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xbb069419 发表于 2017-11-21


【资源名称】【我的支书生涯】【未删节全本】【作者:ageliu】
【资源大小】262K
【资源格式】TXT
【发布方式】 yunfile 盘    DuFile网盘        附件
【下载地址】
   yunfile 盘:/goukanla.com/url/d14f0a3d5a8d9f08
  DuFile网盘:/goukanla.com/url/f2c444384ac7f7b9
  附       件                         
                                       
yunfile 盘不 能下载问题:将网址中gmpan.com替换为以下五个地址1. filemarkets.com  2. 5xpan.com  3. yfdisk.com   4. needisk.com  5. skpan.com
【内容简介】
  第二天中午,我扛上猎枪,跟母亲和巧儿说去抓野兔子,然后就上山了,后山是我们的风水宝地,有树,有泉水,还有不少山洞,以前鬼子来了,我们就往这里跑,能藏人的地方很多。

  转悠了半天,连兔子毛都没看到,站在一块大石头上,远远的看到五婶子和何大拿儿媳妇想跟着往山上走。

  我乐了,婶子办事真是没得说。

  我躲在石头后,两人慢慢的走进了,有说有笑的,谈的张家长,李家短的。

  经过石头后,我猛的蹦到她们身后,拿枪怼着何家媳妇的后脑说;什么人,不许动。

  五婶子知道是我,何家媳妇吓的瘫在地上,我哈哈大笑,收了枪,何家媳妇哆嗦的扭头看到是我,跳起来就挠我,我笑着躲开。

  我绕着五婶子跑,何家媳妇骂着追,我跑了几圈,猛然站住,何家媳妇一下冲进我怀里,被我搂了个结实。

  我抱着何家媳妇不撒手,五婶子装好人,让我撒手,问我干啥来了。

  我搂着何家媳妇说:抓兔子来了,远远看到你们,就吓唬一下。

  何家媳妇被我搂的浑身发软,挣扎着说:撒手,你个毛孩子,敢欺负你嫂子。

  五婶子也骂我:动手动脚什么样子。还装着要打我。

  我搂着何家媳妇往地上一滚,松软的干草丛垫在身下。

  我不客气的开始撕扯何家媳妇的衣襟,何家媳妇有些吃惊,死命推着我,我笑道:柱子哥吃得,我吃不得?

  何家媳妇在五婶子注视下有些紧张,但也盼望我有进一步动作,一边推着我,一边骂道:你个小毛孩子,哎呀,摸那里啦,五嫂子,快拉开他。

  五婶子放下篮子,没有拉我,反倒抓住何家媳妇一只手,按住了,笑道;你可别小看着毛孩子,那家伙比柱子的还大。

  何家媳妇知道上了套,挣扎着,五婶子又抓住她令一只手,也按住了,我骑在她身上,腾出手来拉开她的布腰带,把长裤拽了下来,里边是个花布裤衩,也趁着她蹬腿,扯下来扔一边去。

  何家媳妇确实白嫩,两条腿白的想羊腿一般,下腹一小搓黑毛,软软的趴在下腹处,我看的这个爱呀,伸手使劲捏一把,何家媳妇哀哀的叫了起来。

  看她还在挣扎,五婶子说:大兄弟,赶紧脱裤子上啊,给她上了嚼子,她就老实了。

  我连裤子都没脱,直接从裤门掏出家伙,就往何家媳妇下身捅,何家媳妇抬头看一下,吓坏了,哆嗦着说:小宝的家伙咋这个样子,比人胳膊还粗,不行啊,不能往里捅。

  我可管不了那么多,狠狠的往里一捅,舒舒服服的开始抽插,何家媳妇立刻放弃了抵抗,眯缝着眼睛开始享受,下身的水咕唧咕唧的往外冒,我每一次抽插都能带出不少白浆来。

  何家媳妇真是水做的女人,鸡巴一进去,就像抽光了她的骨头,软软的瘫在地上,烂泥一般。

  五婶子看她不抵抗了,放开手,到我背后,帮我推屁股,随着我的节奏按着我的屁股,让我插的更深些。

  何家媳妇叫唤的声音很有婉转,悠扬,声音全是从鼻腔里出来,随着我的插入,就是长长的一声,嗯……

  听的我那个舒服啊,五婶子也配合着,浪叫着,还没反绿的荒草上,三人滚做一团。

  何家媳妇的小洞很是紧密,没生过孩子女人就是紧,把我的鸡巴裹的密密的,滑滑的阴水让我抽插一点都不费力。难怪柱子这么喜欢她,何大拿也爱扒灰。

  我喜欢从后边来,何家媳妇也听话的跪趴在草地上,撅起白嫩的屁股来,我扶着家伙往里捅,何家媳妇舒服的都快晕了,屁股大腿一起哆嗦,我拔出来的时候,鸡巴把她肉洞内壁都带出不少,然后一起狠狠的怼回去。

  何家媳妇的屁眼很嫩,看来没被人捅过,还有些淡淡的褐色,不像五婶子都是黑的了。

  我弯着跟指头往里捅,何家媳妇的屁眼似乎有些抗拒,使劲往里缩着,我看着爱极了,指头尖进去了,继续往里抠着,能感觉到一圈圈的肠道抱着我的指头,抠到深处,都能摸到一小块一小块的硬屎,何家媳妇哆嗦着承受着我的冲击和抠挠。

  我回头看,五婶子已经坐在地上,自己掏着自己的档,眼睛有些失神了,我知道五婶子又需要我的安慰了。

  我拔出鸡巴,何家媳妇立刻瘫在地上,我冲五婶子一努嘴,五婶子明白我的意思,脱了一半裤子,跪在地上,把屁股对着我,我扶着鸡巴,就捅进了五婶子毛绒绒的老逼里。

  五婶子拼命往后努力,搞的我都不用动作了,她屁股前后移动着,就完成了我抽插的动作,舒服的我把粘着何家媳妇屎的指头捅进了五婶子的屁眼。

  捅了几十下,回头看看何家媳妇,正朝我抛着媚眼,两条白腿分的开开的,腿间一堆暗红的肉,中间是条肉缝,两侧干静没毛,不像五婶子整个一团毛包裹着。

  我又转头扑向何家媳妇,插了个尽根。

  五婶子还没过足瘾,有些失望的回身,看我们表演。

  我这次抗不了多久了,射在何家媳妇体内。

  这次拼的很久,我也累了,躺在草地上休息。

  五婶子靠在我身侧,摆弄着我的鸡巴。

  我扭头看她说;咋,没吃饱?

  五婶子笑道:都吃上瘾了,咋也吃不饱。

  我笑道:你俩人给我吹起来,然后每人再赏个几百下。

  五婶子和何家媳妇都立刻爬起来,两人握着我的鸡巴,争先恐后的舔起来。

  我一边享受一边说:五婶子,何家小嫂子,老子现在想捅屁眼,你两个谁敢让我捅屁眼,我就先捅谁。

  五婶子吐着舌头,含混着我,捅我捅我。

  何家媳妇也抬头看我:嫂子屁眼给你捅个够。

  我先拿五婶子的屁眼开刀,五婶子跪在地上,单手使劲扒开一侧的臀肉,把屁眼暴露给我。

  五婶子有些痔疮,屁眼上有两个肉包,我往她身后一站,扶着鸡巴就往五婶子屁眼里捅。

  五婶子咬着牙坚持,我都能挺清楚她牙齿摩擦的声音,知道她疼,于是减慢速度,一点一点往里挤,好半天,鸡巴才嵌入进去,五婶子也哼出了声。声音怪异,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疼。

  何家媳妇凑过去问;五婶,咋样,疼不?

  五婶子说:不疼,不疼,舒服,哎呀,舒服死了。

  何家媳妇看着羡慕的说:支书快插,插几下就行了。嫂子的屁眼等着呢。

  我扶着五婶子的屁股慢慢的抽插着,何家媳妇一脸的着急,怕我射了,眼巴巴的瞧着我。

  屁眼是比阴道紧密,舒服极了,我也怕射出来,示意何家媳妇准备好。

  何家媳妇跪趴在地上,等着我。我慢慢从五婶子屁眼里拔出鸡巴,五婶子伸手摸摸,看看没血,放了心,过去扒开何家媳妇的屁股,让我插她屁眼。

  我扶着鸡巴,瞄准了往里捅,何家媳妇尖叫一声,身子就往下倒,五婶子用身体扛着,示意我使劲,我屁股发力,猛一下捅了进去。

  何家媳妇疼的差点昏过去,浑身哆嗦成一团,半天才说出话来:五婶子,你个老蹄子,想害死我啊,说不疼,差点要了我的小命。

  五婶子笑道:谁让你贪吃了,小宝这东西,一辈子吃不到几次,你好好享受吧。

  我扶着何家媳妇的腰,五婶子控制住她的身体,我慢慢的抽插起来。

  何家媳妇连哭带骂,可就是摆脱不了,插了几十下,我拔出鸡巴,对准何家媳妇的阴道,猛的一下捅了进去,何家媳妇被捅的哭叫连连,我舒服的也嚎叫起来,两人的声音在空寂的山谷里回荡。

  天亮还早,我和冬梅找了避风的地方睡觉,老曹和绣花守着篝火。

  睡了一会,我被冷风吹醒,我抬头一看,离我不远的地方,冬梅也睁着一对黑黑的眼睛,似乎在听着什么。

  我仔细一听,篝火那边,传来轻微的啪啪的声音,这种声音我很熟悉,就是两个肉体碰撞的声音,老曹和绣花干起来了。

  看来冬梅已经醒了一会,她不知道我也醒了,只是竖着耳朵听着。

  我微微一动,冬梅看到我醒了,望着她,她有些尴尬,我竖起一个指头,低声虚了一下。悄悄的爬起来。冬梅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也跟着起来,我端起一杆步枪,迈步到了火堆旁,果然老曹赤裸着下身,趴在绣花身子上,正玩命的挺动着。

  我拿着猎枪大喝一声:好啊,你们敢搞破鞋,当我这个支书不存在啊。

  老曹吓坏了,手一抖,扑在绣花怀里,绣花赶紧拉衣服遮盖自己的身体。

  冬梅说;嫂子,我哥回来你咋有脸见他?

  绣花推下去老曹,拉拉衣服站起来,对着冬梅说:妹子,你哥逃荒去了,啥时候回来不知道,回来不回来不知道,他回来我饿死没有也不知道。刚才小支书也说了,我们要对的起自己。

  我现在跟曹哥搞破鞋,一会说不定就给狼吃了,我就要眼前乐乐,你哥我管不着了。

  冬梅哑口无言。绣花看着我说:小支书,你要是想乐,等曹哥完了事,你也来,反正我们都是快饿死的人了,还怕啥呀。

  我赶紧说;你两人乐,我看看就好了。冬梅扭身走了,我也要走,本来我就是想吓唬吓唬他们而已。

  绣花说;小支书,你别走,过来,嫂子给你嘬嘬,保你舒服。我刚要拒绝,老曹也说了:让你来就过来,大家一起乐乐。

  我转身要走,老曹冲过来拉住我,一个绊子就放倒了我,绣花光着屁股,解开我腰带,掏出我鸡巴就嘬起来。老曹到了绣花背后,捧着绣花的屁股就操,天太冷了,我鸡巴半天才硬起来,绣花吃惊的看着我硕大的家伙,叫道:这是人的玩意么,咋这老大呢。

  老曹探头看一眼也傻眼了,骂道:太吓人了,这东西能捅死人。

  绣花扭着屁股说:曹哥你快点,我要试试这大家伙。

  老曹拔出鸡巴,对我说:来,换换,绣花给我嘬,你来操逼。

  我笑着爬起来,来到绣花背后,扶着她屁股怼了进去,老曹已经把绣花的阴道搞的烂泥塘一般,我捅进去很轻松,绣花却咧嘴说:真大,塞满了。老曹来到绣花面前,绣花一把撰住老曹的鸡巴,用嘴嘬了起来。

  绣花的身子却是结实,摸上去挺有肉,屁股也大,也有弹性,夹的我很是舒服。

  我努力操着,老曹舒服的直哼哼,绣花也很满意,前后的夹击让她也浪叫不止。

  那边的冬梅可受不了了,蹦过来说:你们不要脸,没完没了了。叫那么大声,别把狼招来。

  绣花吐出老曹的鸡巴说:妹子,你也别素着了,小支书,你把我妹子办了吧,别一会给狼吃了还是个大姑娘,多可惜啊。

  我看着冬梅,冬梅也看着我,我从她眼光里读出一些愿意的表情来。

  我拔出鸡巴,挺了挺肚子,向冬梅走来,冬梅迟疑了下,还是想跑,我一把抓住,低声说:往哪里跑,跑远了碰到狼咋办。

  冬梅哆嗦一下,我已经把她搂在怀里,按倒在地上了。

  绣花让老曹继续操她,老曹换了个姿势,骑着绣花操了起来。

  我压在冬梅,她看着我,我笑道:别跑了,你也是大姑娘了。早晚有这么一天,我们现在还活着,能乐就乐吧。

  说着我就捧着冬梅的脸亲了下去,冬梅扭了两下,跟我吻在一处。

  我把手从她衣襟下探了进去,冬梅被我冰凉的手冰的一哆嗦,等我手捂住她苹果般的奶子时,冬梅彻底放弃了躲避。

  经过一夜的疯狂,我们四个人蜷缩在一起,欢腾的篝火温暖着我们的身体。大家已经没有了性爱的欢愉了,平静下来的心还是很茫然,明天咋办,后天咋办,村里的老弱妇孺咋办?

  冬梅把生病的女学生像神一样请到自己家里,天天让女学生给她讲革命道理,女学生拖着瘦弱的身体,强大精神给村里的年轻人灌输革命道理,把村里的年轻人搞的热血沸腾。柱子跑到村委,套上马车,要用马车拉着生病的女学生去延安。被我臭骂一顿,灰溜溜的回去了。

  我也被冬梅拉去听了几次女学生的讲座,我有些不明白,但看着女学生柔弱无骨的身子,整个一个病西施的样子,我鸡巴倒是挺冲动。

  一天,女学生有狂喷唾沫,手舞足蹈的跟村里的年轻人鼓动着,她觉得我们这么大的村子,竟然没有成立造反派,没有革命队伍,简直就是犯罪,村里的年轻人都呼号着要成立造反派,要求女学生做代表。

  女学生正挥舞着胳膊叫嚷着喊着口号,突然身子猛然一挺,直挺挺的摔了下去,大家都楞了,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扶起女学生,可是她脸色铁青,牙关紧咬,没有进气,只有出气了。

  大家彻底慌了,如果这个女学生死在我们这里,那可是大事件,这责任谁也付不起。

  老瞎子被请来,拔了半天脉,老瞎子直摇头。大家更慌神了,我也吓的出了一脑门子汗。

  我猛然想起来吴院长,让人立刻去土地庙把她叫来了,吴院长背这个急救箱就奔了过来,把女学生抬进村委会,让大家退出去,吴院长给女学生检查身体。

  吴院长让冬梅陪着,解开了女学生的军装,解开里边的衬衣,学生妹只穿着一件小小的背心,我看着背心遮盖着的微微隆起的胸部,猛咽口水。

  吴院长用听诊器听了一会,也有些紧张,回头跟我说:这个女孩子心脏有问题,现在很危险,我这里有心脏的急救药,先吃一些,还是要去医院才行。

  我说:那我套车,你先给她吃药。

  吴院长取出一些药片来,给女学生喂了进去,老曹赶着马车来了。

  我抱起女学生,放在马车上,赶着马车就往镇上跑。

  到了镇上医院,给她打了吊瓶,处理了处理,医生就让我们走人,我看着还昏迷的女学生,很是生气,对医生说:这个是串联的革命小将,你们不能这么简单处理就完事了,一定要治好她。

  值班那个医生说:已经没问题了,革命小将要革命,我们也要革命,赶紧走,别耽误我们开会。

  我差点气乐了,正准备发火,一个年纪大些的医生说:这孩子心脏有先天的问题,老毛病了,你也不用担心,打了吊瓶就可以了,修养两天就好了。

  我说:那再发病怎么办。

  医生说;开些救心丸带着,她自己应该也有,发病就吃。

  我买了两瓶,赶着马车往回走。

  看看躺在马车上的女学生呼吸很平稳,脸上也红润起来,知道她没什么事情了。

  距离村里还有几里路,女学生醒转过来,嘟囔着要喝水,我赶紧停下马车,取出水壶,给她喂水,女学生躺着喝水,一下呛住了,咳嗽起来,喷的满胸口都是水。

  我赶紧解开她领口,取出毛巾给她擦拭胸口,

  女学生藕色的衬衣也解开两个扣子,一摸白白的肉露了出来,看的我心里猛的一跳,我看女学生还不是很清醒,用手抹去她胸口的水渍,其实是老实不客气的摸摸她的皮肉。

  女学生似乎想抬手阻挡我的动作,可是微微动动,又软软的垂下手臂。

  我也不敢太过放肆,毕竟是女红卫兵,我拉着她继续上路。

  过了一会,女学生用微弱的声音喊我,我扭头看她,她一脸羞红,对我说:支书大哥,停一停,我要解手。

  她打了几瓶子点滴,体内很多水,现在尿急了。

  我把车赶到路边,让她去解手,女学生刚刚起身,哎呦一声就瘫软在车上,我赶紧下车到后边扶她起来。

  女学生腿站在地上,想筛糠一边哆嗦着,根本迈不动步子,双手死死的抓住我手臂,才能保持身体的平衡。

  我扶着她挪到了路边树后,女学生双手拉着我不让我走,她怕离开我直接就瘫倒了。

  我只好从后边扶着她的肩膀,女学生哆嗦着解开皮带,可是不敢脱裤子,毕竟还是个姑娘,我还算是个陌生男人。

  强烈的尿意让她忍不住扭头看着我,我知道她尴尬,笑着说;你放心尿吧,我闭上眼。

  女学生感激的点点头,我闭上眼睛,女学生微微蹲低身体,我在后背搀扶着她蹲下,女学生拉开裤子,舒服的开始尿尿。

  我微微低头,半拉雪白的屁股露着,看不到更细节的东西,不过尿液蔓延过来,朝着我的布鞋靠近,我也不敢躲开,只好让她的尿液沾湿了鞋帮。

  女学生舒服的尿完了,屁股还颠动了几下,我的鸡巴已经把裤裆顶成了帐篷。女学生说:支书大哥,好了,起来了。

  我扶着女学生站起来,她赤裸的屁股在帐篷顶上蹭了一下,女学生迅速穿好裤子,回头看我,我在她扭脸的一瞬间,闭上了眼睛。

  女学生说好了,走吧。

  我扶着她上车,看见鞋上的尿泥,我故意使劲跺跺脚。女学生脸更加红了,羞的头都不敢抬,发出像蚊子一样的声音说:哎呀,尿你鞋上了。

  我呵呵笑道:没啥,你是娃娃么,童子童女尿,不脏,不脏。

  女学生瞟我一眼,眼光里竟然有些许柔情,我赶着马车回到了村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