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xbb069419 发表于 从前


本帖最后由 251688 于 2017-1-8 14:02 编辑

【资源名称】【欲虐成爱 】 【未删节全本】【作者:女王在线】
【资源大小】1.1M     (压缩前大小)
【资源格式】TXT              
【发布方式】yunfile 盘
【下载地址】/goukanla.com/url/4607fd0906244c2f
【内容简介】  属性分类:现代/特殊职业/一般言情/感动揪心关键字:夏娆NP 群魔H 信念 调教,反攻
  夏娆怎么也想不到,她这次一个人的旅程奠定了走入群魔囚笼的道路。威胁、揉虐、赠与,她尝尽耻辱与折磨,一次次倔强反击换来的是恶魔越发肆意兴奋的揉虐与调教。当心底屈辱的火焰越发膨胀,那潜藏深处的菱角越磨越锐,终将成为什么?

  夏娆僵直着身体,声音很是微弱的说道:“没有……我只是不习惯与不熟悉的人离太近而已。”

  言下之意就是他们两个对於她来说是陌生人,她只是属於条件反射般的动作。

  “噢?”妖魅的魔音微微拔高,透着一丝逗弄宠物的戏谑:“可是我怎麽觉得亲爱的好像怕我们呢?”

  夏娆仍旧低着头,尽管她努力不要让自己的身体在此时颤栗,可是周身腾起的一阵阵阴风却不断的在攻陷着她的防线。

  低垂的手掌紧紧的握着,她甚至清晰的感觉到指甲切入皮肉的刺痛,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勉强转移她想要颤栗的冲动。

  “没有,只是不,习惯。”

  为了防止话语间克制不住的颤栗,夏娆只好把话语分段说,在快要颤栗之时,及时停顿後再接着说。

  瑞菲希仿似没有看出夏娆的把戏般,妖娆的笑道:“那就好,亲爱的可要记住噢……你说过不怕我们的。”

  满含深意的呢喃让夏娆低垂的脸再次惨白了几分,这是第一次,她充分的感觉到了这麽浓重的恐惧,哪怕是那一夜永远忘不了的噩梦,哪怕是初次到地下室看到的场景,都没能给她如此浓烈到笼罩灵魂的恐惧。

  那种仿似被暗灵慢慢侵蚀神经的恐惧与寒厉,那种被黑暗中突然伸出的骷髅手不断抓向她,却总在离她一指之隔时停住的让人精神崩溃的逗弄。

  这种精神上的折磨往往才能将一个人的所有恐惧点放大,因为只有无法预知的危险才能让人的恐惧逐渐扩大到无限倍,甚至永无止尽,直至精神彻底崩溃。

  当手被一双温热修长完美到仿似模型假肢的手握住、抬起时,夏娆本能的收缩了一下後,就安静的停放在那只手上。

  眼睁睁的看着修长的指节一点一点轻柔的挑开她的手指,露出那已经血肉模糊的手掌。

  “怎麽这麽不小心呢?你这样自残,会让我跟哥哥心疼的……”甜腻妖媚的声音充满了蛊惑,仿似真的很心疼似地,带着点点怜惜。

  “我……不小心弄的……”夏娆不知道为什麽,听着瑞菲希的话语总有一种精神上凌迟的感觉。

  尤其是他接下来的一句,怎麽听怎麽有股血腥阴寒的味道。

  “那等回家我帮你修掉吧。”

  一旁的瑞菲亚听言,温柔的眸子扫了一眼自家的弟弟,唇角的笑容越发的柔情似水,带着点点让人迷醉的宠溺。

  也不等夏娆回答,瑞菲希凑在夏娆耳边的唇慢慢的越靠越近,轻轻的扫过白皙小巧的耳垂,一路向下,暧昧湿润的气息让夏娆不自觉的颤栗起来。

  原本惨白的脸居然慢慢的腾起一抹浅色的绯红,就连白皙晶莹的耳垂和脖颈也染上了暧昧的桃色。

  瑞菲希见此,唇角轻轻的夏娆脖颈上深色的齿印上流连,喃喃低语道:“亲爱的身体真是敏感呢,不过是轻轻的触碰就起反应了。”

  说着,那只修长的手居然从她合并的腿间伸了进去,慢慢的自那柔滑如丝的腿间游离而上,顺着大腿来到了那幽禁之地,惹来夏娆不自觉的呻吟,双腿更是不自觉的夹紧,却把那只修长的手卡在了私密处。

  “恩……”轻轻的呻吟自她齿间溢出。

  尽管她的双腿紧紧的合并着,可是仍旧阻止不了那只手的逗弄。

  本就被调教的极致敏感的身体,在瑞菲希的手指一圈一圈隔着丝滑的内裤打圈时,越发的难以自制起来。

  细碎的呻吟声不断的不受控制的溢出,那张苍白的小脸已然一片绯红,就连那双明亮的眼眸也染上了丝丝迷蒙的水光,透着让人疯狂的妩媚之色。

  让一直观察着她的表情的瑞菲希和瑞菲亚两人,蔚蓝的眼眸隐隐浮现出一层幽深的光芒。

  突然,修长的手指自裤缝钻了进去,准确无比,毫无预兆的猛然探入了那不断涌出蜜泉的泉口,顿时让夏娆身体一阵紧缩,受不了的呻吟出声:“啊……恩……”

  “恩……不……不要……恩……啊……”随着那手指恶作剧般的刮弄旋转,夏娆的呻吟声越发的加大了些许。

  整个身体早已承受不住的弓在了一起,可是瑞菲希却不放过她,另一只手直接环绕上她弯着的腰肢,身体半靠在她的背脊上,那只逗留在她体内的手指越发的狂肆起来。

  一下一下的扣刮着她紧致湿润的内壁,那柔软的嫩肉在他不算轻柔也不算粗鲁的动作下带着丝丝疼痛和快感,让身体极度敏感的夏娆受不了的不断呻吟。

  那一声声细碎或大或小的呻吟声让瑞菲希和瑞菲亚两人体内腾起一团火焰,慢慢的越烧越大。

  瑞菲亚抬起夏娆的头,那张嫣红挂满泪珠的脸顿时让他眼底的幽光越发的浓郁起来,仿似迷雾中深不可测的黑洞,幽暗而诡异。

  突然,夏娆口里溢出一道骤然放大的呻吟声:“恩……”

  整个身体猛然一颤,让瑞菲希唇角嗜起了一道兴奋而诡异的笑容:“找到了呢。”

  修长的手指不等夏娆反应,直接再次戳上了那内里凸起的嫩肉,狠狠的捣弄着,另一只手紧紧的扣住夏娆在极致的快感中不断颤栗卷缩挣扎的身体。

  “啊……恩……不要……住……住手……恩……”

  手指不断的戳着她体内最敏感的嫩肉,一阵阵快感犹如巨浪狂风般扑面而来,瞬间席卷了夏娆所有的理智,让她整个人如同大海里溺水的人,承受着浪花一阵阵无情的拍打。

  那滚烫的液体一次次在瑞菲希不断戳弄的手指下射出,如雨露般的泪珠随着那无法承受的快感大颗大颗的从迷蒙的眼睛里滑落,不断呻吟的小嘴溢出了一丝丝来不及吞咽的晶莹唾液,顺着下颚一点一点的流淌到了脖子上。

  瑞菲希蔚蓝的眼眸覆上了浓郁的黑蓝,低头,拦截住夏娆脖子上的唾液,一点一点的舔净,沿着脖子往上,到那尖削的下颚,再到那张着不断呻吟的小嘴,一口吞食了她所有尖锐似痛似欢愉的呻吟声。

  说完堵住夏娆不断哭泣呻吟带着求饶的嘴,舌头伸进去与她的伶仃小舌深深的缠绕,探索着她口腔里每一处角落,吞食掉她所有有可能让他心软又冲动的哭求。

  整个浴室除了流水声还有不断抽送拍打带着淫秽液体的吧唧声,声音毫无间断的响着,夏娆是在尹君炎的深吻中晕迷的,整个人瘫软的趴在他的肩头,尹君炎担心她掉下来,所以紧紧的搂着她,下体却毫不停顿的抽送着,带出一滴滴白浊淫秽的精液。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低吼过後,尹君炎这才停下了凶猛的撞击,紧紧的抱住夏娆不断的喘息着,而夏娆无意识的叮咛与破碎的吟泣也渐渐消失。

  呼吸平复下来後,尹君炎怜惜的亲了亲夏娆的额头,抱着昏迷的她跨入早已满溢的浴缸,然後抱着她坐在了浴缸里,可是下体却还是固执的埋在夏娆的体内与之相连。

  就这样盘膝而坐,抱着夏娆,让她整个的跨坐在他的身上,上身趴在他的怀里,尹君炎就这样动手开始帮夏娆清洗,在手上涂满了沐浴露,先是她的後背,然後将她从身上移开,一只手搂着她的脖颈,一只手就这样与她面对面的搓揉着她光滑的上身。

  满是泡沫的手从她纤细的脖颈到胸口,再到平坦的小腹,在灯光下,如此近距离的凝望,让尹君炎清晰的看到了她身上密密麻麻的吻痕,每一处都有着或深或浅的红痕。

  看的尹君炎心口满足的同时又腾起一阵阵热浪,尤其是越往下,看到荡漾的水波里两人紧密相连的私密处时,那退去的欲望又铺天盖地的袭来。

  也不再继续清洗了,直接抱住夏娆柔软的身躯,慢慢的挺动起来。

  水波一波波汹涌的动荡着,划出一道道水浪,不过却没有以往的汹涌。

  因为这个体位不是很方便尹君炎抽送的动作,所以他的挺动相较於之前的猛烈变得有些缓慢,可是竟管如此,他还是尽力每一次的送入都坚持的抵入她的最深处,破开那柔软的花心,探入她让人迷失的宫口。

  夏娆是真的累及了,所以这样的举动并没有让她从疲惫中苏醒过来,不过那红肿的唇里却下意识的叮咛起来,带着媚人娇甜以及破碎的吟泣。

  这一次尹君炎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也没有刻意隐忍,不到一会儿就让自己发泄了出来,毕竟这体位让他不是很能感受到过多的欢愉与激爽。

  喘息了片刻後,尹君炎再次开始了之前未完成的清理,将夏娆简单的清洗了一遍,直到只剩下那神秘的黑色丛林时,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夏娆的体内出来,透过清澈的水可以清晰的看到,随着尹君炎的退出,那艳红的小穴里不断的流出一股股白浊的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