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头11 发表于 2017-08-23


本帖最后由 jxbb069419 于 2017-8-23 21:04 编辑

【资源名称】【我的师傅是校花】【全集】【作者:宛若新衣】
【资源大小】5.9MB     (压缩前大小)                                                                           
【资源格式】TXT            
【发布方式】yunfile 盘
【下载地址】


【内容简介】

       校花姐妹抢着收他为徒,漂亮继姐心甘情愿扮成他的女友,修行界的天才少女当他的贴身保镖……请看落魄的富二代觉醒最强的血脉,带着他的校花军团战世家,诛门阀,逆天改命,纵横都市!

【精彩节选】:

  第1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夜已经很深了,但省大外面的烧烤摊前依然灯火通明,因为今天周五,又恰好是本月的第一个周末,所以你懂的——几乎每个学生在这一天的荷包都是鼓的。

  不过在所有人都有生活费进账的时候,丁零却在今天变得一贫如洗。

  银行卡被冻结了、车子被拖走了、他的家被抄了、他父亲被抓了……于是,他从省大着名的富二代变成了负二代、纯**丝……丁零一边咬着烧烤,一边死命的灌着啤酒。

  本来今天他连吃烧烤的钱都没了的,结果他灵机一动,把自己的土豪金苹果换成了诺基亚520t,于是包包里就多了三千来块钱。

  抱着“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无钱卖衣柜”的心态,他一屁股坐到了烧烤摊上,从十点吃到了十二点,从人满为患吃到连他在内只有两桌。

  他已经一个人喝了差不多一件啤酒下肚,却还是完全没有喝醉,因为他脖子下面挂着的那个小吊瓶子正不断的散发着凉意,让他保持着一线清明。

  这玩意,是他妈给他留下的遗物。

  “老妈啊老妈,您老人家真要有灵的话,就让我好好的醉一回行不行?”丁零把那个小瓶子从脖子里掏出来看了看,他打着酒嗝道:“您要保佑,就保佑我们家这次能平平安安的渡过劫难好不好?”

  “不好!”

  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丁零吓得膀胱一紧,差一点就尿了。

  我靠真显灵了?不对!老妈的声音哪有这么清脆的?丁零眯着有些惺忪的眼四下看了看,发现声音来自一个漂亮的妹子。

  “草……吓死老子了。”

  在烧烤架子前面,站着两个漂亮到发指的妹子,其中一个穿的是白色t恤加牛仔裤,另外一个则是穿的青色长裙。在她们身后,停着一辆红色的敞篷跑车。

  点菜的是穿青色长裙的妹子,说话的是那个穿白色t恤的妹子。

  “不要这个,这个也不要,好了,就这些,可以放辣点。”两个妹子点完烧烤,在丁零的斜对面捡了张干净的桌子坐下。

  开玛莎拉蒂来路边摊吃烧烤?丁零咧嘴笑了笑,真是懂得享受的妹子啊。难道他们不知道烧烤摊边的是非最多么?

  那边妹子的菜很快上齐,两人也没有要酒,一人要了瓶王老吉就开吃。从两人的吃相来看,倒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样子。

  丁零竖起耳朵听了会两人的交谈声,听出她们是刚转校过来的美院插班生。

  这俩妹子这么漂亮,估计美院孟巧筠的院花位置立刻就要不保了,丁零心里这么想着。却没上去搭讪的念想,要知道,他现在可是一纯**丝……如果换了以前,倒是可以勾搭勾搭。

  这时丁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几个年轻人出现在丁零视线中,他们来到丁零对面的桌子边,刚刚一落座就把腿踩到了凳子上。

  正好对面的两个妹子抬了抬头。

  那几人顿时口哨声大作。

  丁零皱了皱眉,他认识这帮人。

  省大周围其实还算蛮太平的,因为知道国家对大学保护得严,所以道上有名的混子一般都不会来省大周围惹事。但没有过江龙,不表示没有地头蛇。

  这伙人里面为首的叫周泰,因为人长得黑,而且常常被狗追着咬,所以道上的混混们就给他送了个外号叫黑狗。

  黑狗是那种典型的小混混,手下有三四个兄弟,都是无业游民。有钱了就上网泡酒吧,没钱了就偷偷下水道井盖,藏人车牌照什么的,也算不上什么大恶。

  估计黑狗这帮人今天搞到钱了吧。丁零这么想着,也懒得打招呼——平时他见了这帮人都是鼻子朝天的。

  他只是心里有点担心那两个妹子,希望她们早吃早走,好歹校友一场,要是被黑狗调+戏的话那他肯定不怎么看的过意。

  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两个妹子竟然面对坐在邻座的小混混也能安之若素,依然小口小口的吃着烧烤,全然没有一丝危机感。

  真是作死的俩妹子啊!

  这时候黑狗他们点的菜也上来了,几个人走了一圈啤酒后开始话多起来,说今天手气好,直接赢了七八万。

  丁零心中暗笑,七八万,也不怕牛皮吹破……七八百还差不多!

  “喂,同学你们是省大的哇?你看咱们相逢就是有缘,能不能赏脸喝一杯?”黑狗提着酒瓶子大咧咧的坐到两个妹子的面前,朝着烧烤老板挥手道:“喂,老陈,这两个同学的算我的。”

  两个妹子抬头看了黑狗一眼,穿裙子的那个没有理他,自顾着吃自己的。穿t恤的妹子倒是微微一笑:“我们不喝酒。”

  完了,这妹子一笑简直杀伤力太强了,丁零都看得心神一荡,别说黑狗这种小混混了。

  果然,黑狗愣了两秒后嘿嘿笑道:“来嘛,万事总有第一次,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周泰。也可以叫我狗哥,狗哥教你怎么喝酒,保证让你爽到爆。”

  说着黑狗张开嘴,一仰脖子,一杯酒瞬间灌了下去。

  他放下杯子,得意的道:“这叫豪饮,妹妹也来一下?”

  穿t恤的妹子依然笑吟吟的摇头:“不喝。”

  “不喝就是不给我们狗哥面子啊小妹妹!”这时几个小混混都端着酒杯过去,呈半圆形把两个妹子围住了。

  那个妹子仿佛脑子有毛病似的,依然固执的摇头,而且还在笑:“还是不喝。”

  “来嘛!这个第一次不痛不痒不流血哦!”黑狗打了个酒嗝,端起杯子就往妹子面前杵。

  啪的一声,那妹子把黑狗的手直接打开,啤酒倒了黑狗一身。

  “操!你这真叫进酒不吃罚酒!”黑狗脸一沉,伸手就往妹子的头上抓去。

  这俩妹子真是……不做死就不会死啊!丁零想着,他再也看不下去了,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低吼道:“黑狗!”

  听到有人叫,黑狗一愣,转身就看到了丁零。他脸上迅速堆起笑:“哎呀,是丁少,你瞧你,在这喝酒都不招呼哥几个。”

  黑狗缩回手,嘿嘿一笑,就举起酒杯往丁零这边走。

  那个打开黑狗酒杯的穿t恤的妹子饶有兴趣地看着丁零。

  “丁少,你怎么……”正在准备倒酒的黑狗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看着丁零,脸上的笑突然僵硬。随后笑了,这次可不是那种谄媚,而是幸灾乐祸。

  “嘿嘿,老子倒是忘了,丁少爷……你他妈现在混得比老子还不如,还有脸在老子面前耍横?”黑狗倒了满满的一杯酒,对着丁零举起:“来,狗哥赏你一杯!”

  说着,黑狗直接一杯酒泼到了丁零脸上。

  丁零也很干脆,他抄起酒瓶就往黑狗头上砸去。

  “草!干死他!麻痹的,平时在老子面前装逼都忍了,现在破产了还装,装你妈比!”黑狗躲开酒瓶,一把掀翻桌子,几个小混混立刻一涌而上。

  抓扯中,丁零立刻挨了好几下拳头,而且胸前那个从不离身的小瓶子被一个混混扯掉了。

  瓶子被扯掉的瞬间,丁零脑海中突然响起一道声音:“命河改造开始。”

  在他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一股钻心的炙热猛地在心脏升起,就仿佛是有人将烧红的烙铁狠狠的****了他的心脏!

  “啊!”丁零发出野兽一般的咆哮。

  这时烧烤店老板连忙过来想劝架,那两个妹子也对视了一眼,穿白色t恤的妹子瞳孔微缩,就要起身的时候,突然看到场上情况大变。

  只见前一秒还在被几个混混按着打的丁零就跟猛地吃了春药一般,他接连挥拳,只是片刻便将那几个混混打倒在地。

  两个妹子脸上同时露出了惊讶。

  这……未免也狗血了吧?如果不是自己两人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男生,说不定还要以为是这人专门安排的一出蹩脚英雄救美剧。

  黑狗几个一边爬起来跑,一边大喊:“丁零你麻痹,有种等着!”

  “滚!”

  吼出这一声后,丁零捂着胸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妈的!刚才他脑海中响起那个声音后,自己心痛得就跟死了一回似的。不过这痛来得快,去得也快,现在却是一点感觉都没了。

  喘了几口气后,他从地上捡起那个小吊瓶揣到包里,对老板道:“早点收摊吧,免得等下来砸你店。”

  这时,那两个妹子也走了过来,穿t恤的妹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丁零一眼,嘴角含笑道:“身手不错啊。”

  “那是,哥从小练过。我说你们俩脑子不好使么?一看黑狗那种人就是混混,不赶紧吃了走人还细嚼慢咽,下次遇到长点记心。”说完后,丁零丢了一百块钱在桌上,慢慢向街心走去。

  他不想和这俩妹子多说,作为破产少爷,他深知**丝傍上款姐的几率有多小,而且内心的骄傲也让他不愿意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接近这些有钱人。

  穿白色t恤的妹子饶有兴趣的看着丁零的背影道:“浅妞,他就是那个最近一周的省大风云人物?”

  “如果名字没听错的话,应该是。”穿青色长裙的妹子也嘴角带笑,轻轻的眨了眨眼:“看来论坛上那些帖子也不能全信啊!”

  目送丁零远去,老板一边哀叹一边收拾桌子,没想到这两人竟然还坐下继续吃东西……“哎,两位同学,你们能不能让我把摊儿收了?这……”老板满脸苦笑:“要是等下那只疯狗又来了怎么办?”

  穿着白色t恤的白酥酥笑意涟涟:“再来就打断他的腿!”

  两人慢条斯理的吃完烧烤,又等着老板把摊收了,那条黑狗也没有叫人来,白酥酥顿时觉得没趣极了。她跳上玛莎拉蒂,等白浅浅坐稳后一脚踩下了油门。

  玛莎拉蒂如离弦的箭一样冲向街心,一个漂亮的漂移甩到了正道上。

  上了主街道后,白酥酥一路超车,速度就没下过一百码。

  白浅浅一个劲的叫嚷:“我靠你慢一点……”

  白酥酥得意的笑道:“你还不相信我的车技?再说现在路上根本就没车了好不好。”

  然而,她话音未落,一辆逆行的货车朝她们直直的撞来。

  “啊!”白酥酥猛打方向盘,同时踩下刹车。

  路边,一个无辜的行人飞了起来。

  第2章 你们不是找鸭子的?

  “怎么会是他?”

  车前灯的照耀下,刚才为了她们和小混混大干了一场的丁零现在静静的躺在地上。

  没有伤口,也没有流血,他脸上的表情定格在惊恐。

  白浅浅弯下身子,她用右手的拇指按住中指和无名指,小指头和食指翘起。

  只听她嘴里低声飘出几个奇怪的音节后,她的食指和中指的指尖升起一抹白光。

  她毫不迟疑的将手指指向丁零的右胸。直到白色光芒入体后,她才将手探向丁零的脖子。

  脉搏清晰有力。

  白浅浅惊讶了:“怎么没死?”

  “我靠!你什么人啊!你希望他死啊?”白酥酥一听人没死,立刻松了一口气,但瞬间她也愣住了。

  一百码的车速直接撞过去,人飞了起码十几米远,居然没死!

  非但没死,而且还一点内外伤都没有?

  白酥酥也瞪大了眼:“对哦!怎么会没死?”

  白浅浅立刻叫道:“我靠你什么人啊!你希望他死啊?”

  “尼玛……腊月债,还得快。”白酥酥说着弯下腰,一百五十斤的丁零抱在她怀里就像一个大抱枕那么轻松:“走!带回家好好研究研究!”

  ……

  回到在校外租住的屋子后,丁零被平放到了沙发上。

  白浅浅盘膝坐在一旁,她的十指不停的变换着姿势,引导着一道道洁白的光芒没入丁零的脑部。

  白酥酥静静的站在一旁,对白浅浅,她向来很有信心。

  数分钟后,白浅浅站起身来,她擦掉额头泌出的细汗,疑惑道:“只是单纯的昏迷。而且……我觉得很奇怪,虽然没有检查到灵力,但他的命河条件相当好,好到……比服用过洗髓丹的修行者还要好!”

  “什么?我来看看!”白酥酥也将手探向丁零的胸前,她用神识和灵力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后,她的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家伙的命河……未免好得也有些变态了吧!

  命河,说白了就是整个人的血循环系统,修行就是通过全身的血管,包括毛细血管来吸纳灵力,并最终在心脏深处开辟一个灵力空间。

  白酥酥自己是服用过洗髓丹的,她自问,自己的命河强度都不会超过这个家伙。

  站起身,白酥酥斜睨着丁零:“难道这货是传说中随便在地摊上买本如来神掌就能练成万佛朝宗的练武奇才?”

  白浅浅噗哧一声笑出声来。

  “严肃点!我在想怎么处理他。”白酥酥轻轻瞪了堂妹一眼,她咬着手指头,眼波流转,突然她一拍大腿。

  “有了!浅妞!我们就收了这货吧!”

  白浅浅瞪大眼:“收了?你想收他当后宫?”

  “我靠!叫你少去晋江你不听——我们收他当徒弟!”

  白酥酥越说越激动,直到最后她满眼都是小星星:“不错!他这么好的命河条件,不修行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好,就这么决定了!”

  ……

  丁零张开眼。

  这是个普通的客厅,有两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孩死死的盯着他,就仿佛他的脸上开出了一朵花。

  丁零一股脑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醉意一阵阵的涌上脑袋。他眯着眼,看着这两个比较眼熟的妹子发呆。

  哦,他记起来了,这是那两个吃烧烤的漂亮妞。为了她们,他还跟黑狗他们干了一架!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酥酥,这是我堂妹白浅浅。”

  白酥酥站在丁零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道:“你有什么问的没?”

  丁零抬头,立刻便看到这妹子胸前那两团骄傲的高耸,加上她绝美的容颜,看得丁零是心神一荡:“有!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你们想干什么?”

  莫非是看着自己英雄救美,然后又落魄街头,这俩妹子于心不忍,干脆就把自己架上楼来了?

  “废话,当然是我们把你带上来的。”

  从来没像今天这样醉过的丁零的脑子就跟装了一团浆糊,但他还是注意到了这妹子用的那个“带”字。哎呀我勒个去!她们是想干嘛?难道是……?他遇到了传说中想找刺激的富二代小姐?

  没错!肯定是这样!这两人面临黑狗的挑逗调戏都能无动于衷,可见她们是属于外表清纯内心却骚动不已的那种心理扭曲的富家小姐!

  酒精刺激下的丁零开始无限往歪处想……难道这俩妹子是想自己客串一把鸭子?

  哎呀!肯定是的!刚才她们两人见识了他一挑n的壮举,肯定对自己的体力相当的满意!于是丁零眼珠一转,他打了个酒嗝嘿嘿笑道:“那你出个价,我考虑一下。”

  白酥酥一愣,出价?难道这家伙知道是自己撞了他,想讹自己?

  她和白浅浅一对视,两人同时点头,觉得应该先把这货稳住,于是她抱着臂膀,笑吟吟的道:“你开个价吧。”

  乖乖,这一抱可不得了,这妹子胸前的那两只小兔仿佛下一秒就要从胸口跳出来似的。丁零贪婪的看着妹子的胸部,他随口道:“那就两千吧。”

  白酥酥一愣,立刻哭笑不得——两千?我靠这是讹人的么?这你妹的是来搞笑的吧!

  见白酥酥露出惊讶的表情,丁零一阵醉意上头,他用力的摇了摇脑袋嘿嘿笑道:“那就一千……我吃点亏……每个人算五百。”

  说着,丁零强忍着醉意,他伸出手朝着这妹子的大腿摸去。既然是找鸭子的,那先摸一摸总是没错的。

  牛仔短裤下面没有穿丝袜,在灯光下,她的腿白皙,修长,挺拔,就好像用最完美的玉石雕刻而成似的。

  白酥酥并不知道丁零要干什么,她还在思考丁零那两句话的意思,然后……在这一愣神的时间中,她便眼睁睁的看着丁零将手伸向了自己的大腿。

  轻轻的一拍一摸,丁零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太爽了,尤物啊!别说还赚一千块,倒贴打都愿意啊!

  当白酥酥回过神来的时候,丁零的手已经往上滑进了她的短裤裤缝,触碰到了她的尊臀!她那从来没有被陌生男子触碰过的圣地,居然,居然被一个醉汉的咸猪手给摸了!

  “靠!”又羞又怒的白酥酥直接一脚,某个醉汉便飞出了三米开外。

  漂亮的鞭腿!

  这一脚,非但踢飞了丁零,也踢醒了丁零!

  “靠!你们不是找鸭子的么?”

  他的这一声带着怨念的大喊救了他的命——因为白酥酥的手中已经捏出了一个灵决,一道强大无比的力量从她手心升起,不出意外,下一秒,这道力量将直接击向丁零。

  听到丁零的大喊,白酥酥猛地一怔,立刻露出比哭还难看的表情。她一晃身,身形便晃到了丁零的面前,她弯腰下去,一把抓起丁零的衣领,就仿佛提小鸡一般把丁零给举了起来。

  “我想请问你!我们哪一点长得像需要找鸭子才能满足的寂寞女?嗯!”

  丁零低头,这个漂亮妹子事业线完整的出现在他视线,更是隐约可见两道完美的半圆。

  看着丁零的眼睛往自己胸口飘,白酥酥羞怒道:“哼!浅妞,你来给他说!我怕我会一不小心把他给丢楼下去了。”

  说着,她直接一挥手,丁零便被甩到了数米外的沙发上。

  这一下……他是真的清醒了。

  然后,当白浅浅带着无比的怨念告诉他是如何来这里时,丁零便将所有的事都记起来了。

  他抱着头,哆哆嗦嗦的弹出一根香烟,却发现打火机早已摔坏了。

  白酥酥再次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她打了个响指,一团火苗便出现在丁零的眼前。

  丁零一震,想起了这个妹子刚才给自己的那一脚,又想起了她就跟拧小鸡一样把自己拧到空中然后随手一丢就丢出好几米的场景。

  看着凭空跳跃着的火苗,丁零嘴里的烟“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

  白酥酥很满意丁零的这种表情,她霸气十足的问道:“想学吗?”

  丁零抬头盯着她,下意识就点了点头。

  “很好,那拜师吧。

  第3章 美女师傅

  卫生间中。

  丁零关掉热水,他用冷水不停的刺激着自己的神经,确保着思维的清晰。

  当那个叫白酥酥的妹子凭空变出一朵火来后,一切可以用峰回路转来形容。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吃烧烤的时候那两个妹子会对黑狗那几个混混置之不理——人家根本只需要一根手指头就可以干掉黑狗那中小角色。

  因为她是修行者。

  而且,她问丁零要不要修行。

  我靠!这需要考虑么?

  于是丁零便被赶来洗澡,因为白酥酥说拜师要焚香沐浴,焚香就免了,沐浴是肯定要的——她不想找个酒鬼当徒弟,刚才丁零酒醉后的表现让她太深刻了!

  ”嘿嘿,两个美女师傅……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丁零拼命的搓着身子,他想着那对姐妹的样子。

  美女,绝对是祸水级的美女!

  别说学修行,就是呆在这俩妹子身边,偶尔揩下油也很赚大便宜了!

  ……

  当他洗完澡出来后,白酥酥两人已经并肩坐到了沙发上。

  很自觉的坐在两人的对面,丁零的视线在两人脸上巡弋。两个人也看着他,神色有些严肃。

  白酥酥手握一枚小小的玉牌,沉声问道:”丁零,我最后问你一遍,你愿意成为我们两人的徒弟,并恪守尊师重道,传承师门,且永不背叛师门么?“丁零吸了口气,他收起其他心思,也沉声道:”我愿意。“两人对视一眼,脸上露出笑意,白酥酥把手中的小玉牌丢给丁零:”接着,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我给你准备的东西都在这个玉简中,当然,里面现在都是基础的修炼法决和培元法决,以及其他乱七八糟但有用的东西。等你培元成功后我再教你其他的。“”这个怎么用?“

  ”坐过来。“

  丁零依言坐到白酥酥身旁半米左右,这时白酥酥那少女特有的幽香传来,让他心神微微一乱。

  白酥酥倒是没什么,她盯着丁零的脸道:”再近点,看着我。“丁零又将屁股挪了一寸左右。

  白酥酥噗哧一笑:”刚才你胆子那么大,现在怎么这么胆小了?“丁零低垂着头,看着白酥酥美丽的大腿,他喃喃道:”我怕你踢我……“白酥酥一瞪眼:”你要敢乱摸我就踢你!再过来点!“”嘿嘿……“丁零讪讪一笑,索性一抬屁股,紧挨着白酥酥坐下。

  他的大腿紧贴着白酥酥的大腿,少女的体温顿时透过布料传来。丁零立刻发现,自己完全受不了这个刺激——因为某个地方开始有抬头的趋势了。

  ”哼!“白酥酥嗔了她一眼,把大腿挪了挪,但她的尊臀还是和丁零挨着的,丁零身上的雄性气质不停的传来……丁零只感觉到眉心一热,脑袋中凭空就多了一些东西。

  ”好了,你按照我传给你的方法,把神识渡到玉简里面就可以看到里面的东西了。“白酥酥站起身道:”接下来成龙成虫,就看你自己了!“”额……就这么简单?“

  一直在一边旁观的白浅浅也起身道:”你以为多难?快睡觉去,睡前可以先熟悉基础,然后按照《培元录》上面说的先吸纳天地元气,等命运树种子出来后,可以练一下最简单的袖里乾坤,然后修行就一步一步的慢慢来。“……

  目送丁零去了客房,两人回到卧室,关上房门。

  白酥酥拍着胸口,轻轻的呼了口气。她扑闪着眼睛,笑意连连道:”就是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血脉,血脉浓度能不能达到觉醒条件……如果能觉醒个牛叉血脉的话,嘿嘿!“”就算不能,按照他的命河条件,也绝对是个人才啊!“白浅浅笑着,随即又微微皱眉道:”不过就是不知道人品怎么样……而且刚才居然敢摸你!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所以喝酒误事,但是我很好奇啊!浅妞,我有那么丑吗?我真的像那种饥渴得要鸭子的人?“白酥酥越说越恼,她恨恨的一跺脚道:”看我今后怎么收拾他!“”哈哈哈!不过从他开始色眯眯的看着你,然后让你出价的时候,我就有点反应过来他是不是想歪了。“白浅浅反而笑起来了:”没想到你还让他开价……啧啧,他还说他吃点亏,一人算五百……“白酥酥想起刚才的误会又气又恼:”浅妞你还说!我打你啊!“两人顿时在床上扭成一团,春光乍泄,香艳无边。

  ……

  丁零不知道他的”二师父“居然担心他的人品,否则估计他会气得吐血。天地良心,他自认为曾经在那群仗着家里有钱便胡作非为的王八蛋里,他是最有人品的一个。

  要知道在十四岁前,他的表现可是相当相当优秀的,属于那种”别人家的孩子!“只是说他色眯眯的……这个可就冤枉他了,本来丁零都坐得老远的,谁让她嘲讽他来着?丁零的脾气一向如此——你要自找不愉快,那我不满足你岂不是辜负了你?

  将神识渡入玉简后丁零发现,这个玉简就跟优盘差不多,只是优盘是电脑来读取,而玉简是人脑来读取。

  捡了些基础的东西看过后,丁零这才知道,原来白家竟然是源自春秋战国时候的墨家。白家人除了修炼,在炼丹术和机关术上面也颇有造诣。而且白家子弟觉醒的血脉大多也是上古凶兽一类。

  血脉,存在于每个人的体内,只是浓度不同而已。说不定街上随便撞一个人他就有可能是珍贵的浴凰或青龙血脉——只是浓度太低,根本没办法觉醒。

  看了之后,丁零就按照《培元录》上面所说的,先用神识进行内视,然后引导天地元气进入体内。运行一个周天后,一枚小小的金色种子在他的心脏深处形成。

  这就是所谓的”元“。是完全由天地元气形成的”种子“,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通过修炼,最终让这一粒种子生根发芽,并在心中长成本命树,直到那时,他才算是正式踏上了修行的道路。

  始动,初鸣,闻道,超凡,入圣,分别对应本命树将来生长而成的五层树冠。至于再往上,那就是传说中的裂地境,开天境,拥有白日飞仙的实力!

  丁零知道,修行一途是急不来的,更多的讲究机缘,所以在那枚种子成型后,他听从白浅浅的建议,找到那个袖里乾坤灵决。

  所谓袖里乾坤,其实就是利用灵力开辟一个次元空间,可以放一些随身物品。而且随着境界的提升,空间可以越来越大,类似于拥有了可以自我扩容的空间戒指之类的灵决。

  ”不错,好东西!不去做小偷简直浪费了!“看着自己开辟出来的一尺见方的空间,丁零心满意足的睡去。

  ……

  第二天,当丁零醒来时已经是中午时刻,他刚来的及洗把脸便被拽了下楼。白酥酥美其名曰,陪师傅逛街。

  ”这个……师傅,我是真没有心思逛街。家里公司乱得一团糟,我打算回去看看。“丁零苦着脸央求道:”等我家的事儿忙完了,我再陪你们好不好?“白酥酥想了想点头,放过了丁零:”那行嘛。要不先一起吃个饭?“驾驶着白浅浅的小mini,三个人杀向不远处的麦当劳。在白浅浅去点餐的时候,丁零应白酥酥的要求,开始讲述他在学校里面是如何”治理“那些”装逼犯“的丰功伟绩。

  就在这时,停在外面的一辆尼桑车缓缓摇下了车窗,车中的中年男子看着里面被丁零逗得哈哈大笑的白酥酥,他脸上露出忧虑,最终,他举起手机拨通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