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49652350 发表于 2011-04-16


  第十五章

  在纸盒厂,胡秀英正在装订着纸盒,只听虎仔红着脸吞吞吐吐对她说:“大姐……你上次答应我……我的事……你还记得吗?”

  “什么事呀?”胡秀英一见虎仔吞吞吐吐脸带红色,心中就知道是什么事了,但是嘴里面还是装不知道故意问他。

  虎他一听,心内急了,焦急的说:“上次你不是答应我说……说穿我送给你的那套内衣给我看吗?你难道忘了吗?”

  胡秀英脸一红,白了他一眼:“可是我今天没穿你送给我的内衣呢,以后再说吧!”

  “唉……又没穿,我都问你两次了!都说没穿。”虎仔失望的说!

  “虎仔,你还小,不要老想这种事好吗?你要好好上班,先挣钱,等长大了好取个老婆呀,那时候你想怎么样,你老婆都会答应你的,知道吗?”胡秀英对他说起了道理。

  虎他一听,脸一红,羞愧的说:“这个我都知道啊,大姐,可是我心里面老想着你呢,我也是不想这样的呀,可是我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老想你!你叫我怎么办啊!”

  胡秀英一听,是啊,这种事还真奇怪呢,就象自已,这几天脑子里面不也是老想小军吗?不知多少次不想去想他,可我呢,能做到吗?不能!现在的虎仔,不是和我一样吗?当下就问虎仔:“虎仔,你为什么老想我呢?”

  “我……我不知道呀,可是我总觉得大姐你人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就象、就象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很想你的!”虎仔说道。

  可不是吗?我想小军也是这样的,也说不清楚,也没有理由,就是很想他,当下又问虎仔:“那你爱我吗?”

  “很爱你啊大姐,就是很爱你我才这么想你的,如果不爱你,我还想你干嘛呢?”虎仔红着脸说。

  天哪,难道我也是爱上小军了吗?会爱上一个比我小20多岁的小男人吗?不会的,不会的,这决不可能的!可是虎仔说的心理话和我现在的样子是一样的啊,难道这就爱吗?胡秀英想的发呆了!

  “大姐,你没事吧!”虎仔见胡秀英在发呆忙问道。

  “哦,我没事!”胡秀英回过神来。

  “大姐,我都不想取老婆了,在脑子里面大姐是最好的,什么样的女人都比不上大姐你,我真的很爱你!”虎仔认真的说!

  “虎仔,你这样喜欢大姐,大姐很高兴,可你要知道你还年青,你以后还要取老婆生孩子的,大姐和你是不可能的事的,你不要这样迷恋大姐,再这样下去会害了你自已的懂吗?”胡秀英对他说!

  “我不管,我反正很爱大姐,别的女人我都不要!”虎仔还坚决的说。

  唉……他这样真的会害了他的,都是我的错,当初我不应该和他做那件事的,是我害了他的,胡秀英想着自已真的有点愧对他,就对虎仔说:“虎仔,你能不能别再想大姐了,这个样子大姐心里面真的不好受的!”

  “不想你我做不到啊大姐!”虎仔用一种带爱意的目光看着胡秀英,

  “唉……”胡秀英叹了口气!好无奈的样子。也许以后等他有了女朋友了才不会再想我的,但愿如此吧!

  正这时,厂长就进来了,笑眯眯的对胡秀英说:“秀英啊,外面有人找你呢,呵呵,看不出来啊,你还真有本事啊,哦,你快出去吧,可不要让他等久了啊,快去,快去!”厂长说话比平时都亲热,

  胡秀英一听,纳闷了,会有谁找我呢,啊,看厂长这个得性难道会是王经理,当下问厂长:“是谁啊,厂长!”

  “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吗?他在门正等着你呢,快去吧!”厂长忙说道。

  胡秀英暗想,就是那王经理没错,就说:“我不去,你叫他走吧!”

  “啊哟哎!你可不能不去啊,这个人我可得罪不起哦,”厂长好象很怕那个人一样,

  “厂长是不是那个王经理又来找大姐了?”一边的虎仔听了也是这样想的,见厂长老是不说是谁,正一肚子的气呢,就直接问厂长。

  “不是,不是的,秀英你去了就知道的,快去吧!?厂长这时认真的说。

  胡秀英一听,想去看看再说,就站了起往外面走去,来到厂房大门口,只见一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站在一辆高级的小轿车傍,见胡秀英出来对她潇洒一笑:”胡姐你好!“

  胡秀英一看,当下心中一阵颤抖,又是一阵喜欢。天哪,是小军,他怎么来这里面了?当下脸一红含羞的轻声说:”小军,你怎么来这里了?“她一见到小军,总感觉有一种含羞的样子,脸就红!就象怕羞的小姑娘一样!

  ”胡姐,我听桂龙说你在这上班,这不刚经过这里,就来看看你了!“小军边笑边说!

  胡秀英一听,他这样关心自已,心中好高兴,忙说:”谢谢你来看大姐啊,“

  ”胡姐,都快到中午了,来,上车,我请你吃饭去!“

  ”不行啊,我还在上班啊,改天好吗?“胡秀英忙说,但不知道怎么心里面也好想去的,可是在上班,那个厂长是不会同意她在上班时间出去的!”

  “哦,没关系的,这个厂长是认识的,刚才我对他说了,你只管出来,他工资照给,你放心吧,来,上车吧!”小军边说边有礼貌的开了前坐位的车门!

  胡秀英脸红红的对小军说:“你真的对厂说了我能出来吗?”胡秀英还在忧郁中!

  “胡姐你还相信我啊!来,快上车吧!”小军笑了笑说!

  是啊,我怎么会不相信他呢,好象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吸引力一样,胡秀英就上车,突然说:“哦,我忘了拿包了,你等会,我先回去拿下!”

  “不用了,又不叫你付钱,”小军笑对她说!就发动了车,慢慢开动了!

  胡秀英脸一红。含羞说:“你帮我这么大忙,应该我请你才对呢!”

  小军笑了笑说:“那有女人请男人的,我请你出来就要我请的,呵呵,你就放心吧,你家的困竟我都知道啊,那会叫你请呢!”

  胡秀英双目瞟了一下小军,内心好舒服,他太理解人了,这样的男人现在不多了,当下脸一红说:“那多不好意思啊,”

  小军又笑了笑了:“胡姐,我们还分谁是谁是啊!”

  这一说胡秀英脸更加的红!暗想,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呢,他是把我当自已人了?是把我当好朋友还是为了我的家在关照自已,是那种呢,唉,我怎么老想这样的事呢,人家一定是在关照我家的,她想的脸上一热,为自已的想法感到羞愧!

  不一会,车在一家‘名典茶房’前面停了下来,小军对胡秀英说:“胡姐,下来吧,我们就在这里面吃吧!”

  胡秀英下了车,抬头一看,见是大门上面写着“名典茶房”四个大字,当下就问小:“小军,这不是喝茶的吗?”

  “哦,也有吃的,我们进去吧!”小军边说边带头进入!来到二楼的208包间,胡秀英进入一看,里面装置很毫华,包房不大、暗暗的,中间一张长方形高级桌子,桌子上一个小花瓶里面还插着一朵玖瑰花,两边是沙发!看上去好浪漫,

  “胡姐请坐!”小军伸手指着沙发很有风度的一请的动作!

  胡秀英就坐了下来!小军才在她的对面沙发上坐了下来。伸手拿来桌子上的一本菜单递给了胡秀英:“胡姐,你点菜!”

  胡秀英拿来一看,翻了几页,红着脸说:“小军,这上面的菜好贵呢!我们换个地方吧!”说着把菜单放在桌子上,有好多菜她还不知道呢,

  小军一笑,就叫来了服务员,忙点了几个菜,服务员就出去了,才对胡秀英说:“胡姐!这地方怎么样?还行吗?”

  “是太行了,可是就有点贵啊,”胡秀英脸红红的说:“小军你为什么请我到这样贵的地方来啊,我很随便的呢,有口饭吃就可以了!”

  “胡姐,你说什么啊,人活在世上不就是好好享受的吗?这算什么贵呢?呵呵,”小军笑了笑对她说

  “可是你这样花钱我心里不好受啊!”胡秀英双目白了小军一眼说。

  “胡姐,你这样不是见外了,我是把你当自已人看的啊,你别再客气了!”小军笑着对她说道。

  胡秀英心里面可是开心极了,小军对自已这么好,好象一下子想起了什么使得‘突然问小军:“小军,你为什么对我这样好?”说着双眼盯着小军看!

  小边笑边说:“没有呢,我总感觉和胡姐是有缘的,对了,你有这种感觉吗?”

  胡秀英一听,脸一红点了点头“嗯’的了一声!

  ”这不是吗?我们是有缘呢!呵呵!“小军笑了笑。

  胡秀英羞的低下了头,这时服务员端来菜放摆在桌子上面:”先生小姐请慢用。“说完就走了出去,伸手关了门!

  这一声小姐、叫得胡秀英脸马上红了一下,怎么这样乱叫呢,我都45岁了啊,真是的!

  小军可能看出她的意思忙解释说:”胡姐,这里面都这样称呼的,不要见怪哦!再说胡姐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小的多呢,呵呵!“

  ”说什么呀,我都是老太婆了啊!小军,你真会逗人,“胡秀英听心内乐丝丝的,可嘴却这么说!

  ”胡姐,你看上去一点也不老呢,你如果在城市里面,你衣服穿好一点打扮一下,真的很漂亮呢,对了,这样吧,我们吃好了下午我带你去给你买几件好一点的衣服,来,先吃、先吃!“说完忙拿起筷子叫道!

  胡秀英边拿起筷子边对小军说:”谢谢你啊!我穿身上的衣服都穿习惯了,穿别的不习惯,这就算了吧!“

  ”呵呵!胡姐,怎么这样说呢,这也是我的一片心意啊,你总不会不给我面子吧!是不是?“小军边说边吃着!样子看上去很无所谓,很随便,这样胡秀英就不好意说不要了!

  胡秀英想,上次带小彩来买衣服,叫我也买一件,可我不舍得钱,这不小军说要给自已买,不是正好吗?可是嘴上却说:”那多不好意思啊!让你花钱,还是不要买了吧!“

  ”这事就这样定了胡姐!你不要再说了!来喝一杯!“小军边说边端起杯子叫她喝,胡秀英忙喝了一小口,心内暗想,他说的话我怎么有一种不敢抗拒的感觉呢?

  ”对了,胡姐,你老公在家种地吧!“小军突然问。

  ”嗯,是啊,怎么了?“胡秀英问。小军又对她说:”你老公想不想到城里面打工?“

  ”你说什么啊,他都快50岁了,还怎么打工呢?“胡秀英说:”再说他什么也不会干,“

  ”我有个朋友办了一个厂,让你老公来管理一下绿化不是很好吗?种种花什么总会吧!“小军对她说

  ”嗯,这到会呢,现在找工作这样难,那会有这样的好事呢,“胡秀英以为小军是和她开玩笑的!

  ”只要你老公原意,我这就给我朋友打电话,“小军说。

  ”那……那你打打看!“胡秀英心中大喜,要是克虎也有工作挣钱的话,那家里面的负担可轻松多了!也不要只靠自已一个了!

  小军一听,忙拿出手机给他朋友打了电话:”喂,张厂长吗。我是小军。我有个朋友没有工作,可是他什么都不会,你能安排一下给他在你厂种种花什么的、可以吗?哦,那谢谢了,嗯,工资呢,好,好,就这样了,那改天我把他带过去,嗯,谢谢!“说着就关了手机对胡秀英说:”办好了,我朋友同意了,一月工资两千,可以吗?“

  啊,胡秀英一听,高兴的差点想过去抱一下小军呢,但还是忍住了,激动的对小军说:”谢谢你啊,小军,我……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呢,“激动的眼睛都湿润了!这样好的事上那找啊!用一双感激的眼睛盯着小军看!

  ”胡姐,这不是小事一件吗?你不用这样啊!“小军笑了笑对她说!

  ”不,这对你说可能是一件小事,可对我们农村对我家说就是件大事了!小军谢谢!“胡秀英激动的伸出手握住了小军的手感激的说!

  小军虽然见过胡秀英几面,可从来没有碰一下她的手,这一下被她握住,内心不觉一荡,只觉得胡秀英的手软绵绵的,感觉很光滑,好象有一种暖流从她的手上上直传到自已的身上,不觉得一阵兴奋,下面的东西马上有了反应!脸也随即有点热了,双目深情的看着胡秀英!

  胡秀英一见小军神态有点不一样,看了看自已的手正握在小军的手上,当下脸一红,忙收了回来!

  小军也感觉自已失态,脸一红忙说:”不好意思胡姐,我失态了!这事就这样了,你也不要再谢了!我们不是有缘吗?“

  刚才一看小军的失态、胡秀英肯定了小军对自已是喜欢的,还不是一般当做喜欢姐姐那种,是那种男女之间的喜欢!不觉内心有点高兴,见小军这样说,就红着脸轻轻说:”那我就不谢了哦,“

  ”来吃啊,“小军忙叫道,两人吃了一会,又聊了会,都吃的差不多了,小军按了一下桌子上按扭,一个服务员马上就进来了,他对服务员说:”买单!“

  ”先生,一共是498块!“服务员算了一下对小军说!

  小军忙把钱给她,服务员就出来了,又关了门。

  胡秀英一见是500块,当下惊了一下,红着脸对小军说:”小军,你……你为了我就这么舍得花钱?我……我……我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你对我太好了啊!“

  小军一见,是时候了,突然红着脸低声对胡秀英说:”胡姐,我能抱你一下吗“

  胡秀英一听,感觉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竟不知不觉得红着脸说:”嗯!“的一声!

  小军一见大喜,忙站了起来,来到胡秀英这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一下子搂过胡秀英,紧紧的抱住她的身体,呼吸急促地说:”胡姐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胡秀英这时被抱住,一双雪白的手臂也紧紧的搂住小军的脖子、再也忍不住的呼着气说:”小军,我也喜欢你!你害的我天天想你啊!你坏了死了啊!“她再也控制不住的说出了心理话!

  ”我也一样胡姐,自从上次见到你以后,我每天都在想你啊……“说着激动的就把脸贴在胡秀英的脸上乱磨擦着,

  ”你喜欢我为什么不早点找我啊,害的我天天想你,有时夜里都睡不了觉!你真是坏死了你!“胡秀英边说也激动的把脸贴在小军的脸上乱磨擦着,样子好急促!

  小军边双手在她有背上乱抚摸,边急促的说:”我不是怕你不喜欢我嘛,我不好意思找你呢!“边说边把嘴伸到了胡秀英的嘴上,把舌头往她的嘴里面伸。

  胡秀英也忙张开嘴,把舌头与他的舌头缠在一起,两条舌头终于缠在了一起,就这样狂吻起来,两人的呼吸都很急促,象是以后都怕没有机会了一样。

  小军的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一只手已放在胡秀英的前胸隆起的衣服上乱摸了起来……

  ”唔……唔……“胡秀英嘴被吻住只能在喉咙里面发出唔唔的声音……

  小军边吻边摸她的胸部,手指正想解她的上衣扣子,胡秀英不知怎么的有点理智了:”别……别在这啊……外面有人呢……“边说边用手挡住了小军想解开自已衣服的手!

  小军这时把嘴吻到她的耳边,轻轻说:”那我们先去帮你买几件衣服、再去开房间好吗?“

  胡秀英一听,红着脸应了一声:”嗯!“

  小军依依不舍的放开胡秀英,两人红着脸起来整了整衣服,小军说:”我们走吧!“

  两人离开茶房,小军开着车,来到一家女人专买店,这家女人时装很高级,什么样的服装都有,一个服务员马上跟着他们边走边介绍。

  胡秀英一见这服装店的衣服,都是些新潮流的时装,不适合自已穿的,就低声对小军说:”另找一间吧,这……这些不适合我穿的!“

  ”胡姐,城市里象比你这样岁数还大的人都这样穿的呢,你只不过是不习惯罢了,穿上一定好看的!“小军边看边说对一边的服务员说:”把这件拿来看看!“

  胡秀英一看这件衣服,脸哗啦一下红了,见是一件有点透明的白色超短连衣裙,是无袖的!腰间还配一条黑色皮带,下面的裙很高,穿上可能都露出大腿的,当下忙对服务员说:”不要拿了,“

  ”你别听她的,只管拿来就是!“小军对服务员说。

  ”服务员一听忙对胡秀英说:“看你这个子,穿这一件保让好看的!”说着就去拿衣服了!

  胡秀英脸一红白了小军一眼:“这样的衣裙你叫我怎么穿的出来啊!”

  小军笑了笑说:“一会你穿上看看就知道了!”

  胡秀英还想说什么,就见服务员拿来了连衣裙对胡秀英说:“大姐,你跟我来去试下衣服!”

  胡秀英红着脸看了小军一眼,不想去的样子,只见小军用深情的眼光看了她一下说:“去吧!”

  胡秀英不知道怎么回事,竟听他的话就跟服务员进入试衣间了!不一会,试衣间门开了,只见胡秀英象变了个人使的红着脸慢慢出来!只见她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露出两条春耦般的雪白手臂,腰里配一条黑色皮带,这样使她的前胸的一对乳房更加高高突出,领口很低,那雪白的深深乳勾都隐隐可见!下面的裙子很高,都到大腿上面了,由于胡秀英长期穿长裤的原因,所以一双大腿特别的白,在时装店的灯光下,使得这一双大腿又修长又丰满,雪白又滚圆!美极了!只见胡秀英低着头,红着脸很羞愧的样子,双手还满住大腿上,

  看的小军都盯大了眼睛,真美,口内叫了一句,又看看胡秀英的一张脸,她的头发是以前烫过的,是那种波浪型的,不是很长,但也不短、到双肩下面一点,平时胡秀英总是把这一头头发往后一扎用一个发夹夹住的,虽然没有那种全放下来的好看,但也有一种成熟女人的大方和美丽!

  一张洁白的脸上只有眼角隐隐有些皱纹,一双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子,不大不小的嘴巴,这一张脸看上去是很丰满又成熟的那种脸型,特别耐看的!

  这时胡秀英抬头瞟了一下小军,红着脸低声对他说“这……这也难看死了!怎么穿的出去啊!”

  小军不理她,只管对身边的服务员说:“你再给她配一双鞋子!”

  服务员忙拿来了一双黑色高跟鞋,胡秀英一见红着脸说:“这么高怎么穿啊?”她是从来没穿过这样的高跟鞋的,

  “穿着试下合适不?”小军对她说!又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使胡秀英弯下身穿上了这双平生第一次的穿的高跟鞋!

  本来的1米65高的胡秀这时一穿上这双高跟鞋、马上使身体高了不少,又配上这一件连衣裙,使身材高挑苗条起来!看得小军发呆了了,忙对胡秀英说:“你自已到镜子里面看下!”

  春秀英很听话的来到镜子前一看,啊,这还是原来的我吗?自已感觉自已都很漂亮!不觉羞的脸一红,原来人真的是靠衣服的啊!不过她内心想着,看小军这样有诚意的,我也不好意扫了他的兴,先试穿着再说,在家里面可不能这样穿着呢,

  “怎么样?好看不?”胡秀英含羞的点了点头!

  “那再买一套好吗?”小军问。

  胡秀英忙说:“可以了,就这套吧,别的真的不要了!”

  “两套才可以换起来穿啊!”小军轻轻对她说,又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使胡秀英点了点头:“听你的啊,不过这衣服贵不?”

  “这个你不要担心!只要你同意我就很开心了,呵呵!”小军边笑边说!

  胡秀英含羞的白了小军一眼:“你怎么把钱当不一会事呢?”

  “呵呵!钱是身外之物,只要人活在这个世上开开心心是最重要的!”小军说着又对身边的服务员说:“你把那套再给她拿来试穿下!”

  服务员一听又忙去拿来了。胡秀英一见那套,见是分上下两件,上衣是一件淡黄色的无袖紧身上衣,下面是一条超短黑色西服短裤,也是紧身的那一种!不觉脸又一红!这些都是她没有穿过过的,为了让小军开心高兴,她又去试穿了,没一会又出来了,这一身穿在她身上使她的全身线条很明显的都显示出来,该凸的凸、该凹的凹,真是阿娜身材,美妙非凡!

  胡秀英又红着脸来到镜子前,看了一下自已,羞得粉脸通红!心内暗想,我如果穿这样回去、非把家人吓死不可,当下就对小军说:“这身可以吗?”

  “太美了!就这两身吧!”小军说着又对服务员说:“多少钱?”

  “一共是1680块,先生!”服务员对小军说!

  天哪!胡秀英听了吓了一大跳:“这么贵啊,那我不要了!”

  小军笑道:“没事,没事!只要你喜欢,穿上好看就可以了!”他忙付了钱,胡秀英想回试衣间换回自已的老衣服,给小军叫住了:“就穿这衣啊,好吗?这样我们出去也好看点啊!”

  胡秀英一听,是有点理解小军的意思,如果自已穿老衣服是有点失小军的脸面,为了小军着想就穿着吧。不觉的点了头点红着脸说:“嗯!听你的!”

  两人出了时装店坐上车就开去订房间了!

  在车上,胡秀英对小军说:“小军。1680呢,比我一个月的工资都多啊!你还真舍得啊,我都心疼死了啊!”胡秀英有点冤他的样子!

  “不贵呢,只要你喜欢我再贵也会买给你的!”小军边开车边伸右手放在胡秀英的雪白手上轻轻摸了 一下。

  胡秀英真的是好感动,心忙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红着脸说:“小军,你真好!”

  不一会儿,车开到了一个大酒店前面停了下来……

  持续……

  说明一下,本人写原创不易,你们看的如果喜欢的话,请给我一点鼓励,看完后每章给我点评一下,我的文章回复越多我就越有动力,我会一直写下去的……

  长篇创作不易,请大家支持!但求一“顶”

  第十六章

  在酒店的房间里面,胡秀英看了下房间,比上次和王经理的那个房间对比,这个房间高级多了,不说别的,就说这一张特大双人床就知道了,这张床是胡秀英平生见过的最大的床,还的房间的装饰毫华极了,把个胡秀英看的发呆了。

  “怎么样,胡姐!还可以吧!”小军对她说。

  “嗯!这么好的房间我头一次看到!真漂亮啊!”胡秀英边看着房间边说!

  这时小军来到她的肩后,轻轻的从后面抱住她的身体,把脸靠在她的秀发上:“胡姐……”

  胡秀英浑身一惊了一下“小军,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小军吻着她的秀发,一直吻到胡秀英的耳朵上,用舌头舔着她洁白的耳根,胡秀英轻微的哼了一下。

  这时小军把抱在她腰间的手慢慢往上移动,双手分别摸在了胡秀英的胸前一对高高突出的双乳上轻轻的揉搓着……

  “嗯……”胡秀英呻吟一声,把自已的一双洁白的手放在了小军的双手上,

  小军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胡姐,我好想你……”

  胡秀英早已感觉得出来,因为小军小腹正贴着自已的屁股上面,有一根硬硬的东西正顶在自已的双股间慢慢磨擦着……嘴内应了小军一声:“嗯!”

  小军用舌头在胡秀英的耳朵四周又是舔又是勾,在耳垂上,耳朵内轻轻的游动,不难说出小军是此间老手,耳朵本来就是女人的敏感部位,胡秀英被小军这样的舔着,双乳又被揉搓着,浑身已发热,嘴内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嗯……小军……嗯……”感觉自已的隐私处已有点潮湿了。

  这时小军把胡秀英的身体转了过来,面对面的抱住她,双手在她的后背上抚摸着,胡秀英也把两条春耦般雪白的手臂勾在小军的脖子上,把整个身体贴在小军的身上。

  小军只觉得胡秀英胸前一对软绵绵的乳房紧紧的贴在自已的胸上,小腹也贴在自已的小腹上,兴奋的把自已下面早已失控的阳具顶在她的小腹下面磨擦起来……

  胡秀英感到自已的小腹上被一根硬巴巴的东西顶来顶去,使自已的隐私处传一阵阵快感,又有点痒痒的感觉,又感觉淫水慢慢的把自已内裤给弄湿了。

  小军这时把嘴在胡秀英的脸上乱亲乱吻,嘴巴终于找到了胡秀英的嘴,伸出舌头很顺利的伸进了她的嘴里面,因为胡秀英很配合他的舌头,也是张嘴迎接着这条伸进来的舌头,才使小军的舌头这样顺利!

  ‘滋,滋,滋’的两条舌头缠在一起互舔的声音,两张嘴唇上马上被对方的口水给弄湿了,平时别人吐一点口水,都说污秽死了,这时两个的口水都混在一起还是这样津津有味的样子,怎么说呢,难以理解啊!

  “唔……唔……唔……”胡秀英喉咙里面发出的声音。

  “呼……呼……呼……”小军发出急促的呼吸声。

  胡秀英感觉自已的全身越来越难受,上身死死的贴在小军的上身上,不时的用自已胸前一对乳房不停的磨擦小军的胸膛。

  这时小军边和胡秀英狂吻边抻手脱下了她的上衣,胡秀英很配合的抬起双臂,当下她的腋下就春光外泄,只见胡秀英的雪白的两腋下黑乎乎的一片腋毛,又浓又黑,小军一看,兴奋不已,才发现胡秀英是个阴毛多的女人,因为并小军的经验,腋毛多的女人下面的阴毛也会是很多的,当下兴奋的下面的阳具更加硬了,

  上衣被脱了下来,除了乳罩,其它的肌肤全露了出来,雪白光滑的后背,洁白的脖子下面是一条诱人的深深乳勾。

  小军又把手伸到她那雪白光滑的后背肌肤上,用手指勾开了胡秀英后背上的乳房扣子‘硑’的一声有弹性的乳罩带子弹开了,小军又把手伸到胡秀英那浑圆、光滑的肩膀上轻轻拿下了还挂在她雪白肩膀上的乳房带子。

  ‘哗’的一声,胡秀英的一对洁白而滚圆的肉乳一下子露了出来,

  小军一见,太美了,只见乳房又大又白又圆,两颗紫黑色的乳头与雪白的乳房对比起来,真是黑白分明,特别明显,乳头四周一小圈淡红色的乳晕,

  这时的胡秀英脸带红晕,在自已爱的男人面前不是特别的含羞,她双目瞟了一眼小军,见他正色迷迷的看着自已的胸部,不觉脸一红撒娇使的说:“你别这样看着人家嘛!”

  小军边用双手握住这个软绵绵的乳房边对她说:“胡姐,你太美了……”

  “嗯……”胡秀英的双乳被握住,不觉得浑身一震,呻吟了一下。

  小军双手又是揉、又是搓,又是抓的玩弄着这对乳房,好象是珍贵的文物一样爱不惜手!这时小军改变手法,手指头又捏着乳头,低头用嘴巴含住了另一只乳头吸着。

  啊,胡秀英感觉小军太会玩了,一股热流传遍全身上下,浑身震抖,口内不断的发出呻吟声:“嗯……小军……嗯……难……难受死了……嗯……”

  小军一听,在百忙功夫中抽出一点点时间对她说:“那难受啊”说完又开始忙碌起来!

  胡秀英口语不清的象是在说又象是在呻吟:“嗯……全……身都……难爱……嗯……”

  小军为自已的出色杰作而感到高兴,能使胡秀英这样难爱、这好象是小军应该做的义务,男人如果不能使女人达到这种样子,那他离当和尚的时间快要到了,

  “小军……嗯……我真的……好难受了……嗯……天哪……小军……你真会玩啊……嗯……”胡秀英只觉得全身难受,但又说不出来身上那里在难受,这种感觉有的时候会活活把人给折腾死的,

  小军还是不停的揉、摸、抓、捏、吸的玩弄着这对乳房,雪白的乳房给小军搞的变了形,被捏的白里透红,

  “天哪……小军……小军……我爱不住了……嗯……啊哟哎……嗯 ……”胡秀英难爱的呻吟不已、乱叫着。感觉自已的浑身不舒服,下身隐私处不断的传来一阵阵奇痒,使她的内裤湿了一半。一双手死死抱住小军的头,又抓又摸。

  小军见差不多了,忙抬起头,喘着气对胡秀英说:“感觉怎么样?舒服吗?”

  这时胡秀英满脸通红,娇气喘喘,深深吸了一口气娇声说:“你,你怎么这样会玩呢,弄的我难受死了啊!你真坏!”

  小军一听在她的娇红脸上亲了一下:“那不是难受,那是舒服啊!?

  ”你真的是坏死了,明明是难受,还说是舒服,“胡秀英娇声说着还白了他一眼。

  ”我帮你把短裤脱了好吗?“小军这时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

  ”嗯!“胡秀英含羞的点了点头!

  小军忙伸手把她刚刚买来的超短西裤给脱了下来,只见一条玉白色的内裤底裆早已湿了一片,胡秀英一见,羞的满脸通红。忙用双手满住自已的脸。羞愧得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小军象发现了宝藏使得忙蹲在地板上,盯着胡秀英的内裤底裆看,发现上面湿了一大片,由于是湿的,所以使里面的阴毛也隐隐可见,

  ”你……你不许看!“胡秀英见小军这样看自已的私部,羞的要死,边说边把一双大腿紧紧的合拼住,但是发现还是春光外泄,羞的忙转过身体,屁股朝着小军,

  小军只觉眼前一花,竟变成了屁股,可是他来者不拒,忙用一双手掌抓住还穿着内裤的屁股使劲的揉搓起来,感觉好软,突然像想起什么,忙把手伸到这条内裤的腰间边缘。往下一拉,把这条内裤给脱到膝盖上,当下眼前一花,一个雪白滚圆的大屁股露在眼前,只见雪白的屁股中间一条深深的屁股缝,

  小军忙用双手分开两个软绵绵的屁股,这条缝马上分开了,只见一个迷人的‘菊花洞’呈现在眼前。洞口长满了细细的紫黑色皱纹,皱纹上还长满了细细毛毛。真是诱人极了!

  胡秀英见小军在看自已的肛门,这可是女人最污秽的东西,也是女人最羞人的地方,当下脸一红:”小军,别看了羞死了啦!“

  小军不但不听她,反而还伸出舌头,在这个洞口上舔了起来……感觉有点臭气,但他还是不停的用舌头舔着……

  ”啊!小军你疯了啊,这地方秽死了啊,你怎么舔这个地方啊!“胡秀一见小军舔自已的‘肛门’又羞又急,忙叫道!

  小军不听她的,反而还用舌尖使劲的往‘肛门’内舔进去!

  ”嗯……嗯……嗯……“胡秀英感觉很剌激,又感到自已的‘肛门’被舔的痒痒的很是舒服,不知不觉的呻吟起来。天哪,他太会玩了啊!

  小军这时舔的这个‘肛门’口全是口水,只觉得刚开始‘肛门’很紧,现在有点张开了,使舌尖有三分之一伸了进去了。

  ”嗯……嗯……别舔了……嗯……“胡秀英感觉‘肛门’被他的舌头舔得有点难受,竟有一点想大便的感觉!

  小军舔着,突发现里面也会流水,也很湿润了,有一点点排泄物流了出来……好臭,原来是胡秀英忍不住排泄出来一点点大便,他忙起身,离开了这是非之地,把胡秀英的赤裸的身体给转了过了,当下看见她雪白的小腹下是一大片又黑又浓的阴毛,就伸手在阴毛上抚摸了起来,

  ”小军……我们到床上去好吗?“胡秀英感到浑身难爱,

  ”嗯!“小军应了一声,就一下子抱起胡秀英的赤裸裸的身体放在了这张特大床上,自已也忙把衣服脱得精光,爬上床,又一下子搂过胡秀英的身体,张嘴就吻在了她的嘴上,又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内。

  一股臭味从小军的口内传来,胡秀英感到想吞,原来刚才小军在舔她的‘肛门’时有一点点排泄物还留在嘴里面,才使胡秀英感到臭呢,忙挣脱了小军的嘴,红着脸白了小军一眼娇气的说:”你坏死了,嘴里好臭啊!“

  ”还不是你身上流出来的东西啊!“小军笑道,边抓住她的一只手引到自已下身的阳具上,让她握着;”摸摸我的宝贝!“

  胡秀英脸一红,只好握住这根又长又粗的阳具,上下套弄起来,又感到手里的东西好烫,娇声对小军说:”你真坏啊,让我帮你摸这个东西,“说罢用力握了一下!

  ”嘻嘻!这东西可是我的宝贝哦,你可要轻点哦!“小军嘻嘻笑道,

  小军边说边把手伸到了胡秀英的私处,伸手一探她的阴部,只觉得已是湿润润的,就用手指往里面扣去,不停的又挖又插,

  ”嗯……嗯……“难爱得胡秀英又呻吟起来!

  小军感觉到她的阴道内水越来越多,越来越湿润,

  ”小军……嗯……你快进来吧……我……我受不了……嗯……“胡秀英难受的说。

  小军见是时候了,忙起身跪在她的双腿之间,分开她的大腿,右手扶着阳具对准‘洞口’用力一下子插了进去,

  ”啊……“痛得胡秀英叫了一声,

  小军抽出又进入,只听的‘扑滋、扑滋’的声音……

  ”嗯……嗯……“胡秀英双手扶在小军的双肩上,口内不停的呻吟着。

  这样过了十几分种,两人终于都满足了,

  这时小军搂住胡秀英,胡秀英躺在他的怀里面,两人都还赤裸裸的,

  ”胡姐!你很爱你!“小军边抚摸着她的乳房边说,

  ”我也一样!“胡秀英对他说,

  ”胡姐,你刚才好可爱哦!叫得……“小军开玩笑的对她说。

  胡秀英脸一红,撒娇的用手打着小军的胸膛:”你……坏死上,还不都是你啊,在不我怎么会这样叫啊!你真坏啊,还说人家!“

  小军捉住她的手,在嘴上吻了一说:”嗯嗯都怪我,都怪我好了!“

  ”好了,别闹了,几点了?“胡秀英说

  小军看了下手机说:”4点多了!“

  ”完了,回厂又要被厂长说了,“胡秀英说。

  ”呵呵,你放心好了,你的厂长我对他说了,你不要再去厂里面了,直接回家就可以了!“小军笑说。伸手又轻轻拍了拍了胡秀英的雪白屁股,

  胡秀英脸一红,娇气的说:”人家都可以做你的妈妈了,你还这样打人家的屁股!“

  小军一见胡秀英这个可爱样子,兴奋的搂紧了她的身体。

  ”好了嘛!我要回家了,时间不早了!“胡秀英边说边推开小军!

  ”嗯,我开车送你回去!“小军对她说,

  ”那谢谢你哦!“胡秀英对小军说边说边在他脸上吻了一下。就起床穿上上午从家里面穿过来的老衣服,上面是白色上衣,下面是一条长裤子,

  小军一见忙说:”胡姐你怎么不穿买来的衣服啊?“

  胡秀英脸一红:”穿那样的回去要吓死家里人啊!“

  小军一听,有点不高兴的样子,不说话了!胡秀英一见,暗想,人家花这样多的钱给自已买衣服,自已还不穿,当然会不高兴了,当下就来到他的身前,双臂搂住他的脖子把高高突出的双乳贴在他的胸上娇声说:”不要生气好吗?“

  小军还是不出声,胡秀英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别这样嘛,好不好!“

  见还是没有动静,胡秀英也急了,以为他真生气了,忙又娇声说:”人家这衣服是专门穿给你看的嘛,下次我们见面我就穿你给我买的衣服好吗?“

  小军一听,这才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嘻嘻,可是你自已说的哦,下次穿给我看啊!“

  胡秀英一见小军逗自已玩的,当羞的满脸通红,撒娇使得打着他的前胸:”你真坏!你真坏!敢逗人家啊!不理你了!“说着把身体一转,不理他了。

  小军忙从背后抱住她:”不要人生气了吗,宝贝!“

  一听比自已小20多岁的小军喊自已宝贝,羞得胡秀英低下了头。含羞的轻轻说:”谁是你宝贝呀?“

  ”你就是我宝贝啊!宝贝!宝贝!“小军叫了两声!

  ”你还叫啊你,你真坏啊!“羞的胡秀英连脖子也红了!

  这时小军认真说:”好了,不闹了,我送你回去吧!“

  ”嗯!“胡秀英应道。车子快开到村口的时候,胡秀英就不让他再开进去了:”就停这里吧,我自已走进去好了!“

  ”嗯!那你慢走啊!“小军对她说。

  ”再见!“胡秀英边说边想开车门出去!,听小军说:”亲我一下再下去!“

  胡秀英脸一红,忙在他的脸飞快的亲了一下就下车了,小军见她消失在村里面才开车回去了……

  回到家里面,见一家人在等她吃饭,想起下午和小军的事,内心不觉有点羞愧,忙把衣服放在房间里,不让家人知道,

  一家人正在吃着饭,突听小刚说:”妈,下星期天我女朋友想来我们家,可以吗?“

  ”好啊,好啊!“小彩高兴的叫道,

  胡秀英去年就知道小刚在学校交了一个女朋友,就是到现在还不认识,也想见见未来的儿媳妇,就说:”可以啊,就是……就是我们家这样子,怕她看了……“

  ”妈,你就放心吧!,我早对她说好了我们家的样子,她说只要我人,家里面什么样子她都不管的啊,我平时经常对婷婷说你怎么怎么好,她急着要见见你这个未来的婆婆呢?呵呵!“小刚笑着说。

  ”那就好!“胡秀英脸一红,听小刚说自已怎么怎么好的!想起了自已的那些事,

  ”我也想早点见到我未来的嫂子啊大哥!“小彩忙道,可能要见到大哥的女朋友很开心的样子。

  ”大哥!未来的嫂子漂亮吗?“小雷也问道!

  ”星期天来了你们不就知道了吗?“小刚边说边笑:”可是有一点你们要注意哦,婷婷很怕羞的,你们可不能逗她哦,她会不好意思的!“

  一家人听了都笑了起来,这时原秀英对克虎说:”小刚他爸,我帮你找到一厂了,你不用在种地了,以后可以去那个厂上班了“

  ”这……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呢?“李克虎说。

  ”就在厂里面种种花什么的,你总会吧!“胡秀英对他说”一个月工资2000呢,“

  ”那不是以后爸爸也可以上班了啊!“小彩高兴地说!

  ”是啊,以后你爸爸都住到厂里面去的,“胡秀英对小彩说。

  ”可是地里面种的东西怎么办啊?“李克虎心痛的说,

  ”你还种不够啊!还地、地的!这地里面的东西我们家里的人会收好的,你只管去就好了啊!“胡秀英说!

  ”是啊,爸爸有我们呢,你就放心的去上班吧!“小刚也忙说着!

  ”爸爸,你在农村一辈子了,这不要去城里面做城市人了,可是我们还是农村人啊!“小彩笑着说,

  说得大家开心的全笑了……只有小雷最开心,暗想,如果爸爸去城里了自已不是可以夜里偷偷到妈妈的房间找妈妈了!

  再说金亮,这时正在家里面,自从上次死里逃生后,竟老实了不少,天天在家里,不敢到外面乱玩了,母亲阵玉娟与大嫂赵丽红上次被逼与两个逃犯干过那事后,可能心灵有点创伤,也没有和金亮有过那事,这天晚上金亮确实有点忍不住了,就来到母亲阵玉娟的房里面,见妈妈正躺在床上看电视,就对阵玉娟说:”妈,我……我……我想你了……“

  阵玉娟一见儿子金亮这样吞吞吐吐的说,看了一眼他:”不行,妈这几天都不想,你去找你大嫂去吧!妈这几天身体不舒服呢!“

  金亮有点无奈的说:”可是……可是昨天我找大嫂,她也这样说的啊!你们这是怎么了啊?“

  ”过几天等我心情好了再说,好吗?“阵玉娟轻轻对金亮说,

  ”好吧!“金亮边回答边无奈的走出了房间,还不死心的又往大嫂赵丽红房间去,只见大嫂正在哄孩子睡觉,一见金亮进来,忙用手做了一个‘嘘’的动作,意思叫他边出声,只好默默的坐在椅子上等着,好不容易等大嫂把小侄哄睡着了,才对大嫂说:”大嫂,晚上我可以睡你这里吗?“

  赵丽红一听,脸一红的点了点头:”嗯,看你这几天焦急的样子,晚上就让你睡这吧!“

  金亮一听大喜,忙伸手搂过大嫂,张嘴就要吻她的脸,

  赵丽红忙用手挡住了他的嘴轻声说:”别急啊,小宝还没熟睡呢,别吵醒他,“

  金亮看了一下床上的小侄子,边轻声说:”我们轻点没关系的!

  赵丽红白了一眼金亮,娇气的说:“看你急的,对了金亮,大嫂上次被那逃犯……那个了,你还这样喜欢大嫂吗?”

  金亮一听,忙说:“大嫂,你还不是为了救我吗?我怎么会不喜欢大嫂呢?我比以前更喜欢你了啊!”金亮边说边伸手在赵丽红的胸上乱摸起来……

  “讨厌,你轻点嘛!”赵丽红边扭动身躯边娇声的说,

  “大嫂,我爱你……”金亮边说边把嘴吻上赵丽红的嘴上。

  赵丽红边把一双手臂勾在金亮的脖子上边张口迎吻着,伸出舌头缠住金亮的舌头不停的舔着吸着……

  不一会儿,两个人已是赤裸裸了,只见赵丽红一身雪白的肌肤、露出了一对雪白滚圆的乳房,虽已生过一个孩子,但一点都没有下垂的意思,还是很坚挺的,两颗紫红色的乳头四周是一圈乳晕,迷人极了,一个圆溜溜的雪白屁股,雪白平坦的小腹下是一片乌黑的阴毛,躲藏在阴毛中的阴部隐隐可见,特别的诱人,

  金亮也是一丝不挂,下身挺着一根早已涨大的阳具,努气冲天,这时他想抱大嫂上床,被赵丽红阻止住了:“别到床上去,弄醒了小宝查就麻烦了,就在这吧!”她边说边把双手柱在椅子上面,背朝金亮,翘着一个雪白的屁股,让金亮从她后面进入。

  金亮一见,忙左手放在大嫂的光滑屁股上面,右手扶住自已的阳具,对准大嫂的“肉洞”下身一挺,阳具就插了进去。

  “嗯……”赵丽红轻轻娇喘一声,感觉自已的隐私处被塞得满满的,有点疼痛,

  金亮拔出又进入,感觉大嫂的阴道里面不是很滑,

  “你轻点嘛……嗯 ……好痛啊……”赵丽红因为阴道的水还不是很多,有点干巴巴的,痛的叫道。

  金亮一听,也觉得大嫂的‘肉洞’内很紧,忙抽出了阳具,改用手在这个‘肉洞’上又挖又插,只一会儿,只觉得里面越来越湿润了,

  “嗯……嗯……嗯……你进来吧……嗯……好难受……”赵丽红呻吟着,感觉自已的阴道又痒又难受

  金亮一见,忙又用阳具插了进去……

  再说小雷,见几天没有去找大妈了,又见大妈上次救了自已,都没有去看她一下,晚上就想去看下大妈,就对胡秀英说:“妈,我想去看下大妈,上次她救了我,我都没去谢谢大妈呢!”

  胡秀英一听,也有道理,低声对他说:“你去看下就可以了,可不要去找你大妈干那种事呢?知道吗?”

  “嗯!”小雷脸一红应道。

  小雷来到阵玉娟家里,进入她的房间,见大妈正躺在床上看电视,就叫道:“大妈……”

  阵玉娟一见是小雷,脸一红:“你怎么还知道来看看大妈了?”

  小雷忙说:“大妈,我早想来了,可是这几天学习很忙没时间来啊,这不来了吗?”

  阵玉娟白了小雷一眼:“我都被你们两个小子害得……唉……”想起了那天在桂龙家被逃犯的事不觉有点伤心起来……

  “谢谢大妈救了我,你别这样嘛,都过去了,别再伤心了啊,大妈……”小雷边安慰边坐到床沿上,把手伸到她的脸上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

  阵玉娟一见,止住了泪水,娇声说:“小雷,你能来看大妈,大妈很开心了,”

  小雷突然低下头吻了阵玉娟一下在她的耳边轻轻的问:“老婆你有没有想我?

  ”你想死啊!“阵玉娟一听羞的满脸通红,伸手扭了他的手臂一下。

  小雷又把手伸到她的睡衣内摸着那对高高突出的乳房,边说:”我可每天都想你呢……“

  阵玉娟的乳房被小雷揉的有点发痛,呻吟着:”嗯……你轻点嘛……痛死我了……“边伸手挡在小雷的手上,尽量让小雷的动作轻点。

  小雷边摸边把阵玉娟的睡衣给脱了下来,里面没有乳罩,一对雪白的乳房马上露了出来,由于阵玉娟是平躺在床上的,所以她的乳房显的不是很大,但两颗紫黑色的乳头和雪白的乳房一对比,特别显的的另人注目,

  小雷低下头张口含住了乳头,不停的咬着吸着……

  ”嗯……嗯……“阵玉娟呻吟着,边把一双雪白的手臂抱住小雷的头部,一双洁白的小腿在床上不停的游动着:”嗯……小雷……小雷……“

  这时小雷边用嘴吸她的乳头,边把另一只手伸进了阵玉娟的内裤里面摸着她那柔软的阴毛,这样上下夹攻,阵玉娟被弄得浑身难受起来,

  ”嗯……小雷……嗯……大妈好难受……啊……“阵玉娟正呻吟着,突觉得小雷的手指插入自已的阴道内,不觉得大叫了一声”

  小雷的手指在她的‘肉洞’内不停的挖着只感到阵玉娟的‘肉洞’越来越湿润,里面不断的流出淫水来,弄的自已的手指全湿了,还粘糊糊的,

  难受得阵玉娟一双手在小雷的后背上乱揉搓着,脸带娇红,口气娇喘,一双小腿在床上不停的东闯西闯,口内呻吟着:“嗯……嗯……啊……啊……小雷……我好难爱……你快上来吧……”

  小雷一听,忙起身脱光了衣服,又把阵玉娟的内裤给褪了下来,分开她的大腿,把阳具插进了阵玉娟的阴道内……

  持续……

  说明一下,本人写原创不易,你们看的如果喜欢的话,请给我一点鼓励,看完后每章给我点评一下,我的文章回复越多我就越有动力,我会一直写下去的……

  长篇创作不易,请大家支持!但求一“顶”
(33636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