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mokn0plm 发表于 2016-08-18


本帖最后由 墨色书香 于 2016-8-18 21:45 编辑

【资源名称】:【猎艳风流美女路】【珍藏全本】【作者:大小钟马】
【资源大小】:9M
【资源格式】:TXT+PDF+CHM+EPUB
【发布方式】:网盘
【下载地址】:

TXT  /goukanla.com/url/cde7deb724e12367

PDF   /goukanla.com/url/d6c62b1fb422948c

CHM  /goukanla.com/url/20e0b2a389c14aac

EPUB  /goukanla.com/url/e4baf327813b45c3

【内容简介】:

        穷小子楚帅,先赚了一个极品级二奶,却原来是间谍精英,然后,一个大陆女警官凌小杰好有暗恋他,可是,穷小子还有一个比鸟齐飞的原配初恋,还有一个女朋友的死党——小魔女蓝菲,还有……几乎是后宫佳丽如云,不过,一个个美眉都有好神秘的身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内容节选】
  明星姐妹花的床上斗艳(1)

  楚帅急风劲雨地在李淇淇花香浓郁的阴部通道里肆意挞伐。

  李淇淇以反作用力,尽力应承着,把骚浪的阴部顶起,她的两条浪腿极力地夹紧了姜哲和楚帅的屁股。姜哲那浪浪的腿胯湿滑地跟楚帅的雄性根子触触碰碰。

  那感觉颇有一杆捣两洞的感觉。

  这……真是无以伦比的发明创造……太爽了……楚帅越干越猛!

  李淇淇在楚帅的大边挞伐下,欲兴狂浪地得到了第一波的高潮,她的两条腿软了,再也顶不住两个人的重量了,身体象面条一样地塌落在了木地板上……迷迷浪浪中,沉沉地睡过去了。

  姜哲马上接力,双腿一挺,流接纳了楚帅的小弟弟。

  木地板上立即展开了你进我出的战斗!

  战况非常激烈!——因为战斗双方熟门熟路,已是三度相遇,彼此间好有默契!

  姜哲自紫日乡村遭到毁灭性失败后,曾经非常灰心,她一度想到完结自己的生命,——失败,对一个高傲的女人来说,意味着花开的季节宣告结束,人生的虐苦的冬,罩住了灰暗的接下来的漫漫路程——姜哲痛苦地躺在海边的沙子里——曾经埋过楚帅的沙子……她手里拿着一瓶能让自己的肉体象风一样飘散的分子细胞挥发液,几次想喝下去——可是,她最后又放下了,她脑念里不断闪现着楚帅和麦伊看着她作画的记忆片段……她竟然在留恋两个人——她不光留恋那个粗鲁的山民野驴楚帅,还留恋,她一度想用意识控制驾驭的麦伊——她的脑意识里还残留了苇蔚这个曾经跟她在同一阵线的潜伏间谍的活动思维。

  不知道为什么,在想到死的时候,平时那些被她忽略和轻视,甚至鄙夷的东西,都翻腾出来,搅得她片刻也得不到安宁——死,原来也这么难,她忽然又不想死了,她想用剩下来的时间,证明一些东西——她要用自己的生命,证明一个人存在的意义——虽然她并不觉得做潜伏间谍有意义,但是,她还是想用她自己的方式,跟自己“痛恨”的那些人一一好好地较量较量,尤其要跟麦伊较量较量,她要跟麦伊争夺楚帅!用争夺楚帅来证明,她活着的特殊意义。她要使所有爱着楚帅的女人,都痛苦,最好都痛苦得集体自杀!

  姜哲不愿意承认自己爱上了楚帅,她非常“痛恨”楚帅,所以,她要用特异的放浪淫汇的方式,缠住楚帅,牵着楚帅的鼻子走,让楚帅离开她,就会情不由己地想她——姜哲还煞费苦心地运用起了苇蔚所施加给她的那些残留的活动思维——姜哲要把所能利用的活动思维,聚变成人的大脑的“核反应堆”她要控制更多的人。

  姜哲真正地把自己的命赌上了,这是她极其冒险地人生豪赌!胜了的话,她可以随随便便地控制人类的大脑意念,败了的话,就是生命的彻底灭失。

  ―――――――――――――――――――――楚帅又用铁牛犁地的经典战式,象赶牛一样地驱推着姜哲,姜哲手脚趴在地板上骚浪浪地到处乱爬。

  两人战到房门口时,姜哲急喘着,摇摆着她那浪艳的身子,慢慢地扶着门边,起了半个身子。

  她突然嘬指示意楚帅停止耸动,她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

  外面的人,是故意地轻抬脚,发出极轻微地脚步声,好象是要到楚帅的房门口偷听。

  姜哲回过身,吻了楚帅一下,轻声道:“帅,你的艳遇又来了,淇淇那骚蹄子的妹妹李师师,巨星影视公司要捧红的影视歌模四栖明星,一个非常单纯的萝莉妹妹,自动送上门来了,一会儿我出去勾引她,帅弟弟,先藏起来,等勾引成功,我会招手让帅弟弟出来搞她,这……太好了,帅弟弟当教官的第一天,就收一对明星姐妹花,以后,肯定是大利市,肯定能把巨星公司弄来集训的那些骚蹄子,全部在胯下搞一遍,嗯……要是有特别喜欢的,就他娘的,狠狠地多搞几次,直到搞腻了为止。”

  楚帅大喜,抱住姜哲猛亲了一下,然后,放开她,转身躲到了浴室里。

  姜哲听声辩音,知道外面的李师师正贴在门边偷听,就伸手悄悄拧开了弹子锁,然后猛地把门一拉。

  李师师正好费劲地听屋里的动静呢,冷不防门突然开了,吓得尖叫一声,身不由己地往门里跌。

  “啊哟!这是谁哪?”

  姜哲装模作样地喊。

  李师师心慌得不行,顾不上看房间里的状况,扭头就往门外走。

  姜哲倚在门边,看着在走廊慌乱走着的李师师,故意高声道:“啊呀,你是大明星李淇淇吗,你怎么躺在地上了,啊呀……你怎么流血了,你是被楚帅那坏蛋捅了一刀吗,啊呀,这么多血,啊呀哟……出人命了,大明星李淇淇被楚帅捅了刀子哦。”

  李师师听到姜哲的话,猛地停住了脚步,转身往回跑。姜哲也装作很慌乱的样子,嘴里乱喊:“啊呀,我得快去找医生,晚了的话,大明星的血就流干了,怕是会没救了哦。”

  李师师听到这话,立时加快速度,迈动那修长的玉腿,甩着那一头飘飘的长发,心急火燎地奔进了楚帅的宿舍。

  楚帅在卫生间里,把门开了一条小缝,非常淫荡地往外看着。

  即将成为清纯小天后的李师师,扑到李淇淇身边,也没看有没有伤,抱着李淇淇就到了床上,她吓得一边流眼泪,一边喊:“姐姐,好姐姐,你可要坚持住啊,医生马上就来了,你不会死的,姐姐一定不会死的。”

  李淇淇正在迷迷蒙蒙地神游巫山之际,忽然听到妹妹的深情呼唤,立时神识归位,睁开了眼睛。

  “师师,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怎么哭了?”

  李淇淇好奇怪地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妹妹,“好端端地你怎么哭了啊,姐姐现在好幸福好快乐哦,你是为姐姐得到了最心爱的人,高兴得哭了,是这样吗?”

  “不是了,姐姐,那个新到公司的姜哲,说你……说你被楚帅那个大色狼捅了一刀,说是,身上到处流血,我着急,就进来看你了啦,我看到你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还以为姐姐真的被楚帅那个大色狼杀死了呢,我正好担心你呢,哪知道,你一点事儿也没有……好了啦,姐姐没事,那咱们现在赶紧跑了啦,要不然被楚帅这只大色狼抓住,肯定要被强奸折磨凌辱的,快走了啦。”

  李师师心地纯纯,哪会想到已经被姜哲这样的老谋深算工于心计的人算套牢了……李师师已经是羊入虎口了。

  姜哲拿到这样的极品筹码,心里美死了——让楚帅淫意大发地玩了这对姐妹花,会让楚帅更加依赖自己——这生意不错,我要让楚帅每天都花样翻新地玩女人,让楚帅沉浸在欲海中不能自拔,看看你盈乃菁、苇蔚、麦伊、温馨儿怎么跟我斗,哼,别看你们人多,可你们都没有我的狠辣无情——你们,苦心维护的间谍之王很快就会成了一个只会给跟女人交欢的废物了,到时候,你们抱着个废物,一起哭去吧。——经历过一次生死大限的姜哲,变得更加不择手段,她为了证明自己存在的特殊意义,完全是走向了毁灭别人也毁灭自己的不归路。

  楚帅却仍以男女相洽的男女之情对待姜哲——姜哲毕意是麦伊艺术上的引路人,还曾经那么亲密无间地象大姐姐一样地照顾过楚帅,所以,楚帅对遭受了人生挫折的姜哲,不仅没有啥仇恨,相反,却因为姜哲特能满足自己的淫欲,对姜哲多生了一些好感。

  有姜哲陪在身边,放荡无边地玩那些大大小小地明星,简直比神仙还快活。

  爱死姜哲老师了——楚帅看着马上到手的李师师,一个童颜稚嫩纯真可爱的小天后,心里抓痒痒一样地,等待着猛虎捕兔的机会。

  李师师拉着李淇淇的胳膊,想让姐姐快点起来。她担心那个大色狼楚帅不知什么时候会闪出来,扒她的衣服——公司里新来的一个叫任盈盈的说,楚帅有个巨大无比的JJ,整天就知道搞女人,还专爱搞处女——好多处女,被楚帅那巨大的JJ一下子就捅昏了,然后,就被楚帅锁到那凤蕊楼的大淫房里天天奸淫,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从来没碰过男人身子的李师师,被任盈盈这样一渲染,心里边不由得就绘出了一条大尾巴的黄毛狼,两腿间长着一条很长很粗的黑棍子的可怕怪物的怪画——虽然,她从来没见过楚帅长得什么样子,可是那两腿间擎着又粗又长黑棍子的大色狼形象已经根深蒂固地印在脑海里。

  一想到楚帅这样的大怪物色狼有可能马上出现,师师小天后心里是越来越慌,死力地拉着李淇淇的胳膊,“快走啊,姐姐,大怪物色狼楚帅,马上就要来了,咱们快跑啊!”

  “不许你说你亲姐夫的坏话,你亲姐夫楚帅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是地球上的第一美男子,任何男人在他眼前一站,那也只能算作苍海一粟,根本就不能与你那英明神武勇冠三军的亲姐姐相提并论,姐姐都要爱死他了。”

  李淇淇一提到楚帅,那神情简直要陶醉死了。

  “姐姐,你在说什么啊,你是不是被大怪物色狼吓糊涂了,华程龙才是我姐夫啊,你们不是订得今年八月初八结婚的吗,结婚钻戒都买了唉。”

  李师师拉不动姐姐,只好一屁股坐在床上,两眼警惕地看着四周,“我要坐在这里保护姐姐,要是大色狼楚帅出来了,我就要跟大色狼同归于尽,不让姐姐受到伤害!”

  “不是了啦,好妹妹,你都不知道你姐夫在床上多么有男人气派,姐姐遇到的所有男人中,姐姐嘴你你亲姐夫楚帅第一次做爱,姐姐就心不由己地爱上他了,爱得不得了,姐姐要生生死死跟你的亲姐夫在一起,姐姐爱死他了。”

  姜哲忽然闯进门来,急惶惶地喊:“啊呀,不好了,大色狼楚帅来了,他是专门来欺负师师小妹妹的,快点躲起来啊。”

  师师一听,吓得起身就跑,颤抖着喊道:“我……我要躲到哪里吗,我……我要藏起来!”

  姜哲朝卫生间呶了呶嘴,“快躲到卫生间里去,哪儿安全!”

  师师很听话,扎洒着手,就往卫生间跑……唉,羊终于落于虎口了!

  明星姐妹花的床上斗艳(2)

  师师跑进卫生间,看到有一个男生藏在里面,愣了一下,继而以单纯的萝莉之心理解了,原来,男生也怕大色狼楚帅。

  “你好聪明哦,知道跑到这里来躲大色狼,你不用怕哦,外面有我姐姐应付的,咱们在这里面偷听他们说话。”

  师师还拍了拍楚帅的脸,“不用怕,一会儿大色狼就走了。”

  楚帅听到师师这位天使般小萝莉天后的话,直想笑,不过,他没笑,还装着害怕的样子,往师师的身上偎了偎,“师师姐姐,弟弟好害怕的,那大色狼可坏呢,我好怕被他抓着哦。”

  师师并没有计较这个胆小的弟弟过分靠近她的身体的举动,她反而伸出左手揽住了楚帅的背,右手又温柔地摸了摸楚帅的头发,“有姐姐在,姐姐会保护你的。”

  师师长这么大,头一次听到有人叫她姐姐,于是乎,产生了保护小男人的天性的勇敢。

  楚帅偎啊偎地就把头偎到了师师的乳峰上,楚帅贪焚地闻着师师的处女乳香,嗯……也许是体香,反正是好诱人的香。

  “弟弟,你……不要碰那里女,那里是小孩子偎在妈妈怀里才可以那样的……你都长得这么高大了,不可以这样偎在姐姐的怀里。”

  师师有点害羞,却也象一位大姐姐一样抱了楚帅一下。

  她哪里会想到偎在她怀里的,就是她好怕好怕的那个大色狼。大色狼已经开始摸师师翘挺的屁股了。

  师师忽然抖颤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喜欢胆小的弟弟摸她的屁股,她有时候喜欢一个人在床上挺屁股呢。

  可能,屁股是师师小妹妹的敏感点哦。

  楚帅摸着师师小妹妹的屁股,心里开始天人交战:这么一个未经世事的少女,自己要不要就这样给她开苞了哦……这样纯真的小妹妹倒可以一起坐在秋千上荡呀荡的在月夜上数星星。

  卫生间的门开了,姜哲一闪身进来了,示意师师小妹妹快到里面去,她声极轻地道:“大色狼楚帅来了,我们都藏起来。”

  “那姐姐呢?”

  师师好担心地问。

  “你姐姐有办法对付他,是你姐姐让我也躲起来的。”

  姜哲故作神秘,拉着师师和楚帅的手躲到了浴缸里。

  “来,我们藏到水里,大色狼楚帅是个色盲,我们躲在水下,他就看不到了,我来放水,你们两个先躺下。”

  师师很听话,比楚帅还快地站到了浴缸里,还拉着楚帅的胳膊轻声轻气地道:“胆小的弟弟,快点进来,要不然,被大色狼抓到,你就要被他的大爪子,抓破脸,抓破屁股,那样会很疼的,快一点了不在害羞,姐姐抱着你,你就不会害怕了。”

  楚帅看着这样的清纯羔羊毫无心机地要保护他,好有感动,心里下定决心,要等真相大白时,再给她开苞……决不能让姜哲在故意制造的这种氛围里,稀里糊糊地终结了她的处女时代。

  浴缸里的水涨起来了。

  师师穿着衣服就在水里躺了一下,她那绿色的小纱衫飘了起来,紧身的T恤也鼓进了水泡泡。她忽然福至心灵地对姜哲道:“姐姐,我们要不要把衣服脱下来,飘在水面上,这样,可以不让大色狼看到哦。”

  姜哲点点头,“嗯……就这样子,师师小妹妹好聪明,我都没有想到这一点,来,我也赶紧脱下来。”

  两人好象要比赛一样,争着把外面的衣服脱下来。

  可是,这一脱,师师就觉到不对劲了,重新站起来的她,身上湿湿的,把女人的诱惑部位都显了出来。姜姐姐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姐姐那一对丰满的乳房一下子全露了出来。

  “姐姐,要脱光光吗,可是,还有弟弟怎么办?咱们脱光了弟弟会受不了的,而且弟弟也要脱光,这样子,两个姐姐不穿衣服和弟弟在一起躺着,天主会惩罚我们的。”

  师师好象信奉的是天主教或者是什么古怪的爱神教,教义里有不可以多个女人跟一个男人在一起的教条。

  “我们这样子是为了救人哦,要是我们不这样子做,弟弟被大色狼抓去,那神会惩罚我们的。”

  姜哲随机应变的能力极强,用神的名义很容易说服了师师小天后。

  师师小天后信了,她继续脱衣服,不过,她在脱去她的紧身T恤前,有点歉意地楚帅道:“胆小的弟弟,姐姐这样了做,是为了不被大色狼发现,也为了救你哦,你可要原谅姐姐,姐姐不是故意要用女人的肉体勾引你犯罪的。”

  楚帅很诚恳地道:“不要紧的,姐姐,我的定力很好的,来,让弟弟帮你脱衣服。”

  楚帅很热情地两手捏住了师师小天后的衣襟,轻抚着她那令人心颤的肌肤,慢慢地把紧身T恤脱了下来。

  接着,楚帅又当仁不让地把手抚在帅帅小天后的百褶裙腰上,要解那锁扣。

  师师小天后的手阻挡了一下,闭上眼睛,出声念道:“仁慈友爱无所不在的天主,请你在这个时候闭上眼,因为,我们为了自救和救人,正在做违背教义的事情,请天主相信我们,我们在事后,一定会向你忏悔。”

  念完了,师帅小天后温柔地用小玉手摸了摸楚帅的脸,“胆小的弟弟,你比姐姐勇敢,姐姐好害怕被天主惩罚呢……姐姐总是担心自己的裸体,会勾引弟弟犯罪,姐姐不想那么多了,帮姐姐解开裙子好了。”

  浴缸里的水满了,师师小天后白色的百褶裙飘荡在水面上,显得特别地一尘不染。楚帅解开的时候,轻轻一甩,百褶裙散开了,盖在了水面上,起起伏伏中,好象一朵朵盛开的白莲。

  师师小天后那两条肌肤细嫩,光弹玉润的修长的玉腿,轻轻地颤动了一下,倒叫人觉得远处似乎是有佛院禅静的钟声传了过来……虽是美极,却难以叫人生出猥亵的色心。

  师师小天后玉手一弯,别到背后,指束缚着玉山的乳罩也解开了。

  因为天性的害羞,师师小天后,轻轻地别转身子,用光滑水嫩的背挡住楚帅的视线。不过,楚帅仍然能够横看成岭侧成峰地偷窥到。

  此时,师师小天后身上只有一件娃娃式小内裤还没有脱下来了。楚帅是不想再脱了,他甚至因为这样一件圣品,被姜哲这样别有用心地利用而产生了一种忿恨……姜哲太坏了哦,对着这样纯洁得小天使,还要用这样邪恶的法子坏她的贞节。

  楚帅不忍下手了哦……就让师师小天后做长一点时间的小圣女,没准儿她能演出好多精彩的电影和电视剧,这样的话,比自己邪恶的硬捅进她的身体里要有意义的多。

  姜哲发现了楚帅的善之本心,凑到他的耳边低声道:“这个世道,你不去做,还会有更多的人去做,你不想师师小妹妹成为别的坏男人的胯下之物吧,那样的话,谁会更难受呢,谁会留下人生最大的遗憾呢?咱们用合适的法子……咱们不用硬来的办法,保证让师师小妹妹自动献身,求你插到她身体里……”

  楚帅听到姜哲如此说,点了点头……要是这样的话,上帝也会原谅自己的,为了让师师小天后,不被别的邪恶的男人粗鲁地占有,自己倒可以极尽温柔地给师师小天后实施最美好的破处工程,保证让师师小妹妹享受楚帅牌柔情耸动的嘿咻进行曲,保证让师师小妹妹,来了第一次,就会非常渴望地再来第二次,楚帅终于找到了给师师小天后破处的理由……虽然这样的理由过于牵强,但是,楚帅却觉得理由非常充分,非常人性化,极有长远的考虑。

  姜哲把楚帅的短裤脱掉了,她自己也把那条草裙式的水兵裙脱了下来,她拉起楚帅的手,抚上了师师小天后那最后的遮羞区。

  师师小天后仍羞羞地侧着身子,她叹了一口气……终于要在男人面前裸体了,她在法国的教会学校,从来就没有跟男人这样近距离地接触过,她不知道男人会对她的身体产生什么样的念头……除非是自己倾心爱上的人,如若不是,那是诱惑的罪,如若因为肉体的诱惑而乱性,无所不在的天主会让诱惑的人从此放荡和不知羞耻……师师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只好念起了她在祈祷课上背诵过的《修女必读》——性是本原的罪。

  她的内裤被楚帅这大色狼脱了下来,一尊维纳斯般的雕塑立在了水的中央。

  水一样柔滑细嫩的肌肤,上帝以无以伦比的艺术之手造出来的一件流线型玉体……玉体的反光,就象是世界上最华贵的钢琴炫映在舞台上,奏出的天籁之音一样。

  或者是一位天使,徐徐地落在了水波中,翩翩起舞。

  楚帅甚至一度又要打退堂鼓,——这样的上天所赐的艺术品,不好这样子轻易毁伤哦,还是先放在比较神圣的地方供几天,好好地观瞻观瞻……可是,他又禁不住姜哲那蛇一样地附在他身上的诱惑,姜哲用她的骚浪的手握着楚帅的小弟弟,已经在磨着师师小天后的玉腿了。

  姜哲进一步引领,把楚帅的手引到了师师小天后的玉臀上。

  师师小天后突然意识到什么,对姜哲道,“姐姐,我们该藏在水里才是,我们这样站着,会被大色狼发现了哦。”

  “对,妹妹真聪明,我们都要躺在浴缸里才对,不让大色狼发现我们。”

  姜哲一脸地坏笑,拉着楚帅和师师小天后,一起躺在了浴缸里。

  浴缸的空间不是很大,躺两个人的话还是比较合适,两女一男的话,就必须紧紧地贴在一起。

  楚帅紧紧地贴住了师师小妹妹的一玉背、屁股、和大腿,姜哲却是反身跟师师小天后玉峰对玉峰,阴部对阴部。

  这样的浪艳姿式,分明是吃定师师小天后的绝佳姿式。

  姜哲好得意——她没想到师师小天后这么配合她的工作——本来她还准备先跟楚帅激烈地嘿咻一场,让师师小天后情欲骚动以后,再行开发。

  现在看来,可以让楚帅先把师师小天后干了,再出去,跟她的姐姐淇淇一同地玩一玩亲姐妹侍弄一个男人的把戏。……坏小子楚帅,你马上就会陷在姐妹花的情欲里不能自拔了哦。

  明星姐妹花的床上斗艳(3)

  楚帅刚刚硬的大家伙顶在了师师小天后最敏感的娇臀下的股沟上……楚帅这大色狼并不是有意这么干,而是楚帅与师师小天后身体的天作之后,两个人腿部都比较长,恰到好处地嵌合了。

  嵌合了以后,两个人接触的部位就开始发电发热发麻发颤。

  师师小天后感觉让她神迷意乱的不仅有股沟的硬通货,还有姜哲的那对象宝宝的嫩手一样的乳房。她从来没这样试过,两个女生的两对乳房,在一起摩擦会产生那么美妙的感觉。

  处在这样的前后夹击中,师师小天后心里不断地产生犯罪的念头,可是她又好象偷吃苹果的夏娃一样,特别希望那种美好的诱惑。

  她觉到弟弟的小弟弟好象很有弹跳力,自己的屁股稍为动一下,弟弟的小弟弟就会做出相应的反应。

  她突然又说话了:“姐姐,家我们这样,大色狼楚帅真的不会发现我们吗?他要是发现了了我们,会不会强奸我们?”

  “不会的,我们藏在你的百褶裙下,大色狼楚帅不会想到我们藏在这里面的,只要我们不出奇怪的声音,就会很安全。”

  姜哲跟师师小天后对话的时候,还伸出手,摸了一下楚帅那岗岗硬的大家伙,坏坏地故意在师师小天后的翘臀上按压了两下。

  师师小天后的臀部天然地窝下去一大酒窝,又随着楚帅那大家伙的弹起,也好有弹性地跟着弹了一下。

  楚帅看着自己那威猛家伙在水中的曲曲折折的样子,禁不住用手掀起了师师小天后的大腿。师师小天后那美美的玉腿一下子弹出了水面。

  “弟弟,不要乱动,不要让大色狼知道里面有人,我们要静静地藏着,不可以弄出大动静来的。”

  师师小妹妹天真地劝越来越不胆小的弟弟,保持警惕。

  “好的,姐姐,我们静静地趴着……”

  楚帅答应了师师小天后不做大动作,可是,手却抚上了师师小天后最翘的那片臀部。

  那儿是师师小天后的中心敏感区。楚帅一抚上去,师师小天后就感觉到电力骤然增强了,她的的热感应迅速升级,快速地做出了一级响应。

  就象一个国家对待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一样,做出了最为快速而全面的战事紧急状态。

  师师小天后心里叹了一口气:胆小的弟弟终于被自己的肉体诱惑的要犯罪了……要不要阻止胆小的弟弟犯罪,要是阻止的话,就会出声音,就有可能被大色狼楚帅听到的,这样的话,就会很糟糕……还是再等一下吧……师师小天后心内也有期许……因为自己全身的感受神经似乎都被调动起来,似乎要迎接弟弟的进一步犯罪。

  为什么犯罪还会有快感……啊呀,弟弟的小弟弟挺进了小花园的篱芭墙了……小花园很期待弟弟的小弟弟进入呢……要是弟弟的小弟弟进入了小花园,可就真的是彻底的犯罪了……只有倾心相爱着的男子才可以进入的。……怎么,姜姐姐的小花园也挺上来了,两个女人的小花园,不可以同时让一个男子的小弟弟进入的。

  那样的话,天主就会把犯罪的人变成放荡的和不知羞耻的人的,女人要被逼着跟更多的男人进行性的交合的罪,男子就要被罚跟更多的女子进行性的交合的罪……不可以这样,这样的话,三个人死后都会堕入地狱的。

  师师小天后的眉头皱了起来,她颤颤地伸出手,挡住了弟弟的小弟弟。她的手一触及到那男性的威猛的根,蓦然感觉到弟弟的小弟弟好威猛地在颤动,弟弟的小弟弟太大了,自己的小花园的洞口那么小,怎么可以进去呢,而且进去了也会疼的。

  她心里有好多疑惑,又非常紧张,于是,她轻声对姜哲道:“姐姐,我想说话,想要问一些问题。”

  姜哲做了一个不可以说话的手势,伸着嘴儿吻了一下师师小天后的笋尖,然后身体往后退了退,用眼神示意师师小天后可以转个身。

  师师小天后知道不能说话,就只好照着姜哲的意思,轻展玉体,转过了身,与楚帅正式地面对面了。

  她一下子发现到楚帅那明亮的大眼睛了,好有神采的眼睛,好有安全感。

  啊呀,真是个好难得的男生,师师小天后被楚帅的“美貌”所打动,忍不住赞美道:“弟弟,你原来好漂亮呢,姐姐还以为……以为你不好看呢。”

  姜哲出声道:“不要出声,大色狼楚帅耳朵可灵着呢。”

  师师小天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把嘴巴闭紧了,眼睛却闪呀闪地研究楚帅的五关……可是弟弟不让她好好研究了,弟弟吻了她的鼻子,吻了她的眼睛和眼睫毛,又吻了她的耳朵,接着,弟弟吻住了她的嘴。

  有点喘不上气来了。

  弟弟好有热力地一吻,让下面的小花园也一吸一合地非常急迫地想跟弟弟的小弟弟接吻。

  喔~~嗯嗯~哼……师师小天后忘了警告了,忍不住出声了……可是,这一次姜姐姐没再提醒她,而是用丰满的胸贴到了师师小天后的玉背上,揉面团一样地把师师的热力响应再度升级。

  师师小天后全身燥热,玉唇张张合合地应对着楚帅的吻,还要扭着屁股去触碰弟弟的小弟弟。

  “弟弟,你把你的小弟弟,放进姐姐的小花园里来好吗,姐姐的小花园的口口,想要跟你的小弟弟接吻……姐姐发烧了,姐姐全身都要烧死了,姐姐的小花园太欢迎弟弟的小弟弟了,好弟弟,你让你的小弟弟对姐姐的小花园安慰一下吧——再不安慰的话,姐姐就要烧得发昏了。”

  师师小天后忘掉了宗教式的原罪的教义,非常渴望楚帅加大力度开恳她的处女地。

  她也忘掉了那只可怕的大色狼的形象,她现在,只需要弟弟解决她的发烧问题。

  楚帅抱着师师小天后从水里站了起来。

  姜哲反映慢了一些,被楚帅在屁股上踢了一脚:“快点儿,准备三P,到外面去,把那个人也浪起来,我要静悄悄地给师师小妹妹开了苞,然后,再去干你们两个浪货。”

  到了这种时候,楚帅理所当然地成了楚皇陛下……这小子似乎有一种天然的雄霸天下的品质……某些时候。似乎是他很被动地接受女人的引导,或者是勾引,但是,一到了关键时候,他就成了说一不二君令如山倒的皇帝了。

  姜哲屁颠屁颠地光着屁股跑到了外面——她要再次挑逗李淇淇,然后,让她和自己的天后妹妹,接受楚帅陛下那威猛家伙的再度检阅。

  楚帅抱着浑身“发烧”的师师小天后,把挂在横杆上的两块大浴巾铺到了浴缸外。然后,很仔细地揩着师师小天后身上的水珠。

  “弟弟,别揩水了,姐姐的小花园乱套了,你把小弟弟快放进去……只有弟弟的小弟弟才能把姐姐的小花园整理好。”

  师师小天后欲火炽烈,什么也不想了,只想着楚帅的小弟弟赶紧曲径通幽,深探她的春房花木。

  楚帅也想到了曲径通幽的句子,两个人心念相通,互相看了一眼,情不自禁地笑了。

  “姐姐,要是我的小弟弟进去了,那你就不是处女了,你还要不要做小天后,你不想大红大紫了?”

  楚帅爱抚地抚摸着师师小天后的小花园的外草房,好玩地凑上嘴,吹了一口气。

  “姐姐只想要弟弟的小弟弟,姐姐才不想做什么被人乱吹乱捧的小天后呢,姐姐喜欢你在姐姐的小花园吹气……你要给姐姐吹仙气吗?你吹着姐姐的毛毛草了,姐姐的小花园凉了一下,再给姐姐吹吹……”

  师师小天后,把两条玉腿踏到地上,很有技巧地挺直了玉胯,把小花园贴近了楚帅的嘴。

  楚帅嘴巴一张,含住了那嫩嫩的花园口,上嘴唇嘬起,留出一条缝,柔柔地给师师小妹妹吹仙气。

  师师小天后欢欢喜喜地抖动。花园口跟小嘴一样地张合着,跟楚帅的嘴嘴对吻。

  楚帅高兴极了。他看着师师小天后的那嫩嫩的蕊口,真的就象是吃大餐时,大厨师们弄的那极品鲍。

  他把嘴放到小花园的侧沟,伸出舌尖不停地舔,师师小天后兴奋得直颤抖,忍不住并起腿夹住了楚帅的头,小花园还情不自禁地往外流春水。

  “弟弟,我太爽了,我用腿夹你了,你疼不疼,要是不疼,姐姐还这样夹你好不好?”

  师师很体贴地征求楚帅的意见。

  “好姐姐,只管夹吧,弟弟不疼呢,弟弟玩你的小花园,也很爽……弟弟爱死你的小花园了呢。”

  楚帅叭唧叭唧地舔着,还没忘了赞美小天后的粉嫩嫩的小花园。

  “那好啊,要是弟弟喜欢,姐姐可要使大力气夹呢,姐姐感觉办力好大,姐姐想把你的头也弄进小花园里爽一下……你看一下小花园的入口,有没有那么大?”

  师师小天后挺着腿开开合合地体验夹住楚帅那英俊的脸的快感。

  “姐姐好贪心哦,姐姐的那小口口,只可以把弟弟的小弟弟盛进去的,而且,第一次盛进去,会疼,姐姐怕不怕?”

  楚帅把师师小管家放到浴巾上面,蹲下身,亮了亮他那威猛的大家伙,“姐姐,我可要让小弟进花园了,你准备好了没有?”

  “嗯,好的,姐姐已经准备好了,姐姐早就扫塌迎客了,弟弟只管推门进来好了。”

  师师小天后满有信心非常期待那圆圆的长长的亮亮的威猛器件。

  楚帅抱起师师小天后的玉腿,放到肩上,将那物抵在了那粉嫩的入口处。

  “弟弟,姐姐忽然明白了,你原来是我的亲姐夫,我刚才才想到呢,这个屋子是弟弟的教官宿舍呢,你是大色狼哦,故意要坏姐姐的贞节哦。”

  师师小天后突然一下子就明白到要进她的小花园的,是她一真好害怕的大色狼姐夫楚帅。

  “姐夫,我还要叫你弟弟可不可以,我好想做姐姐呢,只有咱们俩的时候,我就叫你弟弟,好不好?”

  师师挺了挺屁股,“咱们先让小弟弟进小花园,进了以后,咱们再讲姐夫和弟弟的称呼……姐夫,小妹妹请你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