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皇2003 发表于 从前


【资源名称】民国豪放女(H未删节全本)【作者:衣蝶】
【资源大小】2.08 M
【资源格式】TXT+PDF+EPUB+CHM
【发布方式】yunfile 盘
【下载地址】
【内容简介】
  这是一家美商公司,里面业务部门都是顶尖的从业人员,由于都是坐领高薪,所以每个人不但有一张能言善道的嘴,更有深沈而又内敛个性,同事间不但彼此竞争,而且还分好几个派别。许多的应届毕业生,来到这样的环境,无形之中侧底的改变,其中代表人物……衣蝶、逸秋、美津。

+++++++++++++++++++

  因为刚到蝉园不好马上离开,所以多坐了一会,这才驾车回阿洋下塌的旅馆,进旅馆房间后先进化妆室补装,出来后阿洋递上一杯红酒,我们一边喝,一边聊他的工作心路历程,不知不觉两人喝了将近两瓶红酒,或许是在酒精的助燃下,情欲渐起,他坐在我身旁,眼睛直视着我,我羞怯的低下头。

  害羞的说:“你……干嘛一直看我……”不知所措,无意识的用指甲抠弄沙发。

  阿洋道:“小蝶,你真美,男人看了你无不心动的”说着伸手将我的下巴抬起我娇羞的说:“别……别酱……我……会害羞”嘴里虽说害羞,但内心却是有所期待。

  阿洋见我神态娇媚,言谈之中似乎并不是很坚持,于是大胆的吻上我的双唇,一开始我还有些衿持,但没多久他的舌头撬开贝齿,深入口腔,在我的口腔里搅动,不时的撩拨舌头,渐渐的,我也抛开羞怯之心,大胆而热情的迎合,不时将他的舌头轻轻含住啜吸,他的手开始将我的衬衫钮扣,一粒一粒解开,并顺手解开深紫色的蕾丝胸罩,握住高耸的乳房,时轻时重地搓揉。身子随着他的抚弄,忍不住的扭动丰满挺翘的臀部。

  呼吸越来越沈重,越来越急促,喉间不断的发出呜咽声,他的舌头顺着我的颈部往下缓慢的舔去,舌尖似有若无的接触肌肤,敏感的肌肤反射性的起疙瘩,当舌尖点击乳头时,我不禁亢奋的娇哼一声“嗯”,并挺起胸部迎合舌尖。乳头在他卖力的舔弄、吮吸、拨弄下,变的又硬、又挺。

  我轻轻的娇哼:“洋……哦……好……嗯……”

  紧接着他将目标移向短裙,短裙及内裤在他灵巧的双手下,很快的被剥除,修剪过阴毛的蜜穴被他一目了然。

  阿洋赞叹的说:“小蝶,你的蜜穴好美,”

  说完后埋首在两腿之间,伸出舌尖在穴缝上轻轻舔着,勾着,当阴蒂被含入口中啜吸时,我全身颤抖大声淫叫,淫叫之音充满了颤抖,不由自主的将臀部往上挺,双手用力的抱着他的后脑往阴部拉,让阴部更贴近嘴巴,并扭动白晰无暇的臀部……

  “洋,我……不……不行……哦……”

  一股浓稠的阴精喷发而出后,娇喘连连,眼神迷醉,看着满嘴淫水的阿洋。

  阿洋低声的问:“小蝶,舒服吗?”眼里满是柔情,看着陶醉的我。

  我浅浅一笑:“嗯”眼神里充满了嘉许与满足。

  阿洋要求的说:“小蝶,我……想要……”说着站起身子耸立在我眼前。

  我抬头仰望,狐媚的看了他一眼,对他媚笑后,小手灵巧的解开西装裤拉链,连同长裤、内裤一并拉下,面对怒挺粗长的肉棒,舌尖轻轻点击,媚眼微微上飘,正望见低头陶醉的他,眼里露出渴望的眼神,我将发丝往耳际后拨,星眸为闭,轻启红唇将硕大的龟头,含入湿润的口中轻轻吮吸,让肉棒在温热的小嘴里更加壮大,头部慢慢往下推进,一点一点的吞蚀肉棒,直到龟头顶触到喉口,再慢慢的将肉棒吐出。吐出之际双唇使力,紧紧的将肉棒包裹住,拖着肉棒往外拉直到嘴唇来到龟头时,再伸出舌尖在龟头冠状凹槽下,轻舔、轻勾、,不断的舔绕。

  阿洋陶醉的说:“小蝶,……你……好棒……我的魂都快被你舔飞了”边说边捏着我挺立的乳头。

  我伸出舌头,将肉棒置于舌苔上,媚眼如丝,眼光往上飘了一下,娇笑不语,低头再含入,吐出时拖刮肉棒,并不时得用嘴轻轻叼着肉棒,用贝齿轻轻的刮弄肉棒身,一手在自己的阴蒂上揉戳,嘴里吞咽着他的淫液及我的唾液,阴道里流出的淫水彻底沾湿沙发,阿洋似乎忍不住了。

  阿洋说:“小蝶,别再吃了……再吃下去我会射精”脸上表情看似痛苦而又愉悦的。

  将肉棒吐出后连忙转身,双手趴在椅背上,低下腰,将细白嫩滑的臀部翘高,回头妖媚地抛了个媚眼,阿洋不急不缓的一手掰开我的臀部,一手扶着肉棒对准滑腻多汁的唇缝,臀部往前一送“噗吱”整只粗大的肉棒,如披荆斩棘般强行扒开嫣红的阴唇顶入阴道深处。

  我皱着眉头说:“轻……痛……呜……别那么狠……温柔些好吗?”满是痛苦的表情。

  阿洋赶紧低声的说:“蝶,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太急”说完舌尖在我的背上舔着、刮着。

  直到痛楚稍歇这才回首说“嗯!洋,可以了……但别太用力”楚楚可怜的望着他。

  刚开始肉棒缓慢而温柔的抽插浪穴,直到浪穴适应后,在我的催促下,快速凶猛的抽插起小穴。腹部与臀部撞得“啪!啪!”有声,在肉棒重重的挤压下,不断的有淫水被带出体外,空气中散发着浓郁的淫水味,身体忍不住直打哆嗦,我激昂的淫叫:“哦……天……不……行……要……嗯嗯……到……哦……”

  “洋……快……给我……我要……要了……”

  此时阿洋被我激动的淫叫声所牵引,口中直呼要射精了。

  “小……小蝶……我……要……射……哦……”

  在狂声浪语中,我们共赴欢乐的顶峰,他趴在我的背上喘息着,双手紧紧的抱着我,在耳边尽诉相思与爱意,而我只是无力的喘息,脑袋里却只将他的话随意听听。

  我回头对他说:“洋,把肉棒拔出来好吗?我先去冲洗”他尴尬的退出早已萎缩的肉棒。

  当肉棒拔出后,浓浓的精液随之欲出,我赶紧用手掌捂住穴口,脸红的快跑进浴室,在浴室里我彻底的将浪穴冲刷干净后,在裹着大浴巾走出浴室,阿洋温柔的上前把浴巾解开,彻底的将我的身体擦干。

  我满意的笑说:“嗯,谢谢!该你去洗了,我先躺一下好累。”说完立刻平靠在床头。

  一面看电视一面思索,当阿洋淋浴后来到我身边,柔情的在脸颊上亲了我一下,我微笑以对,他紧紧的搂着我。

  “小蝶,这三年来让你吃了不少苦头。”

  我幽怨的说:“唉……算了!都过去了。”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阿洋关心的问:“小蝶,下午你想去哪?我陪你。”

  我笑着说:“你是我的上级,应该是我陪你才是。”

  阿洋想了一下开口说:“不如再去山上走走。”

  很快的车行到阳明山国家公园,我们牵着手漫步在林中,由于是平日,来这里的人并不多,爬了一段路后。我们在一个凉亭里休息,难得有机会来户外走动,我眺望着远方,阿洋从后面搂着我的腰,很自然的我将头往后仰靠在他的肩上,他尖挺的鼻子有意无意的磨挲脸颊,热热的鼻息不断的扫过耳窝,我被燻得摇摇欲墬,再加上刚爬山上来,脸红不已,双腿微微颤抖,几乎软脚,整个人瘫在他身上,任他施为。

  甜言蜜语加上灵巧的双手,我的呼吸开始急促,心里开始狂跳,但我仍然理智的提醒他这是野外,小心被别人撞见。对我的话他似乎一句也听不下,并且变本加厉的一手解开钮扣,将手插入胸罩里揉捏奶头,另一手往下深入短裙内,隔着透明的内裤在阴蒂上揉着。

  我低吟的轻哼;“洋,别……我……好难过……嗯”

  我的呻吟、我的哀求;不但丝毫无劝阻作用,反而更刺激他卖力的揉捏乳头、揉刮阴蒂,可怜透明的内裤完全湿透,我动情的转身索吻,并一手在肉棒上抚着,进而将拉链拉开,小手快速的套弄肉棒,粗大的肉棒被套的又红、又大,杀气腾腾。

  “小蝶,趴下……我……要你”

  知情识趣的抬起左脚拉下内裤,但内裤仍挂在右腿上,阿洋先是在我身后蹲下,双手掰开细白的美臀,舌尖在股沟、会阴来回的骚弄着,甚而下舔唇缝。令我搔痒难耐,情不自禁的扭动臀部,他一边舔,一边轻拍我的臀部,我激情的喊出声音。

  “哦……好……好舒服……嗯……”

  声音虽不大,但语调却魄人心玄,眼里妖媚的神态大起,腻声的哀求:“给……给……给我……我……要……你”

  当他站起身体,肉棒对准浪穴口,千钧一发之际,突然远处传来一群中年男女的嘻笑声,我们两人吓了一跳,阿洋很快的将肉棒收起,并将拉链拉上。而我却比较麻烦,在时间匆促下,两权相害取其轻,先穿上内裤,看来胸罩是来不及穿了,慌忙的先扣上衬衫钮扣,胸罩则放入包包里,刚穿好那群人也来到凉亭下休息,其中一位中年人还偷喵着我的胸部,惊魂甫定下还未自知,只是脸红的假装观赏风景,当眼睛余光扫到别人目光,才惊觉不对劲,低头一看,其中一粒扣子没扣到,从侧面可以清楚的看到细嫩的乳房,正面则可以看到衬衫上明显的机突。我脸红的一手遮掩衬衫,拉着阿洋匆忙下山。

  到了车上我忍不住埋怨阿洋,他略有愧意,但仍情欲难耐,脸上充满了淫笑,一手穿越未扣好的钮扣,将沉甸甸的乳房抓在手中把玩,并不时的在奶头上揉捏。

  我看了他一眼脸红的说:“你。还来哦!”

  阿洋低声的说:“蝶,给我。我好想要你,我们去后座好吗?”

  未经我同意就将前挡风玻璃的遮阳板拉上,硬拉着我来到后座,拉下拉链将仍怒挺的肉棒拉出,我媚眼看了他一下,低头将肉棒含入口中吮吸、吞吐,因为在外所以不敢太过于卖弄口技,拉下内裤,把短裙拉上腰际,露出滑嫩的臀部,一手抓住肉棒对准浪穴,慢慢的坐下去,低头看着浪穴慢慢的吞入肉棒,直到肉棒完全消失无踪,这才吐出一口气,解开衬衫,双手搁在他的肩上,开始上下的让浪穴吞吐肉棒,并将胸部挺起,让乳房看起来尖秀挺拔,当奶头被含入口中的同时,浪穴将肉棒完全吞入,顶着穴心,摇晃臀部以绕圆圈的姿势扭动着,让肉棒在穴心上研磨,口中则吐出淫声浪语。

  “哦……美……好……棒……嗯……嗯嗯……”

  再历经二十分的车震,或许是在外面做爱太刺激,随时可能被发现,很快的,我发现他想射精,于是用力的夹紧臀部,让浪穴紧紧的扣住肉棒,并且加速臀部上下挺坐,果然在他大呼一声下,身体直打哆唆,射出精液,但精液已经比在饭店时明显的少了许多,浓筹度也淡了许多。

  我累的瘫在他身上,乳房紧贴他的胸膛,在他耳边呢喃着:“洋,你……好大胆……在车上就要我……呼……”

  阿洋说:“蝶,你……好浪……好棒……好爱你”

  我称起身体望着他说:“你会不会瞧不起!我是个浪女吗?”

  阿洋道:“怎会呢!我爱死你了”

  听言满意的再度趴在他身上,享受激情过后的余温,他拍着我的臀部说:“蝶,该起来穿衣服了”

  正陶醉在两情相悦时,被他催促着装,突然心生厌恶(男人都是如此?拔屌不认人吗?)。

  嘴上却平静的回答说:“好!”

  当回程送他到饭店时,他问我要上去坐一下吗?我说不必了,想回去洗个澡睡个觉,他笑笑的从皮夹里拿出钞票递给我。

  笑着说:“蝶,这些钱你先拿着,往后几天开销就由你负责了。”

  我楞了一会!面无表情的接下他的钱,“嗯”seeyou!未等他开口就按下电动窗关闭窗户,加速离去,在车上我的眼泪再一次的流下,心里怒吼着:“男人!

  衣蝶恨你们!“这笔钱好比是应召赚来的,收得我心好痛、好冷,回家后冲洗身体,再一次将浴缸光水放满,整个人浸泡在里面,水的温度过高,没一会我就觉得有些昏昏沈沈,正巧阿洋打电话来埋怨的说他都还来不及kiss bye!我就飞快的开车离去,一直都是他说的多,我说的少,他问我怎拉,我只是一味的”嗯嗯“回答着。

  阿洋急着问:“小蝶,你怎么怪怪的”

  我故意的气他说:“没……没……没……哦……嗯……”

  这时我刻意用手在水里揉戳阴蒂,喉间发出“嗯嗯”,眼神迷蒙看着浴室里的烟雾。

  他开玩笑的问:“你不是在DIY 吧!”语中充满了淫笑我故意的回问他:“有什么事情吗?我先在很忙。”

  他说:“你刚刚不是喊累吗?怎不回家休息?”

  我低吟的回说:“啊!……我是很累,但是我男友不放过我,他正在我身后,端着我的臀部用力的干……干……干我的淫穴”

  这时我起身离开浴缸,来到洗脸台前看着自己,一手拿着电话,一手用力的拍打臀部“啪、啪”两声,接着淫叫:“哦……公……你……干的好用力……打的我好痛……哦……爱死你了”

  “给我……用力……再用力……操死我……我是贱货……欠干的母狗”

  阿洋愤怒的说不出话来:“你……”

  接着他挂掉电话,我的眼泪也流出来,面对镜子我告诉自己,我要凌迟所有的男人(当然不含自己的父亲),你阿洋今日视我无物,有朝一日我会加倍奉还。

  点燃香烟吐出一口气,全身赤裸看着窗外凞嚷的人群,仿佛看到一群非洲瞪羚眼前经过,而我就像冷眼旁观,伺机而动的猎豹,心里冷笑,随时准备高速扑杀猎物。嘿嘿!

  隔日我穿着一身轻便,来到办公室,女同事们都凑过来询问我跟阿洋的事情。

  我笑笑的说:“你们啊!都在发情吗?”

  同事问:“唉啊!快说来听听拉!他好用吗?”言语中充满暧昧。

  我笑说:“男人啊!外表精壮不代表好用,不堪多夹两下就完事。”

  同事接着问:“那到底多久啊!”发言的是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小骚货。

  我嘲讽的说“也没多久,用力一夹五分钟解决”说完哈哈大笑。

  同事们一个个猛摇头,真看不出来长相俊美,身强体壮,居然不堪我们林大美女的紧穴一夹,唉……可惜,我忍俊不禁“噗”摇摇头看着这一群平常跟我疯疯癫颠的女人,这时总经理走过来轻拍我的肩膀,同事们赶紧回座。

  总经理说:“衣蝶啊!今天他没要你陪吗?”总经理关切的问着。

  我笑着说:“也许昨天他玩的太累吧!或是还有时差,没听说他有要我安排去哪玩耶!”

  总经理接着说:“等一下开完会后,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开完会后,来到总经理办公室。

  不解的问:“总经理找我有事吗?”

  总经理和蔼的说:“衣蝶啊!这个月会发布人事令,我想让你升上襄理,我知道这不容易,公司里有不少你的竞争对手,你如果接了新工作别忘了培养一些属于自己的班底哦!这样以后你好办事情,我也放心不怕副总在我后面捅我”

  相信在大公司上班的人都知道,公司往往都会有一些派别,一场典型的办公室斗争文化即将随着我的升迁而上演,而我会如何笼络人心,上体层峰之意呢?

  这些都是后话。

  总经理接着说:“目前台面下暗潮汹涌,每个高层都想安插自己的人,当然我也不例外,我希望有朝一日,当我退休之际能把你拉拔到至少是副总的位阶,当然这也要看你如何努力,如何经营人脉。”经理笑着拍拍我的手背,大有期许与鼓励。

  我强压欣喜的说:“总经理,有一句话我不知该不该问?”

  总经理一派轻松的说:“衣蝶,你问吧!我看我还是叫你小蝶好了。”

  我望着总经理谨慎的问:“总经理何以会选定小蝶为人选,可否告知?”

  总经理笑说:“小蝶,你果然是聪明人,哈哈哈!”

  我撒娇的说:“总经理别吊人胃口嘛!快说拉!”心想经理会不会要我以身相许?

  总经理接着说:“好吧!那我就说了!但是你要答应我,不可以去求证。”

  我说:“总经理放心好了,小蝶是知所进退的人,不会带给您困扰的。”

  总经理满意我的答覆后说:“从你一进公司就有人托付我,教导你,照顾你。”

  我诧异的问:“有这事,是谁啊?”

  总经理说:“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你的父亲,昨天你不也在餐厅巧遇他吗?

  你昨天之所以会跟他碰面,其实也是你父亲因为想念你,而要我略做安排。“

  一句话轰的我耳膜直响,神情哀凄,梨花带雨,久久不能言语,不断得耸肩抽泣。总经理轻搂我的手臂,语气如同慈父,神情慈祥的说:“小蝶啊!你的过去如何?你爸爸虽没跟我说清楚,只是隐约知道你是被他赶出家门,虽然如此,但是他对你的关爱可不曾间断,只是你都不知道而已,还记得你来这家公司之前,你找过4 ……5 公司吗?”

  我哭着点点头,经理接着诉说:“那几家公司你应征的不顺利,其实你爸爸比你还急,直到确定你来这家公司后,你爸爸才放心,并且约我出去吃饭,将你托付给我,或许你很想知道我跟你爸爸的关系吧!”

  我好奇的点头问说:“总经理可以详诉吗?”

  总经理笑笑说:“我跟你爸爸是大学同学,在大学时你爸爸家中非常有财势,而我却是个农村子弟,每到注册时就是我最痛苦的时候,但是他却帮我从大二直到大四的注册费用全部揽上身,这不打紧,连我出国深照所花的费用也有一部份是他支持的,所以他不但是我最好的朋友、同学,更是我的大恩人,只要他一句话,我可以为他粉身碎骨。”

  听完总经理的话总算恍然大悟,原来那天的巧遇,根本就是父亲要求总经理刻意安排,对于父亲将我赶出家门不听我解释,我一直有疙瘩在,没想到父亲煞费苦心,在我的人生旅途当中早已为我布局,此时我才觉得自己是何等的幸运,但是对于自己失贞我仍然耿耿于怀。

  总经理说:“好了,小蝶,我们这层私谊可千万别让人知道,了解吗?你先回去好好计画如何笼络人心,好好规划你的将来,让你父亲刮目相看,毕竟将来你父亲的事业要你继承,所以你毕需先学会如何在公司、在商场上存活”

  我点点头离开总经理办公室,刚在位置上坐定后,看见阿洋走进公司往我这走来,女同事们纷纷向他点头致敬,我故意拿起电话假装正在跟男友通话,阿洋走到我位置上站定,我装作浑然不知,对着电话自言自语的发嗲:“嗯……好讨厌哦!……昨个晚上你把人家搞的下体红肿不堪。”

  “什么?羞死了……还用问啊!当然舒服透了,魂都快飞了。”

  “当然你最棒,从没人能像你那样,让我一想到你就想到……”边说还边做出娇羞不已的神情。

  转头看见阿洋脸色铁青,我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故意遮住电话对阿洋表示一下:“等等我,马上就好”说完对着电话做出吻别。

  挂上电话笑着问“怎拉!今儿个这么早就来公司啊!,要我陪你去哪晃晃吗?”

  说完拿起桌上的乌龙茶喝了一口。

  阿洋神色不定的说:“方便找个地方聊聊吗?”眼睛直盯着我,似乎想看透我。

  我耸耸肩膀说:“好啊!中午吧!现在我有些工作要做。”说完拉开抽屉找资料,不再多言。

  午后在一个僻静的公园里,两人先是相对无言,我首先打破沈没。

  眼神毫不畏惧的盯着他说:“杨先生,想跟我聊什么?”说完歪着头看阿洋。

  他深呼吸后吐出:“可以告诉我……你……你昨晚真的跟……”他似乎有些说不下去,但又忍不住想求证。

  我急着接话说:“没错!昨晚是我男友在后面操我,你打电话来时,他正卖力的在浴室里的洗脸台前,对我狂抽乱顶,所以被你听到我淫声浪语,真的很抱歉!”说话时虽然脸红,但却又说的香艳、露骨。

  阿洋愤怒的说:“你已经有男友为何还跟我做爱?”不解的眼神直盯着我。

  我故做悠闲的说:“人总有七情六欲,更何况你曾经是我爱慕的人,又是我的上司,当你有需求,而我也想要的时候,没道理不跟你做爱呀!”一派轻松的看着他。

  阿洋神情变的更严肃的说:“你当我是泄欲的对象?”他的身体微微颤抖。

  我瞪大眼睛反问:“你不也是把我当泄欲工具吗?一连两次在我身上射精,难道你不舒服吗?严格的来说这是各取所需式的性爱不是吗?”至此我说话的语调越来越激动。

  阿洋反驳的说:“不是……不是这样的,我对你有爱,不全然是肉体的。”他的情绪也激动起来,跟着脸红脖子粗。

  我不以为然的笑说:“对我有爱?真好笑哈哈哈!当我拿到你的钱,我心里的感觉是什么你想知道吗?”怒气的能量正逐渐累积,等待爆发。

  阿洋急说:“我是想对你有些表示表示而以。”

  我哀伤而又愤怒的说:“表示表示??收到钱我的感觉是……是……自己是个应召女郎,是个伴游小姐,而你付我钱,就像是嫖客爽过后,赏给妓女的皮肉钱不是吗?”

  阿洋急着解释,我打断他的话,表示没什么好解释了,起身迳自离开公园往办公室走去,留下一脸无奈、而又懊悔的他在公园里发呆。天气逐渐变凉,凉风吹打在脸上,应是天凉好个秋,但我确有如置身于冰冷的北极圈,身里、心里彻底的寒透了。我的日子里、工作上还有太多的事情,等着我去追求,等着我去布局,儿女私情暂时我只能当作是点心,浅尝即止。

  回到公司大楼前,仰望整栋大楼,内心发出冷笑,“终有一天我要全大楼的人臣服在我衣蝶的脚下”,哈!哈!哈!

  回到办公室前,先到全家便利商店买包香烟,不巧碰到总经理的秘书,她也是来买香烟,我们两人相望彼此笑了一笑,表情有些尴尬,或许是同事之间相处快三年了,居然彼此不知道对方也是瘾君子,突然我脑海一闪(这人或许将来对我会有助益,嗯!我应该想办法跟她走近一些,拉拢她)。

  我面带微笑说:“美津,我在门口等你,一起回办公室。”边说边对她示意。

  美津笑的说:“嗯,衣蝶,你先到门口等我,我正好想跟你聊聊。”说完结帐。

  我跟美津两人在门口会合后,两人在附近咖啡厅聊天。美津是一位长相甜美曲线玲珑的美女,在公司男同事中口中被誉为三大美女之一,我是其中之一,另一位是逸秋(也是我工作上最大的劲敌)。

  我含笑的问她:“美津,你在公司满久了,我居然不知道你也抽烟”说完点燃香烟注视着她。

  美津笑呵呵说:“嘿阿!我一直很隐密没让人知道,没想到你也是跟我一样。”

  我们相对微笑了一下,在咖啡厅里聊了一下,也从美津的口中得到一些公司里的讯息,从她口中得知三大美女之一的逸秋也正在运作,毕竟襄理的职位是兵家必争之地,不只是当事人争取,高阶人士亦急于布局自己的人马。对于襄理这个位阶我是势在必得,毕竟这对我将来太重要了,而且总经理也要我笼络人心。

  我疑问的说:“美津阿,这次人事调动,你看我有希望吗?”试图想从她身上得知竞争对手的状况,以及动作。

  美津说:“衣蝶阿,你应该不是问题拉!总经理挺你,你又不是不知道”美津露出神秘的微笑,微笑里似乎含有深意。

  我不解的问:“难道你不知道还有别组人马在争取吗?”脸露急切。

  美津正经的说:“说穿了我们都是总经理的人马,彼此应该交心,不是吗?”

  我羞愧的说:“对不起!一直以来我们都是点头之交,所以。”低着头按熄香烟。

  美津接着说:“衣蝶,哦……我还是叫你小蝶好了,这样比较亲近些。”

  我笑着点头:“嗯”

  美津点燃香烟一边说:“其实我们两人应该说是唇齿相依,总经理对我们两人可以说是非常照顾,尤其是你,他认为你很有企图心,也具备领导统御的特质,而我在她眼里是一个好幕僚,虽然我的职务不高,但薪水加级却还不错。”

  我感动的说:“美津,我们可以作个异性姊妹吗?”手握紧她的手背。

  美津笑说:“我就托大!叫你一声……蝶妹,但在公司里还是称呼衣蝶比较方便”

  我开心的说:“美津姐,以后你要多教教小妹哦!”抿嘴含笑。

  美津收起笑声说:“小蝶,人事课的小建,这个人能力不错,逸秋最近跟他走很近你要当心一点哦!”

  我惊讶的说:“你是说那个长相斯文,不多话的小建?”疑惑的看着美津。

  美津点头的说:“正所谓官不在大……在管,在人事上他勉强还可以说的上话,在升迁的过程中每一个环节都不可以马虎哦!”美津善意的提醒着。

  我点点头说:“嗯!美津姐我会注意的。”

  在结束将近两个小时的谈话中,对于目前的险境已经有概略,美津与我分别一前一后进办公室,以避人耳目,回到座位上拨打内线给小建:“喂!小建吗?

  我是衣蝶,下班后有空吗?有事情找你。“

  小建回说:“可以阿!但是我会晚30分下班哦!你能等吗?”他的语气中充满兴奋。

  我爽朗的笑说:“当然可以阿!那我们约在公司转角那家餐厅。”

  小建高兴的说:“那就这样说定了!”

  说完电话拿起桌上的笔,放在口中轻咬,思索如何拉拢小建,不能太明显,需不着痕迹这要好好琢磨琢磨,小建平日见到我虽是彬彬有礼,但眼神从没离开过我修长的双腿,傲人的双峰,以及艳丽的面孔。

  打定主意后,趁着下班前三十分,火速的赶回家中淋浴,换上全新的内衣裤,涂上水蓝色的眼影,桃红色的唇彩,身穿连身短裙,脚踩细跟的高跟鞋,开车赶往餐厅。

  一进餐厅就看到小建已经在座位上等着,其实小建是个长的满俊美的男人,唯一的缺点就是话藏书吧不多,让人会有种不容易亲近的感觉。

  我一看见小建向我招手,立刻脸带微笑的走过去,小建很有风度的帮我拉出椅子,并问我想吃些什么?我看了一下目录,随手招来服务生,点了五分熟的菲力牛排,拿起桌上的冰水喝了一口。从我坐下后他的眼光从没移开过,目光一直在我的胸前打转,我装作浑然不知,开口问:“小建,不好意思让你久等,回家换了一下衣服不介意吧!”

  小建笑说:“也没等多久,能跟大美女一起用餐,等再久都值得”

  我媚笑得说:“看你平日不多话,没想到一开口就让人心花怒放,呵呵!”

  说完脸上的笑容更为灿烂,更为抚媚,直让小建看的心神迷醉。

  小建尴尬的说:“哪有阿!你是我们公司三大美女之首,能得到你的青睐谁不开心啊!”小建边说边注意我妖媚的眼神。

  我撒娇的说:“小建呀,我事情想拜托你耶!不知道你肯不肯帮我忙”说话的同时眼睛对他猛放电波。

  小建不解的说:“有什么要我效力的说出来听听,只要我帮的上忙,我一定义无反顾”看他拍胸部保证,就知道他一定肯,但或许需要色诱他。

  我柔声的说:“小建,我希望这次人事调动上,你能在人事部会议上帮我说点好话吗?”说完手轻握他的手背。

  小建呆了一下说:“唉!可是前天逸秋也要我帮忙,真是让我为难了!”

  我紧张的说:“你答应她了吗?”紧紧抓住他的手,注视着他的神情。

  小建说:“我是还没答应她,不过她在工作上跟你是不分轩轾,同时她有靠山,也就是副总,所以……”他的神情看来很想帮忙,但又碍于副总的颜面。

  我笑笑的对他说:“小建或许你只知道他有靠山,难道我就没有吗?”这时候看来非把总经理抬出来不可,必要时还可以再加上阿洋在总公司的影响力。

  小建诧异的问:“可以告诉我吗?”看来小建定是有收到逸秋的好处,不然不会如此惊慌。

  我不急不缓的道出,总经理力捧我做襄理的决心,说话的同时大胆的将高跟鞋脱去,脚指头深入他的西装裤管里磨蹭小腿,看他的眼神似乎有些心动,于是我再临门一脚,将阿洋跟我曾是非常要好的男女关系道出来后,小建兴奋的说:“哇!有这两位力捧你,再加上我推波助澜,那肯定是水到渠成,先恭喜你了,到时可也别忘了多关照我哦!”瞧他开心的好像我已经登上宝座。

  我狐媚的笑说:“你放心好了,衣蝶是个知所进退的女人,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话的同时,用脚勾着他的鞋子示意他脱下。

  小建看着我的脸颊轻声的说:“小蝶,你真的好美哦!我……我……”

  我笑着看他,将食指放到嘴前示意他别说话,趁着餐厅光线昏暗,并且有桌巾掩护,大胆的将他的小腿勾起,置于我的两腿之间,小建知情识趣的将脚伸直,脚指头隔着透明的内裤揉拨我的阴唇,我陶醉的闭上眼睛,喉间轻哼,呻吟声细微,发出只有我们两人才听的到的声量。

  “哦……好……棒……建……嗯。 .好舒服……”

  “好……好想……想要你……建……嗯……”

  “嗯嗯……好……湿……怎……怎办……”

  此时正好服务生送上餐点,我们同时停止所有的动作,但他的脚指头仍停在在裙底,我满脸通红的向服务生说声:谢谢!之后,媚眼如丝,神态娇媚低声的说着:“建,你……你好坏哦!你让我动情了!”说完下体微微前倾,让脚指头顶的更紧,并以轻微而又细腻的动作挪动臀部。

  小建兴奋的说:“小蝶!你真的好美、好浪,从你进公司的第一天,办公室的男生,包含我在内,没有一个人不为你着迷”小建道出仰慕之意。

  我好奇的问:“你们男生在私底下都是怎么看我的啊?能跟我说吗?”

  小建说:“既然你问了,我就老实说,私底下大家都将美津、逸秋跟你一起比较,你们三人不但是大家梦寐以求的女性,更是单身汉的性幻想对象,我这样说你不会生气吧!”

  我接着说:“怎会生气咧!那对我们三人,你们男生有什么看法?”或许是很想知道自己以及劲敌在男同事眼中的高低吧!

  小建看了我一眼说:“在你们三人间,美津是聪明、善解人意,身材火辣,长相甜美的女性。而逸秋是清秀、高挑,身材虽无美津丰满,但一双电眼却电死不少男性。至于你,呵呵!你是我们公认的三美之首,不但清秀绝俗,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不可抗拒的性诱惑力,尤其是一双修长的粉腿加上超短的迷你裙,几乎每个男性都会败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小建说着说着,眼里充满了强烈欲望。

  我脸红的说:“原来我在你们的心里是如此!”内心欣喜万分。

  说完我们不再交谈,专心的用餐,我一边用餐一边想着如何打败逸秋,但桌面下依然暗潮汹涌,他的脚指头顶住穴口用力向前挤压,早已湿透的内裤被挤压进阴道,我也回敬脚指在他的西装裤上,顶着肉棒,并不时的用脚指头夹着肉棒上下滑动。一顿饭吃的我娇喘连连,淫水直流,而小建的情形也好不到哪,他被我逗的情欲高涨,脸红脖子粗。

  好不容易结束这餐充满情欲与野心的晚餐,当我们走出餐厅时,我挽着他的手臂,侧头靠在他肩上有如一对情侣,走到一处人烟稀少的巷子时,他大胆的将我拉进阴暗的防火巷,搂着小蛮腰低头吻我,我半推半就的被他吻上,进而双手紧勾着他颈部,欲拒还迎的伸出舌尖与他打起舌战,他一边热烈的吻我,一边伸出禄山之爪在我的胸前揉戳着,我轻轻的推开他,狐媚的看着充满欲火的他,低声说:“建,在这好吗?我好怕,万一有人来怎办?”担心的口吻吊他的胃口。

  他说:“小蝶,给我……我受不了,这一刻我等好久,求你别再吊我了,我爱你……真的好爱你,我愿意为你赴汤倒火在所不辞……给我……我要”此刻他已经箭在弦上,即使我不给他,他或许都会霸王硬上弓。

  我故做娇羞柔声的说:“你可不要说话不算话哦!更不能不要我哦!”说完主动的将他的拉链拉开。

  在台北市某处阴暗的防火巷内,一位大胆而无惧的民国豪放女正蹲在小建的双腿间,将肉棒套弄于手中,也把小建的整个人,整个心玩弄于掌中。

  当面对硬挺的肉棒,我伸出温热而又湿滑的舌头,一边舔绕着龟头,一边套弄肉棒身,不时的用指甲尖轻轻骚弄阴囊,仰望满脸陶醉的小建,妖媚的笑了一下,低头开始展开绝佳的口技。

  双唇微微用力含着龟头,双颊也因用力而凹陷,当吞入时经过龟头冠状下的凹槽,刻意停顿一下,并用舌尖舔着绕着,不一会,再度用力含住慢慢往肉棒根部推进,直到鼻尖接触到阴毛(他的阳具并不很长),此刻龟头已经顶到喉到口,我吞咽了一下口水,喉道也因而紧缩夹住他的龟头。

  小建舒服的叫出:“哦!小蝶,你……你的嘴好厉害,我的龟头被你的深喉咙吞得几乎想射精,哦!真棒”他对我的口技满意到极点。

  我无法言语,慢慢的吐出肉棒,边吐边用舌苔刮弄肉棒,直到完全吐出,再用舌尖对着龟头左右晃动的舔弄,并将肉棒叼在口中贝齿轻咬,慢慢的刮弄肉棒身,直到根部再侧头往下,舌尖轻轻舔着阴囊,并轮流的将两粒阴囊含入口中,让阴囊感受被轻含的快感,当吐出阴囊后,再度的在肉棒上专心的吞吐,出乎意料的小建大叫:“哦!小蝶,好美……好舒服……我受不了……啊……”

  小建双手紧抓着我的后脑往肉棒根处猛送,并快速的挺动臀部往前顶,将我的小嘴当作浪穴抽插,约莫抽插二十下,喷射出浓浓的精液,我来不及闪躲,并且后脑也被他紧紧的扣住,不情愿下喉间发出“估噜!估噜”的吞咽声,娇颦的瞪着他,嘟嘴埋怨:“讨厌,要射也不早说害人家吞了一大口”说完脸上丝毫无怨尤,有的是更狐媚的神情。

  小建抱歉的说:“小蝶,对不起!你的口技太棒了,而且又在户外,所以比较快,别生气嘿!”

  我娇羞的说:“嗯!下次不可以这样哦!”说完像个温柔的妻子,将他的肉棒放入内裤,并帮他拉上拉链,在他脸颊亲一下。

  走出防火巷后,我叫他后天务必在部门里为我发言,他点头答应并比出OK的姿势,由于在餐厅时就已经内裤全湿,所以我跟小建说要先回去,于是我们就各自搭车离去。

  回到家中第一件事情就是漱口,一边漱口一边生气,自言自语的骂小建,真是没用的东西,害我没到鱼没吃到还搞的一身腥,气死人了,转身开始放水准备泡温泉澡,当脱光衣服后,拿起湿透的内裤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身体不自觉的发热,忍不住转身从床头柜取出跳蛋,躺在床上,张开双腿,一手揉戳乳房,并不时的捏着奶头,一手拿着跳蛋在阴蒂上摩擦着,振动力调到最强,今晚小建让我欲求不满,非要靠自己来。

  一边自慰,一边幻想着性感男星李查吉尔,一直以来他都是我的性幻想对象,特别是他深情而又放荡不羁的眼神。当高潮来临前,阴道深处传出讯息直到脑部,经由脑部下达指令,身体开颤抖,淫声浪语开始脱口而出:“呀……嗯嗯……好……棒……美死了……呜呜……”

  突然全身痉挛,小穴不断收缩,浓稠的阴精喷发而出,两眼无神的仰望天花板,淫水将整个床单弄得湿答答的,不管了,先洗澡再说,当浸泡在浴缸时,一边闭目眼神,一边想着如何建立属于自己的班底,当意念越来越模糊差点睡着时,突然电话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