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xbb069419 发表于 2017-01-11


本帖最后由 251688 于 2017-1-11 15:25 编辑

【资源名称】【欲之寡欢】 【全本+番外1-5】【作者:冰雪漪梦】
【资源大小】1.1M     (压缩前大小)
【资源格式】TXT              
【发布方式】yunfile 盘
【下载地址】/goukanla.com/url/6e8ba908f5f58799
【内容简介】  鲜网VIP作品完结,超高人气官推文。 一场酒後乱性,让他彻底跌入一场情欲的深渊 每天光是“满足”原配情人就已经累得半死半活 这男人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啊? 他明明就跟他一点关系都没,充其量也就是场情欲的深渊 怎麽说都是他比较吃亏,被吃干抹净还不算, 还要被逼充当这男人的床上伴侣 最可恶的是!居然还抓了他的把柄来威胁他 保密的代价竟然是以身相许,还要背叛他的爱人? 怎麽办?难道只能乖乖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了吗? 俗话说的好,脚踏两船总有翻船之日 又要满足原配又要满足外面的奸夫,不翻船才怪! 光是应付一个男人就已经累得半死 现在还要应付两个,什麽?还一个比一个精力旺盛! 谁叫他太天真以为只要两头跑,一切就会神不知鬼不觉 可惜他的奸夫还真够‘奸’, 总用些下三滥的手段叫他屡屡受挫在他的淫掌下…说着,在百里静不安分的扭动中,将手指伸的更深,在暖窒的甬道内来回挑逗,戏弄地说,「别叫的太响哦,外面人可是很多的。」「唔…」
  百里静紧咬住下唇,趴在办公桌上,力气渐渐消失,身体被洛韶言的手指蓄意撩拨的发颤。

  「难道你不喜欢吗?」

  温暖的软肉将洛韶言的手指紧紧包住,经过了那麽多次的情事,他的後穴还是那麽紧窒狭小,洛韶言的手指快速抽动着,一次又一次的抽出,再一次挤开窄紧的穴口,在湿热的甬道中翻天覆地搅弄,渐渐勾出湿液。

  「嗯啊…韶言…」

  百里静觉得身体热极了,穴中的手指令他感觉又酸又痒又麻,「啊…那里…别…」察觉到洛韶言的指尖正摩擦按压着肉壁上的敏感点,百里静忍不住叫出声,夹紧腿,甬道紧紧一缩,将他的手指紧紧的困在自己的後穴中。

  洛韶言看了眼墙上的挂锺,继续逗着百里静,笑说,「幸好中午了,外面的人应该都去吃午饭了,不然可真要被人听见了。」感觉他的手指在体内变得肆意旋转。百里静边细碎呻吟,边扭着臀部想要逃开他的手,但又忍不住随着洛韶言手指的动作,而主动迎合,迷乱的令人兴奋的情潮完全控制了他,让百里静呻吟着求饶。

  「不要了…韶言…啊…」

  体内的敏感点不断被洛韶言柔按,「唔…」

  快感席卷而来,体内的手指加重了按压力道,更加快速的抽动,故意让每一次的伸入抽出都摩擦过那点敏感。手指的加速动作,反复挑逗,都令百里静只能无助承受他的玩弄。

  洛韶言很了解百里静身体的反应,他熟悉着百里静的一切,「我越来越喜欢你这副诚实的身体了。」敏感点不断被快速摩擦,带起一阵难以言语的痉挛,从下身直冲而上,「啊…别玩了…」百里静快受不了这种感觉了。

  洛韶言终於停下手上的动作,抽出手指,湿露的手指围着那圈褶皱轻摸,调侃着笑问,「是停下别玩了?还是别用手指玩?」百里静哼了声,稍稍抬起臀部,迎向洛韶言股间硬起的分身。

  「要我现在进来吗?」

  将百里静的动作看在眼底,伸手扣住百里静的腰,洛韶言向前挺进,慢慢的,分身的顶端挤开臀瓣,陷入百里静柔软的入口。

  「唔…」

  百里静抬高着臀部,催促洛韶言继续深入。

  分身已经将紧窄的後穴完全撑开,粗大的分身盈实在他的体内,那圈褶皱不由自主的收缩了一下。洛韶言继续朝甬道内挺入,直到分身一寸寸的被後穴全数吞入,完全进入到百里静身体的最深处。

  进入後穴内的分身,被紧裹着它的肉壁收缩个不停,肉壁的轻微蠕动包裹得洛韶言轻轻抽了口气。

  「唔…」

  洛韶言粗大的分身,每次进入都让百里静既痛苦又快乐。

  「放松,别夹那麽紧。」

  洛韶言低喘着,在百里静耳边低笑,「瞧你,才进去,就兴奋成这个样子了,有那麽舒服吗?」邪邪的话语,令百里静既羞耻又刺激,不自觉中下身夹的更紧了。洛韶言开始抽动起来,每次深入之後,将湿露的分身完全抽离百里静的身体,令百里静顿感一阵空虚,再将它对准湿露微微翕合的入口,慢慢旋入炽热的甬道中。

  「啊…韶言,韶言…别玩了…」

  这样的反复进出,不同於直接猛烈进出,带给百里静一阵又空虚又觉体内酥痒的感觉。而且洛韶言每每进入都爱摩擦过肉壁上的敏感点,被玩了好一会,百里静真的忍不住了,气喘吁吁开口,「真…别玩了…啊…」洛韶言继续故意摩擦着令百里静受不住的地方,将烫热的分身顶端在那点上抵弄。「这里不舒服吗?」「唔…」

  舒服是舒服,可是麻人的感觉更难受,「啊…韶言,快点…」洛韶言伏在百里静的後背上,猛的,剧烈的直进直出,在他的体内拼命搅弄。

  紧致的褶皱圈被身分一进一出的动作弄得无法完全闭合,好让洛韶言更霸道的进出,进的更深,重重摩擦过每一处敏感的肉壁。不止带给百里静,还有他自己,都感觉到一阵疯狂的快意正在涌起。

  「啊…啊啊…」

  百里静用力咬着手指,忍住想要尖叫的渴望。洛韶言次次都以他体内的敏感点为目标,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顶撞的也越来越用力,捣弄的也越来越深,百里静刹那被炽热的快意笼罩全身,沈沦在洛韶言带给他的情潮之中。

  「唔…」

  臀部不禁随着洛韶言的抽动而摆动迎合着,身体慢慢变得软弱无力,而身後的洛韶言依然强势的扣住他的腰,仍未得满足的继续快速抽动着。

  办公室内的两人完全沈浸在情欲的快感中,令人欲罢不能。从百里静口内发出的细碎呻吟越来越急促,破碎的呻吟声配上肉体的冲撞声,暧昧又淫意的气氛在室内回荡。

  一阵阵接连不断涌上的快意,终於让百里静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大声呻吟起来。洛韶言继续不断的用力进入他,不给他一丁点的喘息机会,在强烈的欢愉中,百里静已经彻底沈沦,「啊…再深点…韶言…我好热…啊…」「啊…嗯…」

  分身和肉壁不断摩擦而引起的快感,令百里静快乐而无助,浑身开始轻微的战栗。

  欲望如燎原的火焰,在洛韶言的体内燃烧,百里静的甬道内越来越湿滑,他的浪叫,脸上带着享受快意的表情,洛韶言边凝视着百里静泌出薄汗的肉体,边把未得高潮而释放的分身,继续往他的後穴内凶猛抽送。

  当高潮来临,洛韶言他将沈重的欲望再一次埋入他的体内,放纵自己的欲液全数释放。离开百里静的身体,洛韶言从桌上抽出纸巾拭去分身上的湿液。百里静似乎还未从激情中恢复过来,在桌上趴了好一会,才直起身子,拿纸巾擦静下身的粘液。

  第一次感受到百里静如此剧烈的挣扎,楚若风险些被推倒,身上被百里静手指抓过的地方迅速窜红,印出一道道红色的痕迹。楚若风抽出手指,摸了摸身上有些发疼的抓痕。手指的抽离让百里静後穴也不再那麽疼,缓和了疼痛,躺在床上大口喘着气,已经没力气了。

  楚若风从拿过一条领带,抓住百里静的手绑了起来,很显然,百里静的挣扎惹怒了他。才刚喘了口气的百里静即刻又被楚若风的的行为弄慌了神,「楚若风,你干什麽?解开啊。」百里静的手被高举於头顶上方紧紧地绑住,「你最好别再惹怒我。」楚若风轻语威胁,走下床在一旁的柜子里翻出一根绳子,这条绳子不粗,但很长,弯起百里静的小腿并着大腿一起紧紧绕了两圈捆在一起,穿过後腰处来到另一侧小腿处如法炮制地同样捆绑住。

  当楚若风打成最後的一个结,百里静的双腿成一个不工整的M形,露出个宛如清浅的笑,「看你还怎麽挣扎。」身体不能动,百里静自然也就无法再挣扎半分,挣扎之词才欲从口中吐出,楚若风已经置身於他双腿间,舌尖沿着尖滑的下颚,舔过脖颈、喉结、锁骨、胸前的乳珠,两颗乳珠饱满发颤地挺起,之前洗澡,令红润的乳珠带着沐浴的芬芳之气,在舌尖下又覆上层湿润,咬入口中,以牙齿啃咬,含住乳珠的珠尖拉扯,以舌搔弄,又对着乳晕之处呵气,湿舔,再将之整个完全含入口中,将一对乳珠吮吸至微微充血,看起来有些发肿。

  搁置在百里静身体两侧的手,其中一只滑到了穴口圈的褶皱,那里还受着伤,才被轻轻一碰,立刻引起百里静闷哼颤栗。知道他疼,楚若风只是在褶皱圈上轻轻地又按又刮,揉按片刻後,才伸出一根手指对着乍紧的穴口浅浅戳刺。

  楚若风的头仍埋在百里静胸前,吮吸不断,一根手指的浅刺进入让百里静皱起眉,又没有先前那麽疼。「啊…啊…恩…」身体的颤抖令後穴微微收缩,从口中飘出的呻吟声越来越多。

  刺入後穴的手指已不再满足浅浅的戳刺,边摩挲着肉壁边朝里伸入,稍稍地转动手指,在紧窄的甬道内前进,里面内还残存着先前未干涸的血迹,借着它的润滑楚若风的手指进出自如,便又开始朝里伸入第二,第三根手指。

  一下子,後穴又被涨满,「呜呜…别再进去了…」百里静叫喊出声,受伤的地方根本经受不住三根手指一齐的肆虐,「啊…求求你…不要…」「不要什麽?不要手指吗?」

  楚若风故意扭曲百里静的话,抽动着手指,进出了几下後,想起自己为百里静准备的东西,抽离手指,打开床头柜子的抽屉,昨天在洛氏茶水间时,他就想这麽做了,那是根高仿阳具。

  看到这只栩栩如生如同真物的东西,百里静一眼明了楚若风下面的举动。楚若风走到百里静身边,不顾他阻止地叫喊声,直接插进他的後穴,才刚进去些许就感受到甬道窄致的阻碍,而无法深入直插到底。

  「唔啊…啊…」

  这支粗长的按摩棒忽然入侵,百里静倒抽一口气,後穴本能的收缩排斥它的进入,被绑住的双手不住紧握曾拳,面孔被刺激的扭曲,放声大叫,「不要…」粗暴的进入,让百里静忘了被捆绑的羞辱,躺在床上像个孩子般不禁放声大哭起来。

  棒身绝大部分还留在穴外,前端已然没入甬道内,楚若风握住留露在外的部分轻浅转动,转动的轻缓,既不加快速度,也不加深力道,就这样不快不慢地动作,好一会,转动时阻碍的感觉渐渐不再那麽明显,甬道内开始泌出滑腻的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