心灵的伤痛告诉我,对爱情只能绕道而行。

  蓝雪儿那时在店里做迎宾小姐,她身材窈窕,肤若凝脂,每天袅袅婷婷地站在那里,就像酒店的一道风景。也许是对我有几分好感吧,她时常来帮我收拾台面、打扫卫生。我很感激,但也没多想什么。一天晚上,我们在网上不期而遇,蓝雪儿突然对我说,她喜欢我!这令我感到突然,想起我那夭折的初恋,心里的创伤又在隐隐作痛,我婉言拒绝了她。

  可是,蓝雪儿却仍一如既往对我,只要一有空闲,就会过来帮我,毫无怨言。我很感动,渐渐的也在心里接受了她。那天下班后,我们一起去逛夜市,两个人肩并肩,不知不觉中手就拉到了一起,俨然一对情侣。晚上回到家,我翻来覆去想了一夜,第二天还是拒绝了她。蓝雪儿很失望,眼里似乎有泪花在闪动。可是第二天在店里相见,她依然热情相助。我情不自禁地又和她走到一起。

  店里有个同事比我大十岁,为人热情义气,我叫他大哥。大哥十分关心我,每当我工作遇到麻烦,他都会帮我,我也把他当成亲哥哥。得知我和蓝雪儿一起,大哥坚决反对。他三番五次地劝我,说蓝雪儿是那种爱吃、爱穿、好花钱的女孩,不适合我。我也知道,在店里同事们的眼中,蓝雪儿自私不关心他人,但一看到她如花的笑靥,我又不由自主地和她亲近起来。

  我们每天下班都在一起,不是去吃饭,就是去逛街,几乎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我知道大哥是为我好,就下意识的躲避他,可大哥对我的事还是了如指掌。一天,大哥在下班的路上等到了我。“弟弟别折磨我了,我不想失去你!”说这话的时候,他眼里有泪光在闪烁。大哥说他辞职了,要去外地开店,嘱咐我好好保重,特别是处理好个人问题。

  大哥走了,我的耳根也清净了。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证明给他看,我和蓝雪儿在一起是幸福的!我辞去了酒店的工作,在朋友的店里承包了水果吧,蓝雪儿当营业员,我主管业务。开始生意还很红火,可每月几千元的收入,禁不起我们的挥霍,最后只落得当个“月光族”。

  那时我和蓝雪儿已经同居,而且她还流了产。她把我们的事告诉家里,遭到了家人的反对。蓝雪儿据理相争,天天跟家人吵闹。不久我把水果吧转让了,找了两份工作,白天到银行上班,晚上去歌厅做保安。蓝雪儿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于是赋闲在家。

  爱情是无法替代的

  我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这些年都是我独自在家。寂寞的日子有蓝雪儿陪伴,我便有了精神上的依赖,与她难舍难分。可是她的父母不同意她住我家,以“家里开了店,需要人手”为由,让她回去。人分开了,心仿佛也隔远了,那段时期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问她什么原因,她避而不答。追问再三,我才知道她父亲又给她找了个有房有车的男友,是做煤炭生意的,他们已经开始接触了。

  我的心一下子跌进了冰窖,一种从未有过的绝望攫取了我的心。我只有白天黑夜拼命工作,在忙忙碌碌中排遣缓释不掉的心痛。在KTV,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娜娜,她也刚刚结束一段恋情,两个同病相怜的人走到一起,我们互相安慰,互相怜悯,一起去吃饭,一起去唱歌,填补心灵的空虚。

  稀里糊涂地,就这么过了一个多月,虽然和蓝雪儿失去联系,但我心里无时无刻不想着她。一天,她来到我家,泪眼婆娑地说她还想回来。我喜出望外,但仍然口是心非地说“考虑考虑!”恰巧那时我出去,蓝雪儿拿起我的手机,看到了里面那些我和娜娜缠绵的短信,顿时泪如雨下,她哭着踉踉跄跄地出了门……我想让她冷静冷静也好,就没追出门。

  第二天晚上,蓝雪儿又来找我,她要我打电话和娜娜马上分手,可我又犹豫不决了。她抢过我的手机就打,告诉娜娜:“我和子洋就要结婚了!”娜娜本来就知道我和蓝雪儿的事,闹了一场后,她平静地和我分了手。蓝雪儿又回到我身边,失而复得,我分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感情。那段日子,我们过得很开心,连走在路上都仿佛风清云淡……

  只有我在风中哭泣

  蓝雪儿走了,可是不到两天,我又忍不住给她发了短信,约她出来吃完饭。下班后,我在冷风中苦苦等了一个多小时,她才出来。

  春节过后,我帮蓝雪儿找到了工作,在一家大型商场做营业员。有了稳定的工作,稳定的收入,她脸上的笑容也灿若云霞。我依然做着两份工作,由于整日上夜班,经常是我来了,她就该走了,在一起的时间愈来愈短,招致了蓝雪儿的怨声。

  吵来吵去,我们渐渐找不到过去的感觉。二月份时,她去南京学习,那天我在网上查了她的电话,显示她已回到了徐州。可是我往她家打电话,她家人说她没回来。蓝雪儿却称自己在南京,她的谎言让我感到了隐隐的不安。见面后,我终于“诈”出了实情,蓝雪儿承认她结识了一个网友,对她非常好。

  我的心顿时一凉,问她:“咱们分手好吗?”她很坚决地摇摇头。一股怒火在我心中蔓延,我赌气赶她走,要她立刻搬出去。蓝雪儿流着泪保证:“以后再不会这样了!”一场风波终于平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