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 发表于 2012-01-12


  金昶伯回来了。

  把签约风波的种种不快留给过去,带着对曲棍球事业从未改变的执着和对新岗位的满心憧憬,老金时隔三年重执教鞭,这一次,他成了上海女曲的主教练。

  今天,新组建的上海女曲就将正式集结。“用三年时间系统地、认真地训练,相信这会是一支有希望的队伍。”尽管手下都是新兵,老金对自己和球队依然充满信心,“现阶段,我的目标就是尽全力帮助上海女曲更好地发展。明年全运会成绩不好说,但未来肯定会不错。”

  春节假期只休两天

  没有另租公寓,只身来沪的金昶伯把“家”安在了莘庄第二少体校的一间普通宿舍里。推开房门,他正在电脑前忙着制定训练比赛计划。一旦投入工作,老金又回到了“工作狂”的模样。

  金昶伯的计划,长达三年,细到每天。从明天下午开始,他就将正式带队集训,即将到来的春节假期,也仅安排两天休息。“第一阶段32人,第二阶段40人,我会从这72人中挑出35人,加入我的新队伍。”老金介绍,参加前两阶段集训的72名队员,都是经过全市“海选”的好苗子,“她们从600人中脱颖而出,虽然大多没有练过曲棍球,但身体素质出众,都有练体育的底子。以我的经验,经过两三年刻苦训练,能够培养成不错的女曲队员。”

  老金的自信,绝非凭空而来。“1981年我在釜山组队时,大部分队员都是普通的高中女生,头一天训练连跑圈都完不成。”经过一年多“魔鬼训练”,队里向韩国女曲输送了数位队员,韩国队在1982年的亚运会上获得亚军,而此前一年的亚洲杯上她们还只是第九。在老金看来,现在这几十位上海队员的运动底子,要强多了。

  给每一位孩子机会

  除了精心挑选的35位新人,金昶伯的队伍中还有15位“老”兵。

  说“老”,无关年龄和球龄,只因她们都是原来那支上海女曲的队员。“她们要求回来,我应该给孩子们机会。”把过去的不愉快放在一边,老金主动与这些曾经反对他入主的队员交流,“我对她们说,不管回不回来,我们都可以谈谈。最后有三名队员依然选择离开,但我给过机会了,做了自己该做的。”

  其实,在回归的15名队员中,超过半数也都是没有任何比赛经验、刚准备调入一队的新人。她们将与另外的35人组成上海女曲50人的新班底,其中一线队30人,二线队20人。而包括程晖、崔英彪等在内的前任教练组成员将不再归队,由闵行区体育局另行安排。

  追求完美从细节开始

  比弟子提前三天入住基地,金昶伯也有意早些适应莘庄训练基地的环境。虽然挂帅国家队时没少来上海集训,但这次毕竟不同,等待老金的将是一场“持久战”。

  熟悉金昶伯的人都知道,训练场上堪称“魔鬼”的韩国人,生活中对队员们的照顾总是细致入微。这不,第一天在莘庄基地的运动员食堂吃饭,老金就对餐具的卫生问题提出了意见。

  “看着刚刚结束训练的运动员先回宿舍拿餐具,满身汗水冲到食堂,吃完饭随便洗洗碗,又将餐具带回宿舍,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在老金看来,作为职业运动队,除了提高运动成绩,更应注重运动员的身心健康,“自带餐具太不卫生了,很容易让病菌入侵身体,尤其是夏天。这不仅有损队员健康,也可能给队伍带来非战斗性减员,所以我提出餐具应由食堂统一消毒管理。”

  过问了“食”,金昶伯还得操心“衣”。再三叮嘱工作人员为所有队员备齐装备后,老金又从房间里拿出一个多功能围脖,边演示边问:“韩国很多运动队都用这个。既能当帽子,又能当围脖,冬天室外用很好,给每个队员发一个如何?”

  为了运动员衣食住行的每一个细节“较劲”,甚至曾为此跟管理层动气,金昶伯对自己的生活,却一直以来都是“过得去就行”。出门前,老金从摊在地上的箱子里翻出一件西装外套穿上身,“衣柜太窄,只挂得下训练要穿的运动服,这些衣服就这么放着吧。” 本报记者 谷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