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席昂 发表于 2017-08-09


【资源名称】【逆行武侠】【校对版全本】【作者:萧风落木】
【资源大小】11.5M
【资源格式】TXT+UMD
【网盘下载】

【内容简介】
  武侠世界之中,出现了一个变数,只是一个变数而已。

  他就像一颗卵石在水面上快速的跃动。

  前方是未知,后方是一圈圈的涟漪。

  每一圈涟漪,都是一个世界。

  他来了,又走了,带走的不少,留下的却更多。

  但最终,他一定会回来,将留下的尽数带走!

  第1章 一个曾经有内功的世界

  “咏春半步崩!”

  “砰!砰!砰!”

  这个连挥三拳的少年,望着足有成人腰粗的树上,已经被他穿透的大洞,终于舒了口气,转头问道:“师傅,我合格了么?”

  身旁的那个老头子向前走了几步,伸手摸了摸那个被打穿的树洞,哈哈地笑道:“好徒儿!好徒儿!不愧是风先生的长孙,果然不凡,不过短短五年,‘咏春半步崩’就已然大成了。”

  少年只是微微露出了笑容,可是原本就很小的眼睛,便已经眯成了一条缝,他习惯的摸了摸耳垂说道:“堂堂王三炮的徒儿,当然不能堕了师傅在江湖上的名声!”

  王三炮捋着胡子,有些得意地笑道:“那是自然,你师傅我,当年江湖人称……”

  少年笑嘻嘻的打断道:“‘半步崩拳王三炮,打人不用第四招’嘛,这个名号可不好听,亏你还总拿出来显摆,我以后可不要叫‘风三炮’,这也太难听了!”

  王三炮尴尬地咳了两声,捋胡子的速度更快了,略微有些羞怒地说道:“哪里难听了?当年江湖上的朋友对我可是……”

  风萧萧懒洋洋的挥了挥手,又打断道:“人人尊敬,个个敬仰嘛,那你为什么又有一个‘望风而逃’的外号?”

  王三炮手一紧,捻断了自己的几根胡子,恼羞成怒的瞪着眼说道:“是……当年我是打不过他,但也绝对称不上是‘望风而逃’吧,你可别忘了,如今可是我在教你,风先生有这个能耐吗?”

  风萧萧笑眯眯地说道:“那是自然,师傅是现在硕果仅存的外家高手,炼体之法已经炉火纯青,除了我爷爷,谁都接不住你三招。”

  王三炮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已经断掉的胡子,小心翼翼的放入口袋之中,这才说道:“哼!你去让他再和我赌斗一场,他要是还能接我三招,我就将姓倒过来写。”

  他下巴微翘,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竟没有丝毫的脸红。

  风萧萧在心中暗骂师傅无耻之极,明明胜券在握,却依然滑不留手。他姓王,倒过来写,还是个“王”字,会有人和他打这个赌吗?

  于是故意嘲笑道:“如今天地灵气稀薄,所有内家高手的内力都已散失殆尽,如何还是你的对手,你就算赢了,也是胜之不武嘛!”

  王三炮“嘿嘿”地笑了两声,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说道:“那是老天爷都再帮我,风先生压了我半辈子,如今却要将他的长孙交给我来传授,哈哈,真是爽快至极。”

  风萧萧一直都有些疑惑,现在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既然对我爷爷如此不满,为何还一口一个‘风先生’的叫着?”

  王三炮立刻将脸沉了下去,不满的捏了捏拳头,但终究还是叹了口气说道:“如今你拳法已经大成,已经可以出师了,我也就不瞒你了。唉……我年轻之时,犯下了大错,害的宗门墙毁,数百年的传承,硬是断送在了我的手中……”他低着头,死死的攥紧了拳头,重重的锤到了方才那棵树上。“砰”的一声,大树当即折断,直直飞出五六米之远,落到地上,扬起了一阵叶雨。

  风萧萧也有些后悔,看来这段经历是师傅极力想忘却的,如今却让他重新忆起。

  待树叶全都缓缓落地,王三炮仰起头,闭起了双目,流下两行清泪。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苦笑了一下说道:“详细的过程我就不多说了,往事不堪回首,风先生虽然欺压了我半辈子,但也让我有了重新做人的机会……”

  风萧萧没想到,一向厚颜无耻的师傅,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愣了一下,随后小心翼翼的安慰道:“师傅,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既以痛改前非,想必宗门前辈在九泉之下,定不会再怪罪与你了。”

  王三炮摇了摇头,抹了抹眼泪,缓缓说道:“我是宗门的罪人,绝不敢奢望宗门列祖列宗的原谅。如今你拳法大成,已不下于我壮年时的功力。希望有一日,你能重建宗门,或许能稍微减轻一些我当年的罪过。”

  风萧萧轻声问道:“不知宗门是何名号?”

  王三炮满脸羞愧之色,垂头良久,才开口说道:“华山派!”

  风萧萧“啊”了半天合不拢嘴,好一会儿才叫道:“华山派?我没听错吧?是华山派么?”

  王三炮肯定的点了点头,眼睛一眨也不眨,里面满是期待。

  风萧萧却冷静了下来,略作思索,疑问道:“我记得华山派不是使剑的么?我练的可一直都是拳法。”

  王三炮叹了口气,缓缓讲述了起来。

  华山派自北宋末年由郝大通先祖建立以来,一直兴盛不衰,可惜自从清朝便开始没落,又经历了数十年的战乱,很多绝学武功渐渐失传。

  当时,天下纷乱,军阀割据,战火逐渐烧向华山,为避免覆灭的命运,华山派忍痛遣散精英弟子,让他们带着剩余的门派典籍,四方散去,希望他们各自留下传人。以期日后太平盛世,能够重建宗门,再续传承。

  可是练武之人大都血气方刚、侠肝义胆,眼见中华战乱频繁,国人苦不堪言,怎肯偷生于世,苟延残喘。几乎全部都领着再传弟子,义无反顾投身革命。

  但在当时,已经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天地间的灵气正在快速的消散,所能修出的内力稀薄的可怜,内功几近无用,又怎能对抗火器。所以大多数的华山派弟子,都将自己的满腔热血,尽撒在了战乱的中华。

  战乱稍平,华山派弟子竟然只余下了王三炮一人,武功竟也只剩下了他所修习的无名拳法三招。

  王三炮老泪纵横,泣不成声,伏在地上痛哭不止。

  风萧萧摸了摸耳垂,暗思道,师傅定是在当时做出了一些不光彩的事情,否则华山派怎会只剩下他一人?但见他如此悲痛,终究不忍心再揭其伤疤,只好避重就轻地问道:“为何灵气竟会快速的消散呢?”

  王三炮喘息了一会儿,盘坐在地上,摇头说道:“这我就不知了,不过风先生曾经苦心研究过。他说,从宋朝开始,每一代的内功修为都远不如上一代。据说在宋朝初期,有人内功深厚之极,竟能在体外结成罡气,简直刀枪不入、无坚不摧。可是到了明朝中期,便是以招式变化取胜了。”

  风萧萧也坐到了地上,皱眉说道:“爷爷说的?那该不会有假。如此说来,越靠近现代,灵气就越稀薄,内力的水品也就越低了?”

  王三炮点头道:“不错,但你却是个例外。”

  风萧萧笑道:“还不是因为我练了‘静心诀’,才能身负近十年的内力,而且可以自动吸收天地间的灵气,完全不会散失。”

  王三炮这时也从悲痛、羞愧的心境中缓了过来,抓了抓稀少的头发苦恼道:“可惜这卷心法却不知为何,只有你能修炼,对风先生和我皆是无用,否则……唉……这就是命……也许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吧!”

  风萧萧也是满脸黯然之色,他知道师傅是为何如此懊恼。

  王三炮是炼体出身,年轻时好勇斗狠,留下了不少的暗伤,又没有内力护体,将来体内积年的暗伤一发作,肯定会死的惨不堪言。

  风萧萧心下不忍,但又无可奈何,只好强笑道:“我练了‘静心诀’之后,虽然内力积聚在体内不能应用。但体质、记忆、五感甚至直觉,都是远胜常人,将来定会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到时再重建华山派,必然会从者云集,宗门复兴有望。”

  王三炮这才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第2章 现实世界和小说世界

  庐山,大汉阳峰顶。风萧萧盘坐在石台上,远眺长江滚滚东流,俯视脚下群山连绵。山上的白雾轻轻缠绕在他的身上,微微的旋转、环绕。

  风萧萧感受着灵气缓缓进入身体,盘旋着落入丹田之内。这种感觉舒爽之极,每一个毛孔都舒张者,齐声欢呼。猛地吸进一口气,沉入丹田之中,推动缓缓旋转的内力,将进入丹田的灵气同化成为一体,再也不分彼此。突然,进入身体的灵气全都被丹田反弹开来,小腹微微胀痛。内力在丹田中飞快的收缩,形成了一个蚕茧一般的小团。

  风萧萧大惊,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他赶忙起身向山下奔去。爷爷如今正在师傅的小屋,他见闻广博,定能解答为何会如此状况。

  结果刚进入师傅的小洋楼,风萧萧便心头猛跳,自从修炼“静心诀”后他直觉惊人,总能提前感到一些凶吉,现在的感觉却是大凶。

  果然,王三炮正趴在桌旁的地上,一动不动。身边是横倒的椅子,还有跌落的钢笔。

  风萧萧赶忙将师傅扶起,入手却发现他仿佛没有骨头一般,全身软绵绵的。正感到不知所措之时,王三炮却睁开眼睛,勉强说道:“风先生……去……去接你奶奶……和父母了!”

  风萧萧眼睛红红的,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怎么都说不出话来,只是拼命点头。他早就知道师傅体内暗伤颇多,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却没料到来的如此之快。

  王三炮张张嘴,却没发出声音,勉强抬手指向旁边的桌子,上面有一封信和一张纸。

  信是写给王三炮的女儿的,便条却是留给风萧萧的,字迹很潦草:“萧儿,当你看到信时,如果我已经死了,就将我埋在三叠泉旁的树林里。如果没死,又说不出话,就将我带到那里去。”“去”字的最后一点拖得极长,而且还划破了纸张。

  风萧萧赶忙丢开信,将师傅横抱起来,往山上冲去。

  想带一个人上山,又不能让人感到颠簸,是件很耗力的事情。等到达树林之后,风萧萧的体力已经完全耗尽,而丹田中的那个小茧却不停地抖动着、膨胀着,似要爆开一般。

  风萧萧放下师傅后摊坐在地上,低着头,眼眶红红的。

  王三炮勉强抽动了下嘴角,眼睛望向三叠泉方向,突然小声喃喃道:“小如,云深不知处,就在此山中。我终于来了……”说罢,闭目而逝。

  风萧萧大叫一声,只觉得头晕目眩。迷迷糊糊中,丹田突然猛地膨胀,接着又猛地一缩,无数的灵力疯狂的涌入身体,感觉身体越来越重,可是却越飘越高,难受的想要吐血。

  两个男人这时急速的奔来,皆是抬着头,满脸惊骇的神情,口中不停地大声呼喊着。

  “萧儿……”

  “小萧……”

  正是他的爷爷和爸爸。

  风萧萧吃力的睁开眼睛,却突然感到身体一轻,感觉自己像是被挤出去了一般,脑中闪过最后一个念头:“奶奶?妈妈?”然后彻底晕了过去。

  “奶奶!妈妈!”风萧萧突然起身大叫。

  “你醒了?”一个女人走了进来,拿起他的右手,把了把脉。

  “这是哪?你又是谁?”风萧萧觉得头微微有些疼痛,抬起手使劲揉了揉。

  “这里是我家,我是温青青。”她风情万种的微微一笑,反问道:“你又是谁?你在哪里?”

  风萧萧呆呆地说道:“我是风萧萧,我在你家。”

  温青青终于忍不住捂着嘴大笑起来,说道:“哈哈!没想到在海边救起的是一个呆子,以后就叫你呆子拉,风呆呆。”

  “啊?海边?”风萧萧瞪大并不大的眼睛,张大着嘴,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

  温青青觉得他模样颇为滑稽,“格格格”地笑个不停,笑声清脆悦耳,很是好听。

  风萧萧愣愣的摸了摸耳垂,有些搞不清楚如今的状况。

  温青青好不容易才强忍住了笑意,小碎步跑了出去,刚出房门,又是笑出声来。

  风萧萧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女子一身古装打扮,究竟是何原因?

  过了一会儿,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拱拱手,说道:“本人袁承志,刚才是内人温青青,小兄弟感觉还好吧?”

  “袁承志?”风萧萧大惊失色,失声叫道。

  “正是!不知小兄弟安好?”袁承志有些诧异,不知他为何如此惊讶。

  风萧萧的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眼睛直愣愣的,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袁承志以为是他身体出现了问题,忙上前走了几步,就要给他把脉。

  风萧萧却突然喷出了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已经是一天之后了,在床上呆坐了良久,思绪百转。

  这个叫袁承志的男子,面容英俊,双目精光隐隐,露而不显,按照爷爷的说法,此人内功已经到了水满则溢的境界,应该就是“碧血剑”里的那个人。而他双鬓微白,有些显老,应该是已经归隐了,现在当是在清朝。

  风萧萧不由得一阵头晕,这……这里是小说还是现实啊?冷静了一会,他终于按下了思绪,仔细琢磨起来。

  如果说自己是百多年后的人,怕袁承志当他是疯子。反正他在这里是孤身一人,干脆就编造了自己的身世。又细细推敲了一番,觉得没什么破绽了,便起身去向温青青叩谢救命大恩。

  刚出得房门,就听见一个娇媚的女声说道:“你就是师娘说的风呆呆啊!”

  风萧萧抬头望去,整个人立时呆住了,口干舌燥的想道,怎会有如此娇媚的女人。摸了摸耳垂,才定住了心神,说道:“姑娘说是,那就是吧。”

  那女子侧过头来,扑哧一笑,长袖掩口,说道:“师娘说的真不错,你果然是呆呆的。”

  风萧萧自幼就是在庐山之上苦练拳法,一直到成人,除了母亲和奶奶就很少见过其他的女人,跟别提如此妖媚的女人了。如今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登时感到血气上涌,似要喷鼻而出。忙收摄心神,闭目默念静心诀,一副女人是老虎的样子。

  那女子觉得很是有趣,往前走了几步,将俏脸贴了上去,离风萧萧的脸不过一只手掌的距离,俏皮的晃来晃去。

  风萧萧正想开口说话,忽闻得一阵香风袭来,忙睁开双眼,顿时吓了一大跳,赶忙向后蹦开。

  那女子双手叉腰,娇嚷道:“我长得很丑吗?为什么要躲开我?”

  “不……我是……不……我不是……”风萧萧连连摆手吱吱唔唔了半天,却一句整话都没说完。

  那女子一双狐媚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了两转,笑盈盈的背着手,踱着步子就慢慢靠了过去。


【原创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