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xbb069419 发表于 2017-07-10


【资源名称】【堕落天使咒I+II】【实体封面全本】【作者:陈苦】
【资源大小】2.7M
【资源格式】TXT+UMD
【发布方式】 yunfile 盘    DuFile网盘      
【下载地址】       
【内容简介】
  史加达从有记忆开始就跟一群鬼狼生活在一起,第三年他与母狼出外觅食时碰到一个女人──鲁茜,结果母狼被杀死,史加达则被鲁茜带回去过着人类的生活,最后被训练成一个专业的性奴隶。原来鲁茜是普罗丰帝国南洛城的大奴隶主,拥有不少性奴隶以及财产,因此引来南洛城城主──密仲卢的觊觎,于是设计鲁茜跳进陷阱中,而在这场黑吃黑的战局中,鲁茜他们是否能够逃出生天?

  史加达忽然蹲了下来,撑开她的双腿,看望她的黑毛浓浓的阴户,只见那阴户并不隆胀,两片大阴唇平平的,但却夹得略紧,小阴唇也没有外露,叫他很难相信她真的生过孩子,他想,这个女人是天生的阴户紧抿的,虽然她的阴户不是很丰满,但这样的女人阴道一般比较细长,如果没有水的情况下进去,一定痛得她呱呱大叫。

  他猛地站了起来,双手伸到她的两腿侧,压着她的阴户两旁,略略地扳开,男根就顶在她的阴道口,左手缩回来握住男根,闷吼道:“这是你自己要的,别怪我,你不出水,也不关我的事。”

  应妮和风菲也已经脱除她们身上的衣物,正坐在床沿侧盯着史加达那根粗巨的阳物如何地突入巴勒敏的小阴道,她们知道,在她们三女中,虽然能巴勒敏的阴户说不得好看,但却是最细窄最紧凑的,男人插进入的时候当然也就特别的舒服。

  她们同样地清楚巴勒敏并非天生性冷淡的女人,只是她对史加达没有感觉,因此她的淫水无法流溢出来,她们自己就不同了,两女的阴穴都已经湿润,其中以风菲的阴户湿得最快最干脆,淫水都流落床沿了。看来史加达的身体,以及此时的淫糜场景,给她们视觉上很大的冲击。

  巴勒敏趴弯在床前引颈而待,只要史加达的男根进入她的体内,她打算立即离开,不管史加达是多强悍的男人,她对史加达没有兴趣,因为她心里装着另外一个男人。她在那个男人之前,最先经历的是赵天龙,然而赵天龙没有得到她真心的爱,她偏爱了赵天龙以外的某个男人,并且替那个男人生了个孩子。

  她感史加达的坚硬的男根全力地往她的干燥的小穴儿撞击、推进,虽然她干燥无比,但他的男根亦是坚硬无比,似乎可以从没有洞的地方钻出一个洞来,所以,她干燥的穴儿仍然无法阻止男根的推入,这是她从来没遇到过的事情,他的推进、强烈的磨擦,几乎等同于把她的身体撕裂,她痛得把屁股缩回来,可他仍然无情地推进,她叫喊道:“好痛啊,奴狗,我不干了,你把我弄出水再进来,我不做了……”

  她双手朝床上猛抓,迅速地爬上床去,下体终于脱离史加达的男根,她坐在床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穴,是想看看有没有擦得出血了,幸庆的是,竟然也没有出血,只是干燥的两片大阴唇稍稍地张开了,看到里面嫩嫩的红肉。她抬眼瞪着史加达,道:“不弄我出水,你别想再进来,我给了钱的,你得听从我的话。爬上来,吻我这里……直到我出水……”

  风菲和应妮不敢相信地看着巴勒敏,应妮惊讶地道:“敏妹妹,你怎么突然间变得淫荡起来了?”

  “谁淫荡了?我干着,他怎么进来?你们也不瞧瞧他那根是什么家伙,想杀死我啊?”巴勒敏不由得浪骂起来。

  风菲媚笑道:“敏姐,我这里很多水,我借你一些就可以,何必要等你自己出水?”

  巴勒敏拒绝道:“免了,我自己有的是水,你还是留着些自己用吧。”

  风菲笑道:“那你就快点出水哦,要不然待会痛得求饶的时候,可别怪我们不帮你顶着……”

  “什么时候我求过你帮忙的?哼……哦……”

  巴勒敏难以抑止地呻吟出来,因为她说话之明,史加达已经爬上床,趴跪在她的双腿之间,埋首用嘴吻舔着她的干涩的小穴儿,她受不了他的舌头的刺激,身体向后仰,双手撑在床板上,张着双腿叫他吻舔着。

  第一次获取专业性奴的服务,叫她难以相信竟然是这般的舒服,虽然是用钱买来的,可这史加达给了钱之后,真的很听她的话,她忽然间有点喜欢这种感觉,就好像她完全主导性爱,可以在性爱中命令对方做一切的事情。

  “哟,敏妹妹,看起来很舒服啊,赵天龙和你那男人不会这般地吻你的小穴儿吧?”应妮在一旁羡慕地道。

  风菲趴过来瞧着,赞道:“舔得真认真,比鲁锁认真多了,果然不愧是鲁茜底下最优秀的性奴,这般的敬业。旭日城很少找得出你这样的性奴来了。”

  史加达忽然抬脸起来,搂住风菲的脖子,照着她的小嘴就吻,风菲受到他的侵袭,本来是不大愿意让他那张沾着巴勒敏的体液的嘴巴亲她的,可亲了没两下,她就变得很投入,正在忘我之时,巴勒敏轻骂道:“奴狗,你现在在服侍我,请你别搞错对象,我可是付了钱的,快点完成你的任务,我好尽快地离开,待我离开后,你要怎么跟她们搞,我不管。”

  巴勒敏刚说罢,史加达就离风菲的嘴唇,立即趴府回去吻她的小穴儿,那穴儿已经湿润,且淫液在渐渐地渗流出来,风菲刚吻得起劲,就让巴勒敏把史加达叫唤回去,她真的是十万个不愿意,她怨道:“敏姐,你怎么能够这样?”

  巴勒敏道:“我怎么样了?这事,我本来就不愿意,我急着要走,况且我可是付了钱的,她得完全地听我的话……”

  风菲叹道:“确实是很听话。”

  她们哪里知道,史加达本来并非正常的男人,他在狼群生活的时候,什么没有吻舔过的?再脏的东西,他都尝试过,何况叫她吻舔女人的骚穴?对他来说,简直是小事一桩……在这点上,其余的性奴,根本无法与他相提并论。

  “奴狗,可以了,插我吧,估计应该可以让你进入了。”巴勒敏觉得命令男人,其实也是一种很大的乐趣,开始有点喜欢上这种随意命令男人的感觉了。

  史加达仰脸起来,双眼如狼般地注视她,闷吼道:“我要叫你以后甘心情愿地付钱找我,贵族婊子!”

  巴勒敏正想开口回复,岂知史加达以最快的速度提起她的一只腿,男根顶在她的潮湿的女穴,身体往前推压,“扑滋”一下迷响,那粗得难以想象的家伙就把她的下半身撑胀开来,她感到她的空间全部被塞满,甚至塞胀得她有些微微地痛,她身体就在那时,仰直抬起,张嘴呻吟:“啊……呀……好胀……顶到我肚子里了……”

  “行了!啊啊啊!你已经进来了,快些拔出去,我要走!”巴勒敏欲推开史加达,但史加达却猛烈地推挺,她的肉体晃动不止,却无法推开他。

  “啊噢……噢……噢啊……好深……我要被你插死的……”

  被史加达的一阵强攻,她已经无力,撑着床的单手支撑不住,只得把本来要推开史加达的另一只手重新撑落床铺上,双手撑不了多久,她觉得全身酥软无力,干脆整个身体仰躺在床铺上,眼睛很复杂地瞪着在她的肉体上疯狂抽插的史加达,终于认命似地把脸摆到一边,轻轻地呻吟:“噢啊!噢不……”

  巴勒敏想抗拒史加达给她的快感冲击,可她抗拒不了,那浓烈的快感迅速地爬满她的身体的每一道神经,使得她反射性地抓紧身旁的被单,扭动着她的蛇般的娇体……

  风菲看着她踢动的双脚,她道:“敏姐,你不要太激动,你如果不喜欢,我代替你好了……反正你急着要走。”

  “我操……啊噢喔……轻些,我求饶了,你让我走,我顶你不顺了……”

  巴勒敏本来是想骂风菲,可被史加达插得她骂声顿止,她知道身体有些不听她的控制了,她的身体在迅速地感应那粗长的男根的磨擦所带来的快感,她清晰地感到她就快被那种性爱特有的快感俘虏,会迅速地沦陷在这种快感中,从而堕落……粗大的肉棒在她的小肉道里迅速的出入,本来没有淫水的她,此刻的淫水像液酱一般地挤流出来,她已经无力抗拒肉道的快感流窜,整个身心为之震颤,呻吟之声也渐渐地拉高,双手紧紧地抓住被单,喘息如呐嘶。

  “插死你!插死你!欠干……”

  史加达突然怒吼起来,巴勒敏也同时瞪大眼睛,奇怪地看着他,应妮甚是好奇,问道:“敏妹,怎么回事?你眼神不对劲……”

  巴勒敏道:“他那根东西,好像在我肚子里继续胀大……他说插死我的时候,我的下身都快要爆了……噢呀……”

  风菲讶然道:“有这回事?”

  “噢呀……噢……有……有……混蛋……奴狗……他在报复我……他使劲地推动他那根东西……使劲的……呀噢……很舒服……其实……”

  应妮然后道:“得了,史加达,别搞她了,她可以走了,省得浪费我们的时间。”她说着,就过来抱住他,要把他从巴洛勒的肉体上拉出来,巴勒敏的手突然地伸上来也抱住他,骂道:“应妮,我付了钱的!”

  风菲就道:“刚才你说让他插一下,你就走的。”

  巴勒敏怒道:“这种事情,哪有不做完的?既然都给他插了,就得插到我够为止……”

  “呸!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够?你没看到我们两个在旁看着多难受吗?先叫他给我们止止痒再说。”应妮不客气地道。

  巴勒敏一人争不过两女,只得哀求道:“再一会……再一会……我就到了……现在不能停……很难受……让他再插一会……我把他让给你们……”

  “你说的。”应妮总算答应她,缩手回来勾弄自己的水粘粘的阴户。

  “奴……噢喔……我让你插……你快点……我要……要……把我插死……”

  巴勒敏挣到最后边缘,终于情欲大爆发,双手抱紧史加达,语无伦次,仰起嘴来要与他亲吻,他偏偏把脸扭到一边,不给她亲到(太没有职业道德了),她就淫叫道:“吻……吻我……求你吻我……我想你吻……”

  史加达道:“别梦想,我这次是额外加班,有保留我某些权利的必要。”

  想想也是,这次又不是鲁茜安排他过来的,他完全可以自主。

  至此,三女才知道这个性奴其实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史加达狂插了一阵,巴勒敏撑受不住,软瘫在床上,眼迷舌吐的娇喘息息,像是要死不死的,他就迅速地离开她的肉道,骂道:“叫你嚣张!以为我很想插你吗?老子今日是被迫的……下次给钱也不干你!”

  风菲和应妮就靠身过来,用乳房挤磨着他的双臂,应妮道:“史加达,我们都没有她那么嚣张,求求你快插我吧,用你那根大肉棒……”

  “妮姐,这可不行,我是主人,你是客,哪有喧宾夺主的?”

  “风菲啊,你再忍一忍,你知道,我最忍不得的,我现在已经忍了很久……”

  史加达突然道:“每人五个金币,我今天不免费了。”

  应妮竟然很干脆地道:“菲妹,暂时借用我五个金币。”

  风菲不满地道:“为何都要我借?”

  “我们忘记带钱了……”

  风菲很愿意地下了床,因为她知道她下床的话,应妮就夺了先机,她就得等到最后,然而她不下床取钱,在这个节眼上,估计史加达真的会立即罢工,她无奈之中,只得满足他的要求,嘴里却嚷嚷道:“说好免费的,都是巴勒敏害的,搞得我今日损失十五个金币。”

  巴勒敏听了,用虚弱的声音反驳道:“不是十五个,是五个,你以为我们会赖账吗?”

  “你就是赖!如果不赖的话,为何现在你不走?”

  “我没力气了……”巴勒敏又羞又哀地道。

  “谁叫逞强!你没见过性奴……哼!”风菲终于肯离床而去。

  应妮瞄准时机,一把抱住史加达,跨坐到史加达的怀里,淫叫道:“史加达,快插进来,我会给你钱的……”

  史加达见风菲去取钱,他也就不客气起来,推倒应妮就端详去她的阴户……

  应妮哀求道:“不要吻了,我需要大肉棒直接的插入。”

  史加达仍然不为所动,她看着她的阴户,那阴户上的阴毛特别的浓,黑黑的一大片就覆在她的双腿之间和阴阜之上,直铺到她的股沟处,阴毛间隔处那阴裂张得很开,是一个有着大阴道口的骚穴,阴唇的颜色变得黑亮,估计是性奴次数过多的缘故,也或者是生了孩子的缘故。阴户不是很肥,小阴唇也不是很突出,但幸好阴唇里面的肉色仍然是鲜嫩的。

  他瞧了一阵,回头看见风菲把金币放到他的口袋里,他就抱起应妮,把她的身体扳转,喝道:“趴跪着,我从后面进入。”

  应妮很听话地趴跪,向史加达展露她的丰圆的屁股,他双手扳开她的两臀,男根顶入她的大阴道口,因为她的阴道口比较大,因此,他不需要手扶着阴茎,就能够免费地突进,接着他全力一挺,直撞到她的阴穹底部,撞得她仰脸痛呼:

  “啊哟,好痛!史加达,我阴道虽宽,可是没有巴勒敏的阴道长,你慢点来,受不了你啊……又粗又长……虽然受不了,可还是喜欢得要命……插我……狠狠地插我……”

  史加达在这方面,还是很听话的,她让他狠狠地插,他果然就很狠地抽插,每一下都强烈地撞击到她的底部嫩肉,虽然真提撞痛了她,可她仍然是很享受的样子,真不是一般的骚!

  他想,赵天龙纳了这三个小妾,真成了绿帽之王……

  “喔喔喔……好爽……从来没试过这么粗长的肉棒……比驴马的还要恐怖……爽透了……直爽到骨髓里去……喔啊喔……”

  应妮的淫叫,叫史加达很受用,虽然应妮的阴道是比较宽大,但相对于他超乎常人的粗巨来说,应妮那阴道仍然是过小的,仍然能够夹砸得他的男根很舒服,所以他也很享用她的阴道。

  风菲爬上床来,从背后搂住他,抚摸着他的胸肌,赞叹道:“怪不得那么坚贞的苏兰娇都被你征服,原来你竟然是这般的强壮,我早应该找你了,让苏兰娇独享,可不怎么好!真感谢你在赵天龙面前装性无能,以后来我们这里,方便许多了。赵天龙东征后,你天天到我们这里来……”

  赵丽茉想起当初自己极度地想要史加达成为男仆,可那是因为她当时并不知道史加达是如此一个卑鄙的性奴的缘故。不可否认,她是喜欢过他,可自从知道他是一个性奴,她的心情就很复杂,直到现在,她仍然无法清楚自己的内心是恨他抑或是爱他,但她清楚自己刚才真的想杀他,乃至此刻,她仍然要杀他,因为她的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愤恨。

  “我那时候只是年幼无知,被你的外表骗了,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有着美好外表的男人,其内心都非常的肮脏!”赵丽茉冷冷地叱说,但史加达按揉在她胸前的双手,却让她心里很难冷静,这双手似乎有着某种魔力,叫她心里升起一种难以解释的骚动,且她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体温莫名地升高,下体的液汁流得莫名其妙,叫她羞不可抑。

  史加达笑道:“赵丽茉,当时和现在其实没有什么区别,你当时是十四岁,现在仍然是十四岁!准确的说,你现在依然很幼稚,比我还要幼稚!我虽然幼稚,但我的生命,充满着残酷,因此,我从来不会把生活想得多么的美好,当然也不会把人想得很美好,而你,你的生活一直很美好,于是你把人想得美好。先不说我,就说你的叔叔赵天龙,你是不是也把她想成一个好人?可惜他比我还要淫荡!再说你的父亲赵天显,你真以为他就是什么正人君子?我告诉你吧,他在外面,什么女人都搞,若非你是他的女儿,怕她连你也搞了!可惜你是他的女儿,他搞不成,只好留给别的男人搞!十四岁,正是最适合被男人搞的年龄,你瞧你混身发热,用一句通话来形容,简直就是欲火焚身。我就是你急需要的凉水,该是让我瞧瞧你的小穴儿的时候了,让我看看你的小穴儿跟你妈妈的蜜穴有何区别,话说你们外表长得蛮相像的,嘿嘿,你妈妈的穴儿可是蛮漂亮的,相信你的穴儿更不会让我失望!”

  赵丽茉又羞又怒又恨又慌的,如果她此刻能够动弹,她一定会给史加达无数个耳光,方能够消她心头之恨!

  史加达放她仰躺在床,她的双手被背压在床板,是让她很舒服的,可是她现在动弹不得,任由史加达摆弄,她亦无奈,况她不愿意哀求他。

  “你这个姿势可真够完美的,撩人得紧!”史加达笑着爬到赵丽茉曲张的腿间,她羞气得想踹死他,可是她的脚不能够动弹,才导致她任何时候都大张门户,似乎是她曲张起双腿摆好姿势迎他入门一般,羞得她无地自容,恨得她欲吐血。

  赵丽茉忽地把口水吐到史加达的脸上,史加达一愣,笑道:“你要把口水给我,也不要如此的浪费,我教你一种直接把口水递给我的方法,是要往我嘴里递,还是要吐我其他的地方呢?不能够只便宜我的脸的。”

  史加达跪趴在她的胸脯,左手捏住她的嘴颌,使得她的嘴大张,右手握着男根就送进她的小嘴里,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恨不能够合嘴把史加达的阳具咬成两断,可是嘴巴合拢不起来,粗大的肉棒已经捅到她的喉咙,捅得她睁大的眼睛流出颗颗泪珠。

  “好吃吧?想咬断来吃吗?你想得美!吐口水给我?你以为我就不会吐吗?”史加达玩得起劲,随口吐了两滩唾液在她的脸上,和她的眼泪混合在一起,他又道:“我劝你还是乖乖的,你如果对待我,则我双倍、几倍地奉还给你!你吐口水给我脸,我也吐给你,而且不仅仅是脸而已。看不出你小小的嘴儿,竟然可以把我如此粗大的宝贝含吞进入。要不要我试试把整根家伙捅进你的喉咙看看?”

  赵丽茉的一双泪眸露出恐慌,史加达知道她已经害怕,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东西有多粗长,如果真的全根捅进她的喉咙,让她窒息而死不说,那痛苦可真的是难以叫人忍受!

  史加达道:“我本来很少强迫女人,因为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并非很稀罕。很多的时候,我讨厌性事,可我仍然服侍了那么多的女人,哪怕是我看着都要作呕的。可是我同时也知道女人觉得最大的羞耻是什么,特别是对一个处女来说,被强暴是令她最耻辱的。要惩罚一个女人,最好的两个办法,一个是折磨或杀死她的所爱,二是强暴她。因为许多时候,女人比男人还不惧死,但她们害怕的东西,绝对比男人需要害怕的要多!所以我才没有杀你,若你是男人,我早把你的头拧下来,以祭我的愤怒!”

  “知道我为何愤怒吗?这世界不是只有你们这种人才有愤怒的权利的!我本来只是你的母亲利用的一个性奴,她利用我来打倒她的情敌,但却想在利用完我之后,杀我灭口。为了保存性命,我也利用了雨飘,你母亲对我有没有感情,我从来不去追究,回来这趟,我本不想见她,只是有些事情想问一下。且我知道,虽然我杀了赵天龙,但她只会感激我,绝对不会替赵天龙报仇。这是我跟她的纠缠,在这事上,是她欠我,非我欠她。而你呢?我欠你什么吗?打从开始,你就想折磨我,后来莫名其妙地缠上我,到现在又莫名其妙地想杀我!你如此的对待我,也别怪我对你没人性。我从来不觉得人性是我必须遵守的生存原则,因为我直至现在仍然没完全承认自己是一个人类。我强暴你之后,就永远地离开你的生命,让你永远寻我不到。想报仇,或者想别的什么,你都没有第二次机会。但请你认真地记住,我对你犯下的每一条罪行。这是我曾经跟许多人说过的话,我也同样向你说着,因为我从来就不害怕犯下任何的罪!人类所定的罪,与我无关。我的原则是,生存无罪,强暴无罪。在我曾经生活的动物界,只有死亡,才有罪。觉悟吧,我并不是什么人类!”

  史加达迅速地把阳具从她的嘴里抽出,她张嘴急喘,扭脸一旁作呕,他则缩身下来,趴于她的胯间,吐一口唾液射于她的蜜穴之上,气得她恨骂道:“史加达,你这禽兽,我一辈子不会原谅你!你吐口水……”

  “吐口水又怎么样?你以为你很高贵吗?你又以为你的阴户有多高贵?老子猛吐!哈哈,让你的阴户被我的口水淹没!”史加达果然泄恨似的往赵丽茉娇嫩美丽的小穴狂吐口水,这对她无疑是极度的羞侮,气得她满脸的通红,可她又拿他没有任何办法,因为她现在暂时还动弹不得!

  “史加达,我不会原谅你的,你要做就做,别往我那里吐口水,你这无赖……”

  赵丽茉忍受不了史加达对她的侮辱,她的语气终于软了下来,史加达又爬伏上来,凝视她一阵,忽地吻住她的嘴,她这次乖了许多,没有合齿要咬他的舌头,而是渐渐地与她相吻,好一会,他离开她的嘴,她的眼神有些迷茫,他道:“最初的无赖是你,我现在如此,也只是报复你而已。我说过,我不会把杀女人当作一种报复,所以也唯有这种方法。哪怕你只有十岁,我也使用这种方法!很多的东西,其实你不该学你的母亲……”

  赵丽茉沉默,没有任何的语言。

  史加达再次缩退下来,趴伏于她的胯间,开始仔细地看她的小阴户,其实按赵丽茉的体形,她的阴户当已经发育得差不多,只是她毕竟只有十四岁,因此她的阴户上的体毛很少,毛色也很淡,一眼可以看尽她的整个阴户的外形,不需要任何的修剪,她的阴毛也是很好看的,淡色柔软的阴毛生于她的阴阜,点缀着她美丽的阴户。

  她是蒙莹的女儿,长相生得极像蒙莹,在体态上,虽然比蒙莹高挑一些,并且可能以后会更高挑,但也像蒙莹一般有了丰腴的征像,这种丰腴不会让人觉得她的肥胖,她也永远不会肥胖;她的丰腴只要表现在她的胸脯和臀部,她的腰儿却是极为细致结实的,胸部虽然比不得蒙莹的硕满,却比一般的同龄女孩要圆大许多,表现着青春少女的弹性十足,她的臀部虽然没有蒙莹的圆大,可是却比莹要美观许多,结实有肉的臀部性感之极,加之修长圆弹的大腿,让人想到,如果阴茎插入她的双腿之间,将会被她夹得无限的舒爽。

  蒙莹的阴户是很饱满的,赵丽茉的阴户也断承了她的母亲的饱满,而且绝对比她的母亲要好看十倍。紧紧闭合的饱满的两片洁白的大阴唇,看起来就像一个白嫩的馍。粉红的缝隙像一道画在馍中间的瘦肉馅。如果没有那初生不浓的体毛,她应该算一个白虎……

  史加达凑嘴吻在她的阴户之上,听到她突然的呻吟,他就使劲地吮吸,她的喘息瞬间变浓,呻吟道:“史加达,你……你……你这混蛋!我才十四岁,你没人性!你……你要稿我,也等再过两年,我把贞操留给你还不行吗?”

  “小白痴!你骗我的技巧实在不怎么高明!刚才一心要杀我,现在说要把初夜留给我,你以为我真的是白痴吗?也许吧,正因为我不怎么聪明,所以太久远的承诺我永远都不会相信!何况你根本不会真心给我任何承诺,这事情是你先惹我的,别怪我无情。我又什么时候有情过了?哈哈!赵丽茉,别忘了我就是狼心狗肺的。”史加达说罢,咬住她的几根细毛,使劲地扯了扯,她叫痛,那双白嫩的腿儿竟然可以动弹了,这使得史加达明白她开始可以动作了,心中暗惊,仰起头来,道:“原来你已经能够动,我得抓紧时间让你瘫痪!”

  赵丽茉道:“史加达,快滚开我的身体,否则我杀了你!我已经能够动,如果你现在离开我的身体,待会我就不杀你。”

  史加达冷笑道:“你始终还是很幼稚,但我不会幼稚得相信你所说的任何话。不杀我?杀人不过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但却能够让一个生命从此消失。我会蠢得拿我的生命作赌注吗?看来你真的能够动了,为何还高举着你的双腿,难道真的是想让我操?呵呵,小淫妇,像你妈妈一样淫荡!话说回来,好像雨飘也很淫荡,虽然雨飘在我之前还是处女……处女也很淫荡的,嘿嘿。赵丽茉,你等着,不用多久,我这根刚刚插过你妈妈和雨飘的阴户的淫具,就要再次地插入你稚嫩的、美丽的、诱人的小蜜穴。好可惜啊,你的初夜竟然是被一个性奴夺去的,如果你心不甘,以后再来强暴我吧!”

  赵丽茉无语以对,她没想到史加达会如此说话,叫她强暴回他?那她不是依旧吃亏?好干……

  “你能够动作了,我不能够跟你耗下去。赵丽茉,你有没有想过你们母女的小穴同时享受一根阳具是什么样的滋味?我倒是想过的,如果同时能够进入一对母女的穴儿,那滋味在心里是很爽的,当年有一段时间我同时跟一对母女保持着性的关系。”史加达想起鲁茜母女,虽然鲁茜母女在姿色上不及赵丽茉母女,然而她们母女同在一张床上跟他做爱的时候,他是很受用的。

  “不要……”赵丽茉突然惊慌地哀叫,她泪流满脸地道:“史加达,不要……我不是妈妈,也不是雨飘!我还小……你那根好粗大,我受不了,会很痛的……求你不要害我!”

  史加达冷笑道:“你开玩笑了,你虽然年龄没有雨飘大,可雨飘只有一百六十多分分,你将近一百七十公分,比你妈妈还要高!雨飘也是处女,况且,我明确地跟你说吧,雨飘的阴户看起来比你还要小型,她能够承受的,你同样能够承受!另外,得跟你重提一件事情,以前我碰到的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她生得很娇小、很柔弱,可她承受了我的一切……我直至现在、乃至这辈子都不能够遗忘她。”

  赵丽茉歇斯底里地道:“可是我比雨飘嫩,我经受不起……”

  “现在讨论这些有用吗?狼不可能放过口中的食物的,你接受你的命运吧,心软的人是会有,但绝对不会是我!”史加达用手拔开两片白嫩的大阴唇,看着里面水泽耀眼的桃红珠肉,以及小得不能够辩认的阴道入口,他加倍地使劲,感觉到她的双腿的颤动,同时听到她痛呼道:“史加达,你在干什么?我好痛,不要扯我了!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你这混蛋,害了我妈妈和雨飘,还要害我。我要杀你,也是一时冲动,我向你保证,以后不想再杀你,你……你不要这样。”

  史加达不回答,他一埋首,就嘴对压在她的阴户,舌头划进入她的阴肉里,她的身体开始一种颤抖性的抽搐,下体的敏感让她呻吟、挣扎,虽然她已经能够动作,可是身体原柔软,加之阴户被他挑逗,一种不可抗拒的骚痒传遍全身,使得她的肌肉更加没有力量。

  十四岁的她,也许不懂得情欲是什么,然而情欲的来临,并非一定要懂得,即使她什么都不懂得,她的身体也真实地表现出来,汗水由她洁白的肌肤渗透出来,阴户里清洁的液体流泄得比淫女还要多。

  虽然她的身体有些软瘫,可是她的双脚仍然意识性地踹踢史加达,但这种踢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史加达把她的双腿分开压在床板上,冷笑道:“虽然很怕你能够动作,可是如果你像死人一般躺着让我干,我也没有半点强暴的快感,如此正好,踢吧,随便你如何踢你的双脚,到时也期待你夹紧你的双腿,夹得有多紧就多紧,我就喜欢你把双腿夹得紧紧的,这样会令我很爽,哈哈!”

  “我绝对不会夹紧双腿给你……”赵丽茉恼怒而没有脑袋地说。

  史加达失笑道:“那你是想张开一双大腿迎接我吗?”

  “你……你……”赵丽茉脸面通红,知道自己中了她的计,落入他的语言圈套,此刻无语驳诘。

  史加达获胜地道:“赵丽茉,我可爱的小女孩,快点张开双腿啊!不是说不会夹紧吗?为何你突然夹得如此之紧?张开吧,喜欢就对我张开你的双腿,以前你不是说喜欢我吗?”

  赵丽茉怒叱道:“鬼才喜欢你!绝对不会对你张开大腿,我就夹紧,就夹紧,你拿我怎样?不喜欢你可以滚……”

  “错了,你夹得越紧我越是喜欢,但是,我可以跟你打赌,等下你会把双腿张得大开。”史加达的趴身上来,凝视着她的脸,他的手指悄悄地滑入她的蜜缝处,轻轻地浅插着她的阴道浅部,但他没有直接进入,因为手指受到的阻碍虽然不大,然而他怕用手指结束她的处女膜,那样他的破处就变得没有多大意义,他必须让他强大的男根插破她的处女膜,叫她痛得一辈子也难以忘记。

  赵丽茉被史加达如此一说,真不知道是该张开双腿还是夹紧双腿了,但他不停地抚摸着她的小穴,她反射性地夹紧双腿,且双腿根处的肌肉出现一种生理性的颤栗……

  史加达清楚如果不加快进度,则等下他的麻烦会更大,此种时刻他很想密蓝夫回来守在身旁,那样的话,可以控制赵丽茉,然而密蓝夫一去不回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返回,也很有可能不回来了。

  “管他,先插进去再说!”如此想着,史加达靠近赵丽茉的耳边,道:“我不跟你耗了,好好感受我的进入吧,美丽的小姑娘,我会让你重新认识男人!”

  说罢,他仰起首,扛起她的一双玉腿,把她的双腿张开并压在她的身体两旁,如此她的穴儿就朝上展现在他的眼底,他跪在她的胯前,缩手回来握住男根压入她的阴缝,可是她又弯上来踢他,这踢的当然是没有力气的,只是妨碍到他的动作,无奈之时,他只得单手把她的双腿抱住,然后压在她的压曲在她的胸脯,他再次持男物刺往她的阴缝,然而刺插了几次,虽然她的阴户湿润滑嫩,却非常难进入。他知道要进入处女本身就难,加之她的姿势又是夹紧双腿,就变得难上加难。

  “史加达,你放开我,好痛……禽兽!拿你那根捅我……放开我……”赵丽茉挣扎着,这挣扎因为她没有多少力气,而变得很弱势。

  “妈的,别以为我进不去!老子铁打的枪,再紧的缝也能够钻开,赵丽茉,你到底张不张腿?”史加达发出最后通蝶。

  赵丽茉听得史加达的话,疑惑一会,忽地惊喜地道:“史加达,原来你进不来!嘻嘻,你这笨蛋,当我夹紧双腿,你就进不来。终于让我知道了,我就不张,我夹得紧紧的,你别想进来哦!”

  天真的语言,出自十四岁女孩的口中,是正常的,可是出现在这种时刻,却极为不正常。

  史加达冷酷地笑了笑,道:“你真的以为我是一般的男人么?本来不想让你太过痛苦的,你硬迫我如此,也就让你见识一下我无坚不摧的力量!”

  他握着坚硬如铁的阳具,抵在她紧闭的蜜缝处,依赖着手推的力量,男具准确无误地往赵丽茉细窄的阴缝里挤入,一下就进了半个龟头,胀得赵丽茉张嘴哭道:“呜哇!史加达,你进来了,胀得我好痛,我不会原谅你的。我也不会张开双腿……”

  进入半个龟头,赵丽茉紧凑肥饱的肉包夹着,史加达忽地变得兴奋无比,想起今日刚刚替雨飘破瓜,不料接下来又夺得赵丽茉的初夜,让他的欲望更是提升一个高度,他的阳具再度增硬增粗,快感令他暂时失去理智,二话不说,就把整个龟头推进她的阴道口,痛得她闷哼,他则毫不怜惜,腰间使力,阴茎如巨枪般狂刺进她未开启过的阴道,阵阵紧夹的快感令他忍不住嚎吼出来……

  “嚎……”“哇……呜……哇……痛哇……呜呜……”

  巨大的疼痛使得赵丽茉爆发性地哭叫,她只感到下体被异物突入,似乎要把她的下体分成两半,那粗巨的烫热的龟头深深地抵撞在她的阴道底部,她的夹紧的双腿突然多出许多的力量,竟然撞开史加达的手,向两旁大张开来,史加达迅速地抽出阴茎,再一次地捅进入,然后深深地抵在她的深处,看着泪水狂流、张嘴痛哭的、痛苦的她,冷冷地道:“赵丽茉,这是你自找的,我本来想温柔地对待你,也想让你的痛苦减轻一些,可你死抵着,死死地紧夹着你的双腿,你还天真地以为我进不入吗?夹紧双腿,只会让你更痛罢了,你现在不是把双腿张得开开吗?小女孩,你别天真了,没我进不去的女人的痛!”

  “混蛋……禽兽!我才十四岁……就要了我的初夜!我的那里,一定是裂开了,好痛!你松开我的手,我不跟你斗了,我也不杀你了!只求你放开我的手,我真的……真的……不会再打你!放开手啊,混蛋,你要了我妈妈,现在又要了我,难道你还以为我会杀你吗?我痛得没力气跟你打!”赵丽茉双腿僵直地张着,史加达跪趴在她的腿间,凝视她的脸,想起鲁茜曾经跟他说过的一句话:不要相信女人。

  “我想相信你,可是我对人类没有信心。”史加达弯伏下脸,轻吻着她的眼泪,又道:“如果你觉得被压着双手很辛苦,我可以让你舒服些,但要我松开你的绳索,等我把你弄得全身没有力气的时候再说吧。”

  史加达抽出男根,看了看赵丽茉那被鲜血染红的、略张的阴沿,得意地笑了笑,跳下床来,立在床前,抓住她的脚就拖她出来,他右脚踏上床板,双手抱住她的腰,把她斜放在他的右大腿,分开她的双腿,让她的双腿分别叉于他的腰间,持着带血的肉棒再次插入她的阴道,接着便抱着她的腰,臀部抽动加上双手助她抽拉,使得这样的抽插变得非常的顺利,但仍然痛得她不停地哭叫……

  “史加达,你这禽兽,野人,我不会原谅你的!好痛……好辛苦!放我下来……我要平躺着,松开我的手……呜呜!好痛,我终于知道为何雨飘那么走路了,呜呜哇,你不要太猛,我受不了你!”赵丽茉头仰吊在史加达的膝前,眼泪倒流,哭得稀里叭啦的,可史加达没有因此停止,相反,他的动作非常剧烈,似乎是想在短时间之内把她插得四肢无力,然而别看她小小年纪,却比雨飘还要经得起折腾,抽插了许久,她仍然有力气继续哭骂,史加达埋头苦插,看着血红的阴茎从她小小的满是血的阴穴里出入,那肥嫩的阴肉有时候被他抽拉出阴唇之外,他感到无比的满足和兴奋。

【原创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