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头11 发表于 2017-08-20


本帖最后由 周公解夢 于 2017-8-20 20:01 编辑

【资源名称】【我的老婆是天后】【全集】【作者:九天御风】
【资源大小】10.2MB     (压缩前大小)                                                                           
【资源格式】TXT            
【发布方式】yunfile 盘
【下载地址】

【内容简介】

昔日王者归隐花都,做起酒吧小老板,酒吧对面则是美女如云的影视学院,于是活色生香的幸福生活开始了……

【精彩节选】:

  第1章清新女神姜小樱

  迷迭香。

  不是精油也不是迷药,而是酒吧的名字,中等装潢,三间门面总共400平方,面积算是比较小的。

  正值中午时分,酒吧还没到营业时间,只有靠左边一扇卷闸门拉起一半,证明这里有人。

  那扇拉起的卷闸门旁边,放着张竹制躺椅,上面半躺着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看起来二十出头,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有一张还算英俊的脸,只可惜没人会注意。只因他头发蓬乱满脸胡茬,穿着皱巴巴的短袖T恤和沙滩裤,隐约能看到T恤上沾了些酒渍,脚上则是一双脏兮兮的人字拖。

  总之,他把不修边幅和邋遢发挥到了极致,以至于别说是发现他潜藏的小英俊,恐怕没人愿意靠近这个邋遢鬼。

  他面朝马路对面靠在躺椅上,左手拿着一支小樽蓝带,躺椅旁边的地面上,散落了七八个空瓶。

  “唔……这才叫生活啊……”

  秦焱慵懒的灌了一口啤酒,眯着眼睛看向马路对面。

  美女!

  成群结队风姿各异的美女,绝对能举办一场选美大赛,其中有不少美女都有着一流水准!

  要说平江市在江南虽是大城市,却也算不上国际都市,就算最顶级的大都市里,小小一片区域哪有这么多美女?

  因为酒吧斜对面是一所学校,以美女如云而着称的大学——姑苏音乐影视学院,简称苏影。

  虽然跟北影、广电这两所最有名的演艺院校有所差距,但放眼全国也算小有名气,历年从苏影走出去的影视明星、歌星、主持人多不胜数,不过眼前这些美女暂时还只是明日之星。

  现在已经是五月中旬,江南天气逐渐转热,对于那些冬天都恨不得穿短裙的女孩子来说,现在正是炫耀资本的绝佳季节。

  隔着二十米的马路,看到各种齐P小短裙下的大白腿,秦焱笑得就像偷了老母鸡的黄鼠狼。

  醇酒美人,这是多少男人朝思暮想的生活?

  如今他全都有了!

  虽然喝的只是啤酒,那些美人也都只能看不能摸,但相比起以前的日子,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嘘!

  尖锐的口哨声响起,对面那些三五成群的美女,警觉的把目光投过来。有的露出满脸疑惑,有的面带怒色,更多的则是骄傲地昂头挺胸,以鄙视他这种猥琐怪蜀黍抬高自己的身价。

  秦焱毫不在意美女们的态度,他吹口哨只是为了‘活跃气氛’,没想过再有什么进一步的行动。

  突然。

  他的目光转移到斜对面的学院正门口,看到一辆捷豹里走出来个四十多岁,西装革履身材肥胖的男人。

  其实这种情况在苏影很常见:作为公认的美女集中营,每到中午和晚上,都有各种各样的男人出现在学校门口。这些男人或老或少,或俊或丑,不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用豪车名表、名牌衣装展示身价。

  然而,今天的情况有点不一样,那个肥头大耳的家伙黑着张脸,正对着一个女孩子大吼大叫。

  “老头,来电话了……老头,来电话了……”

  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秦焱没理会肥猪男那边上演的戏码,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乱码,微微皱了皱眉头。

  “到了?”电话那头传来低沉地声音。

  “昨晚刚到。”

  “感觉怎么样?”

  “挺好。”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通话。”

  低沉地声音说到这里,莫名沉默了片刻,用更加低沉地语气说道:“希望你能过自己喜欢的生活,这就是你想要的,不是吗?从今天起贪狼消失了,你的名字是秦焱,一个安安稳稳过日子的酒吧老板。”

  听到电话那头的话,秦焱眸子深处闪过一抹无奈,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说出来,却是笑道:“没错,这样的日子我很喜欢。”

  “那就好,保重。”

  “保重。”

  那头匆匆挂断了电话,而秦焱却浑然未觉,依然把手机放在耳边。

  这真是自己喜欢的生活吗?

  可惜事到如今无论答案是什么,他都不可能改变,正如昔日的兄弟所说,曾经的贪狼已经消失了。

  脑海里莫名闪过一个身影,熟悉而又陌生:因为一起生活了十二年所以熟悉,因为至此属于不同的世界所以陌生。

  一团名叫‘不甘’的火焰在胸口燃烧,烧得秦焱几乎发疯,必须找个地方宣泄,否则有可能真的会疯掉。

  他一骨碌从躺椅上跳下来,踩着那双脏兮兮的人字拖,向酒吧斜对面的苏影大门口走去……学院门口围着很多人,有苏影的学生,有来接美女的富豪高官,也有来来往往打酱油路过的。

  “姜小樱,别不识抬举!”

  肥头大耳的男人阴沉着脸,掏出一张字条朝女孩扬了扬:“白纸黑字,今天你必须一分不少的拿出来!”

  站在他对面的是个身高足有一米七,穿上高跟鞋之后,比很多男人都要高上一些的漂亮女孩。

  女孩一头乌黑长发,顺顺直直的披在肩膀上,这个年代黑色直发已经很少见了,都被各种染色剂和染烫发型所取代,正如她那身几乎到脚踝长度的素色连衣裙,这年头还有几个年轻女孩穿得素净、保守?

  素净的不仅仅是头发和衣服,还有那张没有沾染化妆品痕迹的脸,绝对称得上纯天然无污染。

  要知道,在大学里女生化妆算是普遍现象,更何况苏影是走在潮流尖端的演艺传媒类大学?

  她是个异类!

  如同荷塘里的一朵莲,不沾染一丝一毫的淤泥,这也是被评为三大女神之一的原因——清新女神姜小樱。

  只不过,这个代表着纯净圣洁的光环,此时此刻却碎了一地,特别是那些围观的女生们,一个个都用鄙夷、讥嘲的眼神看着她,更多的女生则是幸灾乐祸,她们巴不得看她的笑话。

  “什么清新女神?原来是这种货色!”

  “这叫什么来着?对了!做biao子还要立牌坊!”

  “没有清新女神的名头,也卖不了那个价。”

  “这年头什么人都有,公共汽车都可以当女神了?”

  “苍老师不也是女神么?”

  所谓的窃窃私语‘无意中’分贝高了点,那些最恶毒的话,一丝不拉全部传到姜小樱耳中。

  她整个身体忍不住瑟瑟发抖,泪水顺着脸颊滚落,贝齿紧咬:“当初我家里出事,是你主动借给我的,还说什么时候还都可以。现在……现在……你竟然用借款要挟,让我做你女朋友!”

  “要挟?呵呵……你也太天真了吧?你问问别人,无缘无故谁会借钱给陌生人?既然你拿了我的钱,早就应该知道要付出代价!”肥猪男非但没有半点惭愧,反而满脸讥嘲的看着她。

  “就是,世上哪有白吃的午餐。”

  “这世上除了亲爹可以不求回报的给你钱,就只有干爹了。”

  “干爹给钱当然要有回报。”

  那些围观的女生随声附和,姜小樱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当她把真相说出来,换来的竟然是更加恶毒的攻击,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任凭泪水不断沁出,扭头盯着那几个女生,满脸不甘和愤怒的质问:“我跟你们有仇吗?”

  “当然没有。”

  就在这时,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一个头发蓬乱胡子拉碴,穿着花里胡巧T恤和沙滩裤,拖着一双人字拖的年轻男子走过来。

  秦焱没在她身边停留,径直走到几个毒舌女生面前,笑眯眯的挨个点名:“你,昨天晚上10点和12点,分别跟两个不同的男人上床。你,患有很严重的妇科病,而且是因为不洁床事引起的,所以经常打抗生素。还有你……”

  “你胡说!”

  “混蛋,你说什么?”

  几个女生先是神情一滞,眼神中闪过发自内心的惊骇,紧接着回过神来,一个个怒视着秦焱娇喝。

  秦焱毫不在意她们愤怒和咆哮,转身朝姜小樱耸耸肩膀:“就是这样,当一个人做了很恶心的事情之后,她们通常希望其他人更不堪。也只有把你拉到相同程度,她们心理上才能得到一点安慰,作为同学你不应该生气,应该表示理解。只是……能毒舌到这种地步,心理得有多阴暗啊?”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仅惊讶于这个邋遢男的惊艳出场,还惊讶于那几个被抨击到体无完肤的女生。

  只要不是傻子,就能从她们的神情一眼出来,秦焱一语中的,刚才说的那些恐怕都是真的。

  该死!

  他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你谁啊?这里有你什么事?”

  肥猪男狠狠瞪着秦焱,他可不是为那几个毒舌女生抱不平,而是因为秦焱的出现打扰到他了。

  “我叫秦焱,算命的。”

  “算命?”

  “没看到么?那几个女人的龌龊事,我一下子就算出来了。”

  “你算不算命关我屁事!”

  肥猪男也看出来了,那几个女生的事情八成是真的,虽然心里觉得有些玄乎,不过他来这里可不是算命的,他也没什么短处让人揭——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来要账不怕任何人说。

  秦焱点点头,抬起右手掐指一算,又上下打量了肥猪男几眼,随即皱起了眉头:“你印堂发黑,最近恐怕有血光之灾。”

  第2章   血光之灾

  啊!

  这下子肥猪男有些犯嘀咕了,刚才那几个女生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她们那些**的事情别人不可能知道。

  就算眼前的邋遢男,通过某些途径知道一些,也不会把她们每一个都说一遍,莫非他真有什么本事?

  市井多异人,这句话他不是没听过。

  很多有本事的人都不显山露水,甚至有可能就像这位:一副邋遢打扮却通晓过去未来也说不准。

  “那个……大师,不好意思哈,刚才多有得罪,您说的那个……”死胖子立马换了副面孔。

  “血光之灾。”

  “对对对!您说的血光之灾是不是真的?”

  “比真金还真,不信拉倒!”

  “信!我信!”

  肥猪男没有全信,但事实摆在眼前他也不敢完全不信,支吾了片刻问道:“大师,敢问怎么破解?”

  秦焱翻了个白眼抬头看天,好像没听到他的话。

  作为平江市的高产阶级,肥猪男也是在商场打滚多年的老油条,规矩还是懂的。他赶紧从皮夹里取出一沓钞票,大概有一千多块的样子,满脸赔笑的递过来:“一点小意思大师别见怪。”

  “你当我是大街边上信口开河神棍?”

  秦焱压根没有接钱的意思,冷哼一声转身就走:“既然如此,你就在家里坐着等死吧!对了,没事别在小蜜身上用功太多,都虚成这样了。”

  看到他转身离开,所以人都把注意力重新转移到肥猪男和姜小樱身上,在他们看来既然神棍和肥猪男的交易告吹,肥猪男肯定得继续找姜小樱讨债,之前闹得正欢还没结束不是?

  可是,让所有人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肥猪男突然脸色煞白,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挡在秦焱面前,急声道:“大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大师救命啊!”

  如果说秦焱看出那几个女生的事情,还有可能是串通好演戏,或者是通过其他途径得知,最后那句话如何解释?

  肥猪男瞒着老婆包二奶,这件事根本没人知道,连关系最好的朋友都不知情,肾虚的事情同样没人知道。当秦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对这位大师却是一万个相信,再没有半点怀疑了。

  既然如此,那他说的血光之灾也是真的!

  “你不是很自信么?随便找个神棍帮你消灾解难就是了。”秦焱冷笑。

  “不不不!大师,我知道您不是神棍,您说个数!”

  “十万。”

  “啊!”

  当秦焱轻描淡写的报出数字,围观者纷纷惊异出声,随便算个命就要十万,这跟抢劫有什么区别?

  偏偏肥猪男没有惊讶,如果秦焱要少了他反而会怀疑,真正的大师十万出场费一点也不高,那可是能救命的啊,他的命远远不止十万!

  “钱不是问题!不是问题!我这就给您开支票!”

  “现金。”

  “大师,这……您现在要?”

  “给你十分钟,那边有提款机。”

  秦焱指了指不远处,由于这里是苏影大门口,所以有五个不同银行在校门旁边设有提款机。

  肥猪男半个不字都不敢说,一边小跑着向提款机飞奔,一边从皮夹里掏出几张不同银行的借记卡。

  8分45秒。

  顶着大太阳狂奔的肥猪男,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的跑回来,怀里抱着一沓沓红彤彤的钞票。

  “大师,您点点,十万块一分不少。”

  “不用了。”

  秦焱随手把钞票丢在地上,目光朝四周乱扫,在那些不肯离去的围观者充满疑惑的眼神中,走到一根电线杆旁边,随手抄起一块铺人行道的地砖,紧接着肥猪男就感觉到耳边生风。

  面盆大小的地砖,狠狠砸在肥猪男的脑袋上,惨叫声传来的同时,淅淅沥沥的鲜血洒了满地。

  就肥猪男那虚胖的体质,这么一板砖拍下去自然是当场栽倒,可秦焱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

  砰!

  砰!

  砰!

  穿着破烂人字拖的大脚丫子,没头没脸的一阵狂踹,肥猪男搂着脑袋声嘶力竭拼命惨叫。

  大概踢了一二十脚之后,秦焱总算停下来了,肥猪男也逐渐从这番狂风骤雨的打击中清醒。

  “我操你祖宗!你敢打我,老子……”满脑袋是血的肥猪男,尖叫着爬起来。

  “破血光之灾的最好办法,就是以毒攻毒,如今我用放血之法替你破了血光之灾,小命总算是保住了……等等!”

  说到这里,秦焱突然盯着肥猪男,满脸疑惑的问道:“你刚才骂谁?”

  肥猪男傻眼了。

  敢情大师是用以毒攻毒的方式,给自己破解血光之灾,虽然这顿毒打受了不轻的伤,但是跟大师口中足以要了小命的血光之灾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自己刚才却不知轻重的辱骂大师。

  “大师……我……我搞错了……”肥猪男赶紧道歉。

  “我问你,你刚才骂谁呢?”秦焱揪着小辫子不肯放。

  “我……我骂我自己!”

  “你有病啊?自己骂自己。”

  秦焱翻了个白眼,紧接着以肥猪男无法反应的速度,又是一个耳光抽过去:“刚才的以毒攻毒还差一点点,这下子总算够了。”

  这次肥猪男再也不敢骂人,捂着留有掌印逐渐红肿起来的右脸,满脸赔笑:“多谢大师救命之恩!多谢!”

  必须快点结束这场闹剧,因为秦焱觉得自己快憋不住了,再这么下去他非得笑死。

  就连围观者也觉得太玄幻了:死胖子一口一个大师,跟个孙子似的赔笑,拿了十万块钱给人家,然后被对方揍个半死,揍完之后还继续赔笑,甚至感恩戴德不停道谢,这也忒离谱了吧?

  “多谢大师,大师您慢走啊!”肥猪男恭恭敬敬。

  “喏。”

  秦焱把地上的钞票平分成两份,一份自己抱在怀里,站起来指着地上的另一份:“这里正好五万块,她欠你的。”

  这下子肥猪男有些转不过弯了,大师问他要钱还揍他,他都可以理解,可是大师给他钱……欠他钱的是姜小樱,大师干嘛替姜小樱还帐?

  不过他听人说,这种异人都很有本事,千万不要招惹。虽然说,他借钱给姜小樱的目的是把她弄上床,今天也打算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可是大师既然出面了,他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这个……大师宅心仁厚,既然是这样……”

  肥猪男正准备把地上的五万块钱拿了走人,想想还是没拿,这点小钱他还是不怎么在乎的。

  他把那张五万块的欠条撕成碎片,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又把手上的血渍在衣服上擦干净,从怀里取出一张名片恭恭敬敬地递给秦焱:“大师,我跟姜小樱的帐就算了,这钱您还是收着吧。这是我的名片,您收好,不知道大师您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这人呐,谁没有个三灾六劫?

  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碰到麻烦了,十五万块钱跟大师结个善缘,必要的搞不好就能保住小命。

  不得不说,肥猪男还是很有远见的。

  秦焱看了肥猪男一眼,一副‘我很欣慰你很识趣’的表情,接过名片报出一串手机号码,然后把地上另外五万块钱拾起来,在肥猪男和一群围观者的目送下,头也不回的向大路对面走去。

  苏影学院门口的一场闹剧,以出乎意料的方式落下帷幕。

  “等等!”

  就在秦焱走到马路对面的时候,身后传来有些生怯的喊声,不用扭头都知道是那位清新女神。

  刚才,原本是当事人的姜小樱,随着秦焱的出现变成了旁观者,直到闹剧结束她才回过神来。

  “有事?”

  秦焱把怀里的钞票丢在躺椅上,由于钞票是从提款机里取的,没有封条很散乱,因此有不少都透过躺椅缝隙散落在地。

  他压根没注意落在地上的钞票,双眼一直盯着那张瓜子小脸。

  美。

  很美。

  清新、纯净、不沾尘埃,如同深谷里的兰花,没有半点世俗气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能够在美女如云的苏影被封为女神,当然是极品中的极品,就算见惯了美女的秦焱都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美女足以打90分。

  只是……

  跟她比呢?

  或许眼前的女孩并不输于她多少,然而有句话说得好,情人眼里出西施,在他眼里她无疑是最漂亮的女子,无人可及。

  发现面前这个胡子拉渣,看起来很邋遢的男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姜小樱心里不免有些羞恼,难道又是个色狼?不过她很快发现,对方的眼神中没有半点色狼特有的神情,而是一种沉湎于回忆的黯然,仿佛明明看着她却在想其他事情。

  “刚才谢谢你。”姜小樱低声说道,充满感激。

  “你该不是来分钱的吧?”

  “没……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还欠你……”姜小樱被吓了一跳,连忙摆着双手面红耳赤的解释。

  “那就好。”

  秦焱随手把肥猪男给的名片丢进垃圾桶,又把手机盖打开取出手机卡,把手机卡折成两段丢掉,重新换上一张新卡。

  第3章   对不起,抓错了

  看着他这一连串的举动,姜小樱糊涂了:“你……你把朱通的名片扔了?还有,怎么把手机卡也扔了啊?”

  “用不上,所以就扔喽。”

  姜小樱并不知道,秦焱说的用不上并非因为肥猪男,从他扔掉那张电话卡开始,就跟过去的一切永别了。

  “那你刚才……”

  “你该不会跟那个蠢货一样,把我当成什么大师吧?”

  “那个血光之灾?”

  “嘿嘿……”

  秦焱终于憋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那家伙姓朱?朱通?不如叫猪头。给钱找打外加赔笑,他到底得蠢到什么程度?没错,我是说他有血光之灾,你没看他被我揍成猪头满脸是血?”

  “可是你明明就说出了所有人的隐秘,总不会是猜的吧?”

  “秘密。”

  他当然不会告诉姜小樱,他只是通过敏锐的嗅觉,从那些人身上分辨出不同异性的气味。

  至于那些人的病情,曾经身为最顶尖的杀戮者,在学习杀人技术之前先得学会自救,他的医术比大多数医生都要高明,望闻问切对他来说绝非难事,一些比较明显的疾病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我请你吃饭吧,就当是道谢。”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秦焱不说,姜小樱也没问,不过无论什么原因,结果就是她欠了对方一个天大的人情。

  当时那种情况她被羞辱到无地自容,如果有刀子她会毫不犹豫的自杀,是秦焱帮她解围,而且倒打一耙把那几个女生批得体无完肤,又帮她解决了朱通的事,这份人情可就非同一般了。

  “好。”

  秦焱摸了摸肚子,开始收拾躺椅上那堆红彤彤的钞票,姜小樱想了想最终还是蹲下来帮他一起收拾。

  用竹片做的躺椅有很多间隙,不少钞票都顺着间隙掉在地上,她不得不压低了身子才能够着。

  白,一片雪白!

  正在捡钱的秦焱无意间一抬头,目光不带拐弯的,顺着连衣裙领口钻进去,落在那片饱满的白雪上。

  虽然连衣裙很长,领口开得也比较高,可这个姿势就算领口再高,也不可能遮住无限风景。

  谁说女子不如男?

  至少秦焱不会认为,自己引以为傲的胸肌,能达到这种水准!

  姜小樱只顾着帮他捡钱,没发现自己已经春光乍泄,更不知道有一双眼睛正盯着那里看。

  有一张钞票在躺椅最底下压着,她就算压低着身子也够不着,只能用左手撑着躺椅进一步探入。

  “笨啊,把椅子挪过来不就行了。”

  秦焱觉得不能再看下去了,不是说他有多君子,关键是看太久了,真要被发现总有些尴尬。

  于是他顺手把躺椅往旁边挪动,可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此时此刻,姜小樱的左手正撑在躺椅上面,这一挪她就没了借力的东西,身体肯定会不受控制前倾摔倒,作为一个勇敢的、有公德心的男人,总不能看着美女摔倒吧。

  “啊!”

  “小心!”

  两人捡钱的时候面对面,秦焱顺手把躺椅往自己这边挪,因此姜小樱扑倒的方向自然是朝前。

  秦焱眼疾手快,顾不上继续拿着钞票,双手往前一迎试图扶住那双玉臂,按照这么下去应该正好扶住姜小樱的手臂才对。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姜小樱脚下打滑一个不稳,原本已经扑倒的身体,又往前稍微推进了十多公分。

  本来应该扶住的双臂错开了,往后十多公分是什么地方?

  他没能抓住姜小樱的手臂,却恰好抓住之前看到的那两团雪白,弹性十足的紧实感迅速传递到脑神经。

  大小适中,正好一握。

  “你没事吧?快起来。”

  秦焱担心的说道,一边扶她起来,唔……是抓着那两团柔软,把姜小樱扶起来,而不是搀扶。

  天啊!

  站起来之后姜小樱才回过神,她甚至能感受到,那两只手在‘扶’自己起来的时,还一松一放的捏了几下,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随之传来,但那种感觉飞快的被羞涩和愤怒所取代。

  “你……你……”极美的小脸刷的一片通红。

  “我不是故意的!”

  秦焱总算清醒了,满脸尴尬地松开双手:“刚才事出紧急,所以……我没想那么多,这是误会!”

  姜小樱觉得自己快疯了,不过回想起刚才的情形,刚跌倒时,他确实是准备抓住自己的手臂。只是因为自己脚下打滑又往前移动了一些,他原本抓向手臂的双手才脱离目标,抓到不该抓的地方。

  可是……

  既然知道抓错了,他为什么还要捏几下?

  看来所有的男人都一样,虽然这个家伙救了自己,却不代表他不是色狼。

  今天请吃饭算还他的人情,以后还是再也不见了,这种色狼离得越远越好,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见到!

  “去吃饭吧。”姜小樱低头捡起散落的钞票,强忍着怒火说道。

  “哦,先把钱拿进来。”秦焱点点头向酒吧里走去。

  “你在这个酒吧工作?”姜小樱一愣。

  “嗯。”

  “住在这里?”

  “是啊。”

  秦焱的回答很简洁,姜小樱则因为之前的‘误会’心生芥蒂,两个人不再说话,气氛变得沉闷起来。

  大学附近吃饭的地方很多,小到路边摊大到酒楼应有尽有,秦焱选了个大排档。

  正好是中午,大排档生意很火爆,熙熙攘攘挤满了用餐的人,大多数都是苏影学院的学生,美女云集赏心悦目。

  眼见大排档里没有位置,姜小樱正想说换一家,却发现秦焱一动不动杵在那儿,目光在一双双大白腿和一团团‘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大白兔上游荡,那眼神绝对称得上是旁若无人。

  色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她心里暗暗发誓,今天这顿饭之后,绝不会再跟这个邋遢男有任何瓜葛,这家伙跟朱通有什么区别?

  就在她心里恨恨地发誓时,手臂被秦焱拉住:“那边有位置了。”

  看到有一桌吃完结账,姜小樱刻意加快了脚步,甩开秦焱拉她的手,秀眉微蹙走了过去。

  秦焱当然知道她的意思,隐隐感觉到她对自己有些成见,于是无所谓的笑笑跟在姜小樱身后。

  大排档客人太多,点了三菜一汤等了十多分钟还没上,不过秦焱一点都不着急,眼睛朝周围瞄来瞄去。

  所谓秀色可餐,多看几眼怕是不吃饭都饱了。

  他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在姜小樱眼里,她越想越生气:就算男人喜欢看美女,那也得偷偷摸摸的瞄吧?哪有像他这么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他当他是谁?高高在上的皇帝选妃选后吗?

  其实她没有注意到,当她恨恨地瞪着秦焱,当秦焱盯着那些美女时,也有很多人在往他们这边看。

  无他,身为苏影公认的三大女神之一,姜小樱清纯形象早已深入人心,从大一到大二将近两年从没结交过男朋友,没有跟任何男人出双入对,今天不仅跟男人一起吃饭,而且这个男人的形象也太那啥了吧?

  不过大排档里有几个学生,之前目睹了学校门口的闹剧,倒是知道他们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关系。

  “大师!”

  充满惊喜地声音陡然响起,接着就看到一个英俊的年轻人,满脸兴奋地朝秦焱快步走来:“大师,吃饭呐?我可是找得你好苦,嘿嘿……要不加个位,咱们好好聊聊?这顿算我的怎么样?”

  正在看美女被人打搅,秦焱有些不悦的瞪了年轻人一眼:“你认错人了吧?我不是什么大师。”

  “没认错没认错,刚才大师在学校门口的手笔,我可都看得清清楚楚。”年轻人很自来熟,趁机坐在了秦焱旁边。

  “说了我不是大师。”

  “大师,你帮我算算感情和事业呗。”

  “我都说了……”

  “就是他!”

  秦焱这边话还没落音,尖锐的女音响起,大排档里光线明显暗了不少,门口被几个人堵了个严实。

  说话的是个女人,以秦焱的眼力自然能认出,她就是之前在学院门口,被自己揭穿龌龊事的女生之一。

  她旁边站着个牛高马大的魁梧男人,将近三十岁的样子,因为穿着短袖T恤,可以清晰看到手臂上花里胡巧的纹身,好像深怕别人不知道他是黑社会似的。男人身后跟着四个年轻人,一个个穿得好像花公鸡,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身上也都有不同的刺青,此时正恶狠狠的瞪着秦焱。

  刷!

  顺着女生充满愤怒和怨毒的目光,大排档里的人全都看向秦焱,有些胆小怕事的女生深怕被殃及,还没吃完就起身买单走人。

  恰好秦焱这边的菜要上了,服务员捧着托盘楞在当场,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

  “虎哥,就是这个混蛋骂我,你可要帮我报仇。”女生娇声央求。

  “哼!”

  虎哥先是安慰似的搂了搂女生的细腰,然后冷着脸走向秦焱:“小子,就是你骂了我干妹妹?”

  “你们别闹事,要不然……要不然我就报警了!”姜小樱色厉内荏的娇喝。

  以她的胆量原本不敢介入这种事情,但这件事毕竟因她而起,责任感最终战胜了怯懦,她这一说话反倒让秦焱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小女生还有如此胆量,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