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bird1530 发表于 2015-09-19


  【性吧原创】春暖花开,性吧有你。欢迎加入http://--原创作者:bibird1530

  第四节    楚临峰抱美说淫器 卓玉碧放情开欲门

  楚临峰瘫在床上,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发泄得如此淋漓尽致了。卓玉碧除了喘息,一无所能,双眼此刻才能睁开,兀自细细回味着那销魂蚀骨的快感,仿若退潮,不甘就此消逝。性吧首发

  休息片刻,卓玉碧起身摸索着套上楚临峰的衬衣,伏在他耳边呢咛道:“陪我去洗澡吧。”楚临峰顺从地接过她塞过来的浴巾,裹了下身,手拉着手走进卫生间。

  卓玉碧从容脱去衬衣,毫无羞色。楚临峰解下浴巾跟着她,不想她一抬腿蹲上马桶,他就站在她面前,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她一抬头正对着他软下的阳具,眼光上转,妩媚一笑,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睾丸,进而握住他的肉棍揉了揉,再次看着他娇媚地笑,一张俏脸上潮红尚未褪尽,媚眼含春,尽是被征服的愉悦神色。

  她站在淋浴蓬头侧边,开了水调试水温,动作优美自然毫不造作。性吧首发

  楚临峰就那么站在旁边看着她,心里再次激动起来,这感觉很美妙,虽然这不是第一次和女人一起洗澡,却从来没有这种美妙的激动。这是他第一次对她的玉体一览无余,他就站在那里痴痴地欣赏着她的美。

  水温调好,卓玉碧站立在喷头中央,旁若无人地冲洗起来,且不断地扭转身体,仿佛向楚临峰展示自己全方位的美。她长发如丝,高额头,却眉眼清秀,鼻梁挺括,双唇厚薄适中。玉乳圆润高挺,两粒粉嫩的乳尖好似玛瑙雕成,柳腰纤纤,娇臀挺翘,好似流玉凝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稍稍有些柴,不够丰润。平坦的小腹之下,一片凄凄芳草,阴毛上部微宽下部略窄,却不是杂草丛生的样子,正是他最钟爱的形状。至于那一双修长挺拔的玉腿,楚临峰已不知如何描述,除了皮肤稍欠柔润,这女子的上上下下都让他入骨地喜爱。他感叹于没想到她稍显瘦弱的骨骼体架,却拥有一对足够丰美的乳房。]想想闻慧的黑肤黄发肥乳粗腿,楚临峰越发知道刚刚伏在自己身上疯狂而淫荡的尤物是怎样的稀世珍宝。

  看着水流顺着曼妙的身子软软淌过,散发着异常的光泽,楚临峰的玩意儿再次发紧,快速翘挺起来。卓玉碧从脸上抹去水流,张开眼便把这一幕看个真切,随即倩然一笑,向楚临峰眨了眨眼睛,笑容里尽是促狭和调皮,和刚才的淫荡模样判若两人。紧接着转过身去,身子微微下蹲,大腿微分,双手在身前动作着。楚临峰知道她在清洗阴部,想着她纤纤玉指划过娇柔阴唇的景象,终于按捺不住,走上前去,走进温热的水幕里,从身后将玉碧抱个满怀,双手毫不掩饰捂上双乳。卓玉碧站直身子,两片香臀便顶上楚临峰的肉柱,他不得不屁股向后微躬,为挺起的阳具腾开空间。卓玉碧转过身来,向他努嘴隔空虚亲一口,压了些沐浴露开始为他涂抹,楚临峰垂了双手,任她的一双柔荑在他身上肆意游走,那种温软娇滑的感觉令他闭目享受着。她涂抹得很仔细,从脖颈到腋下,从前胸后背到腹间臀部,大腿小腿面面俱到,最后才是阴毛睾丸和昂起的阳具,甚至推开包皮,露出红涨的龟头,将那道肉沟也涂满泡沫,最后还顺势握了肉棒撸动几下。这令楚临峰一下子想到她那充满滑腻淫液的玉洞,一把紧紧搂了她,令两人的身体尽可能多地接触并滑动着,鸡巴就顶着她的小腹。

  卓玉碧在楚临峰怀里转身背对,伸手将楚临峰肉棒按在自己两片臀肉之下,拧了拧娇臀,那肉棒便在自己阴唇上滑来滑去。楚临峰再也忍耐不住,抱着她移入水帘之中,急匆匆分开身体。卓玉碧淫情荡漾,却故意向后靠在临峰怀里,娇臀扭得几扭,转头在他面颊亲了一下,笑眯眯的,内容丰富。楚临峰下体胀得生疼,鸡巴快要炸开,一手按着她阴阜,一手推她的后背,玉碧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配合地上身微躬,双手扶住墙壁,分开双腿,等待着那肉柱的再次深入。楚临峰却先把阳具上和她阴唇以及周围的泡沫洗去,顺便探了探玉洞里滑腻的淫液。

  “这个男人倒也细心。”卓玉碧这么想着,就觉得硬弹弹的东西抵在洞口,紧接着娇穴内突然饱胀,快感轰然随着温热的水流四散奔流,一股气息由阴道发起,顺小腹冲上心尖儿,颤了颤,随即顶上喉咙,不自禁吟出声来。性吧首发楚临峰握着卓玉碧两只颤微微的大奶,屁股一下一下缓慢而有节奏地挺动,每一次都深插到底。数十次之后,楚临峰激情泛起,正要再次加快速度操干这个令他欲仙欲死的娇娘,卓玉碧却突然站直了身子,转过身来,浅笑着看他一眼,随即很自然地低头握了他的男根,套动几下,一边给他洗阴茎,一边柔柔地说:“你一宿没睡,别累着了,吃太多会撑着的。”楚临峰有些感动,却舍不得在她娇柔仙洞里翻江倒海的神妙滋味,怕这夜过后芳泽难觅,一边在她双乳上轻轻揉摸,一边说道:“是我喂你在吃,怕你吃不饱,我的肉还算耐吃。”卓玉碧知他心意,贴上他胸脯,伏在他肩膀柔声道:“我也没睡好,反正是周末,我们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我让你痛痛快快玩儿。”楚临峰看看窗外已有微微的天光,一眼没睡,又经过一场鏖战,已感体力透支,被热水一熏,又得知这不是最后的美宴,心气一松,顿觉乏累,便道:“去酒店。”

  楚卓二人穿戴整齐,天刚刚亮,便依偎着走出玉碧的住所。今天的玉碧精心打扮,比昨日判若两人:一头黑亮的长发披散开来,耳际发上别了只彩光闪亮的头花,修眉描目,脂粉薄施;上身穿一件正红色短袖纱衣,下身一条黑色短裤,脚下一双红色休闲鞋。性吧首发没带乳罩,好在纱衣衣领在双峰之上结出两团褶子,恰似两朵怒放的玫瑰,巧巧遮住一双玉乳,纱衣下摆稍长,两侧开衩,小妮子巧手将左侧下摆掖进短裤,右侧开衩随风摆动。旭光洒下,透过薄纱,玉碧纤腰扭动,袅袅婷婷,瞬时间光彩照人。楚临峰心神荡漾,一把揽过纤腰,心满意足。

  两人驾车驶出人口稠密区域,在风景优美的城北一家北斗大酒店住了下来。一进房间,便觉腹内饥饿。楚临峰从背后一把抱住正待烧水的卓玉碧,在耳间说道:“我饿了。”玉碧扭头在楚临峰唇上轻轻一吻,说道:“那去吃啊。”

  “舍不得下楼。”楚临峰双手攀上香峰,柔柔握着。

  “那怎么办?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玉碧浅浅一笑,头向后仰,倚在楚临峰肩上,两手交叉抚摸着他按在她双乳上的净白细腻的双手上,心道:“这双手现在真的是我的!”

  “是色与食不可兼得!”楚临峰心荡神摇,亲了亲她脖颈。

  “反正我不怕饿,我有的吃。”语声刚落,卓玉碧一只手已经按在他微微鼓胀的胯间。“你想怎么吃?用哪张嘴吃?”楚临峰就觉得内裤越来越紧。

  “这张行吗?”玉碧另一只手握了他手向自己阴阜探去。

  “我想让两张嘴都吃。”

  “想得美!”卓玉碧白了他一眼,手却从他裤带里伸下去,一把捉了那根支棱棱的肉棒套动起来。楚临峰扳过她身子,按在床上,三把两把剥得她只剩内裤。她吃吃的笑。他蹲在床边,分开她双腿,探头在她私处仔细观瞧。内裤只是一片镶了蕾丝边的淡黄色薄纱,那片芳草萋萋的蜜洞胜景一览无余。伸指探去,已经湿了。楚临峰俯下去隔纱亲吻那个玲珑蜜洞,鼻端似有淡淡香气,心下惊异:“莫非此女穴能生香?真乃仙器!”情不自禁将鼻子抵住仙器,像要将鼻子塞进香穴。卓玉碧吃痒,俏臀一缩,吃吃嬉笑不已。

  楚临峰被这浪浪的嬉笑撩拨得急慌慌不及除衫,只解了腰带,向下一扒,挺昂昂的阳具扑棱棱横空而出,纵身扑将上去,架起两条粉腿,从玉臀下扣住内裤腰边向上一提,粉嫩嫩一张小穴便张在肉棒前端。还没进入,玉碧就已呻吟声起。性吧首发楚临峰熟门熟路,两胯一沉,鸡巴连根插入,丫头大腿上挂着的薄纱小内裤就在他眼前舞动。玉碧被突然的插入刺激得连声叫喊:“轻点轻点!”

  可能是觉得这次操屄是一次餐前甜点,也因为却是累极了,楚临峰根本连换姿势的想法都没有,只是一插进去,就开始狂插猛操,一鼓作气操干百十次,想在这美屄里再射一次。不想玉碧咿咿呀呀的叫着叫着,却突然没了声息,面色潮红,眉头再次皱在一起,双手紧紧抓着床单,发出嗤嗤的声音,继而嗤嗤笑出声来。

  楚临峰觉得奇怪,动作慢了下来。却听玉碧叫道:“停!”临峰一愣,玉碧双腿一曲,向旁边一扭,小屄里的鸡巴便脱了出来。看着傻呆呆的男人嬉笑道:“别累着了,这整个一天都是你的,去吃饭吧。”

  待玉碧飞速穿好衣服,见临峰还在撅着鸡巴愣看着她,不禁噗嗤乐了,伸手抓着那根支楞楞的东西一拉:“走啦!”又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轻声道:“回来我还要好好吃呢,吃饱它!”握着肉棒的手微微用了用力。

  楚卓二人下楼行得数步,见街边有一羊汤馆,楚临峰嘴里馋了。性吧首发他往日酷爱打篮球,每每运动过量,就会馋这一口羊汤。就是这脚步微一迟缓,一转脸的功夫,卓玉碧便已察觉,说去喝羊汤吧,闻着还挺香。

  两人点了汤,找了临窗的位子,坐在同一侧看街边的人来人往。楚临峰便有了感慨,刚要开口说话,却见卓玉碧眼睛直直看一个地方。顺了她眼光看去,见街对面走过一个少女。那女孩头戴白色棒球帽,曲发披肩,耳际彩光闪烁,淡黄长袖丝衫,雪白超短裙,脚上一双蓝色亮皮长靴,把一双腿衬得粉嫩修长,比起卓玉碧还真不差多少。看似穿戴简单,气质却颇为时尚。只是短裙有些过于短了,一步一摇间裙边摆荡,大推尽处阴影忽隐忽现,几乎要看到内裤,又看不到,在观感上像是就没穿内裤。正思乱间,突然觉得腿根剧痛,差点叫出声来,一回头看见卓玉碧故作狠狠地目光。楚临峰嘿嘿一笑,刚要解释,卓玉碧却道:“她叫沈悦,是我在这儿进修时候一个同学的表妹……也可能是远房的……没搞清楚,是七中校长的外甥女,她就在那个学校读书。去年一起吃过几次饭,玩儿过几次,我们俩处得不错。算来她今年应该刚刚高考完。不知道怎么到这儿来了。怎么样,漂亮吧?”

  “嘿嘿,没看清。”楚临峰老实回答。

  “光顾着看她大白腿了吧?”卓玉碧狠狠地目光又来了。

  “嘿嘿,比你的还差着不少。”性吧首发

  “最近我这边比较忙,联系就少了,居然在这儿碰见。”

  “那你要去寒暄一下吗?”楚临峰问的言不由衷,这时候时间多宝贵啊,不舍得分开一会儿。

  “不用,有空给她打个电话就行了。”

  羊汤极香,一碗下肚,楚临峰舒服很多,卓玉碧见他吃得香,把自己的半碗也推给他,满眼柔情看着他狼吞虎咽。此后数年二人都数次提起这碗满满滋味的羊汤。

  再度回到房间,卓玉碧调好洗澡水,一边洗一边叫楚临峰同来。楚临峰一进浴室便忍不住摸上摸下,卓玉碧只是不许,说先睡觉。

  楚临峰醒来的时候卓玉碧正枕着他的胸脯抚摸他的肉棒,那话儿已然挺起。楚临峰便伸手捉了她乳房,一边亲了亲卓玉碧的额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睾丸有些胀痛,就想让她给他揉揉,便道:“小卓……”突然觉得有些生分,改口道:“小碧……”甫一出口,便觉不妥,一时间无措,正思忖间,却听卓玉碧扑哧笑出声来,便也笑了。

  “你笑什么?”卓玉碧忽地收住笑容。

  “你笑什么?”楚凌峰不甘示弱。

  “你笑什么?”

  “你笑什么?”

  两人只这一句话乒乒乓乓你来我往,忽地一起哈哈笑出声来。

  楚临峰接着说:“玉玉,你帮我揉揉吧。”

  “揉什么?”性吧首发

  “揉那儿!”楚临峰虚空指了指。

  “哪儿啊?什么?”不想玉玉没看楚临峰,只是把头埋在他胸脯,懒懒对答。

  “就是这儿,我这儿有点疼。”说着握着她手放在睾丸上,“轻轻的。”

  “嘻嘻,”玉玉又想起刚才斗嘴的起源,“直接说不好吗?”说着顺从地轻轻揉着卵蛋。揉得很是舒服。

  楚临峰问道:“玉玉,你们管这宝贝叫什么名字?”

  玉玉只是笑,并不答话。

  “我真的想知道。”

  “你说叫什么?”玉玉并不正面作答,竟然稍显羞涩。

  “我们叫阳具叫阴茎叫鸡巴,”楚临峰一笑,伸手摸着她丝滑柔软的阴毛,“这个叫小屄,你们呢?”

  玉玉微微一顿,却半转了身子,把嘴凑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知道这叫鸡巴,”说着在他肉棒上捏了捏,“这叫小~妹~妹小洞洞小屄。”又拉他手按在她嫩穴上。说完便把脸埋在他脖颈。性吧首发

  楚临峰听她说出“鸡巴”和“小洞、小屄”,刺激得不能自已,说道:“真好听,我还想听!”

  玉玉犹豫一下,再次附在他耳边说:“为什么这么喜欢听我说这些淫话……你想听我说鸡巴,你想听我说小屄吗?我还会说别的,你想听吗?”说着将他耳垂含在嘴里舔了几舔,手在他鸡巴上套弄几下,一边说:“我还会说,你的大鸡巴想插我的小屄吗?”

  楚临峰受用不已,全身麻痒痒,一用力揽了柔腰贴在自己身上,又转身将那绝世尤物压在身下,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身子里。

  碧身子一颤,嘤咛一声,一双妙目眉间含春眼角带媚,喉中发出勾魂之声。

  楚临峰一边没头没脑地在玉玉头脸脖胸上亲来亲去,一边见缝插针的口中喃喃不停:“想,想插,还想听,我的小嫩屄,我想操你的小嫩屄……”

  玉碧只是哼哼啊啊,阴户里有了反应,一边在楚临峰身下慢慢打开双腿,一根火热坚挺的鸡巴便堵在自己淌着香液的痒痒阴唇上。其实玉碧的阴户分泌淫液并不迅速,而且来的慢去的也慢。但是短短半夜半日,这已是第四次性交。已有一段时间未曾有过性事,昨夜第一次刚刚重新适应鸡巴的刺激,刚把淫水调出来,第二次承欢时再接再厉,洞内湿滑起来,第三次插入时浪液未干便又激情洋溢,这第四次就又来了,一时间水波连天。

  楚临峰的屁股挺动,用力挤压玉碧的阴户,鸡巴就顺着湿漉漉滑腻腻的蜜缝一上一下的摩擦着。

  玉玉鼻腔里吭吭着,双手抚摸着楚临峰的屁股,把腿又打开了一些,以此暗示他可以插了。

  “我要插你我要操你……操我的小嫩屄!”楚临峰撑起上半身,拱起屁股,用龟头找她的洞口,却总不得其门,玉玉从夹缝里伸手过去扳着鸡巴对正阴门,楚临峰就势一沉,整根的肉柱一插到底,不由得玉玉闷哼一声,双腿勾住楚临峰双腿,上身抬起,双手紧紧搂住他后背,挂在他身上,愉悦至极,口里却道:“看你像个正人君子的摸样,怎么趴在女人身上就又是鸡巴又是操屄的,真难听!”。

  “难听吗?那怎么说?再说了,谁让你的小嫩屄这么浪。”

  “嘻嘻,是吗?我可不是浪给你一个人的啊……”性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节:11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