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1240 发表于 2013-10-28


【资源大小】:解压后TXT:200 KB    CHM:396 KB
【资源格式】:TXT+CHM
【内容简介】:
  好久不见了。

  先说明一下,这一篇是完全的手枪文,专门打枪用。不算小说,爽了就好,请不要在意情节。是否有结局就看我有没有时间了……

  部份床戏(在后面)参考河豚ABC大大的《一箭双雕》

【精彩节选】:
  脱掉了身上衣物,将还未能勃起雄风的阳具指给了紫幽兰看,阴阳师嘴角微带苦笑,这完全是场赌博,若紫幽兰没有像嘴上说的那样,已被欲火折磨了这么多年,自己的一条小命就等于完蛋了,“它给你吓的起不来了,你给老子吹一回箫,等它硬了老子再玩你…好好玩死你…”

  听到阴阳师这命令的语气,强硬的活像是方才是自己被他打的全无招架之力一般,紫幽兰香腮一红,却没有出言反抗,这般强硬粗暴的言语,竟似为她带来了莫大的快感,她婀娜多姿地走上前来,一面褪去了身上仅有的遮蔽,待走到阴阳师跟前时,已成了个赤裸美人,她娇滴滴地跪在床上,微颤的玉手轻捧起阴阳师半硬半软的阳具,娇声腻语着,“奴家…这就来服侍哥哥…”

  听紫幽兰如此顺从,连奴家和哥哥都叫了出来,阴阳师腹下一阵火热,感觉胯下之物又挺了半分,不由为之欣然,双极心源的遗毒只剩下堵在胯下这最后一点了,给紫幽兰这样娇痴甜蜜地吮舐几口,必可余毒尽去,还自己淫威十足的本来面目;而且这样看来,紫幽兰确实给“伏凤心法”伏了个服服贴贴,甚至连自己命她吹箫,都这般顺从地应了,自己真是艳福无双。

  “好,用你的口从各处去就它…好,要先将它全部舔遍…慢一点,越细致越好…对,重点是在前面,不要单从一个方向舔…好,再转一转…啊,差不多了,可以轻轻含一含了…好,吮吸,要用些力…”

  在阴阳师的指导之下,紫幽兰很快变得熟练起来,只见她樱唇轻绽,丁香灵动,脸蛋儿左摆右晃,前伸后仰,神态娇媚无比,间中还飞给阴阳师几个媚眼,更看得他神魂颠倒,女子他玩得多了,就武林侠女也弄了不少,可这般艳媚动人的尤物,连阴阳师也是首次得见。

  想到原本圣洁无瑕、典雅如仙的紫幽兰,竟这般娇羞而全心全意地服侍着自己的阳具,阴阳师心火大旺,奈何那双极心源的威力着实不弱,即便他已然情动,可那阳具虽也慢慢硬起,较之当年雄威,可是差得太远了。

  “啊…可恶…该第二步了…松手!”

  听阴阳师如此命令,紫幽兰若明若暗间似是明白了他要做什么,依言松开玉手,只将龟头含于樱唇之中,舌尖在那上头款款滑动。只见阴阳师双手一按,控住了紫幽兰脑后,腰身一挺,将阳具整个插入了紫幽兰口中,紫幽兰一声轻哼,似想向后避开,却被阴阳师按住了头动弹不得,那半硬的阳具将她小嘴塞的满满的,连舌头动作都显得相当困难。但令阴阳师心下大喜的是,即便移动困难,可紫幽兰为他吹箫的动作,仍是那般刺激,显然此女生性颖慧,短短时间内竟已学到了其中三昧;更好的是随着紫幽兰被深深探入,自己的阳具几已半探入她喉中,插的紫幽兰咿唔呻吟,眼角微含泪光,柔弱的再无半分英姿飒爽的侠女气息,竟似令自己威风又振作了些。

  虽给阴阳师这样深探,在口中抽插的节奏渐渐加快,愈插愈深,几乎每一下都探到了喉内深处,着实令紫幽兰痛楚难当,但从舌尖那灵巧的感觉,她已可确知阴阳师阳具愈来愈意气风发,想到接下来自己将要承受的种种手段,那痛楚竟似也化成了快感,令她毫不放弃的续行吹舔。

  欲火愈来愈旺、阳具愈来愈硬,这样抽插得几十下,阴阳师终于有了雄风大振的感觉,他按紧了紫幽兰的头,低声嘶吼,一股强烈的积郁感,随着阳精的强烈喷发,竟似同时烟消云散。

  喘息了一会,阴阳师睁开眼睛,只见紫幽兰眉目含春,微微的泪痕混着嘴角微微的白腻,尤显诱人,不由心怀大畅,伸手轻抚紫幽兰柔顺软滑的秀发,“多谢你了。”

  “嗯…”

  将脸儿枕在阴阳师胯间,紫幽兰轻咳了两声,声音中似带着些许嘶哑,显然对方才的口交还不甚适应,“下回…下回奴家会把…把哥哥赏赐的精元…一点不漏的吃下去…”

  见紫幽兰如此娇痴,阴阳师心怀大畅,腹下竟似又升起了火热,圣洁如百花谷主变得如此娇媚,比之任何药物都要令人为之发情,可这回不像方才那样死撑老久了,几乎是阴阳师淫念一动,阳具已勇猛地挺了起来,在紫幽兰腮上重重打了一下,打的她“啊”了一声,不明所以。

  “呃…这个…这个就是你没好好吞下去的惩罚…”

  好不容易把话挤了出来,阴阳师眼儿一飘,却见紫幽兰股间竟已水光微闪,显然方才为自己吹箫之时,虽是苦痛难当,可那强烈的性的意味,也令这圣洁美女为之动情,“接下来老子就要好好玩你了,还不上床来?”

  “是…”

  看到那阳具竟如此强硬,又听得阴阳师说要占有自己,紫幽兰春心不由一荡,才觉自己股间汁光满溢,显是没有瞒过这淫贼,“奴家已…已经湿透了…哥哥请…请直接弄奴家…”

  令紫幽兰仰躺床上,雪臀顶在床沿,将一双修长美腿高高举起,阴阳师双手控住紫幽兰长腿,扛到了肩上,向着紫幽兰压下上身,紫幽兰只觉自己似被折了起来,腰臀之处向前挺出,正巧触到了阴阳师那火热的阳具,光只是触着时的火热,那快感已令紫幽兰一声媚吟,可这体位之下,她完完全全被阴阳师控在身下,想挺腰挨插都没办法,只能娇声求饶,“玩奴家吧…哥哥…”

  “先别忙玩…”

  感觉到腹下又是一阵火热,阴阳师心头猛省,这紫幽兰娇媚的模样实在太也诱人,若自己忍受不住,直接了当的便玩了她,这弄法大违淫贼铁则,怕是无法彻底征服紫幽兰这外貌圣洁的淫媚侠女,至少得先逗她个几下再上马,“让老子先讯问你几件事情…”

  “嗯…好哥哥你…啊……”

  感觉阴阳师双手大张,正一边一个地把玩着自己丰腴的香峰,紫幽兰不禁更为情动,从见到被梅吟雪救回的阴阳师时起,虽见他变成了女子,可紫幽兰已感觉到自己就要沉溺于当日的欲海之中,才会这般努力地为他寻药治疗,在运功为他推化药力前,紫幽兰已觉欲火闷烧,方才还能强忍着清醒地与阴阳师过招,对她而言已是奇迹,心动对女人的影响,比之任何媚毒都要强烈,现下的她欲火焚身,又怎忍得住阴阳师不动手?“求你快问吧…”

  见紫幽兰如此放浪,阴阳师差点忍耐不住,他舌头轻吐,浅尝了几口紫幽兰樱唇的香甜,这才开口,“在老子当年占了你处子之身后,你给几个男人玩过?不准隐瞒,全说出来!”

  “没…没有…”

  “胡说,看你这般淫荡…玩过你的男人…必然有一堆了…”

  “不…是真的…从破身子到现在…一个也没有…”

  “嗯…还不吐实?”

  “真的…真的没有…除了…除了处女膜被哥哥你摘了…幽兰的身子…还跟当年一样…”

  “是吗?”

  其实阴阳师也感觉得到,自己这根本是白问,此女所修乃玄门正宗心法,最能压抑欲望,加上百花谷中除了牢里的淫贼再无他人,紫幽兰要守身真是轻而易举。何况他身为淫贼的眼光还未衰退,百花谷的几个弟子都是守身如玉的处子,而紫幽兰虽已给自己破了身,可身子之清纯还不输处子太多,显然经验真的很少很少。何况现在的她气质如此圣洁无瑕,若当真夜夜寻欢,便玄门正宗心法再有回天之力,也保不住她模样和气质的与众不同。

  “是…是真的…哥哥…”

  乳上快感倍增,阴阳师的手法绝非易与,紫幽兰只觉自己体内空虚饥渴,着实需要男人阳具的淫辱玩弄,才能填饱她十多年的空虚,和春梦的折磨,“幽兰…幽兰的身子还…还和处子差不多…求哥哥玩奴家的时候…先轻一点…让奴家适应一会儿…”

  “那可不成…老子要狠狠的玩你…玩到你大丢特丢…”

  故意将阳具在紫幽兰的桃花源口磨了几下,只觉龟头已被润湿了,显然紫幽兰股间汁水泛滥,嘴上虽说得可怜,其实她的身心都早已准备好被自己奸了,这个淫荡侠女!“你要淫浪的叫给你的弟子们听吗?”

  “不…还不要…”

  纤手一伸,拉过了锦被,紫幽兰媚眼微盼,看得阴阳师食指大动,“现在还…还不能让她们知道…”

  话才说完,锦被已将她的樱唇堵了个严严实实,只期盼着阴阳师的眼光仍如此娇媚灵动,显然她真的已盼了男人许久。

  “现在不要?那就是以后要啰!”

  话儿出口,知紫幽兰必抵不住这句话的威力,阴阳师腰间一挺,阳具已自满溢的水光中插了进去,狠狠地突破了紫幽兰的胴体,力道着实勇猛,若非紫幽兰武功深厚,身子骨特别柔韧有力,又正值欲火焚身之际,怕还真吃不消如此重插哩!

  一插下去,阴阳师便感觉到了,幸好紫幽兰欲火狂燃,十来年空虚的桃花源被自己这般狠突,痛楚竟抵不过体内爆发的强烈欢愉,令她一下便陷入了欲海深渊,但这一下也证明了紫幽兰确实除他之外,再没其他男人。这样独占的感觉虽好,但被双极心源折磨数年,阴阳师的心思也起了很大变化,他虽满足于紫幽兰到现在还只有自己一个男人,却也想看看这圣洁如仙的美女,在被一堆男人,尤其是曾被她击败过的淫贼们轮奸到死去活来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反应?说不定这强猛的玩法,正适合这淫荡的百花谷主哩!“好…果然仍是又窄又紧…唔…美死我了…”

  樱桃小口被锦被塞了个紧紧实实,虽听到身上阴阳师得意的声音,她却无法媚语相迎,只能用眼神示意,她所身受的快感,也不输正在她身上逞威的阴阳师,虽说再次被入的桃花源被这般重击不免痛楚,但欢快更甚,那强烈的性欲刺激,令紫幽兰奋力轻挺雪臀、挪转纤腰,使阴阳师的侵犯与她的动作愈加契合,动作虽小,献身的美意却真真切切地传达给他了。

  感觉到身下的紫幽兰奋力迎合,阴阳师虽也觉干的痛快,更对自己重操淫业,第一炮就将江湖上出名守身如玉的百花谷主紫幽兰玩的娇媚迎合,从贞洁侠女一下堕落成淫媚熟妇大觉得意过瘾,可这是自己再成淫贼的第一发,他要的不是女人的热情迎合,更不只是女人被情欲操控时欲仙欲死的表现,而是完全的主控、彻底地展现男人的威力,这才选了这么个女子完全无力迎合或反抗的体位,阴阳师双手控住紫幽兰随着急促呼吸跳跃舞动的丰腴香峰,揉捏的力道又大又猛,活像是要将香峰自她身上挖下一般,腰间的动作更是大起大落,尽情抽插,全无半分怜香惜玉。

  只是这样勇猛狂暴的奸淫,却正合紫幽兰的需要,从当日被阴阳师破身之后,她虽是尽力忘却那日她在阴阳师的强迫下到达高潮,可那伏凤心法却是她心中的一根刺,令她不由自主地去设想着究竟那恶魔般的邪法,将她的胴体改变成了什么样子,随即而来的便是夜里的春梦,白日里紫幽兰是出名守身如玉的侠女,可在梦里却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更可怕的是不知怎么回事,每次梦中她都被男人以各种不同的手法奸淫玩弄,却次次都高潮迭起,根本是乐在其中。

  可梦里的高潮,却未必能转化为身体的满足,每当午夜梦回,紫幽兰总觉得体内甚是空虚,夜复一夜的结果,使得紫幽兰的肉欲一发不可收拾,尤其在阴阳师出现之后,连梦里的情态都有了改变,她控制不住自己,只想再次在阴阳师阳具下被送上高潮,饥渴的肉体受到阴阳师如此强烈的手段,虽说有着痛苦不适,可更勃发的快感,却令所有难受都被快感所辗平,现在的紫幽兰只渴望着阴阳师更强烈的手段,再次令她快乐泄身,享受那身为女人所独有的被占有的欢娱。

  阳具被桃花源吮吸的如此迫切,身下的绝色美女被他抽插的媚眼迷离,阴阳师很快便到了颠峰,他哼了一声,阳具尽力送到了紫幽兰桃花源内的最深处,阳精尽情的喷射而出,一点都不保留地送进了紫幽兰体内,而身心都已被那强烈的快乐所占领,被高潮冲垮的紫幽兰阴精正要夺门而出,给桃花源深处这下火烫灼热的刺激,娇躯不由阵阵抽搐,整个人都软瘫了,桃花源内阴精登时大泄而出,与那精液水乳交融,甜蜜地滋润着两人深切交合的部位,再也难分彼此…

  “你…你真是厉害…我玩过那么多女人…就数爱你的时候最爽了…”

  喘息着,感觉所有的体力似都随着方才的劲射冲出了体外,阴阳师软瘫床上,伸手轻抚着紫幽兰湿透的发丝。


  本来身为淫贼,不只床上功夫要好,体力也得培养,若在完事之后无力逃走,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以阴阳师的实力,在床上酣战数回乃兵家常事,可一来他才刚痊愈,二来紫幽兰的妩媚和性感,都远超寻常女子,吸的阴阳师活像连爽了好几回一般,若非此刻紫幽兰也软绵绵地偎依在他身畔,乏力的程度和他有的比,只怕这回在床上是他被女人给征服了呢!




【发布方式】:网盘
【下载地址】:
TXT:/goukanla.com/url/af971cbb322ffc7b
CHM:/goukanla.com/url/327c56ec7d01ddbc

TXT:/goukanla.com/url/e6671174efd53031
CHM:/goukanla.com/url/606cb1fb68f53ea6

TXT:/goukanla.com/url/a443c1013294a31d
CHM:/goukanla.com/url/225337bed9cc18e8

TXT:/goukanla.com/url/007dd7a330e0445f
CHM:/goukanla.com/url/f8cab8395fc7b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