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限时光 发表于 2017-08-09


【资源名称】【龙神战歌】【校对版全本】【作者:无间戏世人】
【资源大小】10.3M
【资源格式】TXT+UMD
【网盘下载】

【内容简介】
  这是一片平静了千载的大陆,这是一个祥和之下暗流涌动的时代,当懵懂少年遭遇了上古强者残魂,命运的齿轮飞速转动,数万年前的预言,传说中的乱世,正义即将倾覆!

  面对亲情、爱情、友情,面对忠诚与背叛,少年又该何去何从?

  烽火将起,且看他如何奏响一曲《龙神战歌》。

  序 预言

  漆黑,无尽的黑夜,沉闷的空气预言了即将降临的风暴。

  突然间,一道让人目眩的亮光划破了云朵,闪电的獠牙刺穿了那无尽黑夜。

  寂静无声的大陆上,在那一瞬间,一副如同地狱般的景象刺激着所有人的瞳孔。

  地面上铺满了黑压压的身影,有些矮胖,有些高壮,有些还长着独角,有些……数以百万计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血,染红了整片大地。

  闪电与雷鸣在苍穹之上滚动着,滂沱的大雨毫不留情地哗哗落下,那在地面之上流淌的血水,如同岩浆一般滚动着。

  “咔啦!”又是一声雷鸣。

  “创世,难道你想与我同归于尽?”一个声音咆哮道。

  “同归于尽?你太过高看自己了,克苏。”声音中透着一丝鄙夷。

  “哈哈……”一阵狂笑,“你那些卑微的仆从都已陨落,现在,你已经是孤家寡人,咳……咳……”那伪装出来的强硬,也被一阵咳嗽声打断,最后成了嗓间的呜咽。

  “孤家寡人么?”创世的嘴角挂起一丝嘲弄的笑容。

  “呼呼!”远处传来一阵破空声。

  “什么?!”上古之神克苏大惊,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正是那龙族飞翔时扇动龙翼的声音。

  只见数头身长超过百米颜色各异的巨龙披着那闪电踏空而来。

  “你们还活着!”此刻上古之神克苏的语气之中尽是慌乱。

  “克苏,你那五个对头已经在那边等你了!”一头飞在众龙之前通体银白,头上有着一个如同王冠一般肉瘤的巨龙说道,那双赤金色的眸子之中闪动着一丝鄙夷,“说来倒是要感谢他们,如若不是你们这六大上古之神各自为战,说不得还要费一番手脚。”

  “你……”克苏挥舞着仅剩的两条完好的触手,闪电般攻向那银龙。

  “嗖!”

  一道银芒闪过,此刻,那创世手中正握着一把寒芒闪耀的利剑,一滴黑紫色的血液顺着那剑尖滑落。

  “嘶……”克苏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能砍掉你其他六只触手,也不介意再多砍两条!”创世冷声说道。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此刻的创世以及那些巨龙早已在上古之神克苏那怨毒的目光下死了一万遍,可惜……忽然,上古之神克苏笑了,那扭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不好!”创世大喊道,可惜为时已晚,只见那漆黑的天空发出一声巨响,一道混沌大裂缝出现在虚空中,上古之神克苏所在的那片区域像瓷器般破碎了开去。

  “阻止他……”话音未落,那数条巨龙已经一拥而上。

  “哈哈……”那片空间之中传来克苏的狂笑声,“难道你们还妄想阻止我吗?”

  “禁断之剑!”一道划破苍穹的剑芒应声而出,直奔克苏刺来。

  “嘭!”一声巨响,冲向上古之神克苏的那些巨龙除了那头银龙之外,其余竟然都被那划过的剑芒绞得粉碎。

  “啊……”一声惨叫,“创世,算……你……狠……”声音之中透着无尽的怨毒。

  “神主,你……”那银龙看着创世,满脸不可思议,可惜,还不待他继续说下去,一道紫芒闪过,那巨大的龙头赫然已经被洞穿,银龙艰难的扭头,看了一眼上古之神克苏消失的方向,那双赤金色的眸子渐渐黯淡了下去,“上……古……之……神……必……会……归……来……”那百余米巨大的身躯跌落尘埃。

  突然,那巨龙尸体之上亮起一道银芒,银芒划破漆黑的夜空,射向遥远的天际……第一卷 野性之心第1章 少年志索隆镇,迦玛王国所属,一座只有数千人口的西北偏远小镇,隶属于乌城管辖。

  天空蔚蓝如洗,初升的太阳并不那么刺眼,空气中还弥漫着一丝丝雾霭,虽然时间还是早上,但小景辰已经随父亲景天来到了索隆镇外的这片小树林中。

  每天早晚,景天都要带小景辰来到这边,进行一些训练,从小景辰三岁刚能自己走路时,便已开始,如今已经持续了五个年头。

  “老爸,今天我肯定能坚持更久,昨天我就感觉自己还有余力,只是你不让我继续。”满脸稚气的小景辰说着,还想父亲做了个鬼脸,好像在埋怨景天不让他证明自己的实力一般。

  景天微微一笑,摸了摸自己儿子的头,“小辰,你记住,过犹不及,适可而止。”

  “过犹不及,适可而止?”小景辰一脸迷茫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修炼之途,讲究的是持之以恒,循序渐进,切不可冒进,知道吗?”看到小景辰那似懂非懂的样子,景天又是一笑,“今天俺们也不训练了,给你放一天假,明天好去参加天赋测试。”

  “放假?那老爸不会不给讲故事了吧?”小景辰一脸希冀的看着景天,每天训练之后听景天讲一些当年从军时的故事,是小景辰最大的乐趣,每次听时,他都会有一种热血澎湃的感觉,那种激烈的场面,仿佛就像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

  看到儿子那希冀的神情,景天哈哈一笑,“小家伙,怎么,还和老爸耍起心眼了?给你讲就是,说吧,今天想听什么。”

  听到景天的话,小景辰拍着小手,开心的笑了,“就听老爸大战御风兽那段!”

  “好,就讲那段。”看到小景辰那开心模样,景天又抬起手来摸着儿子的头,小景辰初时还躲了几下,最后见躲避无效,也就任父亲摸了。

  “那是在……”就在景天回忆着那段往事的时候。

  “轰隆!”天空中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

  “什么!”景天大惊,抬头向声音源头望去。

  只见在西边不远处,一百多米的上空,一位手持水晶巨剑的中年人,与一位身穿黑色魔法师袍的老者正对峙在那里,空中的狂风呼啸而过,两人的衣服被吹得咧咧作响,而两个人却都如标枪一样站的笔直。

  凌空而立!

  这是达到六级职业者的标志,而此刻的两人凌空对峙,无疑说明了二者的身份。

  “六级强者?”年仅八岁的小景辰,看到了这一幕,已经完全石化在了那里,一直在这西北偏远小镇成长的他,几时看过如此实力的强者。

  “这里怎么会有六级职业者?”景天呢喃道,双眉微锁,目光紧盯着那天空中的二人。

  景天和小景辰离那两人怎么说也有三四百米,只能看到两人嘴在动,但是小景辰无论怎么努力,依旧听不到两人在说些什么。

  “老爸……老爸!”小景辰摇了摇景天的衣袖,看到父亲竟然不理自己,便加大了力度,甚至都要把景天的衣袖扯将下来。

  “嗯?怎么了?”小景辰的摇晃,终于把景天从沉思中惊醒。

  “老爸,我听不到他们说什么。”小景辰可怜巴巴的看着景天,那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唉”看到小景辰这副模样,景天也是摇了摇头,“他们也没说什么,就是因为一些东西分赃不均,起了点冲突而已。”景天随口说道。

  “啊!?”听到景天的话,小景辰惊讶得合不拢嘴,“老爸,你竟然能听到他们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到啊!”那摇晃景天衣袖的手,不但没停止,而且更卖力的摇晃了起来。

  景天皱着眉头,把小景辰的手与自己衣袖分开之后,对小景辰说“等你以后实力强大了,自然就能听到了。”

  “哦!”看着景天那已经了有些阴沉的脸色,小景辰也不敢太过放肆,虽然景天没打过他,但每一个孩子心底,对于父亲都会有或多或少的畏惧。

  看到父亲没有再和自己说些什么的意思,小景辰撅起了小嘴,把目光再次投向了空中。

  “万农,既然你执意如此,那可就别怪我了。”只听得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听不出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只是那语气冰冷非常。

  “帝恩,你也不用在那故弄玄虚,东西是你我一起搞到的,就算当初说好了,谁能用归谁,但你也不能让我白忙一场!”手持水晶巨剑的中年人怒喝道。

  那黑袍魔法师帝恩也不再多言,右手一挥,只见一片黑芒如同毒雾一般,向着那中年男子万农罩了过去,万农也不示弱,手中水晶巨剑一挥,一片耀眼红芒划过,接触到那黑芒之时,黑芒犹如冰雪般消融。

  “嗡!”一声剑鸣。

  只见那万农得理不饶人,挥起手中水晶巨剑,带着一溜火光划过两人之间十米多的距离,砍向帝恩。

  帝恩仿佛没看到那带着耀眼红芒砍过来的水晶巨剑剑芒,双目微闭,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嘴唇微动,似乎在念着什么。

  “这就是剑气吗?这么长的剑气?”小景辰喃喃道,这种传说中八级强者才能拥有的东西,他也只是在景天讲的故事中听到过,但那威力轻松绞杀七级魔兽的威力,在小景辰的脑海里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景天微微一笑,拍了拍儿子的小脑袋,“傻孩子,哪有这么长的剑气,就算是史诗级强者都不可能拥有如此长的剑气,何况那人只是个六级的穿云魔剑而已,那红芒不过是魔剑士的一种技能,叫元素凝形,你看那带着红芒的长剑,其实就是魔法元素凝结而成,而非斗气所化的剑气。”

  “啊?这样啊,我还以为那就是剑气呢。”听到那竟然不是剑气,小景辰微微有些失望。

  “小家伙,你也别失望了,那剑气可是宗师级战士系强者的标志,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看到的东西。”掐了掐儿子的小脸,景天笑了笑继续说,“你也别不满足了,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没见过六级强者,而你小小年纪一下就看到两个,还是生死搏命,也该满足了。”

  听了景天的话,小景辰的嘴一直噘着,“他们算什么,一定没有老爸强,哼。”说完,很不屑的瞥了瞥空中对战的二人。

  “哦?怎么见得?”听到小景辰的话,景天微微一愣。

  “要是他们比老爸还强,为什么你能听到他们说什么,而他们听不到我们说什么呢?”小景辰摇着小脑袋,自鸣得意地说道,听到这句话,景天笑着摇了摇头,也没多解释什么,只是把景辰的小脸抱到怀中,用自己的脸蹭了蹭儿子的小脸。

  “呀!老爸你坏,胡子扎到人家了。”推开了父亲的脸,小景辰不依地喊道,景天微微一笑,用手拍了拍小景辰的头。

  “砰砰砰……”一阵巨响从天空中传来,两人抬头一看,只见那帝恩头上出现一层层骨质盾牌,而那红芒刺眼的水晶巨剑一下砍在了骨盾之上,骨盾一面面爆裂,直到砍碎了第九面骨盾,那剑芒才止住了前进的步伐。

  而那帝恩的魔法,似乎也已经完成,只见空中闪起一片明暗交替的空间,竟然就那么把万农罩了进去。

  看到万农竟然被自己的魔法罩了进去,帝恩冷笑了一声,“想和我斗,你还毛嫩得很。”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之时。

  “轰隆!”一声巨响。

  只见那原本把万农罩在其中的空间,竟然就那么碎裂了开来,空中的冲击波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不好!”看到这一幕,景天大呼一声,抱起小景辰腾身而起,向远处飞去。

  看到自己父亲竟然也会飞,小景辰惊讶的嘴都合不上了,“老爸,你竟然也会飞?”

  “你都说,老爸肯定比他俩强,而飞行又是六级强者的标志,我怎么能不会飞呢?”景天有些无奈的一笑,自己这身本事,看来是暴露了。

  “啊!”小景辰看向刚刚自己和父亲所站的小树林,此刻已经被夷为平地,那一棵棵碗口粗细的大树,也被冲击波震得断成数截,随着小景辰的目光看去,景天眉头微微一皱,看向不远处空中的二人,冷哼了一声。

  “你二人好生放肆!”虽然在小景辰听来,那声音并不大,但只见那帝恩和万农二人身子却同时一晃,差点从空中掉下去。

  “谁?”二人同时喊道,声音之中有些颤抖,目光四处一扫,便发现了那静立空中,怀里还抱着小景辰的景天。

  看到二人目光看了过来,景天又是冷哼一声,“我不管你们有什么仇怨,速速离开此地,否则别怪我无情。”声音之中透着一股冰冷的杀气,小景辰看在眼里,心中一阵莫名的兴奋,今天,他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的父亲竟是这么强大的强者。

  “你又是谁?”帝恩毕竟年长一些,见过的市面也比那万农多上不少,虽然不认识面前这个抱着小孩的大汉,但从其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让他都感到颤抖的杀气,想来这大汉也不会是什么无名之辈。

  没有理会帝恩的问话,景天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把血红色巨斧。

  “血斧战师?!”那万农看到景天的武器,就是一愣,旋即面露惊疑的看着景天。

  “滚!”景天并没有与二人多说什么的想法,滚字出口,只听得整片空间都回响着他的声音。

  见到这副景象,以及那景天身上腾起的淡红色斗气,帝恩头也不回,腾身就走,万农看到帝恩走的竟然如此干脆,也不及多想,尾随而去,心中暗道,这血斧战师之名沉寂了这么多年,没想到隐居在这里。

  看到二人远去,直到消失在视线之中,景天收起手中血色巨斧。

  “走,我们回家讲故事去。”

  “哦……”虽然不情愿,但小景辰还是跟在父亲后面向家走去。

  “强者!我要成为和父亲一样的强者!”看着父亲那坚实的背影,景辰心中默念着,那幼小的心灵中第一次如此渴望明天的天赋测试,渴望成为强者。

  第2章 天赋测试

  翌日清晨。

  “老爸,天赋测试是什么样子的啊?”小景辰右手拉着父亲景天,左手拉着母亲月露,走在通往大礼堂的石板路上,虽然还是清晨,但路上已经有了不少人,今天是每年一次天赋测试的日子,所有父母脸上都充满了期待,而那些孩子脸上,更多的则是好奇。

  摸了摸儿子的头,景天笑道,“这天赋测试,主要分为两大部分,首先是亲和力测试,也叫入门测试,如今天下分三大职业体系,战士系,法师系和辅助系,战士系主修斗气,法师系主修魔力,而那辅助系则主修灵力,这第一大部分就是测试你与这三种能量哪一种亲和。”

  “哦,是这样啊?那第二部分呢?”虽然不是很懂,但小景辰还是继续问了下去。

  “每个职业体系里又包含了数种专业,这测试的第二部分嘛,自然就是测试你适合哪一种专业了,当然,你可以自己选,也可以挨个测试,但一般来说,这孩子的天赋大多和父母的天赋有关,而子女出现父母都不擅长的天赋的情况还是比较少见的,一句话概括,就是天赋主要靠遗传。”景天笑着下了结论。

  “那老爸和妈妈都是什么职业呢?”此刻的小景辰一脸期待的看着父母,既然如景天所说,天赋是靠遗传的,那么自己以后的职业很可能是父母二者中的一种了。

  “我嘛,狂战士,而武器就是昨天你看到的那把血斧,至于你妈妈,是个歌者。”景天随意地说道。

  “歌者?”小景辰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职业。

  “就是唱歌的。”景天坏笑着看向月露,说出这么一句让小景辰更糊涂的话来。

  “没正经。”月露轻捶了一下冲着自己搞怪的老公,对小景辰说道,“别听你爸爸的,歌者是辅助类职业的一种,主修灵力,靠歌技给目标附加增益或减益效果。”

  “那不还是唱歌的。”景天在一边插话道,只不过看到妻子那带着些许威胁的眼神,继续说下去的冲动被其强行止住了。

  “哦!那我要和老爸一样,做个狂战士,狂战士多帅啊。”小景辰满眼星星的看着景天,看到自己儿子如此崇拜自己,景天也是一阵暗喜,本来他就想让儿子选和自己一样的职业,小景辰这一说,正好如了他的意。

  “唉!”听到小景辰的话,月露不知为何轻叹了一声。

  不多时,一家人已经来到大礼堂前的广场上,这里至多才聚集了数来位带着孩子准备参加测试的父母,他们的表情都或多或少的有些紧张,而反观那些孩子,却大多没什么紧张可言,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互相打闹嬉戏着。

  这些孩子并不了解这天赋测试对他们的意义,而作为过来人的父母,却很是了解,如果通过这测试,拥有了某项潜力,不但可以到各种魔武学院进修,而且将来还可以在城里或者军队谋得一份不错的差事,对于这个西北偏远小镇上的居民来说,这已经是他们最大的期望。

  反过来说,如果这些孩子没有成为战斗职业的潜质,就只能做一些普通的工作,大多会和他们的父母一样,最后老死在镇上,别说到城里生活,就算想进一次城都很困难,当然,他们也可以选择让孩子去读那些传授晦涩知识的学府,在那里,这些孩子会学习到诸如建筑力学,冶金学等一系列学术知识,如果学得好,将来也是可以出人头地,但是,先不说能不能学得好,与那些魔武学院毕业大多能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不同,很多在学府毕业了的孩子,因为各种原因,依旧无法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最后只能继续回到小镇里,和父母一起生活,久而久之,这里便很少有人愿意让孩子去学府上学了。

  此刻,太阳已经渐渐升起,阳光洒满了整个礼堂前的广场。

  只见那礼堂的大门缓缓向两边开启,一位老者走了出来,看上去约有六十左右的年纪,脸上已经有了不少皱纹,而目光却不似一般六旬老人那样浑浊,反倒是给人一种通透之感,他便是这索隆镇的镇长大人。

  “请各位陪同孩子前来的家长排好队,天赋测试马上就要开始了。”镇长虽然年龄不小,但中气十足,这不大的广场之上的所有人,都能听见他喊话的内容。

  看到众人排好队,站在那老者身后的几个年轻人维持着队伍的秩序,并安排要参加测试的孩子和父母进入大礼堂之中。

  小景辰一家来的比较早,自然也是最先进入其中的一波人。

  只见此刻的礼堂中,主要分成了三大块,左手边的人大多穿着魔法师袍,右手这边的大多穿着紧身劲装,而正中间的那一群人则是一身盛装,怎么看都不像是来进行天赋测试,而更像参加某位贵族举办的舞会一般。

  “这三个部分就是战士系,法师系和辅助系了,你看正中那些盛装的人,便都是辅助系的测试者,在我们这片大陆上,辅助系是最吃香的,特别是在大型的战争之中,一位辅助系强者甚至可以完成一场逆转,只不过有辅助系天赋的人,太过稀少而已。”月露给小景辰解释道。

  “那妈妈是强者吗?”小景辰看着月露,毕竟还是孩子,他关心的只是自己父母是不是强者,至于那职业有多强大,并不是他要关心的内容。

  月露微微一笑,“算是吧。”

  “那妈妈有老爸强吗?”小景辰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问道。

  “你小子,又想挑拨我和你妈妈的关系是不?”听到小景辰的话,景天给了自己儿子一个爆栗道。

  “我就是问问嘛!”小景辰捂着脑袋委屈道,那可怜的模样,好像景天把他怎么样了一般。

  “你干什么打孩子!”看到小景辰那模样,月露锤了一下景天。

  “好好,我不打他,赶紧测试吧。”景天向月露告饶道。

  两人拉着小景辰来到战士系亲和力测试的地方,只见这里摆着五张桌子,每个桌子上都放着一个无色透明的水晶球,来进行天赋测试的孩子,只需要把手放在水晶球上即可。

  “这亲和力测试一共分三个级别,低级,中级和高级,分别对应水晶球所显示的颜色为黄色,红色和蓝色,而每个级别又分初阶,中阶和高阶,一会过去,你就把手放在上面,集中精神便可。”景天解释道。

  “哦”小景辰应了一声,便走了过去,伸出右手放在面前的水晶球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水晶球之上,瞬间一到深沉的红光亮起,“中级高阶。”坐在桌子后面的中年人道,旁边立刻传来一阵惊呼,对于一些城市而言,这或许不算什么,但在索隆镇这种,每年只有那么几个孩子有资格去最初级的学院学习的地方,这样的亲和力已经很不错了,只是在那一瞬间,景天的眼中却闪过一丝失望,但马上就隐没在了眼底。

  “老爸,我斗气亲和力是中级高阶耶!”小景辰拉着景天的大手兴奋道。

  “嗯,爸爸看见了,不错哦,走,我们去测试下你在狂战士专业上的潜力。”景天拉着小景辰的手,向那狂战士天赋测试的地方走去。

  “大哥?”就在景天刚刚转过身的档口,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听到这个声音,景天微微一愣,扭头向声音来源处望去。

  “林子?”看着面前那红面大汉,景天有些疑惑道。

  “是啊,大哥,我就是林子啊。”那大汉听到景天叫出自己名字,更是激动的冲了过来,愣愣地看着景天。

  “真的是你?林子,太好了。”景天看到那大汉冲到自己身前,也放开了拉着小景辰的手,与那大汉熊抱到一处。

  “大哥,你怎么到这索隆镇来了?”良久,两个大男人这才分开,那被景天称为林子的大汉问道。

  “呵呵,一言难尽,对了,你怎么跑这边来了?”景天苦笑了下,岔开话题。

  看到景天不愿提起,那大汉也不多问,“正好今年轮到我们军团在乌城当差,听说组织天赋测试,我在乌城也没什么事做,就过来了。”那大汉挠了挠头,憨笑道。

  “我们两兄弟太久不见了,当年也是走得匆忙……”说到这,景天没有继续说下去。

  看到景天脸上闪过那一丝悲伤,大汉也是一愣,接着便叹了口气,扭头正好看见站在景天身旁的小景辰,“大哥,这是你儿子?”说着,一指小景辰。

  “嗯,是啊,今天正好带他来做这天赋测试。”景天笑道,提到自己这宝贝儿子,刚刚的那一丝不快也被冲淡了很多。

  “一晃都八岁啦,大哥,今天你我兄弟重逢,怎么说也得不醉无归。”那大汉摸了摸小景辰的头,而小景辰也乖巧的没有躲闪。

  “嗯,行!”景天点头道,“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嫂子,月露。”景天拉着自己妻子的手,向那大汉介绍道。

  “嫂子,以后有什么用得着小弟的,只管说,当年在战场上,大哥可没少照顾我,我林霸这条命就是大哥救回来的。”那大汉拍着胸脯很是豪爽地说。

  “自家兄弟,说那些干什么,我先带这小子去测试下潜力,等这边散了,我们再好好聚聚。”景天拍了下林霸肩膀笑道。

  “行,这次我们可得好好聚一聚。”大汉笑道。

  转身的瞬间,小景辰看到父母的眉头竟都是微微皱起,好像有些愁容,不明所以的他也学着父母的样子,皱起了那可爱的眉毛。

  第3章 失望!?

  告别林霸,景天和月露带着小景辰来到狂战士天赋测试的地方,只见这里并没有如骑士,剑士那些测试点那种人满为患的景象,反而是人影寥寥,说来也是,天赋这东西,毕竟主要是靠父母遗传,而这狂战士天赋又需要一些特殊的血统,才能有这方面的潜质,在这西北偏远之地,有这血统的人确实不多。

  看到自己这里来了测试的人,那坐在桌子后面的中年壮汉抬眼看了看景天和月露二人,待看到景天之时,那中年人就是一愣,张口喊道“景……”话音刚出口,便被景天挥手制止住了,那人向左右扫了一眼,对着景天很是恭敬地点了点头,冲小景辰道,“小家伙,把手放在这水晶球上,叔叔来测试下你的天赋。”

  小景辰并没注意到那中年人刚刚反常的表现,只是依言把手放在了那中年人面前的水晶球之上,只见那水晶球先是亮起一丝黄光,接着黄光迅速转变为淡淡的红光,红光越来越深,最后转变成一种浓浓的血色,“中级高阶!”那中年人惊道。

  如果说中级高阶的亲和力在一般的城市还不算少见的话,那这中级高阶的天赋即使是在一些拥有百万人口的中型城市也是不多见的,这也难怪那中年人会如此震惊了。

  “中级高阶?”景天有些疑惑的看着那个此刻已经又恢复成无色透明的水晶球。

  “怎么了?”一旁的月露发现自己丈夫神情有些反常。

  “没……没什么。”景天摇了摇头,把自己脑海中那有些不切合实际的想法抛了开去。

  “儿子这天赋……”月露犹豫着没有说下去。

  “这样吧,一会俺俩带儿子去测试下灵力和魔力的亲和力,看看别的天赋。”景天也知道月露想说些什么,确实,虽然中级高阶也不算低,但对于他们来说,这天赋也不是很满意。

  “嗯!”月露点了点头,对于儿子这测试结果,她也同样不满意。

  “小辰,走,我们到那边去。”月露拉着小景辰的手,来到灵力亲和力测试点。

  “妈妈,为什么还要测试灵力呢?我想成为狂战士。”小景辰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父母。

  “小辰乖,测试一下看看。”看到父母执意如此,小景辰也依言把手放在了那测试用的水晶球之上。

  “中级初阶!”那桌子后坐在的中年人说了一声,看到儿子这灵力亲和力的测试,月露和景天对视了一眼,眉头皱的更紧了。

  两人又拉着景辰来到魔力亲和力测试点,小景辰再次把手放在那水晶球之上,月露和景天紧紧盯着那水晶球,只见水晶球上先是黄芒一闪而逝,红芒也没持续多久,便转化成了蓝芒,那蓝芒越来越耀眼,最后变成了一种宝蓝色,闪耀着蓝宝石般的光芒。

  “高级高阶!”坐在那桌子之后的中年魔法师惊呼道。

  听到这边的声音,不少一同来测试的孩子和家长都向这边望了过来。

  高级高阶的亲和力,这已经不是一般地方可以出现的了,即使是放眼大陆,也不见得年年都会出现这种天才人物,虽然这种亲和力并不能说明其天赋有多高,但其修炼的速度绝对是普通人十倍不只。

  看到这一幕,景天看了看月露,月露也瞅了瞅景天,这个结果实在太出乎两人的意料了,就像景天说的,这天赋主要是父母遗传,而月露和景天都没多少法师系职业的天赋,小景辰却拥有如此可怕的魔力亲和力,不容得二人不震惊。

  “竟然是高级高阶!恭喜大哥大嫂了。”林霸的声音适时传来,把景天和月露拉回现实。

  “林霸大哥,这两位是?”另一个声音从法师系测试区里传来。

  景天抬头一看,一个略显懒散的中年人走了过来,看着林霸问道。

  “凌格啊,这位就是我常常和你提起的,景天大哥。”林霸看到来人,大笑道,扭头对景天说,“这个小凌子,是我的副手,一个即将达到五级魔导士的水系大魔法师。”

  “景天大哥啊,林霸老哥经常提起你,今日一见,三生有幸啊。”那叫做凌格的中年人一反方才那懒散模样,十分热情的走到景天身旁,看了看此刻已经回到景天身旁的小景辰道,“很可爱的小家伙。”说着还伸手掐了掐景辰的小脸。

  景辰努力的躲了几下,看实在躲不过去,噘着小嘴道,“大叔,我知道你羡慕我比你年轻,比你帅气,但你也不能这么欺负我啊,小心我让老爸揍你哦。”说着,还挥了挥小拳头,似是在威胁那中年人。

  听到景辰对自己的称呼,凌格就是一愣,连伸过来掐景辰小脸的手,也忘了收回去,半晌,他指着自己的鼻子,看着景辰道,“你管我叫什么?我有那么老么?”说完,还看了看一旁,正强忍着笑的林霸。

  见凌格气息有点不稳,身上不时爆发出一阵阵威压,好像随时都会暴走一般,林霸咳嗽了一声,而凌格也被林霸的这一声咳嗽惊醒,有点尴尬的看了看对面眉头微皱的景天和月露。

  “小家伙,要叫哥哥,哥哥知道吗?”凌格一本正经的对景辰说道。

  “你明明比我爸爸妈妈还要老,为什么叫你哥哥啊。”景辰用那有些稚气的声音,又说出了一句让凌格险些再次抓狂的话来。

  “凌格啊,你就给我省点心吧,年龄都不小了,还沉不住气,真是的。”林霸走过来说道,只不过从他脸上的笑容,便能想到此刻他心中的想法了,只是怕凌格在这里暴走,才出言安抚一下。

  “知道啦,啰嗦”凌格对林霸脸上那硬挤出来的正经并不买账,反倒对其说,“你想笑就笑好了,憋的跟个猪头似的,都紫了。”说完,还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似的,吹着口哨,四处张望。

  “小凌子,你刚才说什么?是不是皮又痒了。”

  看着林霸头上那青筋暴跳的模样,凌格屹然不惧,“怎么,大蛮牛想咬我啊?来啊,来啊,谁怕谁,正好我很多天没吃冰镇牛肉了。”看着凌格那有恃无恐的样子,林霸真是恨得牙根痒痒,可惜,虽然他是五级初阶,而凌格只是四级高阶,但近战职业一般都很难近身攻击到魔法师,而凌格恰恰又是限制能力很强的水系魔法师,林霸也只能咽下这口气。

  “不和你一般见识,大哥,我那边还有些事,先走一步。”看到林霸气鼓鼓的走向了别处,凌格也不敢再继续挤兑林霸,毕竟,如果真要动起手来,虽然林霸好不到哪去,但他凌格也没什么好果子吃,多说就是一个两败俱伤而已,所以也和景天告了声罪,向别处走去。

  “我们先带小辰去测试什么呢?”景天看着妻子,征求着她的意见,就像前文说的,两人在这方面都没什么天赋,但也不能带着景辰从头测试到尾吧。

  月露想了想,眼睛四处一扫,正好看到在这大礼堂的角落,坐在一位精灵族美女,她面前的桌子上放着“德鲁伊”的牌子,月露一指那个牌子,对景天道,“先测试德鲁伊吧,好吗?”

  听到妻子的话,景天微微一愣,但看到她那略带恳求的眼神,景天也点了点头,他也知道,对于精灵族出身的月露来说,德鲁伊这个被大陆诟病为同级别最弱的职业,是异常神圣的,因为德鲁伊一直被称为自然之子,而现在的精灵族所信仰的便是自然女神。

  虽说德鲁伊被诟病为同级别最弱,但在很多地方,德鲁伊是非常受欢迎的,比如说战场,因为神圣教廷的教义所限,所有牧师不得参与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所以在战争之中,生命系德鲁伊便显得尤为吃香,而且不光是生命系德鲁伊,自然系德鲁伊也可以联合施放大范围的自然魔法,在战争之中也很有优势,毕竟一个能瞬间造出一大片森林的职业,想想便可以明白其在战斗中的重要性。

  德鲁伊测试点前。

  月露上前一步,走到桌子前,对坐在桌子后面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精灵族女子道,“月露,请问你是?”说着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啊……”月露的话像是突然把那精灵族女子惊醒了一般,抬头发现,自己面前站着一位同样是精灵族的女子,紧忙站起身,也是伸出右手,“月明曦,很高兴认识你,刚刚实在抱歉,走神了。”看了看这门可罗雀的德鲁伊测试点,月露递过去一个很是理解的眼神。

  看到月露的眼神,月明曦神色也是一暗,轻叹了一声,“没办法,虽然明知道没什么人会来测试,但碍于和神圣教廷的约定,还是要来的。”

  “老爸,什么是神圣教廷啊?”景辰像好奇宝宝一样问着景天。

  “这神圣教廷可以说是一个国中国,我们生活的迦玛王国与比邻的思科王国都是圣灵帝国所属的王国,而圣灵帝国之中还有一块地方,叫做神圣自治区,虽然在圣灵帝国之内,却拥有绝对的自主权,整个大陆上神圣教廷的总部便是在这神圣自治区的圣城之中。”

  “哦……神圣教堂很强吗?”景辰有些奇怪的问道。

  “很强……”景天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喃喃道。

  “比老爸和妈妈还强吗?”看到景天的模样,景辰有些疑惑道。

  “呵呵”景天笑了一声,“神圣教廷的强大可不是我和你妈妈可以比拟的,那其中高手无数。”

  “哦……”景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来,让姐姐看看,你有没有成为德鲁伊的潜力。”正在景辰想要继续问下去的时候,一旁传来了月明曦的声音。

  “好!”听到月明曦的话,景辰便放弃了继续追问下去的想法,来到月明曦的桌子前,愣愣的看着月明曦道,“姐姐,你真漂亮。”

  听到景辰那略带稚气的声音说出这番话,月明曦也是一愣,微笑着摸了摸景辰的头,“小家伙嘴真甜。”

  景辰伸出右手,放到了水晶球之上,许久之后,紧盯着那水晶球的景天和月露,发现那水晶球竟然一点变化都没有,不禁都是一愣,抬眼一看景辰,气得差点爆发,只见此刻,景辰依旧用脑袋蹭着月明曦的手,在那一脸陶醉的样子,就他这副模样,哪像把注意力集中在水晶球上。

  景天头上青筋一跳,抬手给了景辰一个爆栗,“给我有点正形。”

  这次月露并没有阻止景天,景辰似乎也知道自己犯了错误,没有再和父亲辩论什么,终于是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水晶球之上。

  只见那水晶球初时只是泛起一丝淡淡的光芒,看到这副景象,三人都是摇了摇头,心中暗道,看来景辰也是没有这德鲁伊的天赋了。

  突然,那水晶球瞬间爆发出一股嫩绿色的光芒,只是那光芒出现得太快,消失的也快,在那光芒亮起的下一刻,景辰的身子已经软倒了下去。

  第4章 三年一梦

  看到儿子昏倒,景天想也没想,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月露只比景天慢了半拍,同样有些疑惑,又有些焦急的盯着景天怀中的景辰。

  “怎么样?”看到景天缓缓的抬起头,长出了口气,月露急忙问道。

  “刚刚,我用斗气检查了下儿子的身体,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按理说,不应该这样的。”景天疑惑道。

  “自然之心?!”正在景天和月露对于景辰的昏倒疑惑不解的时候,一旁传来了月明曦的声音。

  “什么?”听到月明曦的话,景天和月露都是一惊,如他们这个层次的强者,是绝对明白什么是“自然之心”的,那是对于德鲁伊这个职业的潜力达到最大化的一种象征。

  “原来如此!”景天说了这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便陷入了沉思。

  反观月露和月明曦二女,一个是焦急,一个是兴奋,但两人都没有说话,而是盯着景天不语。

  “老公?”最后还是月露实在忍不住,打断了景天的思路。

  “嗯?”景天一愣,抬头看向身旁的月露,看到月露那焦急的眼神,景天不好意思的一笑,“啊!那个刚刚在想一些别的事情,这小家伙没事,可能是自然之心被那测试水晶引动了出来,身体吸收了过多的能量,呃……睡着了吧。”景天有些不确定道。

  “睡着了?”听到景天最后给自己的这个答案,月露实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刚才我检查过他的身体,没什么不正常的,就是体内多了一股能量,想来就是那自然之心觉醒带来的先天魔力吧,只是那股力量挺庞大的。”景天眉头微皱,也有些不解的道。

  “这小家伙是不是进入了梦境?”月明曦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这次的语气之中同样透露着一丝惊疑不定。

  “你说什么?”听到月明曦的话,景天还不觉怎样,一旁的月露却突然睁大了双眸,吃惊的问道。

  “我也不是很确定,但看这小家伙的样子,和周围的能量波动,很像是进入了梦境,你也是精灵族人,那梦境即使没见过,想来你也听说过的,现在你感受下这周围的自然元素波动。”月明曦右手随意一挥,一道淡淡的绿芒拂过小景辰身侧,而那绿芒刚要盖上小景辰的身体,却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真是梦境!”月露惊讶道。

  “什么是梦境?”看到月露和月明曦如同打哑谜一般说着那“梦境”,景天皱着眉头问道。

  “呃……”沉吟了一下,“这梦境是一种特殊的状态,属于德鲁伊专属的一种修炼方式吧,身在其中的德鲁伊可以加快修炼技能或是秘法的速度,一般可以加快三到十倍,有的甚至会在梦境之中有一些奇遇。”月露解释道。

  “这梦境的历史无从考证,据我们族内的史料记载,这梦境是在那数万年前的远古时期,德鲁伊中那些可以化身成为巨龙的强大存在们,合力创造的一个用来帮助所有德鲁伊更快成长的空间,只是时至今日,这个空间的进入方法早已不为人知,仅有一些有机缘的德鲁伊才有可能进入其中。”月明曦补充道,毕竟她是一位德鲁伊,对于德鲁伊的历史怎么也要比其他人熟悉一些。

  “那景辰这是……”听了两人的解释,虽然景天大概明白了这梦境为何物,却更是疑惑了,自己儿子连什么是德鲁伊都不知道,难道就成了那有机缘的人了?

  “这个我也不清楚,等等,我联系下长老吧。”月明曦一边说,一边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个用晶石制作,打磨得非常精致的东西,这个东西只有一掌大小,中间装着一个不大的魔核,只见月明曦拿出这通讯器,不大一会,上面出现了一个苍老的虚影。

  “小明曦,又遇到什么难题了?”一个苍老的声音问道,听到这个声音,月露脸色就是一变,只是立刻又平静了下去。

  “长老,在索隆镇进行天赋测试的时候,出现了一位自然之心的拥有者。”月明曦恭声答道。

  “什么!”那大长老一声惊呼,虚影中原本微闭的双目瞬间睁开,两道惊人的电芒闪过,“你在那边等着,我最迟明日就到。”

  翌日。

  天色微明,太阳还没有从东方升起,有些昏暗的乡间小路上,走来几位身披黑袍的人影,那几道人影初见时,给人的感觉是在那缓步前行,但眨眼间便已消失在视线尽头,给人一种瞬移的感觉,还好此刻路上并没有行人,否则不知要吓坏多少人。

  这一行人来到索隆镇一处庭院之前,月明曦和景天早已等在门口。

  “大长老!”月明曦恭声道。

  “嗯!”那为首的老者点了点头。

  “各位长者,我们进去说话。”景天一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先带我去看看那孩子吧。”来到院中,那为首的老者说道。

  一行人穿过前院,来到一间厢房前推门而入,此刻,月露正坐在景辰床前,看着那仿佛睡着了一般,表情安详的景辰。

  听到有人进来,月明曦一抬头,正好和那为首的老者目光一碰。

  “小……”那老者看到月露,突然一惊,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月露用眼神制止,只是跟在老者身后的景天,却看在了眼里,眉头微微一皱,没有多说什么。

  “大长老您看。”月明曦指着景辰道。

  那老者来到景辰床前,伸出右手抓住景辰的左手,良久之后,“确实是进入了梦境,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梦境,竟然可以让一个孩子进入。”老者有些疑惑的把视线转向其他几位和他同来的人身上,那几人也是摇了摇头。

  “大长老,您知道我儿子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吗?”站在一旁的景天看到这些人似乎也是一头雾水,便出言问道,对于自己儿子是否进入了梦境他并不关心,他只关心自己儿子什么时候可以苏醒。

  那老者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景天,缓缓说道,“这进入了梦境之中,一切都很难说,曾经有一位史诗级的九级强者,他在一次进入梦境之后,在里面足足呆了三千年,出来后一举突破成为几千年来第一位德鲁伊的传说级强者,被称做最接近神的人。”提到那位强者,老者的脸上也是自然流露出一种自豪和崇拜。

  “林海半神?”景天惊讶的说出了自己记忆之中的那个名字。

  “嗯,就是他老人家。”老者语气恭敬地说道。

  见这边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老者起身说道,“这小家伙的机缘不错,看来德鲁伊和他有缘啊,日后有什么需要的,可以让明曦联系我,就此告辞了。”说完便领着一群人,和月明曦一起向外走去。

  景天见老者一行人要走,便和月露一起送了出来,见到景天也送了出来,月露拦住了他道,“你看着点儿子,我去送送族人,很久没见到族人了。”看着月露眼中的那一丝黯然,景天也不好说些什么,依言转身走了回去,只是那眉头,略微有些皱紧。

  看到月露送了出来,那老者传音道,“她老人家很想念你。”月露听到老者传来的这话,微微一愣,之后微不可察的向着老者点了点头,目送众人离开。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三年光阴,匆匆而过。

  这三年之中,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事发生,只是那日送走大长老一行人后,当晚,景天和月露聊到很晚。

  如果说这三年有什么不同的话,就不得不提到这景家的院子了,原本这索隆镇四季是很分明的,往年到了秋冬时节,那院中的花草早早便都枯死,来年才会再度发芽,而这三年,那花草不但春夏常驻,就算是秋冬也不曾枯萎,如景天和月露这种强者,更是能清晰的感受到那空气中弥漫着数量庞大的自然元素。

  又是一个清晨,月露如往日一样收拾着景辰的屋子,时不时的看一眼那沉睡之中的儿子,他的表情依旧是那般安详。

  “三年了。”月露喃喃道。

  突然,她只觉得空气中那庞大的自然元素,如疯狂了一般,朝着床上躺着的景辰涌了过去,感受到这个异样,月露大惊,而正在这时,景天也是推门而入,站在月露身旁,两人皆是眉头微皱,彼此对望一眼。

  只见那自然元素已经密集到肉眼可见的程度,如海纳百川一般汇入景辰的身体,初时景辰的眉头还微微有些皱起,后来渐渐的平伏下去,反而是一脸舒服的样子。

  “啊!”直到那最后一缕自然元素汇入景辰的身体,景辰伸了个懒腰,缓缓坐起,抬头看到父母竟然站在床前看着自己,景辰微微一愣。

  “老爸,你们这是怎么了?”景辰疑惑道。

  “没……没什么,你感觉有什么不适吗?”景天走上前来,一只手抓住儿子右手,问道。

  “没有不适啊,挺舒服的,睡的好饱。”

  “当然饱了,你这一觉睡了三年。”放下儿子的手,景天有些无奈道。

  “什么!”原本想继续伸懒腰的景辰,听到老爸的话,动作瞬间静止在了那里,整个人都愣住了,半晌才继续问道,“我睡了三年?”说完,还看了看月露,发现父母都不似开玩笑的神情,景辰心中更是惊讶。

  “你进入了德鲁伊的一种修炼空间,那空间被称为梦境,在里面的你是不会感受到外面时光流逝的。”月露解释道。

  “哦……”景辰应了一声,此刻,他依旧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一觉睡了三年。

  “儿子,你梦到什么了?”景天有些疑惑道,听到景天这么一问,月露也看了过来,她虽然从小生长于德鲁伊的聚居地月歌林海,但由于自身不是德鲁伊的关系,所以对于德鲁伊并不是特别了解,但德鲁伊这个职业在每一个精灵族人心中都是无比崇高的。

  “也没梦到什么,好像是一些魔兽,还有一些星星,对了,还有龙,之后就感觉很多东西似乎存到了我记忆里,但一时想不起来。”景辰皱着眉,努力回忆道。

  听到景辰的话,景天和月露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那不会是……”景天有些惊疑不定地说道。

  “传承!”月露肯定道。

  听到父母这有些不知所云的话,景辰看看这个,瞧瞧那个,见两人都陷入了沉思,也不好说些什么打断他们的思路,便傻愣的坐在那里。


【原创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