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xbb069419 发表于 2017-06-20


【资源名称】【画魂(都市后宫录、孽根)】【实体版+网络版全本】【作者:山樵(空手套)】
【资源大小】3.6M
【资源格式】TXT
【发布方式】 yunfile 盘    DuFile网盘      
【下载地址】
【内容简介】
  1.《画魂》(实体封面全本)作者:山樵
  2.《画魂》(未删全本)作者:空手套

  年轻的国画大师齐心远邂逅自己的初恋情人之后才知道,他已经有了一个十五岁的女儿,而且就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BR>漂亮的女儿成了齐心远家庭新的一员,从此以后,铺天盖地的爱让齐心远应接不暇……

  齐心远看着一只只羔羊进了圈,便得意的翘起了二郎腿来哼起了小曲儿,他只等着收拾这三只可爱的羔羊了。虽然说自己也阅女无数,可像这个级别的美女,他还是第一次享受。三个美女同在一个浴池里洗澡,让他来当搓澡工,那是一种什么境界呀!比起当年给那几个女学生画群像过瘾多了。

  也不知道于音这小骚是怎么跟夏菡两人串通的,是她们心照不宣还是明目张胆?齐心远不得而知,但最后的结果却是令他十分的满意。别说这三个美女都要被他同时吃掉,就是躺在她们中间什么也不做,仅仅把手放到那光滑的胴体上搓一搓,也够幸福一辈子的了。

  齐心远估计着秋烟也脱了衣服进了池子之后,便哼着小曲儿朝浴室走来。

  “准备好了吗?搓澡工来了!” 齐心远站在浴室的门口大声叫道。

  “我们又不是聋子,那么大声儿干嘛?”

  于音朝外面喊了一句,里面顿时又响起了女人们兴奋的浪笑。

  齐心远走进去的时候,三个女人已经分三个方向躺在那宽大的池子里面了,只有夏菡背对着他,只能看到她那光滑的脊背,于音跟秋烟都亮给了齐心远一个正面,那雪白的玉体尽收眼底。

  “你没多准备些卫生纸什么的,免得流出鼻血来擦不迭呀!”

  秋烟一边往那雪白的胴体上撩着水,一边朝齐心远娇笑道,那双美目里正荡漾着阵阵涟漪。

  “就凭我齐大师的定力,还得准备那些破玩意儿吗?你们也太小看我一代画神了!”

  “你那画神可是自封的,没有人会承认的,再说,我们也没见过你给那些小姑娘们画裸体的时候是不是真的没有跑马呀!”

  “那今天让你们见识见识就是了!”

  说着,齐心远一边脱着衣服一边朝池子里走去。

  如果说三个女人挤在一个池子里还算可以的话,齐心远再进来实在是有些挤了。夏菡只好把身子往于音一边靠了靠,腾出了一块地儿来让他下来,一见齐心远脱光了衣服,三个女人都立即捂了自己的眼睛,不敢去看他那浑身散发着野性的男人胴体了。虽然都用手捂了眼睛,却都忍不住从手指缝里偷偷的往齐心远身上去看,三个女人顿时看得一个个面红耳赤起来。

  当他那庞大的身躯全部浸到了池子里之后,那里面的水立即升高了一截,像是刹那间又注入了好几桶水似的。那水立即漫过了三位美女的胸部,将那雪白的酥胸盖了过来。

  “别捂了,你们还说自己开放呢,人家哪有男女同浴却捂着眼睛的?还不如捂着你们的身子呢,我可是什么都看到了!呵呵呵呵……”

  说起来,对于齐心远来说,那池子还真有些小了,他的腿简直无处伸,他不论放到哪里,都得放到某一个女人的身上,要想并起腿来,藏住那羞人的东西就更难了,他的腿只能绻着,两腿就得分开。而秋烟正面对着他,根本就无法回避。

  最后齐心远还是把腿伸到了秋烟的腿叉里了。

  “对不起了,我只能这样,真不是有意的。”齐心远解释着。

  “谁让你也来跟着凑热闹了,我们三个人正好,哪能再放得下你这个庞然大物呀!”

  秋烟虽然是抱怨,心里却不希望齐心远离开的,她只不过说说而已。

  “作为唯一的男士,我总得为你们做些什么不是?别的不行,搓澡工我还是能够胜任的。”

  夏菡慢慢放开了自己的手,在自己的两个下属面前,总得矜持一些,可她却控制不住往齐心远那吓人的地方看去。“你看你把腿都伸到哪儿去了,人家秋烟不说你,你也得自觉点儿不是?”

  夏菡娇嗔着道。

  “要不我到那边去吧。这样更宽绰一些。”

  齐心远从于音跟秋烟两位美女的腿上爬到了夏菡的对面,可要伸开腿,那也得与夏菡冲着了。“夏菡姐,我……只能这样了!”

  他一边坏笑着,把腿伸出来,冲到了夏菡的两腿之间。

  “小赖皮!”夏菡娇嗔着瞪了他一眼,那腿却没有挪开。

  现在,四朵黑色的青苔在水下面漂曳着,而水面上却盛开着六朵怒放的白莲花,齐心远用不着转头,躺在那里,三位美女身上的盛景一览无余。

  “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反正我是头一回洗这种温泉浴的。”

  夏菡低着眼一边往身上撩着水说道。

  “不会吧?我才不信呢。”

  于音笑道,她想,至少她已经跟齐心远在这个池子里洗过一回的了,一定是在装了。

  “真的,除了今天下午跟心远洗过一回,我可没跟别的男人一起洗过的。”

  “今天你们洗过了?”

  于音突然大叫了起来,“怪不得呢。”

  她看着齐心远跟夏菡两人的脸说道。

  “这有什么,不就是一起洗个澡吗?”

  齐心远无所谓的笑道。

  “难道你们就只是在里面洗了个澡,就没干别的?鬼才信呢!就凭他的老实呀?”

  于音撅着嘴说道。她看见齐心远拿脚在夏菡那雪白的大腿上搓了起来。

  夏菡的脸立即红了起来,却不恼,笑问道:“那你说我们还能做什么了?死丫头,就你心眼儿歪!一定又想到那儿去了!”

  说着夏菡伸出手来在于音那好看的乳子上捏了一把。虽然不是自己捏的,可齐心远却觉得自己的手指也滑滑的了。于音为了躲避夏菡的追击,身子一歪,却倒到了齐心远的一边,让齐心远接住,一把搂在了怀里。

  “啊——非礼了!”

  于音夸张的叫了起来,身子仰躺着,那一阵半推半就的挣扎竟让那黑色青苔与莲花都暴露无遗了。

  “格格格……我看你还是老实点儿吧。不然更出丑了!格格格……”

  秋烟在一边笑得花枝乱颤起来,那两朵白莲花也不住的抖动着……

  “秋烟姐还不快来救我……”

  于音两条藕臂被齐心远握着,那雪白的身子铺在了齐心远的身上,两条玉腿也在水面上扑打起来,溅起来的水珠飞到了两位美女的脸上……

  齐心远第三条腿从于音的腿叉里钻了出来。秋烟跟夏菡两人都看得目瞪口呆的,活像是于音的下面长了一件男人的东西出来。那家伙昂着头像一条竖起身子来的蛇。三个女人都尝过齐心远的本事,自然知道那家伙的威力,真是又馋又怕,馋的是那家伙一旦捅进身子里去真让女人过瘾,怕的是,那东西太长太粗,齐心远又没个深浅,只顾自己受用,每次都捅得女人受不了。于音一边娇笑着,一边伸手抓了那蛇头,那蛇身便在她的私处磨了起来。

  “这还过瘾?干脆插进去得了!”

  秋烟竟不是个善者,上前一把从于音手里夺了过来,夏菡分着于音的两条美腿,让秋烟把那粗大硬是别进了于音的蜜洞之中。齐心远放开了于音的胳膊,两只大手捂在了她那雪白丰满的奶子上,使劲的揉捏着,那屁股也一挺一挺的,蛇身便在于音的肉洞里出出进进的。

  “啊——要裂开了……”

  于音浪叫着,两条腿努力的向两边分开,这时夏菡跟秋烟两人也把身子贴到了齐心远的身上来,两个人都用乳子在齐心远的身上蹭着,同时亲吻着齐心远的嘴和脸,各用一只手把着于音的一条腿,在她那大腿根上捏着,于音那雪白的身子被齐心远插着,同时还被两个女人扯着,活像一只分开腿的青蛙。于音被齐心远插得大叫起来,齐心远才放了她,秋烟又自告奋勇的骑到了齐心远的身上来,一边亲吻着齐心远,一边慢慢蹲下了身子,下面却有夏菡两手扶着那擎天柱插向她的私处。当那长枪慢慢扎进她的深处的时候,秋烟那脸都幸福得变子形。她试探着一直把身子坐下去,让那枪尖顶到了自己的花蕊上,转着屁股半圈,那硬硬的枪尖刺得她浑身痒痒起来,齐心远低下头来,张嘴噙了她的一颗红樱桃在嘴里,用舌尖舔着,更让她痒痒得不行了。

  “唔——”

  她轻轻的转动着屁股,时不时的抬起来,低头看一看从她那花穴里抽出来的那根花枪,那血红而且青筋暴起的一根让她好不兴奋,便更加快了起落的节奏,两只玉免在她胸前不住的跳动着,这时夏菡却耐不住了,爬到了池沿上来,两腿骑在了齐心远的脖子上来,让齐心远去舔她的蛤肉,齐心远唇舌用力,舔得夏菡雪臀在那儿不停的摇摆起来。很快夏菡就受不了啦,好想将齐心远那一根长长的肉枪插到里面去,她的身子从齐心远的脖子上滑了下来,竟将正与齐心远交欢着的秋烟逼了下来,两手扶着那肉枪直逼洞底。

  三个女人轮番上阵,流出来的淫水都与那温泉水混合在了一起。每个女人都觉得好爽了,分别谢了几次精华,可齐心远还是硬硬的挺着,最后三个女人轮流着用嘴吮吸了一阵子,才勉强让齐心远过瘾。

  “你可累死我们了!”

  夏菡鸡啄米似的吞吐了十多分钟,累得脖子都僵硬了,可齐心远还是那么硬,她只好又劈开了双腿让齐心远在她那已经承受不住的肉洞里插了一阵子。

  当齐心远从池子里爬出来的时候,三个女人都累得趴在了池沿上娇喘起来。

  齐心远径直来到了二楼。沈家太太就睡在二楼,这个时候差不多应该午睡结束了的。齐心远站在她的卧室门口轻轻的叩了一下门。

  “谁呀?”一个慵懒的声音从门缝里挤出来,那慵懒声音的主人好像还躺在床上没起来。

  “我,你的侄子心远呀!”没经过她的允许,齐心远一直站在门口没动。

  “心远?还不快进来!”

  那慵懒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亢奋。秦菊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

  当齐心远推门进去的时候,她也已经来到了门口,那脸上写满了兴奋。

  “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来?”

  兴奋里带着微怨。她好像很担心一旦拿捏不好分寸就会把眼前这个帅气的年轻人给吓跑了似的,因此她的娇嗔都是那么小心。她柔情似水的望着他。齐心远很见机的将秦菊搂进了怀里。

  “我还没洗脸呢。也没开窗子,屋里空气不好,你先下去等会儿吧。”

  秦菊是一个很讲究的女人,也不想让齐心远这个心爱的人发现她身上的一丁点儿缺点,她想给齐心远的印象是完美无缺的。

  “好的。”齐心远退出了秦菊的房间来到了楼下的客厅里。

  保姆很麻利的给齐心远冲了午茶捧到了他的面前。当她看到秦菊从她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她又赶紧上了二楼,因为每天秦菊的洗漱都是由她来负责的。

  十分钟之后,保姆从楼上走了下来。

  “齐先生,您先坐儿,我到外面去买点新鲜的菜。”

  齐心远知道这一定是秦菊吩咐的,而这个上了年纪的保姆也很懂得分寸,没有拿秦菊的话来表示自己的热情。这是一般家庭里的保姆很难做到的。齐心远微笑着点了点头,待保姆离开之后,齐心远才脱了鞋将脚拿到了沙发上。

  又过了十分钟之后,秦菊才从楼上下来,她穿了一身浅红色的便裙,但那窈窕的身材依然很具诱惑力,裙子不长,刚好没过了她的膝盖,露着她那白晰的小腿儿,上身还罩了一件小衫子,那镂空的小衫子将她突起的秀峰勾勒得更加迷人了。平滑的小腹因为紧紧的被裙子束缚着,显得更有弹性。她从楼上下每一个台阶的时候,她那娇挺的两座秀峰便会随之上下颤动,那韵律很牵动齐心远的视线。

  “王妈呢?”她的目光里充满了柔情。

  “买菜去了。刚走。”

  秦菊走到了齐心远的跟前站住,两眼痴痴的勾着齐心远。齐心远伸出了手来。

  秦菊的身子一软,柔若无骨的倒在了齐心远的怀里。

  “秦姨这屁股好软呀!”齐心远捏着秦菊的圆臀调皮的笑道。

  “难道我身上只这儿软吗?”

  她挺着自己的丰胸贴到了齐心远的脸上来,让齐心远迷恋的是,秦姨在家里的时候竟然穿着那种很显女人味儿的吊带衫,里面两座秀峰晃晃悠悠的,极有弹力。齐心远张嘴就咬住了那隐隐约约从里面显露出来的乳顶。

  “唷——轻点儿呀,咬疼我了。”

  秦菊娇笑着,轻轻的晃动着脯子,那两团肉也随之晃动起来。

  齐心远只是这样咬着还不过瘾,便两只手伸进了她的怀里,握住了那两只玉兔。

  “男人为什么对女人这儿这么感兴趣?”秦菊捧着齐心远的头说。

  “你们女人不是也很喜欢被男人这么揉捏着吗?”

  刚揉了两下,齐心远便把手伸到了秦菊的裙子底下。那裙子底下的光滑一直到她的腿根部。看来,她跟李霜凝是一样的,早就为他准备好了的。齐心远轻轻的撩起了她的裙子来,向里面一瞅,她的小腹下那一片蓬松的乌黑丛林遮掩着女人最隐秘的部位。

  “流水了吗?”齐心远仰起脸来笑问道。

  “你自己摸摸嘛。”

  秦菊把腿跪到了沙发上,分开在齐心远的身子两侧。齐心远笑着一只手摸了进去。那手指一挑,就滑进了她的深处,秦菊稍一用力,就将齐心远的手指夹住了。

  “好有劲儿呀!”齐心远手指一勾,坏坏的笑道。

  “把作案工具给我拿出来!”

  秦菊身子挺在齐心远的上面,够不到下面,她捧着齐心远的脸哀求道。

  “我要你自己来拿。”

  他坏坏的看着她,故意急她。

  “小坏蛋,你弄得我这些日子觉都睡不着了。一闭上眼睛就是你!”

  “要是不想你,我会来吗?”

  “你是天天被美女围着,自然体会不到我会有多么的寂寞。你说,像我这样,除了你,我的生活里 还有什么?”

  秦菊的话让齐心远的心里好感动,这至少说明在秦菊的心里,他的位置举足轻重。

  “需要我来天天陪着你吗?”

  “你不怕腻味了吗?”

  秦菊知道齐心远不过是为了安慰她,他那么忙,怎么会有时间天天来陪着她?

  “一个月能来四次我就知足了。我可不敢指望你这样的美男子天天陪在我一个老妈子身边。”

  “那以后我就一个周来一趟。”

  “只要你肯来,我会把你所用到的地方都给你洗得干干净净的……”

  她俯下了头来吻着齐心远的眼,十分的幸福。她慢慢的勾下了身子来,两手插到了齐心远的腰间,从容的解着他的腰带,然后又一寸寸的退着他的裤子。因为齐心远是坐在沙发上的,解开倒是容易,可要扒下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当齐心远的裤子全部扒下来之后,秦菊也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

  “坏蛋,一点儿也不配合我!” 秦菊努着嘴娇嗔起来。

  “嘿嘿,我也要你们女人尝尝一个人是多么的不容易!”

  秦菊俯下来身子用芳唇轻轻的碰着齐心远的脸,动容的道:“远,我要你的时候,你有这种感觉吗?”

  “我觉得被你这样的美女应该是一种很不错的味道……”

  “小坏蛋,那我也想被你了!”

  她趴在了齐心远的身上,分开两腿,手伸到了齐心远的胯间捏住了那已经雄起的一根在她的洞口轻轻的磨了起来,“我偏不你,而要调戏你!”

  她的手指同时轻轻的在那上面捋动着。她只吞进了他的头部在那里滑动着。

  “你好坏呀……”

  那种想吃又吃不到的滋味也让齐心远有些不爽。他突然将屁股一挺,秦菊并不防备,让那滑头一下子钻了进去。

  “哦——”秦菊一下子松开了手,整个人趴在了齐心远的胸膛上,“真舒服……”

  菊觉得在这沙发上做比起在床上更有味道,即使身子不动,也让她感觉到销*魂。

  齐心远并不喜欢这种姿势,他翻起了身来,抱着秦菊那苗条的娇躯把她压在了沙发上面。为了方便,齐心远又从一边拿了一个垫背塞到了秦菊的屁股下面。

  你想顶死我呀?“秦菊知道齐心远的厉害,哪需要这垫背放到屁股下面。

  嘿嘿,我喜欢这样……这不是更省力些嘛。”

  “你倒是省力了,可就要了我的命了!每次你都是顶得人要死……”话还没有说完,齐心远就压了下来。

  “啊哟——”秦菊满脸醉意的一声呻吟之后紧紧的夹住了齐心远的雄起。

  “爽不爽?”

  齐心远两手插进了她的吊带衫底下握住了那丰挺的圣女峰。

  “你说爽还是不爽?”

  秦菊妩媚的看着齐心远说,她的眼睛里秋波荡漾,情意绵绵,两眼渐渐的迷蒙起来。

  齐心远并不急躁,而是慢慢的运动了起来,两人磨合得很好,双方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对方的爱,他慢慢的推动着玉柱往里再往里,一直顶到了她那凸出来的花蕊上,再用力一磨,她的娇躯就随之一颤,“唔——舒服死了!”

  她醉得闭起了眼睛,就是齐心远两手之间给她带来的快感也足以让她陶醉的。

  “心远……慢些,让我……好好的享受一下……唔——”

  “我会很慢很慢的,一直等到保姆回来开门的……”

  “你想馋死人家呀……”

  “她就是再馋,我也不会给她的,我全部献给你的……”

  齐心远俯下了头来,亲吻着她那长长的睫毛,“不过,我可有一个条件的。”

  “什么……条件……”

  “我想让你儿媳妇一起来……”

  齐心远当天没走,而是一直等在了秦菊的家里,倒是秦菊最后妥协了,主动打电话把萧雅楠请了过来。

  “这下你满意了吧?”

  秦菊滚在齐心远的怀里讨好的问道。

  “我看到你们婆媳两个一起销魂我才算满意。”

  “那要看你的本事了。”

  萧雅楠好像早就猜到了婆婆把她叫来的目的,特别换了一身非常性感的衣服过来,一身套裙儿,不过上衣却是相当的低胸,将两个乳房似露非露的,那洁白如雪的香肌与那衫子紧紧相贴,除了衫子,里面就再也没有什么了。今天她是带着金燕过来的,就是想跟老太太一起快乐一回。

  看到儿媳妇到来,秦菊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她并没有在电话里跟萧雅楠明说来她这儿的真正目的,只说齐心远也在这儿,一起来玩。

  但萧雅楠却早已知道此事。齐心远在电话里告诉了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萧雅楠很激动,跟婆婆一起玩这种游戏让她不免有些兴奋不已。

  “雅楠来了?”

  婆婆秦菊脸红着把儿媳妇雅楠让到了沙发上来,齐心远早就坐在那里了。而且雅楠进来的时候,还看见了齐心远的一只手在婆婆的大腿上抚摸着,那样子好像刚从她的裙子里抽出来。

  金燕手里拿着雅楠的包,很称职的跟在雅楠的身后。

  “妈叫我来有什么要事吧?”

  雅楠装作不知的问道。

  “还能有什么事儿,是心远让妈打电话把你叫过来的,我不叫,他不依。”

  秦菊的脸一直红着,把儿媳妇叫过来跟一个男人做那种事儿,想一想她就脸红。

  雅楠瞥了齐心远一眼,笑道:“他还能有什么正经事儿?”

  那眼神里已经有了暧昧之情。

  “燕儿这边坐。”齐心远招呼金燕,金燕就顺从的坐到了齐心远的腿上。

  “燕儿是越来越漂亮了!”

  说着,齐心远一只手就往金燕的怀里伸了进去。金燕虽说年龄不大,但身子却丰满得要命,那两个奶子鼓鼓的把衬衣都要顶爆了似的,从她的衬衣扣缝里就能看到她里面的细皮嫩肉,“来,让哥吃一口,想死哥了!”

  齐心远两手往上一推,金燕的衫子就被推了上去,露出了两只丰满的乳房来。齐心远趴上去就把那嫣红的乳头含进了嘴里吮吸起来。

  “你看雅楠姐……”

  金燕娇羞的装作挣扎的样子,两手却是搂住了齐心远的脖子。

  萧雅楠只是笑了笑,并不阻止。而秦菊眼看着媳妇的保姆当着媳妇就跟齐心远这般下流的戏闹了起来,立即把脸别了过去不敢再看。而萧雅楠却好像是司空见惯了一般,毫不放在心上,笑道:“这两个人天天在我那儿闹,还没闹够。”

  “让哥看看我的燕儿又长出了几根毛毛?”

  说着齐心远就掀起了金燕的裙子,哪知她里面竟然没穿内裤,那裙子一掀起来就露出了她小腹之下那一片黑毛来了。

  齐心远一面看着一面伸手进去在那毛下面探了起来。

  “秦姨,你看他……”

  金燕又向秦菊求救起来,但看她那样子却分明是很享受,秦菊笑道,“你们还是去楼上的卧室里闹去吧,这客厅里像什么话呀!”

  她在儿媳妇面前总得装出长辈的样子来。

  “妈,今天您也挺漂亮的,这么性感,就不怕被心远哥看上了?”

  萧雅楠坐在了秦菊的身边,好像是看她身上的裙子是什么面料的样子,那手却是抚在了婆婆的一只玉峰上来,婆婆秦菊看到儿媳今天穿得这么暴露,心里多少有些觉得对不起儿子,可一想,儿子也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快乐,倒是齐心远给了她不少的希望与快慰,也就不再计较了。

  “妈都是老了的人了,哪还有什么性感不性感的,再也比不上你们年轻人了!”

  秦菊多少有些感慨起自己的韶华已逝,羡慕起年轻人来了。

  “妈一点儿都不老,心远在我那儿还天天念叨您呢。”

  萧雅楠说着,已经把脸贴到了婆婆的怀里,那丰满的两只乳房给了她很舒服的感觉。

  秦菊抚摸着萧雅楠,自感觉到这个儿媳倒比一个女儿都亲。

  齐心远放了金燕却把身子插到了婆媳两人的中间来,他一边抱着一个,开始的时候,秦菊还有些扭捏,萧雅楠也有些不太自然。可齐心远的手在她们两个人的胸脯上捏了几下之后,两个人逐渐就不再那么拘谨了。齐心远的手直接伸到了萧雅楠的上衣底下,在她那丰挺的乳房上来回抚摸着,让萧雅楠的肌肤上立即起了反应。

  “雅楠这胸真美呀,可惜被这衣服遮住了,何不脱了让我好好的欣赏一番?”

  一边说着,齐心远一边替萧雅楠解起了扣子来。萧雅楠微微扭捏了几下便自己把那上衣的扣子解开了几枚,让齐心远的手从容的伸进了她的怀里,从这个角度看进去,她的胸脯更具诱惑力。那粉红的乳头更是峭立如峰,手抚上去就觉得硬硬的,很让人性起。此时齐心远的下面已经高高的挺了起来,难以压抑。而坐在一边的金燕则很见机的拉开了齐心远的裤链儿,将他的一杆龙枪从那里拉了出来。不等秦菊看清的时候,金燕已经将那龙枪含入了嘴中。秦菊本来还担心一时不能让儿媳上道,没想到一来之后竟然是让她这个老太太落了伍。

  萧雅楠的乳沟几乎全部露了出来,她不单是丰满,而且乳型相当的挺,不过现在她的肚子已经不再那么平滑,齐心远下的种已经在里面开花结果了。

  看着萧雅楠那微微隆起的腹部,秦菊问道:“有感觉了吧?”

  萧雅楠甜蜜的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手抚了上来,笑道:“已经有了。”

  说完,那脸不禁一红。

  “那现在可不能动了胎气,房事应该避免的了。”婆婆提醒道。

  “已经过了三个月,没事儿的,轻一点儿,我知道躲避的。”

  萧雅楠还是很感激的看了婆婆一眼。

  齐心远已经把手伸到了秦菊的裙子里面,手指在她的洞里轻轻的抠了起来,同时低头看着蹲在他面前两腿间很卖力的吞吐着他那粗大肉枪的金燕。

  本来还羞涩难当的秦菊看到金燕在那里那么卖命的吞吐着齐心远的弟弟,她也不再那么腼腆了,只是羞涩的与萧雅楠对视了一下。齐心远依然搂着这婆媳二人,同时用手将两人的上衣托了上去,露出了两个人的丰硕乳房。齐心远再一用力,让萧雅楠的身子跪到了沙发上来,她挺着胸脯,将那丰满的乳房送到了齐心远的嘴边。齐心远不偏不倚的把一颗乳头含到了嘴里猛吸了起来。秦菊看到齐心远吮吸儿媳妇的乳房,便帮着把萧雅楠的上衣给脱了下来。此时萧雅楠两腿分跨在齐心远的两边,两手扶在沙发靠背上,这样就可以很放松的让齐心远从容的吮吸了。或许是因为怀孕了的缘故,她的乳房格外丰满,齐心远吮吸起来也就格外过瘾。

  看到金燕在下面吞吐那一根肉棍有些吃力,秦菊便让金燕闪开,自己趴到了齐心远的胯间替金燕吞了起来。

  齐心远吮吸了一阵萧雅楠的乳房之后便托着她的身子往上举,萧雅楠会意,便站了起来,掖起了裙子来,金燕看到萧雅楠还穿着内裤,干脆把那内裤给她撕扯了下来。齐心远就这样捧着萧雅楠的屁股在她的阴户上吻了起来。

  三个女人同齐心远在沙发上玩了不算,还挪到了房间里,一直玩到了深夜都累了之后才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