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x83456677 发表于 从前


  

    这个酒吧叫NICO。生意很冷清,所以包场费不高。灯光和环境都很漂亮,可是舞台前的麦克风空荡荡地挂在那里。后来延安经常在晚上的时候到NICO喝杯什么,或者仅仅是坐在那里。呈然很少来,偶尔陪延安过去也只是点一杯果汁静静坐着。往往是柳橙汁。那种黄色液体,入口酸酸甜甜的饮料。而延安喜欢的是蓝色玛格丽特,芽孢多于叶子的上等红茶和普洱,浮满奶泡的卡布奇诺或是入口醇香的拿铁。延安从来不喝炭烧,可是坐在吧台旁边的时候,若是有人点了炭烧,延安会转过头看那人几秒钟。往往是单身的年轻或中年男人。延安有时会对他微笑。后来延安知道那个绑着马尾的女服务生实际上奶泡打得比冰块好,后来延安知道她实际上是NICO的老板娘而不是服务生。她叫颜歌。很漂亮的名字,可是所有人都叫她Echo姐。延安叫她Echo。 ­
    延安经常在太阳下山后独自开着呈然的沃尔沃去NICO。和Echo聊点儿什么,或是Echo不在的时候独自坐一会儿便开车离开。晚上11点以前她一定会回去,否则呈然的电话就会一遍一遍地打过来。延安很遵守交通规则,从来不闯红灯。可是她从不系安全带,因为她不止一次看到出事故的时候本无大碍的当事人却因系着安全带而死亡。事实上延安根本就没有拿到驾照,而是在驾校考试的时候和那个夹杂着纳西普通话的老师大吵一架扬长而去。那还是延安在丽江时候的事情,自此她只要看到驾校两字便恶心犯呕。可是河北的交通警察从来没有开过延安的罚单,这让延安心存侥幸的同时又满怀感激。 ­
    和Echo在一起时延安觉得很轻松,整个人好象忽然脱掉所有的捆绑束缚一样。这让延安想起落落。延安离开的时候落落已经嫁给了那个男人,看起来满脸幸福的样子。婚礼上落落的父母笑得很开心,似乎这个让他们焦虑了近三十年的女子终于可以让他们放心了。延安看着所有人的笑脸,把烟蒂摁灭在酒杯里仰头一口喝了下去,然后把信封压在杯底转身走了出去。丽江大大的阳光恍得延安睁不开眼睛。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去火车站,她对司机说。 ­
    其实,我并不清楚自己在离开的时候是怎样一种心情,延安说,我只是完成很多年前对自己的那个承诺,我定是要来石家庄的。 ­
    Echo说,那个叫呈然的男子其实很不错的,看得出来他肯定很喜欢你,否则一个男人不会让一个没有驾照的女人轻易开着自己的沃尔沃乱跑的。 ­
    延安看着Echo,她接着说,可惜那个好男人,他不是你的对手。 ­
    延安忽然感觉头很疼。她想Echo并不是像她绑起的马尾那样清新,她解开马尾之后,和落落一样就是个妖精。延安说,Echo你给我闭嘴。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我来石家庄和呈然屁的关系都没有。呈然,他仅仅是党生的一个朋友而已。党生,党生你知道么。 ­
    Echo看着她不说话,Echo在心里一遍一遍叫着党生的名字。她看到延安夹烟的左手在轻轻颤抖,她笑着说,别紧张我的小宝贝,每天都有很多男人到NICO来,也许其中有一个就叫做党生呢。别紧张,宝贝儿,你来唱歌吧。麦克风实在是空得太久了。 ­
    延安唱的歌没有名字,她还没有想好名字Echo就让她唱了。她站到麦克风前开始唱道: ­

世界太小 ­
偏偏让你我某日遇到 ­
桃红柳青 ­
风景实在太好 ­
海誓山盟 ­
诺言如此奇妙 ­
逃掉了拥抱逃不掉心跳 ­
再好还不如一个烟圈的味道 ­
燃烧的轨迹还有烟灰的飘摇 ­
炭烧的铁勺还有卡布奇诺的奶泡 ­
哪一个会比较重要 ­
最后不过是一张车票 ­
冷暖自知唇间的寂寥 ­
谁种的花太香 我的鼻子会发烧 ­
谁许的未来太好 我总是找不着 ­

我说了世界太小 ­
可是为何现在找也找不到 ­
只是我走失了 ­
还是你忽然间丢弃不愿再要 ­
燃烧的轨迹还有烟灰的飘摇 ­
炭烧的铁勺还有卡布奇诺的奶泡 ­
原来没有哪个更重要 ­
不过你一个指尖的无聊 ­
唇间留过的万般味道 ­
某一日醒来也会忘掉 ­
然后就这样忘掉 最后也会戒掉 ­
只是谁还傻傻寻找 拼了命不愿丢掉 ­
把什么记得太过清楚了 ­
就模糊了另一些线条 ­
并不是哪一个比哪一个还要重要 ­
... ... ­
    延安唱完所有人都静下来定着眼睛看她,没有多余的掌声和尖叫。Echo摇动了帘子旁边的铜铃,所有人跟着欢呼。延安知道今晚的酒水要半价了。这是NICO的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只要Echo摇动那串铜铃,NICO当晚所有的酒水就只值原来一半的价钱了。延安重新在Echo旁边坐下,她说,党生肯定想不到我会在这儿唱这样一首歌。可是事实上党生很喜欢听延安唱歌,他说延安的声音很好听。1999年8月18日,诺查丹玛斯语言的世界末日,党生牵着延安的手坐在马路伢子上。11点的时候,党生说,他说,延安,如果今天过去了世界并没有坍塌,我们,就分手吧,好吗?延安依然没有说话。后来延安对Echo说,她说,就在党生侧过身子来抱住我的那一刻,我就决定要放手了。她说,也许我这样说会让别人感觉很做作,可是Echo,事情确实就是这个样子的。就在我们身体接触的那一刹,我忽然明确了这样一个事实,我宁愿放弃他让他带着对我的爱去和别人在一起,也不愿他带着对别人的愧疚来爱我。 ­
    Echo说,是的。可是后来呢。 ­
    延安说,后来?后来十二点过去了一切一如既往,于是我拍拍屁股站起来看着党生微笑,我提议说离开之前去喝杯咖啡吧。在咖啡店里党生不停搅动手里的咖啡,我听到叮叮当当的铁勺碰撞杯壁的声音,还有流溢而出的炭烧的焦香。

    呈然一直不喜欢Echo,虽然他从来都没有说也没有表现出来过。就像Echo一直以来的那样。延安觉得在这一点上他们是很相像的,一个写文字的男人和一个开酒吧的女人,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以沉默的方式来抵触或是反抗那些不为他们所喜爱的人和物。
    NICO里的人都很喜欢延安,他们大声地和她打招呼和她说笑。这Echo完全不一样,他们也都很喜欢Echo可是他们很少和Echo说什么毫无意义的话语。到NICO的次数多了,延安发现其实NICO有很多固定的客人,这和别的酒吧不是很一样。延安也是这群常客中的一个,可是她偶尔会站在麦克风后面唱上几句什么,这和别的常客不是很一样。他们都很喜欢在最后的时候听延安漂亮的声音唱那首好像很忧伤又好像忧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歌,然后沉醉或假装已经醉了的离开。 ­
    直到那天延安收到一串钥匙和一打NICO的经营许可证、卫生证、房产证。这时候主编让延安去见他。延安站在主编室看到她和那个是她顶头上司的男人之间的一盆绿色硬叶植物又一片叶子已经发黄卷曲了就快要掉下来了。然后她听到男人说,他说,延安,你这次的晋审文章写得是社里最出色的,可是晋升的名额只有一个,而你才刚到社里不到两年,所以我建议把你的文章写上XX的名字,她资历各方面都比你占优势... ...延安本来已经要点头了,可是头点到一半她忽然想起他口中的XX就是本社董事会主席的儿媳妇,还是本刊最大广告商的女儿,然后她眼前浮过NICO的那一打纸本,她把手中的晋审报告一下扯成了两半,她说,你让她晋升那是你的事情,可是报告是我写的,你想都别想。然后把手中的纸片扔在办公桌上。转身的时候延安看到那片枯黄的叶子已经掉在了花盆里。她没有理会围观的同事,径直走到座位前把那串钥匙和证证本本的抱在怀里便出去了。延安想,Echo她想要干什么呢,呈然一定要怪我不懂事了。更糟糕的是,这个时候延安才想起来车钥匙在呈然那里,但是呈然的办公室在大厦的另一层,他现在根本不可能知道延安的事情。延安誊出一只手拿烟,然后摸出打火机。可是风很大,她怎么都点不燃唇间的烟。 ­
    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延安一直在想那个男人的话。她想,我在这个混蛋杂志社耗了快到两年了;我两年的时间,我的青春就这么白白浪费掉了,他还让我写什么狗屁晋审报告,更过分的是他还想把我的报告写上别人的名字... ...这时候出租车路过一个叫影乐宫的电影院,我看到一个穿着雪白风衣的女人蹲在门口埋着脸哭泣,我看到她颤抖的肩膀,我想,这肯定是个绝望的女人,否则她不会蹲在北方冰冷的风中哭泣。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现在是冬天了,我想怪不得那片叶子会黄了会掉下来呢。
    NICO里没有一个客人。我问那个笑起来有两个深深的酒窝的女服务生,我说,小陌,Echo呢,你今天见到她了么。小陌说,我来的时候看到Echo姐在阁间里喝酒,大概一个小时前Echo姐背着大包的行李走了。我掀开阁间的帘子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我看到了酒瓶子下面的那封信,我毫不犹豫地打开来一口气看下去,果不其然是Echo写给我的。她说,延安,我走了。我把信纸扔在桌子上狠狠靠在沙发背上,我想起那个蹲在电影院门口哭泣的女人,我想她的白色风衣一定要被她的眼泪弄脏了。我闭上眼睛,感动头很疼。 ­
    Echo说她走了。她把一大串钥匙和乱七八糟的证丢给我,她说她走了。 ­
    延安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喝Echo喝剩下的大半瓶人头马。后来渐渐有零散的客人进了NICO,后来延安感到自己饿了。她把那串钥匙交给在吧台调酒的蓝若,然后拎着剩在瓶中差不多四分之一的酒走了出去。街上的风很大,路灯照得天空黑黑的,延安走了很久才找到一个狭小的路口,她一头钻进去,身边的车流渐渐稀疏,于是她转过身背对着马路坐了下来。风冰冷冰冷地划过延安的脸颊和手指,延安想起自己第一次到石家庄的时候,也是一个风很大的冬天,党生和呈然一起去车站接她,她一下子就看到在人群里的党生,三下两下就跳过去抱住了他。党生用力地搂紧延安,然后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推开延安说,这是我同学。旁边的男孩轻轻的说,延安你好,我叫呈然。延安抬起眼来看他,然后她看到那个叫呈然的男孩刷的一下子脸就红了。 ­
    想到这儿延安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拨过党生的号码了。延安只是不厌其烦的抓住任何时间向呈然和Echo不断说着党生的点滴,关于党生和她的双重世界。尽管延安知道呈然在刻意回避Echo总是不够耐心。延安想,好了,现在Echo走了,以后再也没有人边听我讲党生边不耐烦地踱来踱去了。延安仰头把最后一点酒喝完,然后埋头在呼啸的北风中点烟。抬起头来的时候,延安看到路灯光中飘散淡淡的黑色点点,她缩了缩脖子裹紧衣服,然后对自己说,不行,抽完这支烟我得回去了,下雪了,这么冷,而且我还没有吃晚饭呢,而且呈然肯定也很着急了。 ­

    我走进去的时候看到呈然坐在沙发上喝易拉罐装的啤酒,我走过去靠着沙发坐在地板上,拿起茶几上的易拉罐喝了起来。 ­
    我说,呈然,Echo走了。她把NICO留给了我,一句话都没说就走了。我刚刚才想起来其实她已经暗示过我她要离开了。那是一个月以前,她问我有没有想过要开一间属于自己的店。那个时候我正在说着党生迷恋的炭烧,恍惚中我似乎看到Echo眼睛里满是一些绝望类的东西,可是我并没有在意,我还嬉笑着说,我说,有啊,有啊。我说,我就想开一家NICO这样的酒吧,卖有铁勺的炭烧,你不是说么,每天都有那么多男人来NICO,也许某一天我听到一个男人点炭烧的声音,然后我抬起头就看到党生熟悉的微笑了呢。那时候Echo说,其实你和我一样都是缺乏安全感而又过分敏感的女子,这样的人宁愿躲在一个角落里靠记忆中的温暖支撑着等待也不敢正视现实享受尘世的幸福。我说,可是Echo,我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钱来经营酒吧,我那点儿可怜的工资连支撑我每晚来NICO都困难。Echo说,延安,你听我说好么。其实NICO不是我开的,是一个男人送给我做礼物的。那是一个很温柔很体贴很好的男人,有很多很多钱,也愿意在我身上花钱。我知道他爱我,我也爱他。可是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有了一个漂亮贤淑的妻子了。这一切他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告诉我了,我恨他的诚实恨他的坦白。他为什么不会像别的男人那样说谎呢,他为什么不可以骗我呢。许我一个美好的未来,哪怕是假的亦会让我心安。可是他从不对我说谎。前不久他说他妻子怀孕了,他就要做父亲了。很久以前我就想过要离开的,可是每一次我都狠不下心来我都舍不得。他对我的那些好点点滴滴地沉淀在我心里,直到心沉重地放不掉。我总是怪自己太傻。她抬起头看者我笑了一下。
    我说,呈然,我去NICO的时候路过影乐宫,我看到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的女人蹲在那儿哭。我说,呈然,风这么大这么冷,她一定有很重要的东西被这么大的风吹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她只好蹲在那里绝望地哭泣。 ­
    辞掉杂志社的工作以后,我没有再找别的工作,白天在屋里写作抽烟打扫房间,傍晚开始直到深夜一直待在NICO。在屋子里待的时间长了,我总会用音响放大大的音乐,光着脚在各个房间穿行收拾杂乱的小东西,等呈然买菜回来做饭给我吃。呈然做的饭菜一直都很好吃。无聊的时候我上QQ和陌生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这个叫呈然的男子的绝妙手艺。这期间我写了很多东西,很多篇,每一篇都很长,我把它们放在我的主页上,我的Q-Zone上,我从来没有刻意去宣传过它们,也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把它们拿去印刷出版,可是依然有很多人通过网络看到了我的文字,他们给了它很好的评价,这让我很高兴。 ­
    冬天过去了柳树开始发芽的时候,有个男人到NICO找Echo。那是一个英俊的男人,高高瘦瘦斯斯文文的样子。他径直走进阁间坐在沙发椅上,那个时候我正站在麦克风前唱一首莫名其妙的歌,我看着他走进去坐下来那么自然而然,我很奇怪为什么没有人拦住他,因为阁间是不对一般客人开放的,虽然我承认他的确是个英俊的男人。我不得不说我确实是个聪明的女人,他还没有开口说话我就已经知道了他就是Echo口中那个有钱的好男人。他对我说,延安,你好。我想你一定是延安吧,Echo对我说过你。我坐在对面定定地看着他,我说,Echo走了。你可以不相信,可是事实是我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他看起来好像很沮丧,他说,我知道她迟早是会要离开的。虽然他说他早就知道,可是他看起来依然很难过。我叫了瓶Echo以前最喜欢喝的人头马,和这个伤心的英俊男人对饮。 ­
    当我点燃最后一支烟拜托小陌去帮我买包烟的时候,我看到那个男人在掉眼泪,一滴硕大的眼泪从他的左眼角滑过他英俊却疲惫的脸滴到他面前的酒杯里了。这时候我想起Echo还在的时候,那天我很晚才来NICO,当我远远地开始减速的时候,我看到Echo从一辆黑色宝马上下来,就在NICO门口,然后这个男人从驾驶座的窗口伸出头来亲吻Echo的脸,Echo披着我从没见过的昂贵的羊毛披肩,手里拎着购物袋脸上一直是淡淡的笑容。我看到Echo转身推门走进NICO,然后那个男人摇上车窗,一溜烟走掉了。我以为事情结束了,正要加速过去,这时Echo跑了出来,她把手中的购物袋扔向车子消失的方向,大声吼道,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会受不了的。然后她把脸埋在手心里蹲了下来,很短暂的时间,可是我仿佛看见Echo脸上晶莹闪烁的泪光。很快她起身捡回袋子重新走了进去。我把呈然的沃尔沃泊好,然后蹲在路边抽烟,这天我没有进NICO的门。虽然那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路灯已经亮了,虽然我只是远远地看到这一切虽然我根本就没能看清那个男人的脸,可是我知道现在坐在我面前的男人就是他。
    很快他就醉了,他开始对我诉说他的家庭和他的爱情,整个故事牵涉到两个女子,一个是他刚刚因难产而亡故的妻子,另一个是什么都没有说就走掉了的Echo。他一直在忏悔,他说,她们都是很好的女子,她们什么都没做过,而这一切的错误都是他一手促成的。他说他打过Echo的电话,可是一直是关机,他本来想等妻子生完孩子后再来找Echo的,他说Echo和他一起的时候从来都不问什么,也没有要求过什么,他说这让他更加愧疚。他说,我是爱Echo的,可是我无法给她家庭给她未来,我只能买很多东西给她,我给她很多很多名贵的东西,甚至是金钱,我以为这样就可以安慰我对她歉疚的心情。我给什么她都没有推辞过,也没有计较过,甚至没有说过任何关于此的话。接过东西的时候她一脸的平淡,我看不出任何她喜欢或不喜欢的意思。我知道总有一天Echo是会离开的,她虽然从来不说可是我看得出她并不是因为那些物质才和我在一起的,我买给她的那些东西,她只有在和我一起的时候才会穿戴,我知道她仅仅是因为爱我才会和我一起过这样的日子。其实她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女子,对这世界没有丝毫的野心,她只想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简单日子,可以有一个戒指圈住彼此的无名指,然后可以生个孩子。可是我给不了她这些,我甚至都不敢对她说我爱她。我只有用金钱取代未来向她表示我对她的爱。我一直避免直面这些问题。现在她走了。我不怪她。她有选择离开的自由。我只是后悔我甚至从来都没有对她说过我爱她。 ­
    这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喝到后来我觉得我好像在有厚厚云层的天上飘,我看到Echo背着大大的旅行包、落落穿着红色喜庆的旗袍,她们对我挥手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