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j19721027 发表于 从前


【资源名称】【风流女儿国 】 【未删节校对版全本】【作者:九月寒风】
【资源大小】3.7M     (压缩前大小)
【资源格式】TXT              
【发布方式】yunfile 盘
【下载地址】/goukanla.com/url/80240cc538a49993
【内容简介】一条放荡不羁的现代战狼,被创世神选中去完成拯救异世的一个女儿大陆,那里有各色各样的美人:精灵美人,狐兽美人,鱼美人,圣洁美人……<BR>就看我们的这位英雄如何在女儿国中扬武立威,笑傲花丛吧!
   小兵一震,脸色一变,连忙跪下,说道:“请公主恕罪,请将军恕罪,只是事情紧急,洁鹰侍卫长让我来禀报将军,牢中的那个男人出事了……”
  “什么?”这一回是洁凤大惊,一说起那个男人她脸上大变,像是一下子敲动了她的心里最敏感的那根弦。
  “是的,将军,那个男人此时的情况不对,鹰大人请将军马上前往。”小兵小狐一看将军的脸色大变,再也没有怪罪她的意思,连忙大声的禀报道。
  “走,快带我去。”洁凤再也没有心情与小公主贫嘴,一腾身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动作迅速无比,把那种焦虑的表情溢显于外,让小公主不由对刚才这个二姨说的话产生了怀疑,她真的会关那个男人十天半个月吗?
  我全身筋脉都在冰与火的交缠中煎熬,那痛苦的感觉从内心传入我的脸上,我知道现在我的样子铁定很难看,但没有办法,虽然平时我潇洒飘逸,但此刻也顾不了这么多了,那种痛的感觉太过于难受,让我不由双手猛挥,嘴里不断的狼嚎着:“啊……”众侍卫不敢伤害我,只是紧张的与我相对,避开我毫无目的的攻击。
  “见过将军。”以最快的速度,洁凤进入府牢,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整个府牢已经毁与一旦,地下布满了粉末与碎片,那个男人嘶裂的叫喊特别的渗入她的肺腑,让她有一种不曾有过的心痛的感觉。
  “你怎么样?你不要这样?不要吓我。”洁凤见到我眼中疯狂的血光,那种暴烈的欲望布满整个这里的空间,让人觉得特别的诡异。
  见到洁凤将军不顾危险的上前,洁鹰一把拉住她的手臂说道:“将军,不要,这个男人已经疯掉了,请你下令让我射杀他吧!”
  “叭”的一声,洁鹰狠狠的挨了一巴掌,“你给我住嘴,不会的,他不会疯的。”洁凤连自已也不知道,这可是她第一次扇这个最亲密的护卫队长的耳光,是愤怒还是伤心,没有人知道,但一见到将军如此的模样,没有人敢再开口。
  “我好难受,我好难受啊……”我的痛让我真想马上死掉,那混蛋神传我的混蛋功为什么会让我这么辛苦,奶奶的,如果再让我看到那混蛋神,我一定要扒掉他的裤子,割掉他的命根子,然后还要把他挂在城楼示众三天,以泄我心头之恨。
  “不要,不要,战狼,不要啊……”洁凤流泪了,她第一次流泪,让众位随卫知道,原来这位铁血将军也会有眼泪的,在众人惊奇的时候,这个一向让她们敬仰的凤将做出了一件让她们大惊失色的事,她竟然飞快的跑了上去,紧紧的抱住那个正在痛苦的抱着头一脸不堪的男人,眼神中露出最温柔的女人表情,口中还喃喃自语道:“没事的,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我几乎要真的疯狂了,我要发泄,但那俏美的女将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身体,让我不由自主的尽力收敛自己的气劲外泄,不让它伤害这个怀中的女人,没有别的理由,在我的心里只是因为她是个绝美的女人,我不忍心伤害她。
  如果没有她这样紧紧的抱着我的身体,这种痛苦不知还要折磨我多久,我把那种不堪的疼痛化成对这个绝美凤将紧紧的拥抱,紧紧的不留一丝缝隙。
  而在我越来越清醒的头脑中,只是深深的感受到那怀里女人的异动柔情,俏丽的情态中还从红润鲜艳的口唇中泄出最温柔的安抚,“不要怕,不要怕,有我在你的身边,没事的,没事的。”就像是一个温柔的妻子在对着心爱的人许下誓言。
  众侍卫都没有动,也或者说这一幕动情感人的爱意渗入她们每个人的心房里,连此时仍抚着脸颊的洁鹰都开始在心里发生了改变,她也被将军那种深层的爱意所迷惑,在她生活了二十年的岁月里,从不曾见到过有哪一个女人对男人如此的浓爱,就是她的父亲也不过是她母亲十二个男人中的一个,毫无地位可言,更不要说是这位权势冲天的帝国凤将了。
  这个场景可以说是一种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奇观,众侍卫也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如此地位的女中豪杰会做出如此的不堪情爱动作来,因为情爱对她们来说只是一种累赘,其实此时的我却明白,虽然这个大陆是女人主导,但女性天生对情爱的依赖并没有被磨灭掉,相反经过无数岁月的沉淀,现在变得更是情火难耐,一旦放纵自己的身心,也将一发不可收拾。
  我细细的体会着这种清香舒软的滋味,这个绝美俏丽女将一脸的痛楚与迷失,让我对她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怜惜之感,这是我第一次这样的对一个女人产生这种陌生的感觉,在中南学院里段美与雪莉霸道无比,虽然对我温柔似水,但是她们自主独力,不像这个怀中的女人,我知道如果没有我的扶持,她可能就会在人世间的情爱中迷失自己,因为这种陌生触动的情感让她不知如何自处,没有人曾经这么做过,情爱在她的身上有了新的开始。
  感受到怀中的悸动与不安,我终于清醒了过来,只觉得身体却变得火热温暖,四肢轻松舒逸,体内的两团不同的气劲也重分成了二团,各自安于自己的位置,不在相冲,我现在才知道这是不能相融的二种不同的庞大气劲,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了。
  “好了,好了,我没事了。”我的手在这个玲珑俏丽女人的背部轻轻的拍了拍,终于让她抬起了动人的丽靥,那灵动生花的容颜上沾满晶莹光亮的泪珠,更显得有几分动人的春色,我这时才发现了这个女人的美颊,梨花带雨的脸庞尚没有干透,那一抹嫣红的樱唇却已嘟起。
  以一种不知是娇媚还是撒娇的语气说:“你这个坏东西,吓死我了,不行,让我看一看,还有没有事?”这个威名远播的美艳大将放弃了女人矜持,全心全意的表露自己的爱意与关心。
  细细的玉手在我的身上检查起来,把我的全身看遍,但她也不想一想在这么多的女人面前把我的全身抚遍,以后还要我拿什么脸去见人。
  我一把牵住她的手,软香舒滑,我实在不知这个叫凤将的美女将军会有一双如此纤细柔软的手,让我舍不得放下,“洁凤,不要这样,这么多的人都看着呢?”真的是时空倒转了,没想到一向脸皮厚的战狼我也会有不好意思的一天,只是看着那一大群漂亮的女护卫目不转睛的望着她们的将军在一个男人的身上乱摸,身为受害者的我当然会脸红。
  或者是我的称呼让这个女将有些不堪,因为太过于亲腻了,但是她只是稍稍顿了一下,就染上了几丝红润的春色,却没有抗拒我的呼唤,玉手在我的背上打了一下,娇叱道:“臭男人,不识好人心,看一看有什么关系?人家是担心你。”弄得这一句话说出来,不伦不类,一个堂堂威武的大将军,竟然说出如此的儿女私情的话来。
  “二姨,你刚刚可不是这样跟我说的哦!”一直呆在一旁看得分明的小公主柔儿开口了,她实在不敢相信,不相信自已的眼前会有这么一幕她永远不可能想到的情爱娇语,而且那人还是她的二姨,一个受万民崇敬的女英雄。
  从这个二姨匆匆忙忙的走进牢房,她就一直在一旁看着,如一场传说中的情爱大戏,柔儿也有点被感动了,因为在她这十几年的青春生涯中,从不曾看到过如此让她也情潮波动的爱意场景,或者这个长辈给她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让她知道爱上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柔儿,不要胡说八道,他这个样子,我还怎么敢把他关在牢里,你要是再乱说,小心二姨以后不再疼你了。”一脸嫣红的洁凤此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因为她也知道自己不论怎么样也不会再关这个男人了,刚才真是把她吓得半死,她以为她会失去他的,那种心痛她不堪忍受,也不愿再有。
  不再面对这个小公主戏谑的眼神与恍然大悟的表情,她一把拉住我的手,大声的吩咐道:“洁鹰,马上找人把这里重新整理一下,还有下令,今天这里发生的事,不许外传,知道么?”
  在身后传来那俏丽的女护卫应:“是”的时候,我也被拉着出了府牢大门,身后紧跟着那个一脸绝美的小公主,她被我与这个美丽女将的爱意所感染,此时可能正陷入情爱的憧憬中,激起了青春豆蔻的无限情怀。
  一直又把我带回那间本不属于我的房间,娇娇的把我按倒在了床上,说是让我躺下休息,让我觉得有些不对。
  “洁凤,我……我觉得不怎么自在,你一会儿对我好,一会儿又对我发脾气,我不知道那一种才是你的真心?”我还真的有点怪,这个看着美貌的女人是每个正常男人的渴求,但她变化无常的性格却让人有些应急不暇,但我又怎知她那是少女的情愫,如秋天的云说变就变呢?
  “好了,战狼,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了,你只能对我一个人好,知道么?我也只要你一个男人,其它的我看也不会再看一眼的。”这听起来会让任何男人都激动的话语,听在我的耳里却让我十分的别扭,啥?我只能对你一个人好?她也只要我一个男人?唉,如果我不是马上想起来这是女儿国,我早就大骂她是荡妇淫妇,骂她没有廉耻之心了。
  我还真的不习惯,在我处的时代,女人最起码的三从四德也要吧,从一而终也要吧,在这里一切都反了,似乎那应该遵从三从四德的人变成我了,我真的要从一而终吗?那我的泡妞大计呢?我的天啊!
  “战狼,你不愿做我男人吗?”看到我的脸上满是不堪,洁凤开口了,还好,这里的女人胆子比那时代的女人大得多,求爱可以她们开口,我也知道这个女将也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说出这一句话来的,经历了这么多场生与死的战争,可能只有这个情爱的决定才是最难以开口言叙的。
  “我,我当然愿意。”我又不吃亏,这个美丽如仙女一般的女人自动送上门来,我又怎么会不接受呢?
  我细细的抚上她的俏美的面容,看着她在我灼热的眼神下羞不可耐的娇态,把一个如此威武的女将压在胯下,婉转缠绵,那该是多少男儿的梦想,此时的我真是有点动情了。
  她自动的送上了香吻,这里的女人就是这点好,连男女亲热也知道主动,香唇紧紧与我相贴,小软舌也与我生死交缠,唇中的甜美让我肆虐殆尽,那种诱人深入的春潮呻吟在这个空间腾起,让我们一起沉淀在这种已靡迷的气氛中,忘记了那个小丫头公主正像小尾巴一样的跟着我们。
  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小公主把细细诱人的小脸庞凑近我们的交缠处,想看一看这男女相贴亲密无间究竟有什么玄妙,只见我与她的二姨,舌唇相依,身体紧凑,带起的是一种异样的感觉,这一刻柔儿这个小公主也有点冲动了。
  “我也要。”这一声大叫,真是叫得我与洁凤差点魂飞魄散,因为那声音就在我们的耳边,简直是震耳欲聋了。
  可是正趁着我与洁凤惊呆亲密松开的时候,只见那个小丫头一脸的春潮,一跃而起爬在了我的身上,立刻把她那小嘴凑上了我的嘴巴,且马上把小小的香舌急不可待的伸进我的口中,似乎有点迫不及待了,怎么我遇见的女人都这样,第一次与段美、雪莉的时候也是这样,现在也是如此?
  笨拙青涩的动作却还是激起我身体内的欲火,这个小丫头虽然年纪不大,但那身体发育得倒是有模有样的,特别是她那玲珑的娇躯散发出一种最诱人的处子清香,渗入肺腑,让我情不自禁的搂住她动人的柔软细腰,把她最柔软的胸前挤向我的身上,却也有几分的丰满与滑腻,看来这个小丫头慢慢的有女人样了。
  越是深入,这个趴着我的小女人更是不堪,鼻息里的呼吸开始混浊,人也变得舒软无力,完全靠我的扶持才能挺立着,只是她却是硬舍不得放开那口舌交缠,舍不得那份男女情爱亲密接触的感觉。
  只待清醒过来的洁凤一见,惊得一叫,“臭丫头,我的男人你也敢抢,快放开。”这个女将这时才有点女将的风范,猛的把那小丫头的身子抱住,硬生生的把她从我的身上扯了下来,但那交缠的小口却是在最后不堪的一刻才分开的。
  “二姨,我也喜欢这个男人,你最疼我的,你把他送给我好不好?”一分开,挣脱不开的小柔儿马上大叫,向这个二姨乞求,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喜欢这个男人,就如是看到一样最好吃的东西、最好玩的玩具,她就是想要,想要这个男人。
  “不行,不行,宫里那么多男人,你如果要就让你皇母赏你一个,不要抢你二姨的男人,想也不要想。”洁凤一脸坚决,没有任何商量的意思。
  “哇……哇……你一点也不疼我,没有其它三姨那么疼人家,嗯,一个男人也舍不得,呜呜……你重色轻友,重男轻亲,我要去其它几个姨姨那里告你……”这个小公主一边哭,一边耍花样,我都看得出这个小丫头其实没有一处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