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8-02-13
作者:性与情
字数:140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372章

  「你说什么?」

  听到小颖的话我有些不敢相信,父亲竟然要来看我?他竟然还有这个勇气?

  我真的佩服他,我问的这句话脱口而出,而且十分的激动,音量不由得拉高
了不少。

  而且说话的同时,我一下子睁开眼睛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或许我现在的表情
也十分的狰狞,我眼睛直直的盯着小颖。

  「啊……没……没什么……我的意思是要不要我父亲来看看你?虽然不能告
诉我母亲,能不能告诉我父亲?」

  小颖被我吼的吓了一跳,之后赶紧支支吾吾的解释道。

  「不用了,帮我约一下医生,问问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出院……」

  今天和小颖谈论的够多了,自己心烦了也累了,说了一句话之后我再次闭上
了眼睛。

  这是我俩一次激烈的谈话,正常意义上的摊牌,在一次争吵中最后提到父亲
的时候结束了。

  其实在最后时候,我能够确定我没有听错,小颖说的是父亲要来看看我,而
她也说过这件事情没有通知我的岳父母,那么她说的肯定就是她的公公,也就是
我的父亲。

  刚刚也不过给小颖一个台阶下罢了,听到小颖的这句话,让我确定了一点,
小颖一直和父亲保持着联系,我的一举一动,父亲都瞭如指掌。

  此时我心理极为不舒服,照顾我的这段时间里,要是小颖能够和父亲断了关
系,断了联系,至少我心里能够好受一些。

  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或许小颖和父亲保持正常的关系和联系,我心里都会
充满了吃味和芥蒂。

  这段时间里,父亲的身影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之中,相较於小颖,父亲是让
我感觉最複杂的一个人,除去小颖这个关系,我从小到大父亲对我的好没有话说,
他是那么的朴实和伟大,只是透过小颖让我发现了许多父亲阴暗的一面,发现了
父亲更多的性格和与众不同,不能说平时父亲刻意隐藏,只能说以前对父亲了解
不多,而且也没有这方面的接触,透过他和小颖这些事情,让我对於父亲的内心
更加的了解。

  父亲在我的心里亦正亦邪,我心里怨他但是却恨不起来,不因为别的只因为
他是我的血亲,没有他就没有我,我的身上流着他的血,这一点我终身无法改变,
而且如果把父亲换作是我的话,我能够稳儒泰山吗?或许我没有父亲的定力。

  总而言之,因为每天能够见到小颖,父亲已经成为了我心目中最主要的心病,
像块石头压在我的心里。

  到了晚上医生终於来了,我一再要求下,医生终於答应我三天后可以出院,
出院之前医生也得到了冷冰霜的批准,终於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天天闻着药
水的味道,让自己都快吐了。

  接下来的对间里,小颖明显抑郁了很多,毕竟我告诉了她我的最终态度,让
她每天愁容满面。

  过了一天后。那个塑料的医疗内裤终於可以脱去了。看着自己伤痕纍纍、佈
满缝合伤痕的阴茎,自己心目中感慨万千,阴茎上的伤痕让自己的阴茎显得十分
的狰狞,内心与父亲的阴茎比较一下,这些错综複杂的伤痕似乎比父亲阴茎上环
绕的青筋显得寻更加勇猛一些,而且我阴茎疲软的程度貌似不输於父亲了。

  在私下底我问过医生,为什么我的阴茎似乎变长了,医生告诉我说在给我手
术的过程中,同时给我实施了阴茎增长手术。

  在医生的解释下,我弄明白了阴茎增长手术的内容:阴茎增长是根据不同男
人的生理特点和增长需求,取适当位置切断阴茎上的浅悬韧带和深悬韧带,使埋
藏在体内的那段阴茎海绵体分离出来,採用内填外拔的缝合技术,使阴茎体部分
延长6到8CM。

  这种手本不仅可使阴茎延伸至接近正常的长度,而且有正常的勃起和感觉功
能,极大地提高了男性性生活质量。

  我也私底下检查过自己的阴茎,在阴茎与胯部的连接处,还有阴茎连接处,
确实有一个刀痕。

  换做以前的话,我肯定会十分的兴奋,因为我的阴茎终於增长了,到时候可
以小颖为测试和父亲较量一下,找回自己失去的自尊。

  只是现在自己还有这个心思吗?现在自己的精神越来越好了,睡眠的时间变
的比较少了。真的是应验了男人需要精气神,阴茎重新治疗好了后,自己的精神
了不少,状态比以前还要好。

  这段时间我也发现了一些问题,那就是我没有见到过小颖在医院里洗漱和化
妆,但是小颖每天都是仪容端庄,没有一丝的素颜和紊乱,我以前都认为是我睡
觉时小颖在病房中弄的,结果发现并不是,小颖每天早上都会出去一会儿,大约
一两个小时左右,回来之后仪容会变的焕然一新。

  其实这家医院在哪里,我现在都不知道,或许小颖是回家换的,也或许是小
颖在附近租了一间宾馆。

  由於精神了很多,所以我睡的比较晚,醒的比较早,所以有好几次我醒来后
都没有看到小颖的身影,往往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后小颖就回来了,样貌焕然一新,
有的对候还拎着早餐。

  在和小颖争吵的第二天,我多了一个心眼,早早就醒了过来,看了一眼小颖
还在熟睡中,旁边有一个小床,小颖就躺在那里,看了一眼时间是早上四点多钟。

  於是我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其实自己还是有些睡意,但是自己强忍着。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后,一阵手机震动的声音响起,那是手机的闹铃,只是小
颖或许害怕吵醒我选择了震动,但是只要放在枕头下面,还是能够把人叫醒的。

  紧接着我听到了手机震动停止的声音,那边传来了小颖稀稀疏疏的穿衣服的
声音。

  小颖在陪我的这段时间里,睡觉往往只脱去外衣,这样可以保证有什么紧急
情况,小颖穿着这身衣服去找医生,也不会有什么突兀。

  小颖穿好衣服后,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慢慢的向着屋外走去,小颖的脚步很
轻很轻,至少平时小颖走路不是这个样子,她的高跟鞋踩着地板几乎没有发出声
音。

  听到轻轻的开关门的声音后,我从床上起来后穿上拖鞋就赶紧跟了出去。

  我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看到小颖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楼梯口,我赶紧悄悄
的跟了出去,由於时间还很早,所以医院的走廊里几乎没有什么人,连医生他们
都没有上班,值班的护士和医生还在呼呼大睡。

  小颖走出了医院大楼,而我也尾随着走了出来,只是我隐藏的很好,没有发
出一点声音。

  出了门诊大楼后,就是一个很大很大的花园,看着花园里的风景,看着医院
周围的高楼大厦,一切都显得十分的陌生,这让我确信这里肯定是另外一个城市。

  好久没有呼吸过新鲜的空气了,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内心不由得感到幸福,
此时由於是清晨温度比较低,我身上穿着单簿的病服,脚上还穿着拖鞋,不由得
感觉到一丝寒冷,但是我顾不得什么其他,在公园里也有几个和我一样穿着病服
的人,清晨有病人出来晨练,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跟着小颖走了很久,直到穿过了花园后,马上要来到了医院的门口,我终
於看到了一个人在那里等着,而且我敢肯定那个人是在等小颖,因为这个人是个
男人,而且不是别人,那就是我的父亲大人……

               第373章

  看到父亲的那一刻,我的身体像是被雷劈了一下,脑袋轰隆作响,差点摔倒
在地。

  没错,那是小颖和父亲的身影,在我的脑海里是那么的深刻,绝对不会错。

  父亲明显是早在这里等候,父亲看到小颖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小颖走到
父亲身边,俩人肩并肩向着远方走去,而且俩人还转头互相说着什么,只是我根
本听不到,因为我必须离的远一点,害怕俩人会发现我。

  我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大清早路上的人很少,我穿着单薄的病服跟在后面,
引来了一些晨练人的侧目,父亲和小颖刚出医院没走多久,就进了一家宾馆,我
停住了脚步短暂思考了一会后还是决定跟进去,哪怕冒着被发现的危险。

  此时的我大脑有些短路了。

  本来小颖这几天的照顾,让我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丝感动,但是好不容易有的
一点感动全被刚才的一幕沖的烟消云散。

  原来在我住院的时候,俩人还偷偷的在一起,而且父亲离我如此之近,虽然
心中已经和小颖摊牌,嘴里说不在乎她,此时愤怒的心情还是让我知道,我心中
还是在乎小颖,至少我心中不想再让她和父亲待在一起。

  我跟随着俩人走进了宾馆,宾馆的柜台人员看到了我,但是没有询问什么,
只是看着我露出奇怪的表情,最后我看到父亲和小颖坐着电梯上到了三楼,最后
消失在了303号房间里。

  我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303号房门口,我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

  现在俩人刚刚进了房间,小颖一定需要洗漱什么,之后俩人才会开始弥补彼
此一天的空虚,我就那个时候进去捉奸,这次捉到俩人后,我当面质问一下小颖
和父亲,让她无话可说。

  在我住院受伤的时候还这样做,小颖已经无药可救。

  我把耳朵贴在房门上,只是宾馆的隔音太好了,我根本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
只是偶尔能够听到从里面传来微弱的声音。

  小颖每次回来大约两个小时时间,加上洗漱和俩人交媾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我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画面,说不定父亲已经迫不及待的和小颖翻云
覆雨一番,或许俩人刚进屋就拥抱在一起。

  我看了一下对间,已经过了四十多分钟,时间差不多了。

  我使劲推了一下门,结果没推开门,房门在里面反锁了,就我现在的身体状
况,就算是用脚踹都未必能踹开。

  「咚咚咚……」

  我在房门上敲了几下,之后快速躲到了墙角处,因为我害怕父亲或者小颖在
猫眼里看到我会有所防范。

  我脑海中想着俩人此对应该抱在一起交媾,听到敲门声会有一个人披着衣服
或者浴巾来给我开门。

  我敲门的声音比较大,所以俩人肯定会听到,结果等了不到十秒钟,房门就
打开了,一颗熟悉又湿漉漉的脑袋从里面伸了出来,往外面看,是小颖,此时她
探出的头发湿漉漉的,最主要的是,和我想像的完全一样,小颖的身上确实穿着
一件浴袍,腰上系着腰带,是比较保守那种。

  「啊…………」

  小颖看到我后,眼中露出一丝惊讶,眼睛睁得大大的,没有想到会在宾馆门
口看到我。

  此时看到小颖穿着浴袍的样子,我再也无法容忍心目中的怒火,一把把小颖
推进了屋里,小颖猝不及防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哎呦……」

  小颖的屁股重重的坐在了地板上,让她发出了一声痛呼,我赶紧冲进了房间
里,我要寻找另一个奸夫,我要当面质问他,他现在把我这个儿子置於何地?只
是我冲进屋里看到的情形和自己想像中的不一样,父亲此时正蹲在地上用电炒锅
炒菜,而且他身上的衣服十分的完整,裤子上衣袜子全部穿在身上。

  「锦……锦……锦程…………」

  父亲听到小颖的惊呼声的同时,回头看到了已经冲进房间的我,他苍老的脸
上露出了恐惧,之后十分尴尬和愧疚的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看到这个情形我傻掉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和想像中的不一样,如果父
亲和小颖发生关系,父亲怎么可能穿的这么整齐,在短短的时间内不可能穿的这
么整齐。而且电炒锅里正在炒菜,是护心肉,还有各种食材,这不是短时间内可
以准备好的。

  俩人没有发生关系,自己闹了一个乌龙,但是我没有表现出来,深吸了一口
气。

  「老公……老公……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小颖焦急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回头看着她,也是不让父亲看到我的样子,
我心中思考着该用什么样的情绪。

  小颖穿着紧密的浴袍一瘸一拐的向着我跑来,刚刚把她摔的不轻。

  「怎么回事?他怎么在这?」

  我质问着小颖,愤怒的表情表现在脸上,半真半假。

  我连父亲都没有叫,直接用他。

  「老公。你听我说……」

  小颖一瘸一拐的来到我身边,手一直摀着屁股。

  「咱们在这说,还是等一下回医院再说?」

  小颖深吸一口气后,突然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的身后,估计和
父亲正在对视。

  「在这里说吧,三个人一起说……」

  我走到了房间的一个椅子上坐下,这是个单人的房间有两个大床,但是一张
床整理的十分整齐。没有一丝的褶皱,明显没有人睡过,而另一张床虽然叠的也
很整齐,但是有一些褶皱。

  房间里有电视和一些宾馆的其他设备,但是根本没有厨房,只有简单的食材,
还有一些油盐酱醋、砧板刀具,还有一个电炒锅,插着电源放在地上,父亲就蹲
在地上炒菜,而床头柜上放着砧板和菜刀。

  「我……这……」

  小颖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父亲一眼,有些为难不知道该怎么说。

  父亲此时背着我继续炒菜,只是他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似乎显得有些害怕,
而且父亲头上的头发白了许多,只是短短的时间里,他明显苍老了很多,难道是
被小颖吸精给榨乾了吗?

  「其实你进医院的时候,是爸和我一起把你送过来的,这段时间爸一直都在,
我每天早上趁着你睡着回到这里洗梳和洗澡,你也知道医院里根本无法洗澡,只
是简单的洗漱,而我一天不洗澡就……而且爸……爸每天都给你做饭,你吃的饭
菜我说是叫的外卖,实际都是爸每顿给你做好的。我发誓,我每天早上来这就是
为了洗梳、洗澡和化妆,另外把早饭给你带过去,中午和晚饭都是父亲送到医院
去的,只是他没有进病房。」

  小颖自顾的说着,似乎因为紧张言语有些不通,不过意思我大概听懂了。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每天吃的饭菜怎么会那么熟悉的味道,我还认为自己肯
定是脑海中总想着父亲,所以才把饭菜想像成了父亲做的味道,还以为自己陷入
太深,没有想到原来饭菜真的是父亲做的。

  「而且因为大清早人很少,爸怕我一个人有危险,所以每天都会到医院门口
接我,因为害怕你……所以爸一直没有去看你,只是在你昏迷的时候看过你……」

  小颖说完后,就陷入了沉默,就那么穿着浴袍站在我面前,显得有些紧强,
似乎是害怕我不相信。

  小颖的浴袍很保守,只露出了脚踝和双脚,剩下其他的部位都包裹的严严实
实的。

  父亲就蹲在那里炒菜,其实已经炒的差不多了。但是父亲却一直不敢起身和
回头。

  这是在向我赎罪吗?但是自己心中为什么没有感动?这个家到底该何去何从?
难道这么长时间里,父亲和小颖早上在这里相聚,俩人真的就那么规矩什么也没
有发生过?我到底该不该相信?我陷入了迷惘,整个房间就这么陷入了安静…

  …

               第374章

  情况弄清楚了,但是真是假我无法判断,沉默下来后突然发现无话可说。

  在公司和生意场上,我是个能说会道的人,但是此时面对自己的家庭成员,
却哑口无言。

  父亲一直一言不发,他此时的心中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我慢慢的起身,向着门外走去,我无话可说,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

  我从房间走出来,身后没有任何的动静。

  我走的很慢,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是等待小颖能够在背后叫住我吗?还是
等待着她能够舍弃父亲跟上我的脚步?我的手在口袋里摸了摸,发现空无一物,
自己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自已已经忘记了香烟的味道了。

  「哒哒哒……」

  当我走到了门诊大楼的楼梯口的时候,身后响起了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
很快很急也很熟悉。

  不一会,小颖就跟上了我的脚步,双手挽住了我的手臂扶着我,我转头看了
她一眼,头发还没有乾,而且衣服穿的不是很整齐,肯定是我走后她快速穿好衣
服后追了上来。

  我不发一语地把手臂从她手里抽了出来,她再次扶住我,我再次抽开,最后
她只能脸色黯然的跟在我身后一言不发。

  「你吃点东西吧,还热着呢……」

  到了病房后我躺在病床上,小颖把便当放在了床头柜上说道,原本我每天早
上都会吃早餐,毕竟一日三餐早餐最重要,但是知道是父亲做的之后,我没有了
胃口。

  「不吃了……」

  我直接把被子蒙在了头上,病房再次陷入了沉静,许久之后我隐隐听到了小
颖的抽泣声,但是我没有去理会。

  这次自残的行为过后,我发现自己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感觉自己变得
有些比以前阴狠,而且心肠也比以前狠了一些,以前的我太顾及别人的感受,如
果不小心伤害了别人,自己会比别人还难受,但是现在却没有了这种感觉。

  到了出院的时间,我终於可以出院了,自从知道饭菜是父亲做的之后,我一
口也没有吃过,但是父亲每天还是都会送饭菜来。

  原本小颖骗我是外卖的时候,她都会出去一小会就把饭菜拿回来了。现在才
知道,午饭和晚饭都是父亲送过来的,而且可能就送到了走廊里。

  我不吃饭后,小颖没有办法只能给我找来了很多的名片和广告,我自己叫外
卖吃。

  到了出院的早上,小颖给我准备好了新衣服,我穿戴整齐后看着镜子中的自
己,或许是内心太过压抑,还是待在医院里憋坏了,自己的脸色十分的苍白,但
是精神状态却出奇的好,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似乎是因为自己重新做了一个男
人,感觉一股力量从自己的阴茎不断地传送到全身。

  打好了领带穿好了西装,最后在冷冰霜安排的随从的引导下向着机场走去。

  也是这个时候我才知道,这个医院在香港,而机场里冷冰霜接送我的那个飞
机就停在那里,一路上小颖跟在我身边,因为有外人在,我不想给她什么脸色,
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我俩的氛围有些不对。

  在去机场的路上,小颖不住的回头看着后面,似乎对那个医院有些不舍一般,
即便到了飞机上也是如此,虽然她装作十分的正常,但还是被我发现了。看到这
些我心中隐隐的有些不舒服,她肯定是担心父亲吧,毕竟我们有专车和专机接送。
父亲该怎么办?其实在开始我也有些犹豫,要不要叫人带着父亲一起,但是内心
却无法拉下那个脸,父亲也不是小孩,肯定会有办法的,毕竟……还有小颖,她
肯定会帮助父亲。

  回到了居住的城市后,心中感慨万千,自己竟然在医院里待了一个多月的时
间,打开家门有一股轻微的霉味,那是家里没有倒的垃圾桶里散发出来的。

  而在厨房里那一滩血迹赫然还在那里,我先进的屋,小颖拿着东西跟在后面。

  我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邵滩血迹发呆,小颖正在脱衣服。

  那滩血迹早已经乾涸,而且已经发黑了,上面还带着我身体移动和挣扎的痕
迹,看到这一幕我的思绪不由得回忆着那个时候,心中五味杂陈,似乎又把那一
日自残的画面回忆了一遍。

  这滩血迹没有清理,没有让我感觉到意外,估计是小颖或者谁发现我这个样
子后,赶紧把我送到了医院,之后就一直没有人回过家里,毕竟当时我的生命垂
危,小颖和父亲还有·心思回来收拾屋子吗?「啊……我赶紧收拾一下……」

  小颖轻轻的惊呼声在我的耳边响起,她察觉到我正在看地板上的血迹,她十
分紧张和害怕的说道,或许她认为我正在为地板髒乱而生气,这两天她似乎又回
到了那个唯唯诺诺的样子,没有了和父亲肛交报复我的那股劲。

  「等会……」

  看到小颖拿着拖把准备擦拭地面,我制止了她,我拿出手机打开了照相功能,
把地面上的那片血迹照了下来。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这些照下来,或许是想保留这些痛苦的回忆,
给自己一个誓惕。

  「你擦吧……」

  我说了-句后,我回到了我俩的卧室里,我坐在床上,不知道那个视频小颖
有没有删除,但是她此时在家我不方便打开电脑。

  刚刚我给自己的血迹拍照,已经让她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甚至刚刚拖地的时
候,拖把都在颤抖着,估计她已经猜想到我拍照的用意。

  「老公,你去哪?」

  我实在无事可做,我走到门口准备出去,小颖立刻放下拖把来到门口小心翼
翼的看着我,眼中充满了紧张。

  「我回公司……别跟着我……」

  我一边穿鞋一边说道,此时时间还旱,我准备回公司去看看,顺便见一见冷
冰霜,她到底有没有为我保留职位,还需不需要我任职,此时我失去了家庭的感
觉,唯一在乎的只有浩浩和自已的工作。

  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一个人下楼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自己心中不断思考着,
这段时间自己心中一直闪过无数个念头,只是拿不准到底该思考哪一个。

  我这一次的自残行为,或许只有一个正面的效果,那就把父亲和小颖真正的
吓到了,俩人规矩老实了很多。

  只是自己却没有太多的在乎,自己的阴茎失而复得,心中还是十分开心的。

  唯一就是自己虽然和医生、小颖说不在乎自己阴茎的功能,但是自己其实还
是很在乎的,私底下我也偷偷地实验过几次,自己现在的阴茎是可以勃起的,只
是还无法勃起到最大,毕竟阴茎正在癒合恢复期,功能也会慢慢恢复的。

  可喜的是自己的阴茎虽然无法完全勃起,但是尺寸和父亲的相比,发现似乎
比父亲的还要大一些勇猛一些,如果完全恢复后可以完全勃起。我想那个雄伟的
尺寸一定会让自己大吃一惊的。

  只是这一切还有意义吗?对於小颖,我真的不想再碰她一下,那么自己失而
复得的大阴茎还有用吗?而且自己自残后。不知道自己的性心理是否发生了变化,
但是由於阴茎还没有完全康复,自己对性方面的需求还没有完全的展现出来。

  不想那么多了,按照医生所说我的阴茎至少再一个月时间后才可以完全恢复
所有的功能,而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把家里的所有关系全部
处理好。

  想着想着,我此时已经站在了公司的大楼门口,我抬起头看着这栋熟悉的大
楼……

               第375章

  到了公司后,冷冰霜早已经在那里,她坐交代了我很多的事情,她的意思她
似乎要很长的时间不能回到公司,当然她也没有说她要去哪里。

  冷冰霜还是冷冰冰冰的样子,看到她交代公司事情的样子,似乎十分的着急,
我住院的这段时间里,一直是她在掌管公司,现在她终於可以放手了。

  一直以来我对冷冰霜有一些特殊的情感,但是隐藏在我的心里,我认为自己
是一个对感情专一的人,不会再为别的女人动心,但是对冷冰霜是例外,我相信
任何男人都抵挡不了她的魅力。

  「冷总,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在冷冰霜给我交代完一些事情后,我终於忍不住脱口问出了这句话,在那一
瞬间自己有点后悔,但是这个问题是我一直想知道的。

  无论是我的工作,还是我住院,她给了我无私的帮助,按照道理来说,掌管
公司她可以找到比我更加优秀的人才,为什么要选上我,而且在住院期间,她亲
自掌管公司等我出院接手公司,这一切的一切难免让我有些胡思乱想。

  虽然认为冷冰霜喜欢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心中不免还是有些期待。

  「我不想说什么伤害你的话,我曾经和你说过,你和他很像,无论是性格还
是经历,对你好或许在我心中是一个补偿作用吧,」

  冷冰霜听到我的话后,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短暂沉思了一会说道,无
论什么对候她都是那么的稳重。

  听到冷冰霜的话后,我没有再问,只是微微笑一下,其实心中还是多少有些
苦涩,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我由始至终只是一个替代品。

  其实我心中对冷冰霜心中的那个他十分的好奇,他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而
且她说他的经历和我很像,这让我不由得有些好奇,但是我却不敢再问出来。

  冷冰霜说完之后就起身准备离开了,她这次穿了一件比较宽松的风衣,在她
起身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小细节,那就是冷冰霜的腹部似乎有些隆起,只
是很小很小,如果不是我离她那么近,根本就不会发现,而且上次冷冰霜来医院
看我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冷冰霜似乎有点胖了,只是胖的有些不一样,而且看着
她的背影,她的臀部似乎也丰满浑圆了不少,按照女人的特性,这像是怀孕的徵
兆啊,而且在她随身的保镳中,有一个年纪比较大的中年妇女显得格格不入,在
以前冷冰霜的保镳里面根本没有这么一个人。

  这段时间跟随冷冰霜管理公司,让我特别注意细节,通过这些细节能瞭解到
很多事情,难道是我看错了?我晃了晃头,送走了冷冰霜,或许最近冷冰霜身体
不舒服,也或许是最近冷冰霜真的发福了,她还没有结婚,怎么可能怀孕呢?我
嘲笑了一下自己。

  冷冰霜走了,我开始在公司审视公司的这段时间的各种资料,同时找来工程
部的主管,开始改造我的办公室和办公室后面的休息室,像把小床换大床,增加
了许多的家庭用品等等,这些都是我刚刚和冷冰霜说好的,等改造完毕后,这里
或许就是我的家了。原本的那个家,我已经没有了家的感觉。

  翻开手机里的照片,看着照片里的那滩血迹,这对於我来说是一辈子的警惕。

  到了晚上小颖的电话一如往昔打来了,我思考了一会后告诉她我有很多工作
要做,今天晚上不回去了。

  其实在电话里,我原本想说以后不准备回家,但是最后还是改口了。

  按照我原本的打算,我以后就住在公司里,如果浩浩回家或是岳父母来了,
或者回娘家等等,我才会回家,毕竟在岳父母的跟前,我们仍然要扮演好一对恩
爱的夫妻,在浩浩的面前,我们要演好一对和谐的父母。

  在电话中小颖听到我的话后,沉默了一会就答应了一声,挂断电话后,我持
续在工作,此时只有工作才能麻痺我自己。

  下班后同事们一个个和我打招呼离开,按照他们的说法,等我康复后再给我
摆一顿酒宴,冷冰霜发出的公告是我出了车祸,她为我保守了秘密,我出事的原
因只有冷泳霜、小颖还有父亲知道。

  到了晚上果然和我担心的一样,小颖竟然来到了公司,进入到我的办公室后,
她就那么直接在沙发上,一会看看手机,一会看看我,而且带来了晚饭的一些饭
菜,但是我算的没有胃口。

  自从小颖来到之后,我的心思就无法专注的工作,因为小颖大多数时候都直
直的盯着我的脸,虽然离我很远,但是我总感觉有两道火辣辣的目光射在我的脸
上,让我感觉到十分的不舒服。

  「我已经吃过外卖,现在根本不饿,今晚我很忙,你早点回去……」

  最后被小颖的眼光盯的忍受不了。我张口说道,只是声音很是无奈。

  小颖听到我的话后,就在那里坐着摇了摇头,就是不说话。

  我继续工作,一转眼已经到了晚上十点钟,已经超过了平时的休息时间,小
颖还坐在那里不动,我伸了一个懒腰,毕竟在病床上躺了一个多月,身体有点吃
不消,全身感觉很疲惫。

  「我给你按摩一下……」

  这个时候小颖说话了,似乎感觉到十分的疲惫,确实,现在真的希望有个人
给我的肩膀和后背按摩一下,但是听了小颖的话后,我不由得想起了那一晚小颖
用舌头、乳房给父亲做了一次全身的漫游按摩,我浑身立刻起了鸡皮疙瘩,没有
了任何兴致。

  「不用了……」

  我语气有些不好,现在小颖每一句关心的话,都会被我联想到她和父亲身上,
让我的内心感到一阵的恶寒,这似乎已经成为一个心理障碍,这样下去我和小颖
的关系永远处在冰点无法化解。

  这件事情彷彿是我心中的一根刺,怎么拔也拔不出。

  「你还不回家吗……」

  我看了一眼时间,对着小颖说道。

  「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白天我不打扰你,晚上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小颖看了我一眼后,低着头说道。

  还来这一套,和我要无赖?她的这种做法没有让我感觉到感动,有的只是反
感。

  「那你就在这等着吧,不准进入休息室……」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拿着我的衣服走到了休息室,把休息室的房门紧紧关闭,
可惜我忘了给休息室的房门加上锁,如果能够从里面反锁就好了,我害怕小颖半
夜会偷偷进来爬上我的床。

  毕竟办公室的房门有锁,我也没有想到给休息室的房门上锁,哪想到小颖会
这样。

  我找了一下,也没有找到什么能把房门挤上的东西,最后只能放弃。

  脱去衣服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璀璨的星空,心中百感交集。

  办公室和休息室的房门有一个小窗户,那边的办公室已经漆黑一片,小颖如
果离开,一直到走出大门没有一丝的阻碍,或许她待会就会离开了,如果她敢进
入休息室爬上我的床,我就出去找一家宾馆住。

  现阶段,脑海中只要浮现小颖和父亲肛交的一幕,心中就气愤万分,每每自
己的心中有些动摇的时候,我都会拿出手机里的那张血淋淋的照片看上一眼,让
自己的内心再次坚定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於睡了过去……

               第376章

  等我一觉醒来的对候,已经是后半夜三点钟了,我是被一股尿意憋醒的,睁
开眼睛窗外还是漆黑的,没有一丝天亮的迹象。

  我迷迷糊糊的起身向着厕所而去,解完手后也清醒了不少。

  此时我才想起昨晚小颖陪伴我的事情,也不知道小颖还在不在,或许已经回
去了,虽然房门没有锁,但是小颖没有进来骚扰我,或许她的耐心已经被我消磨
的差不多,肯定生气的回去了。

  生气了正好,免得还来骚扰我,突然发现自已的阴茎受伤后,自己心理有些
变化,难道说自己变成了公公心理,该不会是心理变态吧,最近也没有受过什么
性刺激,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男人那方面的需要。

  这段时间没有父亲和小颖的那种刺激,难得在医院休养了一个多月,发现自
己的精力恢复了很多,躺在床上竟然睡不着了,我突然想到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窗
前看看窗外的星空,顺便到办公室抽屉里取烟,自己好久没有抽烟了。

  我披上衣服,打开了办公室的房门,映入眼中的却是另一幅光景,让我呆立
在当场。

  打开房门首先看到的是办公室中央的沙发,而沙发上此时有一个女人蜷缩着
身体躺在上面,她侧躺在沙发上双腿曲起,两条胳膊抱着自己的身体,她感到很
冷,身上没有任何覆盖的东西,这个女人当然是小颖。

  她竟然没有离开,让我有些意外。

  看着她蜷缩在沙发上,心中有了一丝触动,我有一股给她盖上衣服的冲动。

  我把身上的衣服从肩膀上拿了下来,慢慢的向着她走去,这完全是我的本能
反应,以前和小颖在一起的时候,不管小颖冷不冷,我都会温柔地给她披上衣服,
但是这次当我走到她身前的时候,我突然停住了。

  如果我给她盖上衣服,岂不是给了她希望,让她以为我愿意原谅她。

  想了之后,我狠下心走列抽屉跟前把烟拿出来重新回到了休息室。

  坐在床上心中有那么一丝不忍,自己又拿出自己手机中那张照片,改变自己
的心态。

  我自残的那一晚不是更加无助,更加的淒惨?谁心疼过我?小颖受的这点苦
和我相比,已经是小巫见大巫了。

  坐在床上看着窗外我抽了一支烟,却再也睡不着觉了。我就这么坐在床上看
着窗外到天亮。

  到了早上五点钟的时候,我听到了办公室有了轻微的脚步声,似乎是小颖醒
了,之后听到了办公室大门开启的声音,看来小颖准备离开了。

  听到小颖离开的声音,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又坐了一会后,我走到卫生间里开始洗漱,现在时间还早,洗漱完毕后去吃
些早餐,之后晨练一下,好好滋养好自己的精气神。

  等我洗漱完毕走到办公室的时候,果然没有看到小颖的身影,只是在我的办
公桌上摆放着散发着热气的豆浆和油条,我立刻走到落地窗前,看到小颖的身影
正向着公司大门走去,看来在我洗漱的时候,她买了早餐回来,放下后就再次离
开了。

  小颖走的很慢,似乎身体有些不舒服。

  回到办公桌前,看着那些早餐,自己还真的有些饿了。只是自己有些不愿意
吃,感觉吃她买的东西彷彿就是在向她认错一般,纠结了一会后,反正这些豆浆
油条不是小颖做的,是别人做的也就无所谓了。

  饱餐了一顿后,我就跑到外面晨练了一会,之后开始一天的工作。

  到了晚上下班时间,我没有接到小颖的询问电话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只
要她不打扰我怎么都好。

  只是过了一会儿,小颖又来了,而且嘴唇有些苍白,不过还好同事都走了。

  小颖来了之后,拿了一份饭菜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之后又坐在沙发上一言
不发。只是偶尔用眼睛看着我。

  还好,小颖白天没有在这里待着,或许她知道万一被同事看出什么那就不好
了。

  我一直没有吃东西,看到这些饭菜,明显是小颖做的,我一口也没吃,小颖
也不敢出言劝我,我俩甚至没说一句话。只是没过一个小时,小颖就会把那些饭
菜拿到员工休息室里用微波炉热一下。热完之后又拿回来放在桌子上,就这样反
覆不知道多久,但是我一直没有吃。

  到了晚上十点。我没有说话,再次回到了休息室关上了房门,此时肚子饿的
咕咕叫,不过饿着也不吃小颖做的东西,我不想给她任何的希望,我希望她能够
放弃。

  关闭了房灯后我躺在床上,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小颖这么做反而让我有些措
手不及。

  目前就这么吧,她如果每天来,我每天都无视她,我看她能够坚持多久。

  上一次她只坚持了几天就放弃了。最后跑去和父亲肛交来报复我,这次我看
她能够坚挣几天,而且还能怎么报复我。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比前一天要晚一些,我走出休息室的时候,办公桌
上再次摆放着热腾腾的早餐,而昨晚那些没有吃的饭菜已经消失不见了,摸了摸
早餐的温度,看来这是买回来不久,而沙发上还有一处人形的凹下痕迹,用手抚
摸还带着微微的体温。

  不用说小颖又在这里睡了一夜,我叹了一口气,吃完了早餐后又开始了一天
的工作。

  接下来的日子里,彷彿陷入了重複的情况,每天晚上小颖都会准备好饭菜给
我拿过来,我俩一言不发,只是每次我都不吃,小颖每一个小时热一次,晚上睡
觉,她从来没有进入休息室打扰过我,每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她都会准备好早
餐,而且样式都不重複,她每天都会这样的陪着我。

  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冰冷的心彷彿一点点被融化,自己每次都回忆痛苦的
经历和看那张照片给自己打气、坚定自己的心。

  「你不要再过来了,你这么做毫无意义知道吗?」

  第七天晚上小颖依旧带着饭菜来的时候,我终於忍不住对她说道。

  「我不会打扰到你就是了……」

  小颖把饭菜放在办公桌上轻轻的说了一句,这是我们七天来说的第一句话。

  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小颖明显瘦了一圈,而且脸色越来越不好,最近还感
染上了感冒,想想也是正常的,每天睡在公司的沙发上没有被子盖,她不感冒才
怪。

  「你这是何必呢?我现在不管你,不是正好吗?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可
以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情,我都不会管,这不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我说出这些话有一半是气话,另一半也算是真话,她可以继续去和父亲温存,
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会管眼不见心不烦,就当做我做了一回孝子,在父亲晚
年的时候给他找了一个年轻貌美的老伴。

  听到我的话后,小颖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没有回答也没有表态,就那么呆呆
的坐在那里。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最后我说出这句话,是对小颖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

  躺在休息室的床上,看着窗外的月光,心中千头万绪,如果小颖能够坚持一
个月的时间,我就给她一次机会,一个月的时间虽然不能赎清什么罪,但是这么
下去也不是办法。

  为了孩子和岳父母,我没有离婚的打算,就算她坚持一个月,也只是让我回
家往而已,其它的事情以后慢慢再说吧。

  只是没想到,还没有等到半个月,就发生意外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8-2-13 20:14 编辑 ]