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j19721027 发表于 2017-01-08


本帖最后由 251688 于 2017-1-8 14:05 编辑

【资源名称】【逆侠】 【实体封面全本】【作者:闲来无事】
【资源大小】1.6M     (压缩前大小)
【资源格式】TXT              
【发布方式】yunfile 盘
【下载地址】/goukanla.com/url/3cef985fae230bed
【内容简介】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嗄?怎么?他救到的老头是淫贼教主,还要把武功传给他?太阴神教?太阴圣女?男女合欢阴阳诀?
  他只是一介穷苦书生,随着突如其来的教主之位和上乘武功加身,连绝代丽姿的圣女都会主动寻来、投怀送抱!眼见圣女温柔婀娜,随他任意摆布,虽然当「有名无实」的教主必须由重新招集教众开始,不过能和圣女们夜夜习练「阴阳诀」好像也不坏嘛……用手托起慧卿的下颔,出其不意地吻上慧卿的樱口。突然被吻,慧卿全身绷得硬硬的,两排贝齿更是紧紧咬住,不管我的舌头如何努力想要撬开慧卿的小口,那两排贝齿就是不肯松开。

  我已经可以肯定,慧卿对于前来担任卧底这种事情根本是从骨子里反感出来的,不知道吕晋岳这次又和慧卿说了些什么鬼话,让慧卿一直不停地压抑自己的拒绝本能。

  但是,如果不是我早就知道慧卿要来卧底,而且早就等着慧卿,以慧卿这么明显的拒绝反应,任谁看到都会直觉知道慧卿肯定有问题,而慧卿的「卧底」当然就穿帮了。

  可是,再怎么压抑自己的拒绝本能也是有极限的。被我吻住的时候,慧卿无论如何不让我把舌头探进她口中。而刚才芊莘才和慧卿说过,要成为「太阴圣女」。

  可是要献身给我的:身体都要献给我,何况只是被我吻一下?慧卿这种拒绝表现,根本和她刚才答应芊莘的承诺背道而驰。

  虽然我想要攻占慧卿樱口的努力遭到阻碍,但是这点阻碍不是无法破除的,只要朝着慧卿身上的敏感点进攻,让慧卿全身酸麻,就可以轻松瓦解慧卿的防御。

  而且,上次和慧卿在账房缠绵大半夜,慧卿身上有哪些敏感点,我大概都找出来了,所以那次才会弄得慧卿高潮迭起、欲罢不能,本来只想献身给我一次就好,最后变成被我弄了大半夜,直到她全身都没了力气才停下来。

  手指轻轻扫过慧卿的乳房外缘,这里是慧卿身上的敏感点之一。就在我手指拂过慧卿乳房外缘的肌肤时,慧卿突然全身一僵,然后迅速松弛下来,原本紧咬的两排贝齿也松开来,我的舌头不费多少功夫就撬开慧卿紧咬的牙关,长驱直入,卷住慧卿的丁香小舌吸吮起来。

  「唔……呜……」

  慧卿虽然试图反抗,但她的反抗总是在我的手扫过她的敏感点时瞬间崩溃。

  不但如此,慧卿还越来越进入状况,原本夹得紧紧的双腿也逐渐分开,露出溪水潺潺的水濂洞口。

  当我放开慧卿,将慧卿的双腿分开,趴在慧卿身上预备挺枪长驱直入时,原本一直软绵绵的慧卿突然像是惊醒,急忙想夹紧双腿,还想滚开身子,不让我趴在她身上,但我张口叼住慧卿的乳头一吸一舔,慧卿又全身瘫软了。

  一切都准备妥当,我挺起早已雄赳赳气昂昂的肉杵,对准慧卿的花径,一下子就直顶到底。

  被我插入的同时,慧卿发出一声微弱的娇吟。当我的肉杵顶到慧卿的花芯上时,慧卿先是呻吟一声,突然惊讶地大喊起来:「耗子?」哎呀,我诐认出来了吗?

  虽然我是慧卿的第一个男人,但只要是女人都不会忘记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慧卿会对我印象深刻也是理所当然。但是,慧卿现在处于担任「卧底」任务,而且还是将自己的身体奉献给「太阴神教的教主」。

  只要是男人,在这种时候听到自己身下的女人突然喊出别的男人的名字,肯定都会勃然大怒,就像女孩子如果听到自己的伴侣在和自己亲热时,突然叫出别的女人名字,肯定也会翻脸,是同样的道理。

  慧卿不可能不知道这种事情。

  但是,慧卿依旧喊出我的名字——其实不是我的名字,但慧卿向来都是「耗子」、「耗子」的叫我,她会这样喊,肯定已经认出我了。

  真没想到,即使慧卿被蒙着眼睛,只靠身体的亲密接触,竟然也能认出我。

  既然被认出来了,我索性取下蒙住慧卿眼睛的丝巾。当丝巾离开眼前,慧卿看到我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又是惊讶、又是伤心、又是愤怒,还带着一点点的愉快和放心。

  「耗子,真的是你……」

  慧卿凝视我一会,不敢相信似地摇摇头,又凝视我半晌。「为什么?为什么你竟然是太阴神教的教主?为什么你又要来岳麓剑派学武呢?」「想知道理由?」

  我问着,慧卿毫不迟疑地点头。

  「好吧,那我就说给你听……」

  我开始把一切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出来,从刘振率领岳麓剑派的师兄弟追杀萧天放,萧天放被我所救、收我为徒,要我继承太阴神教教主,然后遇到化名云烟的慧娴,和慧娴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直到我不小心发现慧娴的秘密,而慧娴为了保密,宁可断脉自尽也不说出吕晋岳的事情来。

  「所以,为了替慧娴报仇,也为了保护太阴神教不再遭受吕晋岳的攻击,我才混入岳麓剑派探听消息。」听完我说的前因后果,慧卿沉默许久:而一直在窗外偷听的十婢也是默默无语,她们一直很想知道关于我兀配——也就是化名云烟的慧娴一一的事情,但我始终不愿意谈起,这是她们第一次听到整件事情的完整始末。

  「原来……事情竟然是这样……」

  慧卿沉默,好一会又摇摇头。「爹怎么从来没和我以及娘提起这些事情?爹只说妹子是失踪了……」「因为,吕晋岳想要剿灭我们太阴神教,真正原因是他想要图谋太阴神教的三大神功和太阴药典啊!要图谋太阴神教的三大神功和药典,又需要有个内应来帮忙。」我解释着。「所以吕晋岳才不会向你和师娘提起事情真相呢!你看,这次师父不就派你来担任卧底吗?」「是啊,确实是这样。」

  慧卿很不高兴地说着,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事情,急忙问着。「可是,爹的武功那么高了,他为什么还要图谋太阴神教的武功和药典?难道太阴神教的武功比起爹学的武功更好吗?」「太阴神教的武功是不是比较好,这点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吕晋岳图谋太阴神教的武功,是想要弥补「昊天正气诀」不能近女色的罩门缺陷。」「弥补「昊天正气诀」不能近女色的缺陷?耗子你怎么知道?」慧卿奇怪地问着。

  「我也练过「昊天正气诀」啊,所以我才会知道「昊天正气诀」的罩门就是在下阴。」我解释着。「如果拿脆弱的下阴去和女人玩那么激烈的顶撞游戏,不是等于自杀吗?所以练了「昊天正气诀」的人才会无法近女色,就是这个原因。」「原来是这样……」

  慧卿沉思着,脸上露出不解的神色。「可是,耗子你上次却和我做那件事情,你不怕死吗?」「因为我练过可以弥补「昊天正气诀」缺陷的太阴神教武功,所以我不怕啊!」我故意在慧卿体内抽动一直没拔出来的分身。「师姐你忘了,我是太阴神教的现任教主吗?」「啊……」

  当我抽动分身时,肉与肉摩擦的快感让慧卿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媚的呻吟声,随即慧卿羞得满脸通红。「耗子,你真坏!你怎么可以……」「怎么不可以呢?我可是太阴神教的教主呢!」我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动作。

  「师姐你已经成了我教的太阴圣女,我当然想怎么动、爱怎么动,就怎么动啰!」「啊……嗯……讨厌啦!」

  随着我的抽插动作,慧卿耐不住下身传来的快感,忍不住配合我的运动节奏而叫出声来。几声难以自制的娇吟声之后,慧卿羞红脸,双手用力搂住我的脖子,将已经红烫烫的面颊藏在我胸口。

  「耗子,我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很抱歉……」慧卿低声说着。「如果可以的话,让我……代替慧娴,好吗?」「不行的,师姐。」

  我停止动作注视慧卿的脸。「慧娴是慧娴、你是你,你是无法代替慧娴的。」「是这样……的吗?」

  慧卿看起来似乎颇有些失望。「我本来还想,如果我能代替慧娴,也许你不会那么难过……」「师姐,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你真的不能代替慧娴。」我在慧卿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而且,我不难过,因为我答应师娘要好好照顾你,不让你受委屈的。」「你答应了我娘什么?」

  慧卿似乎没听清楚我的话,着急地追问着。

  「师娘说,要我好好照顾你,不要让你受到委屈,我答应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