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灯和尚 发表于 从前


       第一章  此尤物杀之可惜

  俗话说;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在这朦胧的黑夜里无数罪恶的种子悄悄的发芽。

  ‘嗖嗖’之声在寂静的树林里传出,几道黑色的身影在树林之中穿梭。其中一个身着黑色夜行衣的中年男子肩上似乎扛着一麻袋,麻袋之中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蠕动着,不时发出‘嗯…嗯’之声来表示反抗和不屈“你他妈的,再动老子现在就吧你给上了。”中年将鼻子向肩上的麻袋使劲的闻了闻道“妈的,这香味,这气息,绝对还是他妈的一个处。”

  说道此;中年男子越发的兴奋。“老子受不了了”中年男子拼命的向前奔去。

  “哈哈…哈哈”其余的三人也发出淫色的笑声,跟着也加快了奔跑的速度向树林的另一边跑去。在树林的另一边有一座破旧建筑,此建筑貌似一座庙宇。如此破旧的庙宇应该没人才对,但是在庙宇内却发出了几缕烛光。在烛光的映照下三个已经步入中年的男子。

  “他们怎么现在还没到?”一瘦高的中年男子开口道;“呵呵,方兄,怎么心急了,心急可是吃不了热豆腐的呀!哈哈”一矮胖华服中年男子道;“山路崎岖,方兄可得耐心些啊!”

  “呵呵,到是在下心急了些。让周大人见笑了啊!”高瘦男子回道;‘不急…哼…现在恐怕最急的人是你吧’高瘦男子这样想到。

  矮胖男子可不知道高瘦男子想些什么“别周大人周大人的叫。砸门都是朋友,志同道合的朋友”矮胖男子淫笑道;“哈哈,周兄说的是,砸门都是志同道合的朋友”瘦高男子也发出淫笑之声。

  “他们来了”一站在门口身着道士打扮的高壮男子道;此道士身高马大壮如牛,但面目僵硬如同僵尸般。可是现在也发出一丝丝的淫笑之声。

  坐在八仙桌后面的二人闻言便起身来到门口。只见距离不到二十米的方位有四道人影晃动,其中一人肩上似乎扛着什么东西。见状三人都露出喜色来。

  “大人,人带来了”一个身着夜行衣的男子上前说道;此男子对矮胖男子无比的恭敬。可见次矮胖男子的身份不一般。

  “嗯”矮胖男子双手背后,点了点头道“这次你们都干的不错,回去都有赏。”

  “多谢大人。为您办事是我们份内之事”身着夜行衣的男子答道;“嗯”矮胖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袖袍一付,意识几人将麻袋放入庙宇中,几人哪里敢怠慢。扛起麻袋往庙宇内走去。

  三人互望都露出邪邪的淫笑,也跟着进了庙宇之中。

  四个夜行衣的男子将麻袋放在破旧的桌子上,麻袋还在拼命的扭动着,但是麻袋的结实程度是袋内的物体无法想到的。矮胖男子下颚轻轻扬了扬意识将袋子打开。四人哪还敢怠慢,上前将带口打开露出一个帮着手脚蒙住双眼的娇小可人的女子来,就连小嘴也用布巾塞住。此女子年如二八是沁河村张四家的最小的女儿雪玲,雪玲貌美如花,肌肤如雪是方圆几百里的大美人。

  矮胖男子上前拿掉布巾,仔细打量此女子。“哈哈…果然是绝代佳人”矮胖男子淫笑到“方兄看中的果然并非凡物也。”

  “哼…不时在下自夸口,只要被我看中的女子不是绝世佳人也非凡物”瘦高男子自得的笑道;“哈哈…那是…那是”矮胖男子笑道。就连满脸僵尸一样的道士也点点头“不过,蒙住他眼睛做什么?完事杀了便是,难道还放她回去不成?”。

  “蒋兄,此言差矣。如此尤物杀之可惜。只要他不识我们身份放回去又如何”瘦高男子答道。其实他也很郁闷像自己这样玉树临风的采花大盗怎么会跟眼前这个‘僵尸道长’成为朋友的…矮胖男子也点点头表示同意瘦高男子的想法。

  “随你们”高壮男子也不多言。

  ‘完事杀了便是’这句话听在雪玲的耳中,浑身一僵面如死灰,到现在那里还不知道这些人抓他做什么。“求求你们放了吧…求求你们了。”雪玲哀求的道;“放了你?哼……在下久仰雪玲姑娘的大名以很久了。今天好不容易将雪玲姑娘请来,你说爷几个会放过你么?”矮胖男子淫笑道。

  “放过你不是不可能,只要你把爷几个伺候好了,爷高兴就会放你回去的”哈哈,三人狂笑不止。

  “爹,娘,哥哥,姐姐快来救救玲儿”雪玲此时已经吓人哭泣起来了。

  “哈哈,叫吧…叫吧…叫的越大声我们就越兴奋。哈哈”

  “在这荒郊野岭中就是你叫破喉咙也没人答应你”

  “还是省点力气吧!等下该让你叫的时候你要是没力气叫了那就不好玩了。哈哈哈…”三人狂笑着向雪玲扑了上去撕扯他的衣物。

  ‘啊…不要…求求你们了“雪玲哀求的道;但是他的哀求只会换来是三人动作的加剧。”啊…救命啊,雪玲拼命的大叫着“”哼…哼…救命,在这荒芜偏僻之所谁会前来救你。“不一会儿就将雪玲的上衣撕扯光了露出那绝美的上身来。洁白的脖颈、美如碧玉般的皓腕、还有那两头小白虎,两只高耸的小白虎在主人颤抖之下轻轻的摇椅着。这些无不刺激当场中的七人。’咕咚‘之声在庙宇之中响起看着雪白如玉的娇躯,屋里的七人胯下的鸡巴都膨胀到了顶点。

  “不要…求求你们了…放了我吧”双手紧紧搂住自己那高耸的双胸似乎害怕他们的调皮会给自己引来无尽的痛苦。

  看着少女那绝美的娇躯三人不约而同的舔了舔嘴唇。那矮胖男子将少女的双手搬开,露出那高耸的奶子,白里透着红。矮胖男子无法忍住自己的情绪,不停的吞咽从自己口中分泌出来的口水。双手抓住那挺拔的奶子使劲的揉捏,不时从嘴里发出’爽…爽啊…他妈的太爽了‘雪玲被矮胖男子揉捏的生疼拼命的反抗”不要…放开我…救命啊“少女的反抗带来的并不是男子的摆手反而增加矮胖男人占有欲望,拼命的用着他那肥大的双手揉捏少女的双乳。就在这时少女觉得下身的长裤被四只有力的大手撕扯着”啊…“雪玲只能发出这样的叫声试图阻止他们那邪恶般的行为,可想而知那是不可能的。

  三下五除二少女的衣物就在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被如狼般的三人撕扯带尽。看着眼前被帮着手脚蒙住双眼拼命反抗的裸体女子庙宇之中的数人都发出”嘿嘿…“的淫笑来。尤其是矮胖男子不停的吞咽口中分泌出来的液体。 但是那四名手下却不敢上前来,此时上前去好比’老寿星上吊嫌命长‘现在这四人心中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三位大人能吃肉自己可以喝点汤。

  ”帮着不好玩,把她解开吧“高壮道士说道;高瘦男子也觉得帮着没什么意思就上前去把雪玲脚上的绳子解开,他可不敢解掉雪玲手上的绳子怕他把蒙住自己眼睛的布条拿了。那样他们可都被看见了,瘦高男子和高壮道士到时不怕。可是矮胖男子身份非一般那样的话只有将她杀之,可是如此尤物杀了可惜,为他好还是绑住双手吧。高瘦男子如此想到;雪玲只觉得脚上一松啊!这时候不逃走跟待何时。雪玲拼命用头部撞开离自己最近的矮胖男人,翻身下了桌子拼命的向门口逃去。虽然被蒙住眼睛但是少女还是能感受得到凉风袭来的方向,那便是出口,只要出了门口自己就拼命的向山林里跑去。来的时候雪玲虽然是被麻袋套住但是在山林中穿行时无数的细枝打在身上,由此他便知晓身在山林中。虽然蒙住眼睛看不见路,在山路中行走是绝对的危险,但是雪玲不怕,哪怕是掉进山坳里摔死他也愿意。也许到那时自己就会从这个噩梦中醒来,雪玲如此想着;三人见少女逃走他们并未放在心上,毕竟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就从他们七个大老爷们手中逃走,那他们干脆抹脖子自杀算了。

  见三位爷没动,一直站在后面的看戏的四名手下可不敢耽搁,冲上前去将少女拦下。

  ’咚‘感觉装上了一个宽阔的胸膛,吓得魂都快飞了。少女也知道现在不是自己该害怕的时候。侧身向另一边跑去,但是同样遭遇再次出现”啊…“”给爷回来吧!“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雪玲的皓腕用力向后扯去。’咚‘少女还是撞在一个宽阔而雄壮的胸膛上”嘿嘿…“那面如僵尸的道士将雪玲紧紧的搂在怀里,不停地在少女身上施虐。后,将雪玲抱起重重的甩向那破旧的八仙桌。’砰‘的一声破旧的桌子在也无法承受少女的体重四分五裂。也许是那桌子替雪玲发出的不甘和不屈把。

  看见此目矮胖男子到没什么,但是那瘦高的采花大盗就不一样了。他可是在采花之时一向都懂得如何怜香惜玉”妈的,真不懂怜香惜玉,这样娇小可人的美人也能甩来甩去“他在心里如此的想着,而那个被少女撞翻的矮胖男人实在受不了雪玲那娇美身躯的诱惑快速的脱下自己的衣物。光溜溜、胖嘟嘟现在只有这样形容矮胖男子最适合了,在那光溜溜的下体之中一堆黑色的根须在那里徭役,根须下一根肥大的鸡巴挺立着,矮胖男人揉了揉自己的胸,哇哇怪叫的向少女冲去。

  见状高瘦男也不耽搁将自己的衣物也快速的除去。露出那瘦高的身材来,一根坚硬笔直的鸡巴耸立在胯下,犹如一杆久经杀场的长矛。”呵呵…美人,哥哥来了。“他也怪笑的冲了过去。

  看见两人都将自己的衣服都脱了,僵尸道长也不含糊三下五除二将自己的衣物退去,也冲了过去。

  疼痛、恐惧、害怕是少女现在的感受,她很想自己遭遇的一切都是场噩梦一场醒来就会遗忘的噩梦。但是疼痛的感觉让他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无比的真实。

  矮胖男人是第一个冲过来的,他用双手将少女按在地上,用他那带着胡须的嘴巴狠狠的亲吻着少女的全身。于此同时其余两人也来到少女的身前,用他们那粗狂的大手在少女身上毫无顾及的游走。”啊…啊…“少女还在发出反抗的叫声;但是这声音带来的只是三人兽性爆发。

  ”哈哈…小骚娘们,下身都出了这么多的水了你还反抗啊。就从了哥哥吧!“高瘦男戏谑的道; 听见此语少女恨不得现在就死去,但天不从人愿,老天似乎就是要让他好好活着;好好的感受这一切的一切。

  矮胖男子再也受不了雪玲的诱惑将雪玲的双腿分开,露出少女那绝美的私处。看见此处矮胖男子嘴里流出掩饰不住的口水来。”老子要上…老子要上了这小骚娘们“说着就把自己那肥大的鸡巴强行塞进了少女的私处,猛地抽插起来。”啊…啊…“巨疼让少女大叫,听见少女的大叫矮胖男子反而”哈哈…哈哈“的狂笑。少女的大叫没持续一会就戛然而止了,因为那僵尸道士将自己那雄壮的鸡巴插入少女的口中,让她无法发出声音。

  后面四人看见此景也不得热血沸腾到了定点,有的居然还流出了鼻血。四人都在抚摸自己的胯下之物,貌似在安抚’别急别急,兄弟,安静。 '

  就这样庙宇中的狂笑、狂叫和身体相撞的声音持续了一两个时辰之久才慢慢的消减下去。

  ‘砰…砰…砰’突然传来拳脚相交的声音,正在穿衣的矮胖男子回过头来不解的问道”你们干什么?“”方兄,你这是何意?“那僵尸道士有些微怒的看向瘦高男子的道;高瘦男子也有些怒意的道”这个也是方某想问的?开始就说好了,完事便放此女离开。怎么蒋兄怎么出尔反尔?“原来三人完事之时僵尸道士看见雪玲那冷静的面容他就有一丝凉意从背后升起‘此女如此冷静,必定是阴险手辣之辈。此女不出我三人必有麻烦’想到此处僵尸道士就捡起散落在地上的残木向雪玲刺去,但是身边的采花贼如此的警觉让僵尸道士有些发愣,但是此女给他的感觉非常危险才必除之,所以就和采花贼过了几招。

  僵尸道士这个怒啊‘妈的难道在你眼里兄弟还不如女人’他这样狠狠的想到但是嘴里却说道”此女现在如此冷静必定是个阴险手辣之辈留之必然是个祸害。“闻言二人都看向在地上的少女,看见他一脸冷静偶尔露出的痛恨的表情,也知僵尸道士说的有几分道理。不过区区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连我们样貌都没看见,他能泛起什么风浪来。

  ”不过就是区区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她能泛起什么风浪来。蒋兄有些严重了。“矮胖男子这样说道;看见矮胖男也这样说,僵尸道长那个气啊。”好、好、好、好。随你们,到时候别后悔就行了。哼…“说完僵尸道士转身就走。

  看见僵尸道士真的生气了两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啊?‘用得着为这点小事生气么?不过大家都是兄弟’矮胖男人变追了出去”蒋兄,等等…等等啊蒋兄“瘦高男子摇了摇头随后跟站在后面的四人说道”留给你们了,好好的享受吧“说完也跟了出去。

  四人见状都输了口气啊!刚才看见僵尸道爷呀杀了这少女他们还以为只能干一个没感觉的尸体了呢,不过现在好了。见方爷都发话了四人赶紧将衣服都脱了,露出一条条赤裸的人影。

  在庙宇中又开始上演刚才那一幕,少女终于绝望了。痛恨、痛恨他们每一个人。他暗暗发誓不会放过他们的每一个人,哪怕是付出极大的代价,哪怕是让她下‘阿鼻地狱’他也要报复……报复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他们的家人亲人。让他们的疼苦来洗礼今夜的受到耻辱。

        第二章兄妹的计划

  张大锄是沁河村张四的大儿子,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3年前取有一妻,可是3年来却没给他生一男半女。因这事张大锄的爹张四没少埋怨自己的儿子不争气,张大锄也明白老爹的心情,老张家就剩下他一个男丁,老爹心急也正常。可是张大锄也很无奈,自己可是在妻子身上没少下硬功夫可是自己的妻子就是怀不上这能怨他嘛。说道底还是自己的妻子根本就不会怀,这几天张大锄也在寻思着是不是该给老爹商量给自个纳一个妾。开始的时候倒是没这个想法因为大锄也知道自家的情况,连吃穿都有困难哪有闲钱取一房妾回来。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因为他有一个小妹,谁家都有小妹不过他家的小妹那就不一样了。生的体态轻盈貌美如花,名唤雪玲可是方圆几百里有名的大美人。想到这里张大锄不经意的咽了咽口水。小妹这人也倒是有福缘,上次陪小妹进城买一些东西之时居然被王家的四少爷看中了,说非要取小妹为妻。后来王家传出小妹可以嫁入王家但是因出生低微只能为妾,老张家想了想妾就妾吧。只要能攀上王家这枝头那也是凤凰。说到王家那可不得了,王家可是本城最大的首富专门以药材生意为主。想想小妹被王家少爷看中要纳为妾,张大锄想想就开心。不为别的只要小妹成了王家的人那他这个做哥哥的娶一房妾那还不是毛毛雨。想到此处张大锄就忍不住的‘咯、咯’的轻笑。

  ”当家的你在笑什么“一轻柔的声音传入耳里,侧身看向躺在被窝里的妻子张大锄一下子就没了刚才的兴奋样,反而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样。

  ”哼“了一声张大锄便起身下了床。

  ”天还没亮了,这么早出去做什么?“躺在床上的妻子看见自己的丈夫下床穿上衣物不解的问道;”上茅房“张大锄没好气的说道;张氏看见丈夫不悦也不好在说什么了,她也知道丈夫心里在想些什么,也知道他为什么对自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唉’她叹了口气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你怎么就那么不争气啊!唉…“张大锄开门走了出去,来到院里。一股股秋季的凉风吹在身上发出一丝丝的凉意来,大锄打了一个哆嗦就直径向茅房走去,路过柴房听见哗哗水声和若隐若现的哭泣声。

  ‘谁会在柴房里?’大锄这样想道;不过好奇心使他向柴房走去,来到近前大锄透过陈旧的门缝向里看去,屋内一盏烛光张亮了里面的事物,一位裸体女人正在一个大木桶里沐浴。

  是小妹!张大锄先是一愣随后狂喜,小妹在洗澡。看见自己的妹妹脱光衣服站在木桶里沐浴,张大锄却没有一点要避嫌的觉悟反而越发的兴奋起来。看见那诱人的娇躯张大锄只觉得自己的血液都燃烧起来了,自己胯下的鸡巴也直立起来了。‘为什么…为什么…’张大锄不止一次的问自己,她为什么是自己的亲妹妹,要是不是自己的亲妹妹那该多好啊!张大锄从小就喜欢自己这漂亮的妹妹,这种喜欢是在兄妹之情上面多加了一些东西。有很多次自己向小妹吐诉自己的想法可是自己的妹妹却笑了笑说道”大哥当然喜欢我了,我也很喜欢大哥呀“每次听到这里张大锄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可是每当小妹的下一句他就黯然神伤了”因为我们是兄妹呀“就是因为有这兄妹的关系张大锄再怎么想也只能拉拉小妹的手抱抱他的腰。就是这伦理的一面纸让大锄不敢去触碰也不敢去打破。不能做难道还不能看么?大锄不止一次的偷看小妹沐浴。

  看见小妹在木桶里洗着那诱人的娇躯大锄就越发的兴奋。俗话说:得意便忘形,大锄因为只顾得向门缝里瞅,忘了整个人都压在那陈旧不堪的木门上”吱“的一声轻响传入耳中大锄吓得亡魂介冒;”是大哥吗?“正在大锄手脚无措的时候门内传出幽幽的问话声;”嗯,是的小妹,是大哥“大锄只有硬着头皮回道;以前自己偷看都没被发现怎么今天这么倒霉,不对就算小妹知道外面有人怎么会知道是我,疑问?”大哥,进来吧门没反锁。“屋里传出小妹的话语;大锄先是一呆啊随后大喜,小妹居然叫自己进去,还是在她洗澡的时候。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随后大锄便走进了屋,来到小妹洗澡的木桶旁。‘咕咚咕咚’之声不绝于耳,闻声坐在木桶里的雪玲叹了口气‘唉'

  。”小妹为何叹气?“大锄问道;”没什么,大哥你好久没替我洗澡了今天可以再帮我洗澡吗?“少女缓缓说道;闻言大锄哪有半点不同意啊,立马道”好、好、好、好“一连说了四个好。说完便帮小妹擦洗身体,大锄心里这个美啊!双手触摸到小妹的那洁白如玉的肌肤大锄就激动的浑身颤抖。但是很快他就戛然而止了,因为他看见小妹的后背有几道深深的抓痕。”小妹,你这是?“看见那洁白如玉的肌肤多出几条带有一些血丝的伤痕大锄呆住了。闻言雪玲回头向大哥望去,大锄看见一眼悲伤的小妹,如招雷击。”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小妹你怎么了,告诉大哥是谁…是谁欺负了你?“只见少女不答反而站起身子面向大哥。大锄看见赤裸裸的小妹,但是现在他一点兴奋也没有了因为他看见小妹前身有很多抓痕和无数的齿痕。大锄气的满脸通红,谁干的?这是谁干的?告诉大哥是谁欺负了你?老子不崛他家十八代祖宗的坟老子就不叫张大锄。”看见自己的大哥为了自己都快暴走了,少女终于流出了泪。“小妹你别哭告诉大哥到底是谁欺负了你,大哥替你报仇。”大锄恨恨的说道;少女却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怎么可能?你连谁欺负你都不知道?别怕有大哥在管他天王老子,只有欺负了我的妹妹老子就让他付出代价来。”少女闻言知道他大哥他是为了自己好,可是他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被蒙住了眼睛什么也看不见。”闻言大锄也慢慢的冷静了下了,着急有什么用,只有把是情弄清楚了再做打算。“小妹你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雪玲带着哭腔娓娓道来“事情是这样的今夜(应该是昨夜因为天快亮了,但是从角色中考虑就写今夜)吃过晚饭后不久我就回房间睡觉了,可是到半夜时我被几人用东西赛住了我的嘴随后有绑住了我的手脚再后来我就被麻袋装了进去,之后他们把我带到了一个地方。”说道这里少女已经泪不泣声了。“那是什么地方?他们都对你做了什么?”听到这里大锄的心就咯噔咯噔的往下沉啊。“开始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后来才知道那地方是我们小时候常去的破庙里,最后他们…他们就…”说此处少女再也说不下去了。听到这里大锄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怎么说你被他们侮辱了?”少女点了点头。看见少女点头大锄心中也涌上一股悲愤来。“连他们长什么样都没看到。”少女见大哥坐在地上痛苦的样子少女也从木桶里走出紧紧的搂住大哥,“大哥放心吧我一定会报仇的,一定让他们以十倍百倍的痛苦来偿还他们欠下的债。”看了看少女那带着仇恨与坚拒的眼神大锄摇了摇头的说道“你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你怎么报仇?”“放心吧大哥我一定会找到他们的。”再次看了看少女那坚定的眼神大锄不再说什么了,只要找到那些畜生自己一定会活拔了他们。突然,大锄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从地上跳了起来。“你的处子之身被破那…那…王家,他们一定不会在娶你进门的。那你一身的幸福就完了,还有我……”还有大锄的小妾也发作泡影了这点到时没说。不过事情要是别王家人知道那真的一点挽救的机会也没了。“嘘…”少女用一根小指头捂住了大哥的嘴,意似他不要在说下去“放心吧!只有你不说我不说,王家人是绝对不知道得,我还是可以嫁入王家的”

  “这怎么可能,就算你嫁入王家洞房之后他们发现你不是处子之身还是会乱棍将你打出来的”大锄如此说道;因为他知道,就算他们不说出去也是行不通的。

  “没关系,我有办法,只要大哥坑帮我我就能过洞房这关。”少女信心满满的说道;看见少女那信心十足的样子大锄也感到好奇“什么办法?要大哥怎么帮你?”大锄问道;少女走向前来里大锄很近让大锄闻到自己的体香后开口说道“很简单,在洞房时将四少野迷倒,再将我和他的衣物都脱去然后在与他睡在床上,等第二天在说已经和他做个爱了,故意让他知道喝醉忘了,就算他怀疑,那他还能说什么?有什么证据证明他在洞房中没和我做爱。”

  “不行…你这样不行。”大锄反驳道;“怎么不行,雪玲问道:”再洞房之时有人会前去听房这事我以前跟你说过你应该知道,如果你没和四少爷洞房王家会知道的“大锄回答道;”这就是我要大哥帮忙的四方了。“少女缓缓开口道;”我?你是要我偷偷的潜入洞房和你假装做爱发出声音让他们误以为是你和四少爷在做爱?“”大哥你觉得假装能骗过王家的耳目吗?“”那你?“”我是他大哥真的和我做爱“大锄吓了一跳,放在以前这是他最向要的但是真的来临了他却害怕了,还怕所谓的伦理道德。”大哥你在害怕?“少女奇怪的问道;”小妹这…这怎么可以我们是兄妹啊“大锄为难的道;”兄妹,哼…大哥从小到大难到你就没想上我?长大后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都会跟我说男人搞女人的事。

  每次你嫂子在床上做完爱都会给我说难道你不是在引诱我“”我…“大锄哑口了他的确跟小妹说男人跟女人做爱的事就是想挑逗小妹,让他和自己好好搞上一场。”好,去他妈的,伦理道德老子不在乎。“说到此时大锄严重带着淫色的光芒看着自己身无寸缕的小妹。看见那高耸的奶子和两腿之间的私处,大锄胯下的鸡巴就直挺起来了。”小妹…“大锄叫着少女双手抓向少女的双手,摸着小妹的双手那柔嫩的感觉让大锄舒服到了极点。大锄将少女的手缓缓的移向自己胯下的部位。少女看大哥胯下有一根挺立的东西在那里,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也不反抗手随着大哥的手移向那已经把裤子顶起来的鸡巴。”啊…“一声舒服的蜜喃在大锄的嘴里想起。少女的双手在大锄的胯下慢慢的游走着。”啊…小妹,舒服好舒服“”嗯,大哥,只要你舒服就好。“看着自己那全是赤裸的小妹大锄就有说不出的感到兴奋。大锄在也受不了小妹这诱人的身躯,快速的将自己的衣物脱去,露出那健美的身材来。看见此景少女也不由得一阵心慌意乱啊,在破庙的时候他是被蒙住双眼的,看不见也摸不着,可是现在他看见了也摸着了。看见大哥胯下那一根粗大笔直的鸡巴她就有一股莫名的舒服觉。看见小妹看向自己的鸡巴大锄把鸡巴向前移了移,少女见状双手抓住大锄的鸡巴玩弄起来了。大锄也抚摸小妹的娇躯起来,不一会少女下身就以湿透了。看见那些淫水出小妹私处流出来大锄用手指粘起来闻了闻,这一闻大锄实在受不了了,将小妹抱起然后平方在地上,在将小妹的双腿拔开,大锄的呼吸都急促了。”大哥来吧来上小妹吧小妹现在就是你的人了。“大锄现在那里还受得了雪玲的言语挑逗啊!赶忙的把鸡巴插进阴道里去,大锄是有经验的男人直中要害。”啊…“少女发出淫色的叫声。听见这叫声大锄越发的兴奋快速的抽插起来”啊…啊…我的好哥哥…啊啊啊…不要轻点…痛。“大锄可不管少女的叫喊一股劲的拼命抽插”啊…啊…今天我终于搞到你了…哈哈…啊啊…这一天我等了十几年了…今天终于实现了…啊啊“大锄拼命的日着也在说着。

  但是两人不知道的是在柴房外面有一身材有些佝偻的老人站在外面,眼睛正在透过有些破烂的窗口向里面看去,他的双手在裤裆里蠕动着嘴里还发出小小的”啊啊“之声。此人就是张家老四,不巧不巧的也是起来上茅房但出屋只时发现自己的儿子在拆房外鬼鬼祟祟的往里瞅开始还很不明白,但是里面发出小女儿的声音他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出奇的女儿发现他鬼鬼祟祟在外面偷看,但却还是叫他进去了这个张老四就奇怪了。

  随后等儿子进去后也到柴房外偷听。这不听不要紧一听就吓的张老四魂都快没了,不过好的是儿子女儿想到了办法解决了,这才放心下来。

  不过他也不想去阻止儿子和女儿的乱伦之事其实他还不是有着这想法只弄怪自己的女儿长的太逆天了。老张头不停的用双手在胯下套弄这而屋里却干的如火似荼,”啊啊…啊…啊。哥哥轻点同。“少女这样说道;但是大锄可没有轻点的意思,下身拼命的抽插这双手揉捏这,最也不停的闻着。在这疯狂的抽插中东方也慢慢的亮起来了。”啊……“房内和房外都发出一声畅快凌厉的大叫声,只是屋里的比屋外的要大些。

  看见自己手中的精液张老头嘿嘿的笑起来了 没想到啊!这么大把年纪居然还能射。


【未完待续】

字节数19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